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深深 > 惡鄰有私心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鄰有私心 第七章

作者︰深深

    【第三章】

    時光飛逝,轉眼間,寒假過去了,再一晃眼,下個月就要放暑假了。

    這日下課後,輪到李家琦到沈若彤家溫書,準備期末考。

    「家琦,墨冬陽是我的男朋友嗎?」沈若彤突然間冒出一句話。

    李家琦萬分詫異的從書本中抬起頭來,「不會吧,你們都約會那麼久了,妳還在問這個問題?」

    她正和陳祖望穩定交往中,而陳祖望不愧是即將成為人民保母的人,責任感與自制力都超級驚人,交往這半年多,他們頂多熱吻,前幾天他還跟她說一定要堅守本壘,愈久愈好,真的是很可愛、很可靠也很窩心。

    「他沒有說過愛我,也沒有吻過我,我們這樣叫男女朋友嗎?」

    「怎麼會?」李家琦好不吃驚。陳祖望明明跟她說,墨冬陽很愛很愛彤彤的啊。

    「是他有問題,還是我有問題?」她的腦袋已經夠不好的了,他為什麼還要她這樣猜猜猜,就不能直接一點嗎?

    「他可能是太小心了,應該再過不久就會有所動作。」這是李家琦唯一能想到的解釋。

    「那他如果一直這樣怎麼辦?」

    「這就要問妳嘍,如果妳愛他,就……」李家琦做出一個大口咬下的動作,「吃了他。」

    「他要是不肯怎麼辦?」沈若彤覺得墨冬陽到現在都還不肯答應做她的戴維,要吃了他就更難了。

    「他應該不會不肯吧?」想到陳祖望,李家琦不那麼確定了。

    「厚,怎麼連談戀愛都這麼難,干脆不要談好了。」說完,沈若彤趴在書桌上裝死。

    李家琦忽有所感,「彤彤?」

    「干麼啦?」沈若彤煩躁回道。

    「妳是不是愛上墨冬陽了?」

    這個問題听起來很奇怪,但放在彤彤身上就很正常,彤彤從來不會主動關心除了繪畫以外的事,她現在卻為了墨冬陽心煩,可見她已意識到墨冬陽這個人,想得美一點,說不定墨冬陽已經住進了她的心里。

    沈若彤坐直身體,像是看到怪物一樣看著李家琦,「妳說我在跟他談戀愛不是嗎?」

    李家琦伸出食指左右擺了擺,「不一樣,之前都是他愛妳,他帶妳去約會,妳只是被動配合他而已。」說到這,她突然大拍桌子一下,「我知道了,墨冬陽在等妳,等妳愛上他!」

    沈若彤猛拍著胸口,「妳想嚇死我啊,突然叫那麼大聲?」還有,家琦說那是什麼鬼話,她一個字也沒听懂。

    是了、一定是這樣的!彤彤不是一般女生,但她卻用一般眼光來看待這段感情,難怪她會怎麼看都看不透。

    豁然開朗之後,李家琦頓覺神清氣爽,「彤彤,喜歡一個人和愛上一個人是不一樣的,喜歡不會讓人產生欲望,但愛上就會。」見她仍是一知半解,李家琦再深入道︰「妳渴望墨冬陽的一切,或許墨冬陽已經感受到妳的愛,但他在等妳自己發現,妳自己不也老罵他是個小氣鬼嗎?他一定是想要等到妳愛他像他愛妳一樣,他才願意與妳更進一步。」

    沈若彤終于听懂了,只有一種感覺,「這麼小氣?」

    李家琦輕笑。面對愛情,誰不小氣?今天換成是她,她會比墨冬陽更小氣。

    「不就好佳在我有妳,不然墨冬陽……」沈若彤坐不住的站起來,「走!」

    「去哪里?」李家琦莫名其妙的被她拖著走。

    「去找墨冬陽,告訴他我愛他啊!」

    大約一個小時後,就見墨冬陽和陳祖望匆匆忙忙的從警大的宿舍跑出來,「發生了什麼事了?妳們……」

    不待墨冬陽把話說完,沈若彤立即用沖的跳進他懷里。

    墨冬陽伸手接住她,神情慌張、呼吸紊亂的看著突然跑來學校找他們的兩個女人,見她倆不像是有事的樣子,他登時怒吼,「妳們兩個在搞什麼鬼?!」他嚇到快心髒病發了。

    陳祖望的情況也沒比墨冬陽好到哪里去,「李家琦,妳以後要是敢再這樣嚇我,我就跟妳分手!」

    見陳祖望如此著急自己的樣子,李家琦早就滿心甜蜜,再听見他說的話,她更是樂得心花朵朵開,笑咪咪的揉著他的俊臉說︰「哎喲,我的親親小祖望,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再啵一下他的小豬嘴,以示獎勵。

    沈若彤圈著墨冬陽的脖子,甜蜜蜜的喊,「墨冬陽!」

    「干麼?」他口氣超凶。

    「我愛你。」說完,沈若彤用力的親了他一口,當然是嘴對嘴。

    墨冬陽很開心,但是他的頭上在冒煙,「妳突然跑來就是為了這個?」

    「對呀。」

    「但是我現在不能出去。」

    「我知道啊。」

    這兩個瘋女人,真的是被他們寵壞了!

    兩個好兄弟眼神交會著,這次由受傷較嚴重的墨冬陽代表發言,他放下沈若彤道︰「妳們兩個……打入冷宮一個月。」說完,雙雙臉色陰沉的拋下親親女友回宿舍。

    沒把墨冬陽的判刑當回事,沈若彤用雙手做出大聲公狀,對著他的背影大喊道︰「墨冬陽,我愛你!」

    李家琦如法炮制,「陳祖望,我愛你!」

    夜空中回蕩著聲聲愛語,難兄難弟搭上彼此的肩膀,嘴角泛起臣服的甜笑……

    沈若彤跑到警大向墨冬陽盛大告白後,兩人的感情也正式進入熱戀期。

    墨冬陽已從警大畢業三個月,他和陳祖望被延攬進一個秘密小組工作,因為如此,所以工作和休假的時間都不固定,有時候兩人一消失就是好幾天,甚至是幾個星期,沈若彤和李家琦只能天天盼郎來找或來電。

    而在墨冬陽畢業前,高國偉就打過電話給他,再次希望他能到高家住,但他仍然婉拒了。

    他目前借住在陳家的頂樓加蓋,並不是他租不起房子,而是這樣比較方便他與陳祖望一起行動。而入住的第一天,他就配了一副家里的鑰匙給沈若彤。

    終于休假了,墨冬陽與陳祖望一起到學校接沈若彤和李家琦下課,接到人之後兩兩散開,要四人約會等之後再說。

    「餓了吧,想吃什麼?」墨冬陽擁著沈若彤一邊走、一邊問。

    「都好。」

    「那我們去超市買一些食材,回家自己煮火鍋。」

    「好啊。」

    兩人甜蜜相擁著準備去超市,卻被突然沖出來的一道人影攔住。

    一看見是高婉萱,墨冬陽一如往常,立刻把沈若彤護在身後,「有事?」

    自從他和沈若彤在一起的事被高婉萱發現,她就經常像現在這樣,無預警的殺出來搞破壞。

    「爸叫你今天到家里吃晚飯。」高婉萱隨便找個借口欲將兩人分開。

    他們還真會演戲,要不是父親讓他到家里吃年夜飯時,她偷听到父親和他在書房的對話後跑去找他確認,她還不知道原來沈若彤就是那個送手帕給他的女孩。

    「我自己會打電話跟叔叔說。」墨冬陽再度攬上沈若彤的腰,「彤彤,我們走。」

    高婉萱又一個箭步擋住兩人的去路,「如果你不想我在學校找沈若彤的麻煩,你今天就跟我回家。」

    「高婉萱,冬陽不愛妳,妳死纏爛打也沒用。」說實在的,沈若彤沒想到高婉萱會這麼沒骨氣,冬陽都已經拒絕過她那麼多次了,她還是不死心,還一直拿熱臉貼冷**,難道她都沒有自尊心嗎?

    高婉萱恨恨的瞪視著沈若彤,「要不是妳橫刀奪愛,冬陽怎麼會離我而去?」

    沈若彤覺得她似乎搞錯了什麼,「我沒有橫刀奪愛,我去年認識冬陽的時候,冬陽就說他只是妳的哥哥,是妳單方面愛著他,你們之間並沒有愛情。」

    聞言,高婉萱震驚的看著墨冬陽,「你又騙我?」原來他們去年才認識,還說那手帕是女朋友送的!他就這麼不想和她在一起,為此不惜說謊嗎?

    「我不需要向妳解釋。」墨冬陽蹙眉。

    見到他明顯有些慌張,高婉萱心念一轉,「還是說,沈若彤只是替代品?」

    「什麼替代品?」沈若彤左右看著兩人,「說清楚。」

    「冬陽一直收藏著一條手帕,他說……」

    「我跟妳回去。」墨冬陽截下高婉萱的話,不想沈若彤從別人口中知曉這件事,「彤彤,妳先回我家等我,我向我叔叔打聲招呼就回去。」

    沈若彤挑眉,「為什麼不讓她把話講完?」

    「對啊,何必攔我?」高婉萱得意地說,「你要是問心無愧,就讓我告訴沈若彤你有多愛她啊。」

    「妳閉嘴!」墨冬陽斥喝,轉頭又對著沈若彤溫柔的說︰「我會給妳一個合理的解釋,妳先回我家等我。」

    「沈若彤,不要怪我沒有警告妳,他是一個說謊高手,我已經被他騙了好幾次。」高婉萱假好心的說。

    哼,她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她想牢牢抓住的,任何人也別想搶走!

    「冬陽?」沈若彤並不想懷疑墨冬陽對自己的愛,但他的表現太奇怪了,讓她想不懷疑都難。

    「相信我,我一定會給妳一個合理的解釋。」墨冬陽再一次保證道。

    再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沈若彤讓步了,「那好吧,我先去你家等你,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直到看不見沈若彤的身影,高婉萱才諷刺的說︰「墨冬陽,你真的是好會編故事。」

    墨冬陽坦然的看著高婉萱,「對,那個故事是我編出來騙妳的,但是……」

    高婉萱緊張的握拳,「但是什麼?」

    「那條手帕真的是沈若彤的。」

    高婉萱心口一緊,「不,我不相信,你說謊!」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能破壞他們感情的方法,可如果手帕的主人真是沈若彤,她不就沒戲唱了。

    墨冬陽才不管她怎麼想,「不是說叔叔叫我過去吃飯,還不走?」語畢,他走到馬路旁,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

    高婉萱默默的跟著他坐進出租車,不停的服說自己,不,他是騙她的,那條手帕不是沈若彤的,不是!

    如果可以,墨冬陽真的不想再踏進高家一步,是以,當他听到何嫂說高國偉今天並沒有要回家吃飯時,他二話不說調頭就走。

    這正是許燕華希望的結果,她原本很開心,但當她看到女兒因墨冬陽而發狂的模樣,她臉色一沉,對墨冬陽不只嫌棄,還有更多的怨恨。

    「為什麼?為什麼他就是不肯愛我,為什麼?!」」高婉萱拿起東西就摔,這一輩子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曾幾何時被人如此無視、踐踏過?

    許燕華試圖接近女兒,一臉的憂心,「婉萱,妳別這樣……」

    「都是妳!」高婉萱憤恨的指著母親,覺得是母親腰斬了她的情路,「都是妳害的!他本來會愛我的,是妳出手阻擋他才不敢愛我,都是妳!」

    「婉萱!」許燕華抓住女兒的手,繼而輕撫著她的臉苦勸著,「他配不上妳,妳……」

    高婉萱悲戚的撥開母親的手,搖著頭控訴,「妳不愛我,妳一點都不愛我,因此妳才不能愛我所愛!我告訴妳,我不會放棄的,只要我還活著一天,我就不會放棄冬陽,如果妳還想要我這個女兒,就不要再擋我的路!」說完,她拿起自己的皮包,忍著淚水奪門而出。

    許燕華先是不舍女兒傷心,接著恨恨瞪視著墨冬陽留宿時固定住的那間客房,面露猙獰。

    墨冬陽,你這個恩將仇報的混蛋,看看你把我女兒害成什麼樣子?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墨家,沈若彤坐在床沿輕撫著墨冬陽的枕頭、他的被子,回想著與他的點點滴滴。

    不知從何時起,她的世界不只有繪畫,還有墨冬陽,而此時此刻,她也不得不承認,在她的心目中,墨冬陽的地位早已遠遠超過她愛了一輩子的繪畫。

    他是她永遠的戴維。她這樣定位墨冬陽在自己生命中的位置,但他是嗎?如果高婉萱說的都是真的,她只是一個替代品,她能坦然的接受嗎?

    抱歉,她沒辦法,就算他給的愛是真的,但她並不是正主,一旦正主出現,到時她該怎麼辦?他還會選擇她嗎?

    不,就算他會選擇她她也不要。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她也不要做任何人的替代品,她要做她自己!

    這份愛她醒悟得晚,但愛得深,她只求以真心換真心,可若這段感情的背後真的隱藏著一個教人憎惡的事實,那就到此為止吧,她不會留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