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吳夏娃 > 甜心早餐常客 > 第二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甜心早餐常客 第二十六章

作者︰吳夏娃

    麥元其懶洋洋地嘴里哼著歌,闔著眼皮半夢半清醒。

    歡樂樂賴在他身上,咬著嘴唇,左思右想,在考慮要拿出絕招來了……是說,麥大師喝醋喝得那麼重,她這一招使出來,恐怕會先炸傷自己……

    回想到恐怖的帝王級寒流過境那一晚,冰來雨來連閃電都來,她嚇到心髒快停,險些活活的凍死,從失戀那次到現在,已經很久沒哭過那麼淒慘,村長她還真有點猶豫了,這個炸彈一丟下來,可是足以炸毀一個島,準死無疑……

    嗚,但是麥大師早晚也會知道她闖的禍,要是事後才讓他知道,這回肯定被分手,連門踏不進來。

    所以,她還是只能夠先自首,趁他現在看起來心情還不錯,腦袋在放空的狀態,先給他一點甜頭,減輕殺傷力,再來一個出其不備,等他轟炸完,也許能像上一次那樣……讓她順便撈到「自家人」的好處呢?

    村長邊想,邊湊近麥大師,細碎的香吻一個接一個,摟著他的脖子吻不停。

    麥元其眯開一只眼楮,看她一眼,「……干麼,有什麼話跟我說?」

    村長听見麥大師這個音調帶著戒備,轉頭看向窗外注視著……那里、那里、就是那里——麥元其看她鬼頭鬼腦,老把戲很玩不膩,很配合地把臉轉過去,繼續陪她玩。

    村長順利轉移麥大師的注意力,火速自首認罪——「村長我因為‘誤入陷阱’,誤認親弟,幫忙付了一筆賠償金,你也知道月光村長我月光光,為了這筆救難金,我向別墅主人預支兩年薪水,別墅管理員的工作勢必得繼續做下去。白天別墅主人突然來電話,近期就會帶著兒子過來住一陣子,因此未來會有一段時間別墅管理員可能得天天去跟別墅主人請安問早,但是村長我的心里只有麥大師,保證絕無二心。」

    杜御要帶兒子來快樂村住——了啊……八成是「成雙成對一號館」那一幕太刺激,讓他警覺到他再掉以輕心,前妻有可能很快變「馬妻」,終于按捺不住了。

    「這樣啊……好吧,我知道了。」麥元其嘴角勾著很八卦的笑容,十指在女朋友的身後交疊,輕摟著她繼續神游。

    歡樂樂本來是眯著細細的小眼楮,繃著神經、穿上鐵甲、拿著盾牌,武裝好準備抵擋帝王級寒流來襲,她卻听到什麼……

    「這樣啊,好吧,我知道了……就這樣?」村長張著大嘴巴,傻眼。

    阿爸啊——她好怕,這又是哪一招啊!

    「既然你欠人一身債,也只好放你去還清了。」讓她去別墅當管理員也好,省得她亂跑,有杜御看著她,他也能專心工作。

    「我說的……那個別墅主人是……杜御,你知道吧?」村長聲音有點抖,不知道麥大師這是不是要「休女友」的前兆。

    「嗯,我知道。」

    麥大師的眼楮閉著的,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是他嘴邊咧著一抹笑容,那抹笑容到底是真是假啊——歡樂樂掐起他的臉皮,很放松,沒有咬牙切齒的痕跡,笑容好像是「來真的」……

    嗚嗚嗚,麥大師這是怒極生笑嗎?阿爸啊——「嗚嗚……你、你不要生氣,我回去跟我阿爸調頭寸,我馬上辭掉別墅管理員的工作,以後我會跟杜御保持距離,你、你不要這樣笑……了……」村長嚇得心髒發抖。

    他笑也有事?麥元其都快睡著了,听到她發抖的聲音,只好張開眼楮,「我沒有生氣,你既然接下工作就好好做,你都說杜御是你像家人般的好朋友了,我以後也會跟杜御好好相處,你不用擔心。」

    村長抹掉眼角嚇出來的淚水,摸摸麥大師的額頭,他沒有發燒吧……

    「所以說,你也要知道,像我這麼大度的男友你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以後有什麼事情提前跟我報備,萬事好商量,要是事後讓我查到,你再多眼淚都不夠流,知道嗎?」麥元其拉下她的手,順水推舟來個機會教育。

    麥大師轉性了嗎?歡樂樂往左右看了看,看看屋子的擺設,沒看到一尊神像啊……

    「我知道了,我都听你的。」歡樂樂當然不會傻到去問他幾時開始念起「我佛慈悲」了,她樂得大力抱住他,傻兮兮的笑了。

    「喂,肋骨斷了……」麥元其哀叫了兩聲,笑著緩緩抱緊了她。「樂樂,找到生母,是什麼心情?」

    歡樂樂埋在他懷里,靜默了一會兒。

    「心情……很復雜,總算知道自己來自哪里、是怎麼被生下來、內心深處缺角的拼圖補上了、又完成人生的一課,那種感覺……說不上喜,或悲。」

    「發現被騙以後呢?」

    「我不曉得血脈相連的家人之間,應該對彼此有什麼感覺……但是我對那位阿姨始終很陌生,沒有特別的感覺,我努力地想把她視為生母,一再提醒自己,她是生下我的人,僅此而已,所以當我知道她不是我的生母,我心里有一聲「啊,原來如此……原來不是我冷血,原來她不是我的母親」,然後……心里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遺憾吧,以為終于有人來找我了,還是有人牽掛著我……結果不是。」

    麥元其拍拍她的背。

    「我要很感謝我的父親,因為他給我滿滿的愛,足以彌補出生的缺憾,所以我心里沒有那麼難過,只有小小的遺憾而已。」歡樂樂抬起頭,菱角嘴彎彎地看向他,親他一下,「還有你給我的支持和鼓勵,我愛你。」

    麥元其摸著她的臉,「你的身世,在這附近不是秘密,所以同樣的情況很可能再發生,我們先約定好,以後再有這種事,你要先跟我商量,不要一個人煩惱。好嗎?」

    「嗯……我知道了。」歡樂樂看著他嚴肅的表情,點了點頭。

    麥元其扯開嘴角,掐掐她的臉,「對于血親的感覺……既然你把陳招男、杜御看成是家人般的好朋友,你就想象……你對陳招男、對杜御的感覺,差不多是那樣吧。」

    「招男跟我從小一起長大,那是一種理所當然視為家人般的感情,杜御……看著他就覺得很溫暖,沒有辦法討厭他,喜歡……」喜歡靠近他,當他摸著她的頭時,讓她覺得很安心,有一種家的感覺。

    村長仰著小臉兒對著麥大師直笑,喜歡杜御的那種感覺,她怕說出來會被麥大師誤會,所以把話吞下去了。

    麥元其看著她笑嘻嘻的表情,喉嚨隱隱酸澀,扯著嘴角把她摟進懷里。

    「麥大師……其實村長很樸實,也不喜愛華而不實的求婚場面,說實在話,有那個錢,直接交給我開幾張收據,村長我還比較感動。然後呢,婚禮也不用很鋪張,請幾桌意思、意思,婚紗就交給招男做,叫她當成結婚禮物送我,用完再拍賣掉還可以賺一筆,那婚紗攝影找馬愛民來贊助,他玩攝影玩到準備要開個人工作室了,有免費宣傳的機會,他一定很樂意。老村長他很疼女兒,只要女兒撒撒嬌,一切好商……量……麥大師,麥大師……你不要睡,快起來,村長在說,你有沒有在听?」

    村長坐在麥大師身上,怎麼搖也搖不醒麥大師……

    嗚,這個有仇必報的男人——只不過讓他哄了女朋友一夜,有沒有必要這樣計較啊!

    信不信她再大哭一場!

    哭一夜,就要延四年。

    她再哭一次,婚都不用結了。

    村長把眼淚吞下去,麥大師不求婚,村長自己來不就得了。

    哼哼……求婚嘛,有什麼難的。

    「你還要不要臉?」

    「我當然要臉,不過面子跟麥大師比起來算什麼?你看看那些來找他合照的粉絲愈來愈年輕,一個比一個妖嬌,哪天殺出程咬金把我的麥大師拐走了,我剩下面子做什麼?我還是趕緊跟麥大師步入禮堂比較重要。」歡樂樂從二樓往外頭看,又跑來一群女孩子拉著麥大師在門口合照。

    「結婚又怎樣?你面前站著一個離婚婦女就是告訴你,強扭的瓜不甜,該分的還是會分。」她胸口別著「陳穎」的名牌,帶著笑容環視教室,眼角瞪著她。

    「你不要烏鴉嘴,我跟麥大師會長長久久,百年好合,我們會牽手一輩子,愛到死去活來,愛到你看不下去。」歡樂樂眯著小眼楮,看著螢幕上的材料表,伸手拿粉。

    「我現在就已經看不下去了……這個教室今天是我負責的,你是存心來氣死我嗎?跟你說‘低粉’——低筋面粉,你拿‘高粉’做什麼!」陳穎今天在DIY烘焙教室當指導助理。

    「一樣都是面粉啊……干麼這麼計較?」歡樂樂放下高粉,改拿低粉。

    「一樣都是面粉,為什麼要分高、中、低,就是有不同的作用——你不要給我用手抓!」

    「喂,你不要這麼凶,旁邊有小朋友,你會把人家嚇哭……三組找你,你快過去看看,我自己來就行了。」歡樂樂把她推走,趁她離開,趕緊秤材料,把步驟看一遍……嗯,可以了。

    她找來鍋子,把奶油整塊丟進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