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喜格格 > 你是親愛的?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你是親愛的? 第四章

作者︰喜格格

    睡到太陽曬屁|股,林妙妙滿足地伸了個懶腰,窗外陽光正好,打斜照射別墅,整間屋子像鍍金般閃閃發亮。

    太陽真大……

    不對!鬧鐘怎麼沒響?

    霍然瞪大雙眼,立即跳起身,沖向套房浴室,不料卻迎頭撞上高級皮沙發,額頭劇痛。

    可惡!什麼鬼東西?雙手往前胡亂抓了好一陣子,回過神,愕然驚覺,好好一張皮沙發,被抓出好幾道爪痕。

    這、這不是她的杰作吧?

    她的手又不是貓爪,哪來抓破……等等,貓爪!昨天荒謬的一切,怎麼可能不是夢?

    林妙妙沖到玻璃窗前,雙掌拍上玻璃,盯著眼前的貓兒。活到目前為止,她沒有一刻像現在心灰意冷。

    她真成了老板的貓?

    「喵嗚!喵嗚!」她一張嘴,馬上听到不絕于耳的貓叫聲。

    天崩和地裂,皆不足以描述她此刻的心情。

    一連三天,她不吃不睡,想試試能不能藉由這些行為重返人類身體,不過回頭想想,自己現在是植物人,回到身體後不一定能醒來,躺在那里一動也不能動,日子會過得比當老板的貴族貓好嗎?

    林妙妙陷入混亂思緒里,終日焦躁不安,一雙擔心目光多次掃向她,造成的具體後果,就是被老板送進寵物醫院,做一堆檢查。

    醫師再三保證,貓真的沒問題。

    但段震祈卻有疑問,「貓闖入馬路,最近又鬧絕食抗議,這些自殺行為,會不會跟奶奶過世有關?」

    「一般來說還不至于會自殺,不過相依為命的主人過世,對貓而言的確不好過,尤其貓是很有靈性的動物,情緒難免受影響。」美女獸醫溫柔笑開,眼楮疑似正在對段震祈偷放電。

    任何人突然發現自己變成貓,會快樂才不正常吧?林妙妙無聲嘆口氣,美女獸醫無法理解她的委屈和哀怨。

    「前幾天,貓抓破了皮沙發,這樣正常嗎?」段震祈依然不放心。

    當然不正常啦!林妙妙真想站出來大聲表明立場。

    那是意外,她不是故意的!不過說到這件事,她想起老板那天回家,看到殘破沙發的第一反應——

    根據老板在公司的形象,她估計自己肯定非死即傷,就算沒被吊起來打,大概也會被狠狠念一頓,再不然就被罰沒吃沒喝之類的,沒想到老板只是打了通電話,叫人換套新沙發過來。

    過沒多久,老板又煎了塊鮭魚放到她面前,他自己則是整晚沒吃,進健身房狂練沙包,滿身大汗才回房沖澡,接著又進會議室埋頭工作,直到半夜三點,才拖著疲累身軀倒上床鋪。

    這段時間,她在屋子里到處亂走,比他還像屋子的主人,他偶爾淡淡瞄她一眼,從沒說什麼。

    錯覺吧?她總覺得……段震祈這目中無人的男人,非常尊重寵物的移動自由以及自主意識自由,難道他的頤指氣使只針對人類?這、這就有點大小眼了。

    「段先生,現在是親愛的的過渡期,主人過世不久,又必須習慣新主人和新環境,希望你再多給牠一點時間,多用愛心和關心包容牠,相信牠很快就能振作起來。」美女獸醫伸手摸摸貓的頭。「對不對?親愛的。」

    「喵嗚。」這她可不敢保證,天知道自己何時才能適應貓身分?搞不好下一秒就豁然開朗,但也說不定到死都沒能調適過來。

    不過,醫師撫摸她頭的感覺真舒服,她像背部癢很久的人,終于有人大發善心替她抓兩下,瞬間通體舒暢。

    「看!親愛的說牠會好好珍惜自己的人生,不會自暴自棄。」美女醫師對段震祈笑得很溫柔,又動手摸摸貓的下巴。

    真會胡扯啊!林妙妙懶洋洋地看了醫師一眼,舒服得從喉嚨發出「呼嚕嚕」的聲響。

    段震祈沒看美女醫師,靜靜端詳大腿上的貓,再次露出沉思表情。

    雖然美女獸醫關心段震祈比關心貓多,不過那次看診後,林妙妙的心態有了微妙的轉變。

    每每想起美女醫師口中的自暴自棄,她很不服氣。

    開玩笑!以前日子過得那麼苦哈哈,她都能熬過來,如今的生活既舒服又舒坦,吃免費、住免費,成天不是睡就是吃,再不然就在老板豪宅內到處散步視察,連錢都不必自己賺,有什麼資格自暴自棄?

    她不但不會自暴自棄,還要全心全意接受現況、享受人生……不對,是貓生才對。

    正所謂努力不一定能成功;不努力,一定不能成功,現在放棄身為貓的享受權利還太早!

    既來之,則安之。她還在當人的時候,日子過得辛苦,沒道理變成貓,還會走回老路子。

    打定主意後,林妙妙決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沖向餐廳,跳上迷你吧台,用夏威夷咖啡豆,替自己搞出一杯香噴噴的熱咖啡。

    不過這還真不容易,得先把杯子滾到咖啡機出水口下方,按下按鈕,听著熟悉的機械運轉聲音,她真有些迫不及待想喝上一口熱咖啡。

    見咖啡滴得差不多,她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拉出來一點,垂眼,看著和貓臉差不多大的咖啡杯,聞著夏威夷熱咖啡的香氣,嗯,喝起來一定無比香醇可口、味濃芬芳。

    她伸出舌頭興奮地一舔——

    好燙!

    林妙妙下意識往後一彈,盯著裊裊熱氣,沮喪地垂下頭。

    說什麼享受?連杯熱咖啡都喝不到,活到這地步,人生還有什麼搞頭?連她最愛吃的食物都無緣再續。

    不然來口披薩也行,天天吃高檔鮭魚也會膩,老板那死心眼的家伙,天天給她煎鮭魚,也不會換點別……等等!

    披薩?她亮起雙眼,這個似乎可行。

    她跳下迷你吧台,奔向書房,先跳上皮椅,再登上最終目的地—— 桌上的筆電。

    按下電源開關,用貓爪拔出桌面卡片閱讀機內的信用卡,計算機開機完成,小心用貓爪Key入披薩店店名。

    起初老是按到別的鍵,試了幾次,漸漸掌握訣竅,她上網瀏覽各式各樣的披薩,點選最愛的海鮮總匯披薩,輸入信用卡卡號。

    以前叫外送披薩只需要幾分鐘,這次足足花了三小時才搞定!

    不過為了吃到心心念念的披薩,三小時的文書工作是值得的!

    關機,把信用卡重新插回卡片閱讀機,林妙妙癱在筆電旁,累得直喘氣。

    為自己工作的感覺,真好!

    幸好自己是貓,沒什麼時間壓力,反正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叫外賣披薩,應該能榮登貓咪美好事物排行榜的其中一項吧?在貓界,這可不是任何一只貓都做得到的事。

    懶意侵襲,她在筆電旁窩了一會兒,想起那杯拒貓于千里之外的熱咖啡,邁開四條腿,奔向餐廳,跳上吧台,重返咖啡燙貓事件現場。

    貓頭出現在顏色漂亮的咖啡上,低頭,十二萬分小心,怯生生的伸出貓舌,蜻蜓點水舔一口——

    好喝!

    低頭,狂飲變涼的咖啡,喝得正開心,門鈴乍響!

    林妙妙身體一僵,不動。

    門鈴總共按了三次,最終一切化為寧靜。

    跳下迷你吧台,邁開四條腿沖到窗邊,親眼看著外送人員依約把披薩放在門外地上,轉身離開。

    大門,確認安全。

    林妙妙火力全開,加速沖到久違的老朋友—— 披薩身邊,熟悉的香味陣陣飄入鼻子,她迫不及待想咬上一口外酥內嫩的餅皮、多汁可口的配料。

    口感層次豐富的披薩,她來也!

    她用嘴咬住紙盒上的綁線,根本不必開大門,只需從下方的縫縫,就能把披薩盒「拖」運進屋。

    嘿咻!嘿咻!

    深吸口氣,再來一次。

    拖、拖、拖回屋里面!

    林妙妙忙得滿頭大汗,低頭,看看四周環境。

    藍天綠地,風景十分優美。

    算了,干脆野餐,坐在草地上照樣能吃,披薩不會因此減損一分一毫的美味。

    不過,她錯了。

    咬下一口披薩,她全身僵住,勉強再咬兩下,卻將披薩餅皮吐了出來。咳!好難吃!

    不能輕易死心,一口吞進章魚塊。

    咀嚼,咀嚼。

    唔?味道還行。

    再吃進一口鮮蝦。唔……美味美味!

    吃得心滿意足,捧著圓滾滾的肚子,躺在草地上,曬曬午後溫暖的太陽,也不怕曬黑變丑。

    半睡半醒間,林妙妙的腦海中滑過一個念頭,變成貓咪,說不定是人死後上天堂的另一種形式?

    也許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已經死了,靈魂鑽進貓的身體里,享受著生前渴望的一切,天天睡到自然醒、不用賺錢就有錢花、每餐吃香喝辣、徹底甩開上班奴的打卡人生……

    這種吃飽就睡、睡飽就吃的日子,真是天上人間。

    段震祈回家,雙腳踩在干淨翠綠的草地上,踏進屋內,就見親愛的躺在新沙發上呼呼大睡。

    他走到貓窩前,檢查飼料和罐頭,難得吃得精光,松了口氣,走進餐廳,正想煮杯咖啡,左手從咖啡機旁拿過一只咖啡杯,正要放到咖啡機下方,瞬間,他為之一愣。

    咖啡機下方擺著一只歪歪斜斜、喝了一半的咖啡杯。

    他這兩天有在家喝過咖啡嗎?沒有,就算有,他也不會只喝一半,還忘了收拾。

    段震祈轉過頭,視線掃向睡得不亦樂乎的貓,難道……不可能!貓怎麼可能喝咖啡?

    他很確定這兩天他沒喝家里的咖啡,那麼這杯咖啡是怎麼出現的?難道有人進屋喝了杯咖啡?該不會是小偷闖空門,還囂張的喝了杯咖啡?

    他火速檢查屋內各處,沒有丟失任何東西……不對,如果有賊闖入,警報系統一定會有反應。

    「喵嗚。」

    循聲望去,段震祈看見親愛的張大雙眼,定定地看著他。

    貓咪站在餐廳入口,動作利落地跳上迷你吧台,低頭,伸出舌頭,舔了舔杯內的咖啡。

    他皺眉,一把抱起親愛的,與牠四目相交。「這是妳的杰作?」

    「喵嗚。」林妙妙睜大貓眼,模仿那些賣萌功力一流的可愛貓咪,慶幸可以說這種模稜兩可的話。「喵嗚!」哈哈,真爽快!

    「妳喝咖啡?」他不死心地又問。

    「喵嗚。」照樣兩個字搞定老板。這種僥幸的態度、敷衍的行為、不用負責任的說詞,真是太省時省力啦!

    當貓果然比做人好。

    看著老板困惑不解的眼神,林妙妙更加相信,所謂的天堂,就是變成老板的貓。絕對是這樣沒錯!

    而段震祈不知道的是,別墅後方,天天有專人處理的中型垃圾桶內,在這一天出現空空如也的披薩盒、被咬得亂七八糟的披薩片,餅皮沒有吃多少,上頭的料倒是吃得精光,以及四處散落的貓飼料……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