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番外篇二︰緣定白首喜洋洋•今生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洞房出豻郎 番外篇二︰緣定白首喜洋洋•今生篇

作者︰蔡小雀

    豻從一場惡夢中驚醒過來,大口大口喘著氣。

    他扶著冷汗涔涔的額角,下意識往身邊一摸——那熟悉嬌軟幽香的小身子就依戀地蹭在他身邊,正睡得滿臉愜意酣甜。

    他狂跳的心髒剎那間被大大地撫慰且療愈了,胸口暖意騰騰,滿眼溫柔寵溺地低下頭來,輕輕地吻住了她豐潤可愛如花瓣兒的小嘴。

    終是再忍不住越吻越深,越來越熾熱纏綿。

    「唔……」常峨嵋被挑逗得睡意已失了大半,嬌喘著睜開雙眼,差點哭了出來。「豻郎……你、你怎麼還來啊?今晚都、都三回了……我真真受不住了……」

    自從他倆成親之後,她每晚都拼小命似地在喂狼啊!天天一入夜就被他哄上了榻,折騰了大半夜,讓她幾番來回死了又生、生了又死,最後哭得慘兮兮地哀求著,許下了一個又一個喪權辱國的「床榻條約」,而後酣暢饜足的大野狼這才終于良心覺醒,溫柔小意地抱起渾身酥軟無力的她,到湯室中憐惜地替她洗浴。

    嗚,她每天都因此睡到日上三竿,他都去皇宮巡視繞一圈兒回來了,她才扶著幾乎散架的腰肢胳臂小腿兒,恨恨地邊捶著他的胸膛,邊哀怨下床吃那不知遲了幾個時辰的朝食。

    雖然在大宗師府中她是主母,無須侍奉雙親,不必向誰請安問好,可是天天這麼……這麼荒yin頹廢,她自己都覺得很丟人的啊浮浮浮浮!

    「可我前晚在宮中值夜,這就漏了三回的。」他提起慵懶迷人的壞笑,笑得她背脊一陣酥麻,那羞人處竟不自覺荒唐地濕了。

    真真是個勾人亂魄奪心的絕代妖孽,還屬狼的啊!

    常峨嵋雖然身子骨已經不爭氣地軟了,卻還是努力做出垂死的掙扎——她真的真的不想再面對府中宗衛、暗衛和侍女奴僕們「欣慰又同情」的眼光了。

    ……

    又是一夜酣暢淋灕的顛鸞倒鳳、撻伐榻戰……

    隔日,常峨嵋還是「非常正常」的起不來床,等終于下得了床之後,氣得小臉鼓膨膨的,好半天不同他說話。

    後來自知理虧的豻宗師,千哄萬哄,也許下了無數「夫君版三從四德」的承諾後,才哄得自家小嬌嬌娘子同自己出去逛熱鬧的京城夜坊市。

    他結實的鐵臂緊緊護著自家娘子在糖人兒攤前,滿眼寵愛喜悅地看著她對攤販子比畫著要什麼花樣的糖人兒,驀然間,他眼角余光瞥見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豻目光平靜冷淡地看了那個荊釵布裙神情黯淡的鐘家嬌嬌一眼。

    幸而有小涪嵋提醒,朝廷及時斬了宇文敖的臂膀與人馬,滅了宇文敖那顆造反稱帝的野心,將其永遠圈禁在皇莊,這輩子都別想踏出皇莊大門一步,除非他想死得快一些。

    而拜鐘漣所賜,鐘家滿府有官職者罷官免職,無官職者三代不得入仕,鐘家,至此迅速落敗得連普通商家都不如。

    听說鐘漪被長輩許給了城西一家米糧鋪子當掌櫃娘子,官家女從此為商家婦……

    「好得很。」豻劍眉微挑,嘴角高高勾起。

    他很滿意。

    無論前世如何,今生,他心愛女子唯小涪嵋一人矣。

    依稀感覺到,他這才是真正回歸到了命中注定的正途與幸福啊!

    【全書完】

    *宇文帝和心愛女子的故事,請看奸妃劣傳之三︰《萬歲吃到飽》。

    注︰相關書籍推薦︰

    1、北朝暗衛之春密卷之一《艷福擒飛白》;

    2、北朝暗衛之春密卷之二《洞房出豻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