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王爺的小醫娘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的小醫娘 第六章

作者︰陽光晴子

    事關楊苓珊,朱晉棠讓梁侑聰也一起陪同,孟均自然不想錯過,有聿寬守著書齋,他也愉快的跟著走。

    一行人到達碧水閣,直接來到內室,就見魏漁向也在,但他臉色青白,目光冒火,顯然已經跟丁樂樂唇槍舌劍一番,結果慘敗。

    丁樂樂的表情很復雜,有點光火,也有點不屑,在她身邊,還有一名陌生的清秀臉孔,手里拿著藥箱,孟均與聿寬同是負責王府安全的人,自然知道她是丁樂樂的隨侍丫鬟曉妍,便低聲向朱晉棠稟報。

    曉妍一見這大陣仗進來,表情微微一驚,但隨即低頭行禮。

    床上的楊苓珊一見到思念多日的朱晉棠,眼眶頓時泛紅閃淚光,而在床旁侍候的兩名丫鬟在行禮後,表情看來不悅,眼神充滿控訴的瞪著意思意思行個禮後,就直勾勾的看著他的丁樂樂。

    氣氛詭異,孟均好奇的目光在屋內幾人間打轉。

    朱晉棠漠然的黑眸盯視著丁樂樂,「本王時間寶貴。」

    聞言,丁樂樂一雙清澈明眸中,一抹犀利銳光閃過。時間寶貴?也是,這十日未見他來關切過,所以說,八卦永遠是八卦,什麼虐戀情史,看來都是瞎編的。

    「王爺,我藥療楊姑娘十日,把脈後,要求看看楊姑娘身上紅疹有何變化,但楊姑娘死活不肯。老實說,她有的我也都有,我真不明白,她為什麼不肯?了不起我也光溜溜的讓她看,這很公平的。」

    朱晉棠眼楮頓地抽搐了一下,蹙眉看著她。

    其他人一听也呆住,這還是個姑娘家嗎?雖然大夫眼中沒有男女之別,但她這話還是讓人頗不自在。

    楊苓珊一臉羞窘又委屈的表情。丁樂樂這女人也太不知羞恥了,當著她跟魏漁向的面說那樣的話已經夠驚世駭俗,沒想到在王爺跟梁老太醫、孟均面前又說,真是寡廉鮮恥!

    「王爺,丁大夫哪里像大夫?這屋里多少男子,她自己不要臉就算了,還當著我們家小姐說如此粗俗的話,是要讓我們家小姐嚇到病更重嗎?!」在床邊侍候的丫鬟突然氣呼呼的開口。

    朱晉棠冷冷的睨她一眼,她頓時嚇了一跳,這才意識到自己這會兒哪有說話的分兒,連忙跪下,顫聲道︰「小喜錯了、小喜錯了。」

    她邊說邊自掌嘴巴,啪啪啪的聲音在房內清晰無比。

    「王爺別怪小喜,小喜是為了我……」楊苓珊連忙要另一個丫鬟百合去拉住小喜掌摑的手,又淚眼汪汪的仰頭看著朱晉棠,委屈的說,「一想到上回丁大夫看到我的手臂覺得惡心,苓珊就難過不已,可丁大夫現在竟然又要求……」她哽咽一聲,泫然欲泣。

    丁樂樂替楊苓珊看了十天的病,聰敏又善于觀察的她,早看出這位相府千金是個虛偽的討厭鬼,師父有雲,當大夫要有耐心,但對爛病人則免之。

    「王爺,恕我直言,我覺得楊姑娘一點都不想治好自己的病,她在這里白吃白住,偶而還有太子來看病,最重要的是有王爺這麼帥氣的男人可以就近養眼,日子過得很爽快哪。」丁樂樂雙手環胸,說得理直氣壯。

    殊不知這一席話,讓不少人听得心驚膽顫。

    但孟均突然覺得仙女下凡來了,太厲害了!他跟主子可是直至葛大夫來到王府,看了近三個月的病後,才從她隱諱暗示的話語中,發覺楊姑娘的余毒未解是有問題的,但丁樂樂才來幾天……果然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

    一旁,朱晉棠看著丁樂樂的目光頓時變得深幽。

    梁侑聰心頭一震,額發冷汗,魏漁向則氣憤不平的道︰「妳太過分了,誰願意躺在床上,只能偶而下床走幾步的過上一年?!」

    但丁樂樂直接略過他的話,連看他一眼都懶,只是盯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淚如雨下的楊苓珊。

    楊苓珊卻想不通,為什麼一個十五、六歲的粗野少女可以如此輕易的看穿她的偽裝?!她是重生一回的人,老天爺給了她第二回人生,她自認她的戲演得極好,成功騙過了一個又一個,偏偏殺出了程咬金——前世,她的生命中根本不曾出現過丁樂樂!

    「丁、丁大夫,嗚嗚……妳怎麼可以……我怎麼會想要這樣過日子呢?嗚嗚嗚——」楊苓珊抽抽噎噎,最後干脆痛哭出聲。

    見狀,丁樂樂忍不住直接拍額翻白眼,這個毫不矯情的動作,讓屋內其他人表情各異,孟均卻是崇拜極了。

    「妳不想?那我給妳治病,要求看看病癥變化如何,妳怎麼不給看?我願意看是妳的榮幸,不然我直接放棄,妳再沒機會治好,那是妳的損失。」丁樂樂不屑的撇撇嘴,「更何況妳渾身紅疹,我還得忍耐著看,我都沒哭了,妳哭什麼?」

    楊苓珊努力維持虛軟的疲態,持續假哭,可是這丫頭說話太惡毒,令她幾乎快忍不下去,但為顧全大局,這筆帳她也只能記下。

    「好,為了向王爺證明我想被治好,我讓妳看。」忍氣吞聲下,她還是強裝出堅強,淚眼蒙的看向面無表情的朱晉棠。

    但他只是點個頭,轉身就走。

    然而丁樂樂又開口了,「王爺,你們全退到花廳就好了,中間還有珠簾隔著,也還有床上的紗簾罩著,大家無須介懷,我也只看一眼,確診即可。」說白了,她也不太想單獨應付楊苓珊。

    但朱晉棠等一干男眷還是一致的退到院子外,最後,曉妍也讓丁樂樂揮揮手給支退,還說了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難看的畫面,我看就好。」

    曉妍跟著一干人等,顯得很不自在,尤其朱晉棠的神情沉冷,梁侑聰跟魏漁向的臉色也難看,還有一個拚命忍著笑意的高大男子時不時的瞅著她笑。

    「喂,妳說說,有沒有發生過病人還沒給妳家主子醫治,就先被她的話給活活氣死的?」孟均憋住笑意的向她低聲問。

    曉妍愣了愣,還真的點點頭。

    這讓孟均忍不住恭著肚子,更努力的憋笑了。

    而一旁的朱晉棠听了竟然也想笑。天知道,他從小就因為皇宮中的權勢斗爭而變得早熟,沉穩內斂的他即便是笑,也總是淡淡的,而這一年多來,就連那樣的淺笑都沒了。

    可此刻,一想到丁樂樂那古靈精怪的模樣,他突然很想知道是怎樣的大夫才能教出她這樣的徒弟?

    思及此,一抬頭,就見丁樂樂像後頭有鬼在追似的跑了出來,而那張嬌俏的臉蛋上絲毫不掩飾她的不適。

    丁樂樂「咚咚咚」的直跑到朱晉棠面前,她深呼吸再深呼吸後,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看著朱晉棠那張帥翻天的容顏。

    他不解,蹙眉正想開口——

    丁樂樂忙不迭的搖搖頭,撫撫胸口,「王爺別說話,讓我的視覺先舒服點,不然那畫面太可怕了,我怕我待會兒吐在王爺身上。」

    「丁樂樂,妳到底是不是大夫?」魏漁向頓時怒了。

    她立刻斜眼看他,「大夫不是人?看到一個美人全身變得跟癩蝦蟆一樣,皺皺凸凸的一大片,你不會想吐啊?鯛魚兄。」

    他氣得牙癢癢的,「什麼鯛魚兄?!我叫魏漁向!」

    「不都有魚?不過,你比較適合叫鯛魚,但又不該是那個鯛字,而是刁難找碴的『刁』字。」丁樂樂說完,又將目光轉回到另一張讓她舒服的俊臉上,「還是王爺比較賞心悅目,冷峻點更好,可以讓我激動作嘔的胃部慢慢冷卻下來。」

    魏漁向氣悶惱怒卻又不知道該回什麼,只見她笑咪咪的對著朱晉棠發花痴,而對方也沒多說什麼,他也不好發難。

    朱晉棠生平頭一回被人當成藥方來舒緩反胃癥狀,他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倒是一旁的孟均肩頭拚命抖啊抖的,站在他右側的曉妍一臉擔心的看著他,就連她也對這主子感到無言。

    丁樂樂吐了口長氣,亮晶晶的明眸轉啊轉,笑看著朱晉棠,「王爺,我需要一樣東西,有了它,我就能在三個月內醫治好楊姑娘的病。」

    「哼,口氣真大。」魏漁向嗤之以鼻。

    「鯛魚兄,請別妒嫉我的醫術比你強,謝謝。」

    他臉色難看,氣到都要吐血了。到底誰是鯛魚兄?!

    「王爺,我在東院時,有拿到部分其他大夫們醫治楊姑娘的病歷,听說這是王爺吩咐下來的,任何為楊姑娘看病的大夫的手寫病歷都得細心保存,好留給接手治療的大夫們作參考,得以加快治療速度,是吧?」她見朱晉棠點個頭,笑咪咪的又道︰「我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師父說,她也是看中我這天賦才教我習醫的,只要給我所有的病歷,我有把握,肯定能治好楊姑娘。」

    「要真如妳說的這般容易,那這一年來醫治楊姑娘的老太醫及其他大夫們全是豬嗎?」魏漁向就見不得她如此自傲,頓時口不擇言。

    「天啊,鯛魚兄,你怎麼敢說讓皇上倚重的老太醫是豬?!你敢說,我還真的不敢听啊。」丁樂樂雙手摀住耳朵,一副你有熊心豹子膽,小女子是老鼠膽的姿態。

    魏漁向氣得說不出話來,但又覺得自己著實說錯話了,不禁苦著臉低下頭。

    丁樂樂嘿嘿一笑的看著朱晉棠,「其實,听到鯛魚兄說出他的心里話,小女子也想說說幾句心里話。王爺,小女子雖出身平民小戶,但我醫術真的強,王爺雖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卻不會醫術,所以是王爺有需要我才過來,在供需理論上,小女子並未矮王爺一截——」

    「王爺,你怎麼能容忍她如此大放厥詞——」魏漁向听不下去了,火冒三丈的打斷她的話,然而在看見朱晉棠那雙似冬雪般的冷眸時,他立即低頭,再次閉嘴。

    朱晉棠直視著丁樂樂,竟瞧出她眸中有著崇拜,「繼續說。」

    氣場好大啊!丁樂樂對于他一眼就能嚇退某人的氣勢感到嘆為觀止,她邊在心里贊嘆,邊回答,「既然小女子並未矮人一截,為何要被限制行動?」此話一出,立刻引來了眾人的側目,「放心,基本上我還是會盡量依著王爺的規矩,但我有個怪癖,就是在想藥方時會心不在焉的走動,所以,只要我沒什麼不好的舉止,麻煩王爺下令讓任何人別攔阻我,免得斷了我的思緒,醫不好楊姑娘,那損失的還是王爺嘛。」

    她話語一歇,就听見身邊冒出好幾聲的抽氣聲。

    這是威脅?朱晉棠黑眸閃過一道冷光,卻不得不佩服她的膽識,敢這麼跟他說話的女人,她算第一個。「行,只要妳的行為沒有危及他人,不是當他人耳目,本王都允了。」

    此話一出,又是幾聲倒抽涼氣聲。王爺給她的自由也太大,真的讓她在王府橫著走了!

    「太好了,跟聰明的人說話就是開心,」丁樂樂煞有其事的拍拍手,「王爺,放心吧,我覺得楊姑娘體內的毒不怎麼難解,到時候……三個願望的事?」

    他神情平靜,「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她眼楮一亮。

    見朱晉棠頷首,丁樂樂的心都要飛揚起來了。太好了!屆時三個願望的第一個,就是要他無條件幫忙將她的師父找出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