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夜夜難寐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夜難寐 第十八章

作者︰倪淨

    這一廂,高小歡被送到醫院後,馬上就被安排輸血,因為她有小產的跡象。

    醫生說,如果再慢一點來,可能就小產了。

    小產兩個字敲在還有些微醒的楊震和席多兩人身上,兩人互看一眼,不甚明白意思。

    「哪一位是病人的家屬?她現在有點虛弱,醫生已經幫她安排住院觀察,剛才也幫她打了安胎針,如果沒再出血,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

    楊震听到安胎針,心跳漏了一拍,用手摸了一把臉,「護士小姐,你剛說她怎麼了?」

    護士耐著性子又說了一遍,末了還說︰「高小姐有安排引產手術,但她現在的情況不適合動手術,可能要再重新安排時間。」

    「她不要小孩?」護士聳肩,這是病人的私事,她不方便過問,「請問你是病人的家屬?」

    「我……」

    「他是病人的老公,剛從國外回來。」

    護士點頭,「其實懷孕了就生下來比較好,小孩是無辜的,又不是未婚懷孕,你再好好勸勸你太太,畢竟引產很傷身體。」

    楊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點頭,愣愣地看著躺在病床上,一臉蒼白到沒血色的高小歡。她懷孕了?為什麼不跟他說?為什麼要把小孩拿掉?那是他們的小孩不是嗎?

    楊震不知護士是哪時離開的,席多則是拍拍他的肩膀,說了句去外頭抽煙後,留他跟高小歡在病房獨處。

    該死!她為什麼不明說她懷孕了?而他更該死,竟然在她懷孕後,隨口說他不喜歡小孩,難怪她要分手了,難怪她會哭得那麼傷心,該死!

    高小歡轉醒時,已經是半夜了。她睜開眼時,還有些茫然,她記得下腹疼痛的她搭電梯後走到保全室,請他們幫她叫救護車,之後她就疼得失去意識了。

    「醒了?」出聲的是楊震,他坐在病床邊,見她睜開眼,他擔憂地傾身往前與她對看。

    「你怎麼在這里?」她在作夢嗎?一定是的,不然楊震怎麼可能會出現,他那天那麼生氣地丟下她走了,她以為他不會再理她了。

    「有人打電話說我老婆在醫院,我能不來嗎?」楊震沒好氣地說,握著她的手緊了緊,抬手摸她依舊還是沒血色的小臉。

    才幾天而已,高小歡竟然又瘦了一圈,她是沒在吃飯嗎?人家不是都說懷孕後會胃口大開,無時無刻都想著吃的嗎?她懷孕兩個多月了,不但食量沒變,也沒有孕吐,所以他天天跟她相處都沒發覺她的異樣。

    高小歡道︰「我沒有這樣說。」「那你肚子里的小孩要怎麼說?你打算不告訴我一聲,就偷偷拿掉?」想到她安排了引產手術,楊震的心又抽痛了一下,那是她跟他的小孩,她卻不要了。

    「我……」

    「高小歡,我是不是對你太好了,好到你忘了我脾氣不好,是個沒有耐性的男人?」楊震捏住她的下巴,要她不準移開目光與他對看。

    高小歡咬緊下唇,一聲不吭。「懷孕了為什麼不跟我說?」

    「我問了,你說你不喜歡小孩。」

    「你只問我喜不喜歡小孩,但沒有跟我說你懷孕了。」這可是兩碼子的事。

    「那有什麼差別,我說了你就會喜歡小孩嗎?」

    楊震狠狠地瞪她一眼,而後無力地用大掌扒了下臉,「起碼我知道我不會那樣跟你說,起碼我會認真思考是不是該跟你求婚,還是直接帶你去公證結婚。」

    這句話一出口,高小歡本是倔強的小臉動容,眼眶再一次浸滿淚水,「你才不會。」

    「該死的,我為什麼不會?我的女人都懷了我的小孩了,我為什麼不結婚?」

    「你又不愛我,你只是習慣我在你身邊,你以為你求婚,我就要嫁給你嗎?我才不要,外面追我的男生不少,我會去找個真心愛我,想跟我共組家庭男人結婚。」

    「你敢!」楊震被她的話給惹火了,音量不覺加大。

    高小歡被他吼得一愣,眼淚馬上落下來。

    「高小歡,不準哭了。」楊震現在腦袋里也是一團亂,幾個小時前的酒精雖退了,但知道她懷孕的震驚還在。

    「你走開,我不要見到你。」高小歡抽回手,捂臉哭了起來。

    「太遲了,我媽已經知道你懷孕了,她現在應該在找高阿姨談我們的婚事,確定日期後就公布婚事,明天早上她會帶雞湯到醫院來看你,還有她的孫子。」楊震提酲她,視線同時也落在她依舊平坦的小腹上。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沒有說要嫁你。」

    「你不嫁我,你要帶我的小孩嫁誰?」

    高小歡不回應楊震,又是哭了起來,楊震則是坐在病床邊由著她哭。不知哭了多久,在她終于哭累了,哭聲停下來後,他才嘆了口氣,拿開她的手不讓她再捂住臉。

    見她哭得發紅的眼晴,他心里發澀,嘆了口氣,「別哭了。」

    「我不要嫁你,我也不要你的小孩。」她抽噎地說。

    「高小歡,我從來沒想過我會跟你交往。」楊震語重心長地說。見她瞪大眼,嘴巴微張,他沒多想地低頭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下。

    「我一直以為你很笨、很傻,從小就被我欺負,還一臉很開心的樣子。我驕傲地想,這樣的高小歡我只是覺得有趣,不可能會真的喜歡,可是我卻喜歡上了,不只喜歡,還跟她交往,甚至外頭的女人都不再吸引我的目光。

    她明明看著那麼笨,卻又那麼牽動我的心,我看到她笑,我一整天的心情就很好,看到她哭喪著臉,我也跟著情緒低落。我一直告訴自己,那不過是習慣,比起其他女人,我們認識這麼久,我只是習慣你的存在。

    分手後我才知道,那不是習慣,只是我不想承認我楊震會喜歡從小就追在我身後,頭腦不好,反應又慢,不但又笨又傻,每次被我欺負了還會傻傻地對我笑的人,可是我卻愛上了她的笑容,真的是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楊震邊說,臉上的線條也跟著柔和了,看高小歡的眼神也更溫柔。

    「我才不笨又不傻,我已經變聰明了。」

    「是啊,變聰明了,竟然膽子大到跟我鬧分手。當時要不是氣瘋了,我應該把你壓在床上狠狠地折騰一頓,看你還敢不敢亂說話。」

    高小歡哼了一聲,想要抽出手,見他又低頭要親她,她還故意將臉轉一邊去,不讓他得逞。

    楊震見狀,也不說什麼,直接捏住她下巴,低頭就是一記深吻,吻得她氣息不穩,氣喘吁吁,小臉還多了點血色。

    「楊震!」

    「其實你是聰明的,那麼多年前就懂得喜歡上我,最後還讓我放不下你。你說,你對我做了什麼?」楊震說完,又親了她一口。

    「我才沒有。」

    「高小歡,我是不喜歡小孩,但你的小孩我會喜歡的,如果是女兒,我一定會把她寵上天。」一個像高小歡那樣傻氣的女孩,他光想到心都柔軟了。

    「那如果是兒子,你是不是就不愛了?」

    「兒子有什麼好寵的?」楊震這話說得理所當然,「兒子是我的情敵,專門跟我搶我的女人。

    「你偏心。」高小歡被他說得氣笑了,心口那堵了她好多天的酸澀被他這一笑給淡化了。

    「不管我對兒子、女兒偏不偏心,我最愛的是孩子的媽。」

    情話從楊震口中隨意說出口,高小歡卻听得像身在雲端似的不真實。高小歡被這話驚得張口卻說不出話來,只能傻傻地望著楊震看。

    「高小歡,等出院後,你看我怎麼跟你算帳。」

    「你要怎樣?」高小歡顫聲問道。楊震見她此時的小媳婦樣,再跟很多年前的嬌憨的小女孩重疊,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揚,低頭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听得高小歡很是激動,小臉又紅又白的,好不精彩。

    「我現在懷孕。」高小歡被他的話給嚇傻了,「不能太激烈……」

    「不用怕,我會拿捏好撞擊的力道,肯定讓你很舒服。」說完,楊震低頭封住她還要說話的嘴巴,舌頭也霸氣地頂進她的口中糾纏。

    高小歡嚶唔地想說什麼,卻全都被楊震吞進喉間。她心里不住地想,如果楊震真像他說的那樣,回家就要在床上好好算帳,不打算節制地折騰她,那她就不嫁他,一定不嫁。

    人家都說夫妻是床頭吵,床尾和,這兩人也一樣。

    大半夜的病房里,倦累的高小歡安心地被楊震摟在他寬大的懷里睡著了,連護士來巡房時都沒有醒來。

    隔天席多闖進來時,還用手機拍了他們熟睡的樣子,並且很大方地上傳到社群網站上跟朋友分享。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