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田芝蔓 > 紳士沒品格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紳士沒品格 第四章

作者︰田芝蔓

    房里的耿君浩站在玻璃帷幕旁,望著外頭蒼綠一片的庭園,直立式的百頁窗簾收攏在兩側,這間房的南面及東側兩道牆皆是玻璃帷幕。

    原先剛買下這別墅時,他的房間就在這里,他花名在外,帶了不少女人回家過,大多不對這玻璃帷幕有意見,直到他認識了周安琪。

    他與周安琪第一次親密後的隔天,羞著一張臉的周安琪對他說,這里當主臥室太沒有隱私了,一早醒來一看就是外頭的庭院,很害羞。

    為了周安琪,他把主臥改到了樓上,與她交往的期間,他們在那一間有著大陽台的房間度過了不少悠閑的假日早晨。

    腿受傷後他便沒再上樓了,才回到這間房來住。

    他為了周安琪做了不少妥協,就好比她不愛的這兩道玻璃帷幕牆就是他最喜歡的,拉上窗簾保有隱私,打開窗簾就可以看見庭院,有時夜里躺在帷幕前的貴妃椅上,還可以看見外頭的星空。

    此時房門傳來的敲門聲只可能是白百合,算算時間文旭應該回公司了,他沒想理會白百合,她也不死心,敲敲門等他回應,沒回應,就又敲,如此反反復覆,竟在他門外敲了整整兩分鐘門。

    此時耿君浩終于忍不住了,他走過來開門,果然見到端著笑臉的白百合。

    「妳就沒想過我在睡覺嗎?」

    「現在說睡午覺太晚、說上床睡覺又太早,所以我認為你只是在生剛剛那些事的悶氣不想開門,不是在睡覺。」

    「既然知道我在生氣還吵我?」

    「你口渴不是嗎?」白百合端高了托盤,上頭擺了一個玻璃杯,看顏色大概是柳橙汁之類的果汁。

    發現她竟然在他沒說的情況下注意到了他的需求,耿君浩是有些意外的,但隨即想起自己這麼想是在接受她,于是又板起面孔,「我不想喝果汁。」

    「這不是那種調合式的果汁,是水果原汁喔!橙子富含維他命C,養顏美容。」

    「我一個大男人養顏美容做什麼?」

    「老板,雖然你長得帥,但不保養很快就會變大叔喔!尤其你都三十幾歲,再過幾年就是中年人了,又常常生氣……」說到這里,白百合還伸出一只手指著耿君浩的眉間,「你看,你又皺眉頭了,久了會有皺紋喔!那你說說要不要養顏美容?」

    耿君浩幾乎要怒罵出聲了,直到看見白百合一直沒有收起的笑容,突然理解了什麼,「妳該不會是故意要惹怒我的吧?」

    「哪有!誰喜歡老是對著一個生氣的人啊!」

    「那為什麼我越生氣,妳越開心的樣子?」

    「我這是EQ高,笑容以對。」

    耿君浩沒再說話,接過她手上的柳橙汁一飲而盡,接著就把杯子還給她。

    果然看見了白百合一臉可惜的說︰「就這樣喝了?」

    「妳以為我是牛嗎?拿塊紅布在我眼前晃看我生氣取樂,我不會如妳的願!」

    接著,他便當著白百合的面用力的關上門,那道關門的氣流好像能把白百合彈飛一般。

    看著緊閉的房門,白百合嘴笑得更開了,她當然不是把耿君浩當牛,相反的,是因為知道耿君浩想跟她唱反調,如果讓他認為她是故意在惹他生氣,他反而不會生氣,因為不想如她的願。

    白百合是不想讓耿君浩一直處在生氣的情緒里才反其道而行。

    再說了,她才不想把他訓練成看見紅布抖動就生氣的牛,如果真要訓練……訓練成拿逗貓棒就可以左右他的情緒的貓不是更好?

    白百合露出了壞心的笑容。

    站在流理台前洗碗的白百合臉上難得的沒有笑容,並不是她的心情不好,而是她在思索著明天的午餐要做什麼菜。

    耿君浩真的是一個很難搞的老板,他下午對江大哥說買便當解決他的三餐就好,他不挑食……才怪!缸百合回想起剛剛的晚餐,由于他們只有兩個人,所以她只做了三菜一湯—— 糖醋魚,他耿大老爺說太甜了;麻婆豆腐,他耿大老爺說太辣了,還有那荷蘭豆炒三色甜椒,他耿大老爺居然說草腥味太重了!

    唯有那道味噌魚湯他沒有嫌,然而他不嫌並不是因為她做的那道湯好喝,而是他只看了那碗湯一眼,然後便冷著一張臉說︰「我討厭味噌。」

    他這是找她麻煩還是她的手藝真這麼差?不過白百合覺得是前者居多,因為整個晚餐時間,她都偷偷地在打量他的表情。

    才剛把碗洗好放進烘碗機里,白百合的手機便響了,她轉了個身,背靠著流理台才拿出手機,看見屏幕上顯示的是王雅倩的名字。

    她知道,學姊是放心不下,打電話來問她的工作情形了。

    晚餐後耿君浩習慣在院子里緩步走走,就當散步消食,只是今天晚餐的時候他故意找白百合麻煩,換來她一徑不變的笑臉,這讓他有些惱怒,所以飯後他就直接回房了,然後習慣性的來到玻璃帷幕前站著,看著遠方緩緩落下的夕陽。

    他並不習慣這麼早吃晚餐,但白百合說,早一點吃晚餐才有時間消化,並要求他最好能晚上十點以前就寢。

    他現在是變成幼兒園的小孩子了嗎?作息還得由老師決定?

    但雖然如此,耿君浩倒也不是不能自省的人,白百合這個看護的確難得,至少過去的看護,沒有一個人受得了他這樣的脾氣,不怒目相向就不錯了,哪里還能笑著對他。

    還有剛剛的晚餐,雖然他從頭嫌到尾,但也不是每一道都很難吃,至少麻婆豆腐很合他的口味,甜椒炒得適中,甜味也沒有流失。

    耿君浩想到這些,覺得剛剛心頭的那股煩悶似乎少了一些。

    耿君浩決定調整自己的心情,要以愉快的心情到院子里去散散步,只是他剛一走出房門,就听見了在廚房里的白百合正在跟人講電話。

    「我觀察到什麼?學姊又想考我?」白百合哂然一笑,想起了當年還在實習時的事。

    她與王雅倩相識是在實習的時候,那時的她被安排跟在王雅倩的身邊學習,其實她並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只是樂觀,有時遇到難事雖然一開始會影響了心情,但只要給她時間想通了,她很快便會釋懷,可遇到刁難她、不尊重她的病患時,她難免也會不開心。

    她才實習不到三天,就被一個病患沒理由的辱罵,她記得當時她躲到醫院頂樓偷偷哭泣時,是王雅倩找到了她、安慰她,但也嚴厲的告訴她,只容許她脆弱一次,下回再哭就表示她抗壓性太低,或許該認真考慮要不要繼續當護理師。

    王雅倩不像其他前輩只叫她要看開,而是用不同的方式,要她去觀察對方,去找出那個病患刁難人的原因。

    例如有些病患听了醫囑也還**  模 ク硎σ蛭  煜ァ』薊崳適裁次侍猓 曰卮鴆』際笨諂崽  交  誆』嫉難壑校 涂贍鼙涑閃嘶ク硎Σ荒頭常 齙狡え畹牟』跡 勻蝗菀追か礎


    諸如此類的誤會,每天都在醫院里上演著,雖然護理師沒有被規定一定得笑臉迎人,但王雅倩總勸她要有一點同情心。

    所以後來,每遇到一個新的病患,王雅倩總會在私底下問她,在那個病患身上觀察到什麼,該怎麼跟病患應對比較好。

    「妳這份工作不是巡個病床就結束的,是朝夕相對的二十四小時看護,我當然得看妳是不是能勝任,要不然三個月可是很長的。」

    「學姊還把我當成『菜比巴』的新人嗎?」

    「妳之前負責照料的病患,大多不會跟妳頂嘴。」

    白百合倒不怕王雅倩的隨堂考,所以很專業地說︰「雖然我觀察的時間不長,但我覺得老板他是一個很倔強的人,我剛來這里時江大哥要介紹我給他認識,江大哥在領我走向他之前他便自己走了過來,他跛著腳,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站著的,說明了他不想示弱,所以他倔強,可通常這樣的人也容易出現心理上的問題,他的腿傷自從換了手杖後就沒有顯著的進步,可能心理因素的原因比較大。」

    王雅倩忍不住噗哧一笑,百合光只因為耿君浩站著跟她說話,就可以推斷出這一些?她及男友可都沒有把主治醫師建議耿君浩得向心理醫師尋求幫助的事說出來,如果她不認識耿君浩,或許會覺得百合太過主觀,但就是因為了解這些,發現百合說中了,不得不認同她的觀察力很不錯。

    「那想必妳能跟耿先生處得很好吧?」

    「這……有點難啊!瓜竟對一個我進門不到一分鐘就叫我滾的人,我很難討他歡心啊!」

    「又沒人叫妳討他的歡心,別老是讓他生氣、做好妳的工作就好。」

    「我知道了,我會多點耐性。」

    耿君浩不是故意偷听,只是他一走出臥室便是廚房,是白百合在公共空間講電話,怪不得他。

    然而白百合的論點他的確無法反駁,這一點又讓他惱怒起來。

    王雅倩似乎是滿意了白百合的回答,給了她鼓勵,「雖然他是文旭的老板,但我對妳的私心還是多些的,有什麼問題向我反應,我會讓文旭處理。」

    「學姊不用為我擔心,妳都不知道耿先生的別墅有多漂亮,他啊!就是那種標準的位于金字塔頂端的人,我想他受傷之前,肯定是意氣風發、享盡女人愛慕眼光的男人。」

    「妳啊!光住得好就好嗎?下一句話不會說,漂亮得可以當民宿吧!」

    「學姊怎麼知道?我一看見這別墅的第一眼,想的就是這件事呢!而且別墅里還住了一位如王子般的帥哥,住在這里如置身天堂啊!」

    等她真正見識了耿君浩的脾氣,再來說她置身天堂也不遲!王雅倩不禁好笑,但也不急著破壞她的美夢,「是是是!每天有帥哥看,還有高薪可拿,是夢幻般的工作!」

    白百合傻笑了幾聲,她的確有沉重的經濟壓力,但她這個人不愛佔人便宜,今天來到這里,得知了工作內容及耿君浩的情況,真覺得拿這樣的高薪很難心安理得,有錢沒處花也不是這樣的,「老板他是很有錢的那種人,還是非常有錢的那種人?」

    「他本人我是不知道,但他的家族非常有錢。」

    「果然是高富帥啊!」

    「收起妳的花痴樣,好好工作,妳是我介紹的,別讓我在我男朋友面前丟臉。」

    「知道了!我要掛電話了,我行李還沒整理呢!」

    耿君浩看著白百合收了線後離開廚房走到客廳,便提起自己的行李往二樓走去,本已調適好心情的他,臉色又沉了。

    白百合稱贊他的外表並不會讓他覺得開心,她是看護就該更專業一些,而且她接著還問了他是不是很有錢,這更是踩到了他的底線。

    原來她總是一張笑容對他,只因為他多金又英俊?耿君浩冷笑幾聲,因著他的外表或家世而給的笑容,不但虛假又不持久,那個他唯一真心對待過卻拋棄了他的女子周安琪便是一個例子不是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