首頁 > 言情小說 > 宛姝 > 賣婚契約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賣婚契約 第十八章

作者︰宛姝

    一夜好眠,第二天舒念初悠悠轉醒,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她迷蒙地眨了眨眼楮,既而渾身一僵,頭極緩地向側邊看去,她倏地睜大了眸子,怒火騰騰快燃燒起來。

    杜嘉若居然不守信用,睡到她的床上,還一副睡得極好的模樣,看他那勾起的唇角,像是只偷了腥的貓。她努力地抽出手就要打醒他,力道十足,肯定能將杜嘉若打得狼狽地叫出聲來。

    舒念初高高地抬起小手,就要落下了,但在只差一公分的距離時,她還是硬生生地停住了。她烏溜溜的眼珠里一瞬間熄滅了怒火,既而轉為茫然,她怔怔地看著他微微褶皺的眉間,她緩緩地貼近,忽地眼楮就紅了。混蛋……她在心底暗罵道。

    從此之後,杜嘉若經常堂而皇之地睡進了舒念初的小套房,美曰其名什麼絕對不會踫她,只是單純給她做曖爐,讓她抱著他睡覺而已。舒念初才不信他這鬼話,可她還是讓他睡在身邊,這個男人分明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她為什麼就屈服了?

    卻不料更過分還在後面,杜嘉若明明跟她保證過不踫她,卻在留宿的每晚一定要摸遍她的全身。她往往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被親,等她清醒過來,他早就親完、摸完了。

    舒念初氣得咬牙切齒,控訴他為什麼沒有一點誠信、道德,卻不料杜嘉若給了她一個白眼,無辜地說,怎麼能算踫?

    舒念初差點兩眼一翻,昏了過去。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說的就是她了。她以前怎麼沒發現杜嘉若這麼無賴?男人的話果然是信不得。

    舒念初雖然心里埋怨著,可實際行動上又是另外一回事。總歸她不是杜嘉若的對手,永遠都會被他吃得死死的,她甚至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和杜嘉若離婚,不然他們這樣算什麼呢?還是總有一天會如杜嘉若所說,她總歸還是要重新投入他的懷抱。一想到這里,她還是不甘心地磨磨牙。

    曰子就那麼一天天過去了,杜懿 的生日很快就近了,她約好時間和寶貝兒子一起去游樂園玩,他還沒嘗試過這種戶外游戲,畢竟他之前年紀小,所以現在看到什麼都覺得非常新奇,只要沒有年齡限制的游樂設施都要嘗試看看,可也把舒念初累得夠嗆,但她也十分欣慰,起碼她的杜懿 感到快樂,她就滿足了。

    舒念初帶著她的兒子杜懿 在游樂園玩了整整一天,晚上要去玩具城,畢竟他還是小朋友,精力充沛,嘟嘟囔囔地說要給家里的小浣熊再找一個伴。舒念初伶愛地摸摸他的頭,自然都是答應母子倆就在玩具城里逛著,杜懿 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找小浣熊,問了店員後,拚命拉著舒念初往絨毛玩具區跑,柔軟的小短腿十分努力地奔跑著,看得舒念初哭笑不得,就怕他撞到人。

    舒念初的擔心果然沒有錯,小炮彈一般的杜懿 橫沖直撞的後果是,他果真撞到了人。哎喲一聲,他捂住了小腦門。

    舒念初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連忙跑過去抱住杜懿 ,一面止不住地對背對著他們的人道歉。幸好杜懿 很堅強,腦門磕疼了也完全不喊痛,烏溜溜的大眼珠轉著圈,好奇地看著被他撞到的人。

    舒念初順著杜懿 的視線往上看,繼而一愣,那人轉過身也是一愣,然後兩人相視一笑,「好巧。」

    舒念初笑得頗為驚訝,眼前人居然是宋之恆,她問︰「之恆,你怎麼會在這里?」

    宋之恆笑得文雅、從容,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佷子快要過生日了,我就想買些禮物給他。」

    「這樣啊。」舒念初笑著 首,余光掃到即將又要往前沖的杜懿 ,連忙將他一把拉住。

    宋之恆有些驚奇地看著杜懿 ,笑問︰「這是你兒子?長得真可愛。」

    舒念初溫柔地點點頭,摸摸杜懿 的腦袋,教他認人,「小懿,這是宋叔叔,快,問候叔叔。」

    杜懿 聞言,轉著眼珠子,也不怕生,努力仰頭看著宋之恆,然後愉快地看著宋之恆蹲下來,與他平視。杜懿 笑得可愛,「宋叔叔好。」

    「你好,你叫懿 對不對?」宋之恆笑問道,摸了摸他的頭。

    杜懿 重重地點點頭,也不排斥宋之恆的觸踫。

    兩人就當認識了,于是宋之恆久加入了他們的隊伍,三人就一起在玩具城里逛了起來。

    舒念初和宋之恆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主要還是給宋之恆提供意見。

    就在這時,杜懿 忽然大喊一聲,「把拔!」聲音分貝之高,驚心動魄。

    舒念初一驚,連忙轉過頭去,只見不遠處正站著一個身姿高大、挺拔的男人,面目陰沉,一副烏雲壓頂的模樣,她的心一陣狂跳,不由自主地回過頭去看著宋之恆,她的心瞬間涼了一半,後背直冒著冷汗。要不要這麼踫巧啊,杜嘉若為什麼會在這里啊?

    舒念初像小媳婦似的跟著杜嘉若回到了公寓,而不是回她租的那間小套房。直覺告訴她,現在是非常時候,不能撩老虎的毛,她哄著杜懿 回了兒童房,然後就乖乖地跟著杜嘉若回了臥室。天知道她為什麼會如此緊張,白玉般的手指無措地絞著,就是不敢抬頭看一眼連背影都緊繃的男人。

    沉默良久,杜嘉若終于開口了,語氣平靜得異常,又冰冷得異常,「你今天是跟宋之恆一起去的?」

    舒念初害怕得抬起頭,拚命地搖著腦袋,連忙解釋道︰「當然不是,我只是剛好在那里踫到他。」

    「剛好踫到?」杜嘉若轉過頭來,銳利的眸子盯著她。

    舒念初咬住下唇,暗惱自己干嘛那麼畏懼他。她憤憤地嚷道︰「本來就是,我還想問你怎麼在那里呢。」哼,這個男人不陪她和杜懿 去游樂園就算了,居然還偷偷跑到玩具城,他以為以他現在的眼光能給兒子買到什麼適合的玩具?真是個大笨蛋。

    杜嘉若聞言,繃起臉,努力地想用嚴厲的語氣回答,可又底氣不足,最後只能干巴巴地說︰「你管我,我想去就去。」

    舒念初瞬間柳眉倒豎,瞪了杜嘉若一眼,「誰要管你了?」說著,就要離開房間,可剛一轉身就被人從後面緊緊抱住。

    舒念初嚇了一挑,掙扎著想要擺脫身後體溫滾燙的無尾熊。她嗔怒道:「你干什麼?」

    她以為自己語氣夠凶,想不到杜嘉若比她還凶,他道︰「我要懲罰你,你居然不听我的話,和宋之恆獨處!」

    舒念初也氣得火冒三丈,他這簡直就是含血噴人。她反駁道︰「我听不懂你在說什麼,小懿不是人啊?」

    杜嘉若怒道︰「反正我就是要懲罰你。」

    杜嘉若十分強硬,一把將舒念初打橫抱起來,直接用力扔到了床上,天旋地轉間,舒念初就被高大的男性軀體壓到了床上,緊接他又利落地剝光了她的衣服。

    ……

    在陷入黑暗的最後一刻,舒念初听到一個聲音說︰「老婆,我們復婚吧……」她渾身酥軟,無意識地應了一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舒念初在渾身酸疼中醒了過來,她咬著牙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又害羞又生氣,想著要找杜嘉若算帳,可頭往旁邊一轉,哪里還有他的人影。

    她慌慌張張地起了身,紅彤彤的眼晴無助地轉著,然後在窗前看到了背對她的男人。她吸了吸鼻子,咬著牙里上睡衣下了床,腳步極輕地靠近杜嘉若。

    她小手慢慢伸出來,差點就要打到他了,可杜嘉若倏地轉過身來,白嫩嫩的小手就尷尬地停留在半空中。

    舒念初吞了吞口水,面不改色想要慢慢縮回手,可下一秒就被一股力量拉了過去,她輕叫了一聲,落到了一個溫熱的懷抱中。

    杜嘉若輕笑︰「你醒了?」

    舒念初嬌嬌地翻了個白眼,埋到他的懷中,悶聲說︰「廢話。」不然他現在抱著的是什麼。

    兩人默默地互相捆抱了一會,忽然杜嘉若的熱氣噴到她耳邊,「你抬頭看看。」

    舒念初聞言抬頭,然後愣住了。她傻愣地看著窗邊花台上的東西,「你做什麼擺了那麼多盆的銀邊吊蘭?」

    杜嘉若輕輕一笑,「我只是想知道某個人在想什麼。」

    「什麼?」她悶聲疑惑道。

    「我現在知道了。」

    「你在說什麼?」

    「你湊過去看看。」

    舒念初依言靠近其中一盆銀邊吊蘭,忽然一抹璀璨的光芒躍入眼簾,她瞬間一怔,眼眶瞬間一紅。

    「這個戒指你喜歡嗎?」杜嘉若柔聲問,「你之前說那個戒指不適合你,所以我就買了新的給你。」

    「老婆,你怎麼了?」看著舒念初眼眶泛紅,杜嘉若眼底有著不舍與溫柔。

    「混蛋!」舒念初顫顫巍巍地喃語,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落。

    「什麼?我沒听清楚。」杜嘉若貼上她的唇。

    「壞蜜……」她抱住他,顫抖著將手臂環繞上他的頸項。這個男人自始自終都沒有說過喜歡她,不過沒關系,她願意重新開始,然後用余生去等待。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想看冰山美人江子望如何迷倒總裁陸然程?請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959《奉紙成婚》。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