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妻綱不振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妻綱不振 第二章

作者︰零葉

    羅瑛領取了一百多個銅錢後,心情很是愉悅,決定去老熟人那買點筆墨紙硯來,這一百大子,也能頂幾天用了。

    她到了店鋪,就發現伙計不在,祝掌櫃一個人在那忙得焦頭爛額。他看到羅瑛,立刻招手,「快、快,幫我招呼下。」

    羅瑛也沒多問,熟稔地走到一旁為那些挑選故墨紙硯的貴客們介紹,並且還說下自己使用後的心得,結果不少人都買了她推薦的幾款筆墨還有紙張。

    等空下來後,祝掌櫃揉了揉腰,酸疼得很,「小二家中有事,這幾天在店里幫我一下如何?」

    見羅瑛不做聲,祝掌櫃又道︰「都是熟人,我絕對虧不了妳。這樣,這幾天妳就歇在店里,走的時候我再送妳一些紙如何?」

    羅瑛斜睨著祝掌櫃,「既然都是熟人,那就再送我幾張彩箋。」

    祝掌櫃的眉頭皺了下,見羅瑛笑著看他,咬咬牙點頭,「行,但是妳手上的話本子得盡快,就剩下兩本了。」

    「明白,回去我就加快速度。」羅瑛答應得很干脆。

    兩天後,羅瑛一身伙計打扮,一邊用雞毛撢子掃著不存在的灰塵,一邊想著自己等下要干嘛。下午小二哥就回來了,她也要回去了,等下還得買點柴米油鹽什麼的。忽然,眼角余光看到門口進來一位客人,羅瑛臉上立刻露出恰到好處的微笑,「客官您買點啥?」

    「有東郭先生的話本子嗎?」那男子開口問著,聲音低沉,略帶著點沙沙的啞,像是很久沒喝水似的。

    羅瑛一愣,她知道自己的話本子深得不少小姐、閨秀的青睞,沒想到居然還有男性讀者。羅瑛臉上笑出了一朵花來,「有,當然有,還有兩本,一本是普通的,還有一本上面有東郭先生的親筆簽名哦。」

    那男子皺眉,似乎在考慮,須臾後問︰「有簽名的那本多少?」

    「六兩。」

    男子蹙眉,大概是覺得一本話本子居然賣出這麼高的價格,實在有點不合情理。

    羅瑛見他面露猶豫,立刻道︰「客官您也知道,東郭先生的話本子,那可都是他親手寫的,絕不找人謄抄。」見那男子的眉頭松了幾分,羅瑛又道︰「再給您透露個消息,據說東郭先生下一本話本子會配上唯美的插畫,出來後一定給您留一份。」

    那男子點了點頭,從懷里掏出銀子丟給她,「給我拿那本帶簽名的。」

    來人正是大將軍顧雲,這幾天就顧著應付同僚了,今天出門的時候,妹妹讓他幫她買一本東郭先生的話本子回去。他忙完了差事回去的途中才想起來,于是又折回來,恰好看到這里有個書鋪子就進來了,一問,還真有,居然還有那個什麼東郭先生的簽名版本。

    「你要是敢唬弄我,別怪我不客氣。」顧雲口氣不善地道。

    羅瑛陪笑,「不會,絕對不會。」說著走到里面,拿出那話本子,刷刷刷地簽下大名,然後對著那地方吹著,讓墨跡快點干。

    「客官,您先看著,掌櫃的不在,我得找找。」里面傳來羅瑛的喊聲。

    顧雲听聞,真的四下看了起來。這是個不大不小的筆墨鋪子,牆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畫,有風景畫、有鬧市圖,還有那一團團、一簇簇的花開富貴牡丹。

    顧雲的眼神停在最角落的一幅山水畫上。不,在別人眼里是山水畫,在顧雲的眼里,那明明是一張濃縮的山地地形圖。根據那圖上畫的形狀來看,還真的有點像是他們邊城後山的獅子嶺。

    顧雲眼楮一縮,這人好厲害的功法,居然將那一條條的羊腸小道也畫得很是清晰,不但清晰,也很準確。獅子嶺他去過,所以看到這幅圖,他才頓住。

    「好了、好了,終于找到了。」羅瑛拿著墨跡已經干了的話本子走出來,用精巧的書封包好後遞給顧雲,「您要的話本子。」

    顧雲沒接,指著剛才看中的那幅圖問︰「這幅畫多少?」

    羅瑛看過去,見是一幅普通的山水畫,看起來群山峻嶺、險象環生的。她疑惑地看了顧雲一眼,這幅畫從她認識祝掌櫃的開始就一直掛在這里了,一直無人問津,喜歡山水畫的覺得這幅太荒涼了,喜歡邊塞風情的又覺得這幅太剛硬了,反正就是問的很多,買的沒有。

    「客官您說這一幅可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小的來這快三年了,好多人問,掌櫃的都舍不得賣。」羅瑛瞎說著。這人看起來整體感覺有點熟悉,大概是之前來過的客人,最重要的是這人看起來就是有錢人,要她對有錢人不痛下殺手不太可能。再說,這幅畫掛在這里都長灰了,賣出去皆大歡喜,賣不出去也不損失,反正都三年賣不出去了。

    顧雲皺眉看著這個一臉傻笑的小伙計,從他進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個女的,他只是來買東西的,也不管賣東西的人的性別。只是後來,覺得這說話的聲音甚是耳熟,似乎在哪听過,可他回來除了應酬就沒接觸外人了,更別說是個女的。顧雲蹙眉苦思,想半天愣是沒想起來。

    「客官這幅畫您看他的畫工,幾筆之間就勾勒出山的形態了,還有你看這險峻畫得讓人看著就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再說這整體的細節之處也安排得很到位,別看就這麼一張紙的地方,卻畫出了連綿不絕的意境……」羅瑛劈里啪啦一頓夸。

    顧雲斜睨了她一眼,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顧雲看著她面部表情十分豐富地夸著那幅畫,他很明顯地看到她說話的時候,她那唾沫星子飛得到處都是。

    顧雲臉一黑,往後退了幾步,不耐煩地道︰「多少銀子?」

    羅瑛想了想,伸出一只手。

    「五十兩?倒也不貴,我買了。」顧雲說著就要掏銀票。

    羅瑛笑著搖頭,「客官,是五百兩。」

    顧雲嘴角一抽,看著這傻笑的店小二,一點都不像開玩笑的表情後,臉色黑了下來。

    「沒事,很多人都問過,很多人也都沒買,你不買也很正常。」羅瑛十分善意地為顧雲找台階下。

    要是沒看到她嘴角一閃而過的嘲諷,顧雲還真的覺著這個乍一看笑得傻傻的小二是為他著想呢。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人鄙視了。

    顧雲又看了看那圖,咬咬牙,掏出銀票拍在櫃台上,「給我裝起來。」

    「好咧。」羅瑛脆生生地道,利落地將那畫取下來,小心地卷起來,然後拿出錦盒,將畫放進去,恭敬地遞到顧雲面前,「您的畫。」

    顧雲接過後,拿起之前的話本子,意味深長地看了羅瑛一眼,冷哼一聲,走了。

    羅瑛拿著那五百兩銀票笑得像是偷了雞的黃鼠狼。信口開河要了五百兩,這「貴客」居然真的給了,是說他傻好呢,還是傻好呢?

    等祝掌櫃回來的時候,羅瑛將她賣畫的經過跟他提了一提。那祝掌櫃驚呆了,當初他被一落魄書生打扮的人攔住,非要賣給他這幅畫。祝掌櫃無奈,只好買了,但只肯出五兩銀子。那書生猶豫很久,還是點頭賣了,結果今天賣了五百兩。

    「瑛子,妳別寫話本子了,就來我這里當伙計吧。」祝掌櫃笑著道。

    羅瑛斜睨著他,須臾後翻個白眼,從那五百兩中拿走一百兩,「寫話本子那是我的夢想,總有一天,本姑娘寫的話本子會被人看上,並且在戲台上演出來的。這一百兩,我拿走了。」

    祝掌櫃搖頭,「天還沒黑,別作夢了。要是想掙錢,我有個法子。」

    「只要不是犯法的,說來听听。」

    「妳的話本子配上含蓄點的chun宮圖,保證供不應求。」

    羅瑛雙眼直直地看著祝掌櫃。祝掌櫃被她看得面色尷尬,「現在很多閨秀出嫁的時候都會帶這樣的書,就是為了新婚之夜不出洋相。所以,有解說的chun宮圖配上妳寫的情節,肯定會很受歡迎。」

    「我考慮考慮。」

    「考慮什麼?」祝掌櫃打斷她的話,一拍桌子,豪氣雲天地道︰「妳寫多少我要多少,一本五兩銀子,筆墨我出,干不干?」

    「干了。」羅瑛連猶豫都沒有就答應了。說完,她轉身回到後面廂房拿著自己的小更袱出門了。操守這個東西,只有在衣食豐足的情況下才有資格說。

    祝掌櫃看著她走出去的身影覺得自己被坑了,但話都說出口了,也收不回來,再加上今天掙的三百九十五兩銀子,值了。他當下喊道︰「加緊了。」

    看到羅瑛頭也不回地擺手表示知道後,祝掌櫃笑著搖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