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半夜哄妻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半夜哄妻 第十五章

作者︰倪淨

    【第十一章】

    以前忘了他時,她根本不曾去體會他心里的苦澀,但現在她記起來了,不曾變過的心,想的念的全是他,這個曾經唯一對她又凶又壞,卻又娶她回家寵她的男人,她怎麼會忘了他?

    「琳琳?」

    舒琳點頭,又伸手摸著兒子的頭發,又是一陣鼻酸。那時還在她肚子里的寶寶,在她遺忘的時間里竟然長這麼大了。

    陸定騰想都沒多想,快步走過來,一把將她跟兒子抱住。

    「小與,趕快叫媽咪。」陸定騰見兒子一臉遲疑,他將兒子抱到床上坐著。

    陸與舒的眼眶紅了,看著舒琳,小聲問︰「媽咪記起小與了嗎?」那小心翼翼又惑疑的語氣教舒琳很心疼。

    舒琳溫柔地將兒子抱進懷里,親了又親。

    「媽咪……」

    「小與,媽咪的寶貝,怎麼會長這麼大了?那時明明還在媽咪的肚子里……」舒琳又哭又說的,怎麼也抑不住淚水,便抱著兒子不斷地哭了起來。

    陸定騰怕她拉扯到點滴,「琳琳,你先放開小與。」

    「不要,我死也不要放開了。」舒琳搖頭。

    陸定騰無奈,只得讓護士進來幫舒琳把點滴先除下來,護士還幫舒琳換回她的孕婦裝。

    待護士一陣忙碌後,舒琳把陸與舒抱在懷里,兩人笑了又笑,陸與舒對著她叫媽咪叫個不停。

    「媽咪,爸爸沒有騙小與,你真的想起小與了。」

    「爸爸跟你說什麼?」

    「爸爸說他會帶媽咪回家,而且還會給小與生很多的弟弟、妹姊。」陸與舒偏頭,天真地說︰

    「媽咪,你肚子里的妹妹什麼時候會出來?」

    之前做產檢時,醫生說了是女兒,那時陸定騰開心得像什麼一樣,他從以前就一心就想生個女兒寵著。

    「等過完年,妹妹就會生出來了。」

    「那你跟妹妹會一直跟小與在一起嗎?」

    「當然會了,我們一起回舅舅家好不好?」

    舒琳這話一出口,陸定騰臉上的笑一點一點消逝,陸與舒也一臉疑惑地看著他爸爸。

    「媽咪不回爸爸的家嗎?」陸與舒的聲音滿是落寞,小嘴傷心地抿著。

    「爸爸以後會有新的老婆,小與跟媽咪去舅舅家住,我們不要跟爸爸好了。」舒琳一說完,陸與舒的小臉皺得跟包子似的,「爸爸你不要媽咪了嗎?」

    一連串的事,陸定騰的心情像洗三溫暖,先是驚喜,後又震驚。他拉下臉道︰「琳琳,你不要跟小與亂說,他會信以為真。」

    「我才沒有亂說,你明明外面就有女人,我那時都看到了,你跟前女友約會吃飯,所以我出了意外,把你跟小與都忘了。」舒琳有了回憶,馬上跟陸定騰算舊帳,「這一次,你又跟前女友吃飯,還讓她來我面前跟我炫耀,你跟她都有孩子了,那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別想要,我自己可以養大,小與是我的兒子,你也不準跟我搶。」舒琳說這些話時,看都不看陸定騰。

    「我哪里來的前女友?你先把話說清楚。」陸定騰最不喜歡被人亂扣帽子。

    「你還不承認嗎?楊飄飄不是你的前女友嗎?你們交往過。那時你明知我懷孕還背著我跟她往來,你敢說沒有?」

    「我是跟她吃飯,但我沒跟她往來,那時吃飯還有另一位男性客戶在場,那個男性客戶喜歡楊飄飄,請我幫忙介紹,我不過是介紹人。」那時他不想楊飄飄一再糾纏,才會幫這個忙,看楊飄飄是不是能對他死心,卻被舒琳誤會了。

    舒琳哼了一聲,不出聲,很明顯是不信任他的話。

    「前天,我跟她吃飯,是因為她跟那位男性客戶要結婚了,為了感謝我當初的撮合。關于婚姻忠誠,我跟你在一起後,我從來沒跟楊飄飄及任何一個女人私下有往來。」

    舒琳愣了一下,腦筋有點轉不過來,她不敢相信楊飄飄在玩她,「你說楊飄飄要結婚了,但對象不是你,是你的客戶?」

    陸定騰臉色凝重地點頭,「她肚子都大了,再不結,難不成等孩子生出來變私生子?」

    「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嗎?她說……」舒琳想說什麼,卻又覺得哪里不對。人家說捉奸在床,她卻傻得相信楊飄飄的鬼話,一向自羿詡聰明的她,原來在愛情里竟是百分百的傻子。

    「該死!你哪只眼晴看到我跟她曖昧了?你以為我是那種腳踏兩條船的男人?就算她想回頭,也要看我肯不肯,更不用說我跟她早就斷得干干淨淨。對我而言,她只是合作客戶,就算有私事,也只是曾經的前女友,其他什麼都不是!」陸定騰是咬牙切齒地說完這些話,末了還目露凶光地瞪著舒琳。

    「那她為什麼要騙我?再說,你那時胃病發作,人在病房,我封去看你時,她就坐在病房里陪你,你們還有說有笑的,我打電話給你,你也不接。這一切全是你的錯,你如果肯接我的電話,那不就沒事了?」舒琳把那時的委屈整個傾吐,不說不氣,越說越生氣。

    「你那時閑離家出走,一聲不響就拿著行李就回娘家,我打了多少次電話拾你,你全都拒接,我去接你,你故意讓我撲空,跑去朋友家過夜,你覺得我能不火大嗎?」

    「我……」舒琳承認那時她是任性,「可是你為什麼要背著我跟楊飄飄見面?你們是分手的前男女朋友!」

    「我跟她從沒有單獨見面,那次是她爸爸想來看我,她也陪同著一起來,難不成我還要把他們轟出病房?」

    「我沒看到她爸爸,我就看到她坐在病床上,跟你有說有笑,你還含情默默地看著她。」陸定騰緘默不語,要自己冷靜,別發火,好半晌,「你不要告訴我,丟下老公回娘家的你是吃醋了?」

    「對,我就是吃醋了,我不準你跟任何女人講話,你是我的,是我的男人,我不準別的女人亂踫你,我就是這麼霸道,不可以嗎?當初娶我時,你明明說會對我好,一輩子只對我好,可是結果呢?」

    「該死!你就為了這點小事跟我閑脾氣?還讓自己跌倒忘了你老公跟兒子?」陸定騰將兒子抱起來放在床邊的椅子上,他自己坐在床沿,臉色鐵青難看地瞪她,看得出來情緒不穩的他處于盛怒之中。

    「你、你凶什麼?」舒琳見他瞪她,心中咯 了一下,講話都結巴了。

    「原來你也會怕我凶,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嗯?」陸定騰執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地問。

    舒琳不敢看他,連日來的怨氣,此時早已消散,只敢在心里小聲罵他幾句,卻不敢真的脫口而出。

    「我告訴你,你今夭要是敢不跟我回家,我明夭就把兒子送到國外去,讓你一輩子都找不到。」

    「陸定騰你是流氓!」

    「你覺得我是流氓,嗯?」陸定騰眼神一沉,語氣里是滿滿的危險氣息。

    「你要干什麼?」舒琳見陸定騰掀了被單,攔腰把她從床上抱起,她摟住他的脖子,怕自己跌下去。

    「你不是罵我流氓?我帶你回家看看我有多流氓。」陸定騰在她耳邊說著,那聲音不大,只有她听得到,羞得教她臉紅得像要滴出血來。

    「陸定騰!」舒琳用力地拍著他的肩膀。

    「小與,我們帶媽咪回家了。」陸定騰低頭跟兒子說︰「記得從今天開始,要幫爸爸好好看著媽咪,不要讓媽咪又不見了,懂嗎?」

    「懂。」一听要帶媽咪回家,陸與舒開心地笑著,「小與會好好看著媽咪,不會讓媽咪不見了。」他童音清亮地說著,看著眼前的爸爸抱著媽咪,小臉笑得燦爛,酒窩很可愛。

    剛才護士就說了,舒琳情況良好,只要小心不要動到胎氣,好好回家休息就可以了。

    當一家三口坐進電梯,舒琳拍打陸定騰,你快放我下來,大家都在看了。」電梯里有其他人,都側目私語,舒琳臉皮薄,受不了被人這麼看著。

    「那又如何?」陸定騰這人一向我行我素,標準的自我感覺良好,壓根不在意別人怎麼看,再說他懷里抱的是自己的老婆,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這樣很丟臉。」她有手有腳,自己就能走,「你快點放我下來。」舒琳小聲地說完後,又臉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爸爸,你不可以放媽咪下來,不然媽咪如果又離家出走了怎麼辦?」陸舒與仰頭對陸定騰說,那認真、嚴肅的小臉,讓其他人看得掩嘴笑了。

    舒琳被這對父子的對話羞得只想找個地澗鑽進去,將頭埋進陸定騰的脖子里,打死都不肯抬頭。

    一小時後,舒琳被抱著進門,陸定騰交代兒子乖乖看電視,隨後他抱舒琳進房間。

    直到舒琳被放在床上,翻身想要挪到床的另一邊,陸定騰大掌一撐,教她哪里也挪不過去,「你想去哪里?」

    舒琳賭氣不說話,限晴卻瞪得大大地看他。

    陸定騰嘆了口氣,也跟著躺上床,將她整個人抱在懷里,嗔著她身上的清香,整個人如釋重負地揚了嘴角,「乖,再喊一次我的名字。」

    被他摟在懷里,舒琳不肯開口,陸定騰的手卻開始不老實地上下游移。

    「定騰!」舒琳拉住他不安分的手。

    「我在這里。」他想念她這麼喊他,有多少午夜夢回,他獨自一個人在房里看著婚紗照,總想著她能再回家,「再喊一次。」

    「定騰,你抱太緊了,我有點喘不過氣了。」舒琳嬌氣地說。

    陸定騰怕傷了她跟寶寶,趕快松手,而後他的手掌撫在她的肚子上,來來回回,溫柔地摸著。舒琳拍了幾次,他卻不停手,最後她索性也不理了,他想摸就讓他摸。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嗯?」陸定騰的頭埋在她細白的頸間,輕柔地吻著。

    「那你還凶我?」舒琳有些動容,伸手在他厚實的背上撫摸,語氣里盡是撒嬌。

    「要不是你現在懷孕,我應該會把你按在大腿上打屁|股。」

    「定騰,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帶兒子跟女兒離家出走。」

    「不怕我去找別的女人?」

    「你……」舒琳氣不過,在他結實的肩胛上咬了一口,「你就只會壞心眼地欺負我,就是壞心眼地吃定我愛你,你怎麼這麼壞?」

    舒琳一連咬了好幾口,想起自己當初倒追他時受的委屈。還有跟他上床後,怕他不理她,還假裝是床伴,很瀟灑地說只是一夜情,要他別放在心上,可天知道,那是她的初夜,他還弄疼了她,如果不是他,她才不會那麼輕易就上床。

    你說得對,我就是壞心眼地吃定你對我的愛。」陸定騰不否認。

    「陸定騰!」

    「你難道不知道我愛你,不然你以前我會這麼隨便被女人拐上床?男人要真不喜歡,女人怎麼挑逗都沒感覺,傻女人。」

    舒琳瞪大眼,與他四目對睫,「你說你愛我……」她心喜地揪緊他的襯衫袖子。結婚前跟結婚後,他從沒對她說過愛,就算他那時寵她,每次她說愛他時,他只是嗯一聲帶過,害她失落好久,以為他不愛她。

    「應該是第一眼吧,那時就愛上你這個任性又嬌氣的大小姐,只是那時年輕,不懂得怎麼表達感情,只好酷酷地假裝每一次的不期而遇。」其實那些相遇跟約會,都是他早就安排好的,只是為了見她一面。她算計著拐他上床,他算計的卻是怎麼拐她回家當老婆。

    舒琳像偷吃腥的貓,笑得露出可愛的酒窩,手指挑逗地在他的胸口畫圈,還故意解開他襯衫的扣子,摸著他厚實、健壯的胸膛,「那你這五年真的很想我嗎?」她在他耳邊呵氣,感覺他全身僵直、緊繃,倒抽了一口氣。

    「你說呃?把你壓上床做得都昏過去了,你說我想不想?你以為一切都這麼湊巧嗎?當我知道你回國後,我就開始預謀,預謀跟你的重逢。你不愛我沒關系,我有辦法讓你再重新愛上我。」陸定騰的手很熟練,三兩下就脫掉她的衣服跟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這麼有自信我一定會再重新愛上你?」

    「你看我的眼神瞞不了人,就算你忘了我,但你看我的眼神沒有不一樣,就因那眼神,我就有自信讓你再愛我一次。」

    這樣的男人,自信又自負,卻安靜地等她這個女人,一等就是五年,漫長又寂寞的五年,他全都忍過了。

    舒琳朝他露了一個甜美的微笑,她知道自己怎麼樣都無法不愛這個男人,他是她的克星,這輩子就是來治她的。

    他才剛低頭想吻她,舒琳卻露出一臉嫌棄樣,「你好真,身上都是煙味。」

    明明是她先撩撥的,現在又嬌氣地挑剔,但陸定騰就是拿她沒辦法,「那陪我洗個澡。」

    「不要,我想睡一下。」舒琳拉著被單不肯起床,奈何陸定騰哪里由得她,將一絲不掛的她抱起走進浴室。

    「定騰,先說好,只能洗澡,其他都不可以……」

    陸定騰覺得她太吵了,直接封住她說個不停的小嘴。而至于要不要只是洗澡,那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了,畢竟他太想念她了,被遺忘的日子不好受,現在她記起過去的事了,那她應該知道怎麼取悅他,以前的她是多麼大膽,總是主動挑逗得他失控。

    「我以為你喜歡跟我共浴。」結束吻時,陸定騰組喘著,聲音充滿性感跟低沉。

    ……

    這天,舒琳被陸定騰折騰了好半晌,最後連怎麼回到房間都沒印象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