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薰 > 姨娘人財兩得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姨娘人財兩得 第四章

作者︰簡薰

    春分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吐氣,接著把茶水喝完,乍見丈夫雖然意外,但也沒什麼不高興,相反的,現在的情況就像在孤島生活一年後突然看到小伙伴,其實是開心的,有人可以討論《灌籃高手》還是《神劍闖江湖》,或者哼上兩句愛黛兒真是再好不過,一個現代人在這里實在是太寂寞了。

    何況在現代賀呈志除了是工作狂之外,其實很好相處,他肯定不需要她早早起床伺候讀書,也不用她半夜睡在小榻上伺候喝水,最多就是他不喜歡人家動他東西,讓她幫忙整理,但這樣還是很好啊。她低血壓,這身體也是低血壓,早起超痛苦,光想著以後可以睡到天亮,她就覺得日子好上很多。

    想想也覺得荒謬,他們為了離婚而出車禍,沒想到卻一起穿越到瀕死的主僕身上。

    賀呈志不是個好丈夫,但撇除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這點,還算是個好人,只不過當這種人的妻子太挫折了,他永遠工作優先,即便她穿得超級性感,也敵不過海外廠商傳來的郵件,她感受不到一點甜蜜喜悅,話題永遠是下游廠商供貨不及,上游廠商在逼貨,他下個月底一定要親自去越南盯……

    兩人的工作都不輕松,談戀愛的時候他還會擠出時間跟她約會,看個電影,吃個飯,親熱一下,每年也一定會排出十天的假期跟她去海外旅行,雖然她與男朋友相處的時間算少,但他忙啊,能為她擠出這些時間,她很滿意了,比起問什麼答案都是隨便的約會,她覺得他們的約會更好,因為時間不多,每次都是接下來要怎樣怎樣,絕對不會有隨便這種答案。

    所以當他在瑞士的森林小徑上拿出婚戒,她完全沒猶豫就答應了,還很戲劇化的掩面哭泣,因為她覺得婚後的生活就是男女關系的延伸,他們不但能偶而約會,還能天天一起吃早飯,天天一起調鬧鐘準備睡覺。

    事實證明她想太多了,結婚後雖然天天見面,但相處時間卻更少了,他好像把她當飯友,每天早上一起吃飯就沒了,因為她睡覺的時候他還沒睡,夫妻一起躺下互相給晚安吻這種事情也只能留在她的幻想中。

    沒發現衣服是新買的,沒發現她胖了,當然對她剪短的頭發也不知不覺,無止境的加班,回家也抱著計算機看。她為此檢查過計算機,懷疑里面是不是有什麼精彩小黃片,導致他如此欲罷不能,但弄了半個多小時還是只看到報表跟郵件備份,沒有小黃片。

    沒有?她不是輸給身材姣好的成人姊姊,而是輸給那些電子表格?這個事實她不知該開心還是不開心。

    如果對手是成人姊姊,她可能還能借著皮膚觸感贏過,她相信一個能抱著的女人可比一個只活在影片中的女人強,但對手是電子表格耶,她要怎麼贏過一張張的進出貨明細?她又不能把自己變成開會報表。

    這種生活過了一年多,她真的很累,如果一個男人連妳從長發變成短發都沒感覺,那對他的感情到底還有什麼好期望的。

    跟這種男人過一輩子?不!

    她才三十歲,人生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找一個愛她的人結婚,生孩子,地球有三十五億男性呢,她的機會還是很大。

    偏偏跟賀呈志提離婚,他又不肯。

    她就不明白了,事實證明她這個妻子可有可無,既然如此干麼不離婚,離婚至少還清靜點不是嗎?

    他們的共通資產只有那間一房一廳的房子,當初一人出兩百萬買的,在她的想法里,要不賀呈志給她兩百萬,房子歸他,顛倒過來也行,再不然賣掉,賣多少兩人平分,但這些提議他都不要。

    她真的見識到男人可以盧到什麼地步了,不愛妳但也不離婚。

    但她是什麼人?上市公司的項目經理啊,見過的盧人還少嗎,他盧她就跟他磨,直到他點頭為止,前後過程四個月,比她歷代項目的時間都要長。

    然後就是那一天,跟著快要變成前夫的丈夫一起穿越了,而且這時代他是主,她是僕,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她在這頭心思千回百轉,那頭趙左熙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沒想到會在這里看見她,要說離開二十一世紀有什麼舍不得的,就只有她了吧。

    現代他身為賀呈志,母親前幾年過世後,他才知道父親另有一個愛人,甚至他還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他無法理解,但這是大人的事情,如果連母親都原諒了,他也沒資格說什麼諒不諒解。

    他一直以為母親是知道的,畢竟兩個弟弟都有報生父認養,身為這個家庭的女主人,母親不可能不知情。

    他不想父親為難,偶而家族聚會見到那女人他會點頭,跟兩個弟弟則保持著不咸不淡的關系—沒一起生活過卻要當兄弟,那太難了,他覺得大家維持表面禮貌就可以。

    直到外公生日那天,他去給外公慶生,外公喝醉後想女兒哭了起來,說了很多事情。

    他這才知道,母親雖然明白,但卻是不甘願的,只是父親跟她說︰「妳要是不吵不鬧,公司以後就會給呈志,不論怎麼說他也是我的長子,但如果妳要鬧,那就離婚帶著他走,我一毛錢也不會給妳。」

    母親是為了他才忍氣吞聲。

    那時他就覺得自己得努力才行,一定得把父親的公司接手過來,不為什麼,只為他終于知道母親為何總是郁郁寡歡,他得替母親出口氣。

    于是他放棄了學者的路,畢業後按照父親安排進入公司擔任經理,為了要在弟弟畢業前握住實權,他付出很大的心力,中文系學生空降到商務圈,專有名詞全不會,Office除了Word跟PPT之外都不懂,上班時得一邊查書,下班後得給自己補課,他發憤讀書,終于不再是人人暗嘲的草包經理,而是一個能保持出貨正常的經理。

    這一行要能準時出貨並不容易,因為下游廠商會因為各種關系短少出貨,甚至明明要十二萬件,他卻只出貨十萬,還完全不告訴你短少,等過了海關驗貨才會發現少箱子,而這時候已經要面臨門市分配問題。

    門市是最不能得罪的,一旦允許的數量有所短缺,造成活動瑕疵,門市下次就不會上架了,相同商品多的是,能取代的品牌也多的是,不見得要他們這家。

    他如果自己沒空盯貨,就會派心腹去,麻煩歸麻煩,但飛一趟就能解決的問題都不算問題。

    在兩個弟弟畢業前,他已經是兼任經理,手握兩大部門,而弟弟們也完全沒讓人失望,開始奪權之路。

    在董事會以壓倒性的票數決定他是下一任執行長那一天,他特意提早回到家里,卻發現家中空無一人,直到很晚如珊都沒有回來,他忍不住打了電話。

    柳如珊的語氣很不好,「現在已經快一點了。」

    「妳怎麼還沒回來?」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冷笑,「我人在新加坡出差,月歷上有寫,麻煩你去看一下。」說完喀的一聲,掛了電話。

    他走到月歷前,赫然發現有三天寫著出差,而且她昨天就出發了。

    昨天?對了,他跟董事會的人去喝酒,喝多了怕吵到她,所以直接睡在沙發,早上起得晚了,匆匆梳洗過後就去公司,根本沒發現家里沒人。

    柳如珊從新加坡回來後,便跟他提離婚的事情。

    他第一個反應是,「不要。」

    她很是意外,「為什麼不要?」

    「為什麼要?」

    「你連我出差了都不知道,你覺得這種生活有意義嗎?我是覺得沒有。」柳如珊的表情看不出好壞,「我這半年跟沒老公差不多,住一起還得幫你洗衣服,我沒那種奴性。」

    「衣服我可以自己洗。」

    「又不是洗衣服的問題。」

    他執著起來,「妳剛剛說是這個問題的。」

    柳如珊看著他,「你需要的只是一個管家跟打掃阿姨,你不需要妻子,可是我需要丈夫,所以我得跟你離婚。」

    「我是妳的丈夫啊。」

    「你是嗎?不知道我出差,不知道我剪頭發,連我們公司的警衛都發現我剪頭發了你卻沒發現,丈夫不是這樣當的,我需要關心,既然我對你的生活可有可無,那不如離婚,我不想浪費時間。」

    他愕然,原來在她眼中,跟他的婚姻已經是浪費時間了?

    可是他不想離婚。

    這幾年的忙碌,這半年的沖刺,她是他心底最後那抹溫柔,只要等大權在握,慢慢把股份買下,他就可以空閑下來,或計劃小旅行,或計劃生孩子,總之跟她在一起什麼都好,就是沒想過她要離婚。

    可柳如珊十分堅決,後來他也想開了,要離就離,他可以追她一次,為什麼不能追第二次?只是沒想到會出那種事情。

    他在趙左熙的身體中醒來時十分錯愕又驚慌,一開始也懷疑過是惡作劇,但實在不像,歷經幾次昏睡醒來,總算接受了。

    接下來又是另一串的考驗,所幸原主是被砸到頭,所以他這個趙左熙就算有什麼不對也很好糊弄,在確切知道自己將以這個身分活下來後,他便開始收買人心,趙宅的大小事情由小廝家安,家華去打听。

    跟原主的記憶重合後,他知道二房很麻煩,趙義雖然是親叔叔,卻什麼都由嬸嬸羅氏掌控,羅氏看他自然十分不順眼—趙仁早逝,趙家繡莊將來卻不給同為兒子的二房,而是要給大房的長孫繼承,對羅氏來說,恨不得那尊玉石花瓶能砸死他,家產全部給自己的兒子趙左齊,這才叫公平。

    此外趙義有個姨娘陳氏,生有一庶子趙左豐,十五歲,十分謹慎從事,跟喜歡說大話的嫡子趙左齊完全不同,可惜再如何也只是庶出,因此並不得趙老太爺看重。

    趙左齊本身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志向,但羅氏跟小羅氏都是野心勃勃的人,這種母親跟妻子有時候會為他做出什麼事情很難說,得派人看著。

    身為大房嫡子,最不缺的就是銀子,有錢好辦事,家安透過羅氏的奶娘,把吟風院跟和盛院的下人都買通了幾個。

    至于翔雲院中的書信,當然命人拿去別莊了,記憶重合歸重合,但也不是事事清楚,能多知道一點趙左熙的事情是一點。

    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了解這時代,所以他想了最簡便的方式—听說書。

    每隔三五天他就會找不同的說書先生,讓他們說說大東朝的趣事跟軼事,而且什麼故事都听,上至朝堂大事,下至後宅斗寵,如此過了一年多,套路大抵都清楚了,反正基本道理是一樣的。

    譬如說一樣是趙家的孫子,他的地位有多高,趙左豐的地位有多低,都能透過各種故事明白,嫡長孫是無可取代的存在,也是家族正統,而庶孫不過就是開枝散葉的功能而已,有是錦上添花,沒有也沒差,畢竟大房跟二房都有嫡子,趙左豐這庶子就顯得不是那樣重要了。

    也是因為把套路摸熟,下人也收買得差不多,他這才願意回到趙家。說來他跟原主有一點很像,都是必須奪得家產才行,前生為母親復仇,這生則是父親的遺願。

    趙老太爺從趙左熙年幼時就告訴他,他是趙家繡莊往後的當家,得好好努力。

    既然承了趙家的恩,他就想盡他所能的回報。

    如果這是趙仁的遺願,是趙左熙一直努力的目標,那麼,他會替他完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