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香彌 > 娘子是花痴 > 番外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娘子是花痴 番外

作者︰香彌

    窗欞邊,幾只雀鳥吱吱喳喳的鳴叫著,吵醒了午睡的四歲女娃兒。

    她抬起嫩白的小手揉揉眼皮,睜開惺忪的睡眼,坐起身,歪著小腦袋,看向那幾只雀鳥。

    須臾,她爬下床,穿上鞋子,咚咚咚咚的跑了出去,一路來到爹娘的寢房。兩名侍女伸手攔住她,「小姐,城主與夫人在房里,您不能進去。」

    她嬌小的身子一矮,躲開了那兩名侍女的手,語氣有些著急地說︰「我要進去救娘!」

    「小姐……」那兩名侍女想拉住她,但女娃兒個頭雖小,倒也十分利落,避開她們,伸出小手一推,便把忘了上閂的房門給推開了。

    「爹爹不許欺負娘!」她沖進去嚷著。

    房里的兩人听見女兒的聲音,一臉錯愕的望向房門口,一瞧見女兒,立刻慌張的扯起被搏,遮掩住鴿luo的身子。

    「怎麼不看好小姐,讓小姐進來了?」祈澄磊皺起眉,沉下臉責問侍立在門口不敢進來的兩名侍女。

    顏展眉羞得滿臉通紅,將一張臉都藏在被褥里,只露出一雙眼楮偷瞅著女兒。不久前,外出數日的丈夫回府,夫妻倆多日不見,一見面丈夫便纏著她,就在兩人正要歡好時,女兒卻突然闖進來,被女兒撞見這種事,她又羞又窘,慶幸的是女兒尚年幼,應當不知她與她爹在做何事。

    那兩名侍女嚇得撲通跪倒,「是奴婢失職,沒能攔下小姐,請城主恕罪。」

    女兒都闖進來壞了他的好事,此時再追究也無益,祈澄磊擺手道,「罷了,退下吧。」

    兩名侍女謝恩後,連忙起身,將房門帶上退了下去。

    被留下來的小女娃兒,咚咚咚的跑到床榻前,一雙肖似母親的黑亮眼楮瞪著父親,噘起嘴道︰「爹爹不可以欺負娘!」

    祈澄磊一臉莫名的問女兒,「爹何時欺負你娘了?」

    「爹方才一直咬著娘的嘴不放。」

    听見女兒奶聲奶氣的話,顏展眉臉上紅得宛如要滴出血來。

    祈澄磊眉頭一挑,面露不悅,「是哪個嘴碎的丫頭告訴你這話的?」

    「是阿啾說的。」小女娃軟糯稚嫩的嗓音回答。

    「阿啾是誰?」祈澄磊心里已決定要把這丫頭攆走。

    小女娃可愛的小臉蛋表情十分認真,說道︰「阿啾是一只鳥,它每天都會飛來我的窗前。」

    聞言,顏展眉也顧不得羞,驚訝的露出臉來,出聲詢問女兒,「恩兒,莫非你能听得懂那鳥說的話?」

    小女娃用力的點著頭,「阿啾它們常來找我玩。」

    祈澄磊不可思議的覷了愛妻一眼,再看向女兒,「難不成咱們恩兒傳承了你那種神奇的能力,你能听懂花木的話,她則是能听懂那些鳥雀的話?」

    顏展眉握住女兒的小手,柔聲問她,「恩兒告訴娘,阿啾它們都同你說了些什麼?」

    「阿啾它們說爹回來了,一見到娘就咬著娘的嘴不放,還脫了娘的衣裳,在欺負娘……」

    顏展眉瞅了眼一旁微微敞開著的窗子,沒想到適才與丈夫所做的事,全都教幾只鳥兒瞧見,還多嘴的跑去告訴女兒。

    她臊紅著臉解釋道︰「你爹沒欺負娘。」

    「那爹為什麼要咬娘的嘴?」

    「那是因為、那是因為……」她羞澀得答不出話來。

    祈澄磊一把抱起女兒,在她紅嫩嫩的頰上親了口,而後說道︰「那是爹與娘在親嘴,不是在咬你娘。」他接著告誡女兒,「這種事只能對自個兒心悅之人才能做,日後等你長大了,除非遇上喜歡、中意之人,否則不能隨便與人做這種事,知道嗎?」

    小女娃愣愣的回道︰「要像爹娘這樣才可以嗎?」

    「沒錯,要像爹娘這般恩愛才可以。」女兒雖然還年幼,但思及日後會有個臭小子對女兒做出這種事來,他便恨不得將那人吊起來毒打一頓。

    听見丈夫的話,顏展眉羞怯的睇了他一眼。成親這幾年來,他待她一直寵愛有加,讓她從未有一天後悔過嫁給他,得夫如此,是她三生有幸。

    那含羞帶怯的一眼,把祈澄磊適才被女兒一鬧滅去的欲火,再撩撥了起來。

    小女娃似懂非懂的點點小腦袋,祈澄磊赤luo著上半身,抱著女兒下床,走到房門口哄著她,「沒事的話,恩兒自個兒出去玩吧,爹和你娘還有事要做。」

    說完也不等女兒回答,就將女兒送了出去,接著即刻關上房門,特地上了門閂,快步回到床榻,抱住妻子,健碩的身子覆在她身上,熱燙的唇吻住她嫣紅柔軟的唇瓣,傾訴離別數日的相思之情。

    兩情若是長久時,即使朝暮相對也不厭惓……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