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香彌 > 福晉口下留人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福晉口下留人 第三章

作者︰香彌

    東敏長公主雖年逾四十,面容仍十分姣美,她穿著一襲素色滾花邊的旗服,發上簪著一只翡翠簪子,打扮十分樸素,神色雍容的端坐在椅上,睇看著兒子,她慢聲說道︰「我只是回來看看,這陣子府里一切可都安好?」

    「府里一切都好,額娘身子可好?」

    「好。」東敏長公主矜持的微微頷首,接著又道︰「我這次回來還有一事要與你說。」

    說到這兒,她朝身邊的一個嬤嬤示意,那嬤嬤將拿在手上的一份名冊遞給恆毅。

    「這是什麼?」他接過看了一眼,問道。

    「自琬玉過世後,這府里也沒個正經的女主子管著,這是我替你挑的幾個合適的人選,你看看喜歡哪個,我明兒個進宮去請皇上給你賜婚。」

    「琬玉才死了一年多,兒子沒打算這麼快再續弦。」

    東敏長公主哼了聲,「她生前也沒見你待她感情多深厚,怎麼她死後你倒是惦念起她來了?」

    對于額娘的質問,恆毅意有所指地道︰「自她嫁進府里便一直病著,兒子沒與她多親近,是顧念她的身子,想讓她好好靜養,不想她沒能熬過去,但兒子與她總歸是夫妻一場,多少有些情分。」

    這樁婚事是額娘自作主張的,琬玉未過府前就病了,進了郡王府,泰半時間都躺在床榻上,他與她甚至未圓房,不過是有名無實的夫妻。

    听出兒子是在暗指自己給他找了個病秧子當郡王福晉,東敏長公主緩了神色解釋道︰「昔日她素有才名在外,人又嫻雅聰慧,我才會讓皇上給你賜婚,哪里想得到她有病在身,還這麼早就病死了,也是她福薄,這回額娘特地打听過了,你手上那幾個身子都十分健壯。」

    恆毅垂眸看了眼手上的名冊,接著抬起臉,帶著笑挑剔道︰「額娘,這幾個人選兒子都瞧不上,像這禮親王的孫女體態肥胖;這兵部尚書大人的女兒長得尖嘴猴腮,瘦得像竹竿︰而這允貝勒的妹妹,平日里愛般弄是非,娶進府里豈不是沒有一日清靜?」

    東敏長公主臉色一沉,她豈會听不出來兒子不喜她為他挑選的這些人,才會蓄意把這些人批評得如此不堪。兒子在她面前看似恭敬,但她知道自打丈夫死後,他便恨上了她這個額娘,怨她心狠,才會逼死了他阿瑪。

    這些年來她心里也積了許多的苦楚,無人可傾訴。當年她傾心于丈夫,而後好不容易嫁給了他,卻不想他整顆心都放在寵妾宜琴的身上,對宜琴百般呵寵,身為皇室公主的她,哪里能忍受得了,因此遷怒宜琴,但她也只是在言語上刁難,並沒有真的做些什麼傷人的事,是宜琴自己心思歹毒,設下了局想毒害她,沒想到陰錯陽差之下,宜琴的心腹婢女將抹了毒藥的調羹遞給了宜琴,宜琴拿著那調羹喝了湯,當場毒發身亡。

    當時宜琴為了想脫罪,事先還刻意把恆毅給找來,恆毅就正巧親眼目睹了她毒發身死的情景。

    事後不論她如何解釋,丈夫都不相信他那個溫柔可人的寵妾會如此惡毒,厲聲指責是她為了脫罪,顛倒是非黑白,還把錯都扣到已死的宜琴頭上。

    宜琴一死了之,倒也干淨,她卻得替宜琴背上這黑鍋,被迫擔起了毒害丈夫寵妾的罪名,丈夫甚至還親自向皇上狀告她,皇上不得不召她入宮詢問。

    她當時滿腹委屈,將事情的原委全都說了,「……皇兄,我性子如何您難道不清楚嗎?若我真有心要置她于死地,又怎麼會用如此愚蠢的辦法,當著恆毅的面毒死她?」

    皇兄信了她,但丈夫仍是不相信她,從此見了她便滿眼瞋恨,在宜琴死後兩個月,丈夫也跟著服毒自盡,為宜琴殉情,也以此來懲罰她。

    公公為此悲痛不已,原本已有病在身的他,一年後也跟著去了,兒子也對她心存怨懟,與她離了心。

    之後長大,兒子有了自個兒的主意,不肯再听從她的話,她讓他做的事,他偏不做,不讓他做的事,他偏做,她讓他成親,他硬是不肯,去年迎娶琬玉的事,還是她出面求皇上下旨,他才不得不娶她。

    那時為了讓兒子心甘情願迎娶琬玉,她對兒子說—

    「等你們成親後,額娘就會前往明若庵長住靜修,往後府里的事,額娘就不管了,你們自個兒好自為之。」

    注視著兒子藏在眼里的冷漠之色,東敏長公主抑下滿腹的酸澀,淡淡啟口道︰「倘若你真的還不想成親,額娘也不逼你,但這偌大的一座郡王府,總不能沒人替你管著,額娘就留下來替你看著吧,直到你再成親為止。」

    聞言,恆毅有些錯愕,下一瞬,他便明白額娘不過是想藉此來逼他成親,他心思一轉,說道︰「額娘,適才兒子之所以對這些人諸多挑剔是有原因的,其實兒子心里已有合意的人選。」

    東敏長公主連忙追問道︰「哦,是哪家的姑娘?」

    「是瓜爾佳大學士的二女兒隨茵。」

    「我怎麼記得常德只有一個女兒,還嫁給了永玹。」她這一年多來泰半都在明若庵,對京里的事不太清楚。

    恆毅揚起一抹笑,回道︰「瓜爾佳大人的二女兒是一年多前才從江南前來認親,听說是瓜爾佳大人十幾年前到江南奉命查案時,留下的孩子。」

    東敏長公主听完,柳眉微蹙,「這麼說,她是常德的私生女?以她這般的身分配不上你。」

    「可兒子若要再娶,只想娶她。」他何嘗不知隨茵的身分配不上他,他對隨茵也沒有絲毫情意,但他刻意提她,不過是存心想拿她來為難母親。

    東敏長公主沉默半晌才出聲道︰「你當真這麼想娶她?」倘若兒子真的看上了她,她這個做額娘的也不是不能成全,只希望能因此讓兒子與自己多親近一些。

    「沒錯。」恆毅堅定地回道,但其實他根本不想成親。

    十七歲那年,他情竇初開,傾心一個姑娘,她性子柔婉,說話總是羞羞怯怯的,嬌美可人,然而她出身貧寒,只是一個秀才的女兒,他知道額娘一定不會答允他們的婚事,可他想著無論如何他都要娶她進門。

    他猶記得那日在他進宮要去求皇上賜婚前,想先去見她一面,當他來到她家附近,瞥見她與一名男子站在一株梧桐樹後說話,他好奇之下偷偷湊到附近想要看看他們在做什麼,怎料竟撞見兩人親密的依偎在一塊兒。

    「烈哥哥,咱們一塊長大,我心里裝著的是誰你還不清楚嗎?那恆毅我不過耍著他玩呢,他說要娶我我更是壓根不信,我心里有數,我這出身哪里配得上他,要真進了他府里,還不被人給看輕。」

    「我就知道妳不過是見他對妳著迷的模樣,心里得意罷了,不過他們這些貴族子弟,可都是喜新厭舊之輩,他現下被妳迷得七葷八素的,要不了多久,有了其他的人,可就像舊鞋一樣把妳拋棄了。」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逗著他玩,我心里只有烈哥哥你。喏,上次他不是把他隨身的玉佩送給我嗎,那玉佩可值不少銀子呢。」

    「要不以後妳多向他討要一些東西,咱們可以拿去變賣換些銀子回來。」

    听到這里,他再也听不下去了,怒不可遏的吼道︰「原來妳從頭尾都在騙我!」他沒有想到她在他面前的一切全都是裝出來的,在戲耍著他玩。

    陡然听見他的聲音,兩人同時回過頭,見到是他,嚇得頓時變了臉色。

    那女孩見狀慌張的推開了男子,著急的解釋道︰「恆毅,你誤會了,我與他沒什麼……」

    「妳別想再騙我了,你們適才說的話我全都听見了!我真是蠢蛋,才會教妳給騙了,為了妳,我今日還打算親自進宮求皇上成全我們,還好我沒有進宮,否則我豈不是鬧了個天大的笑話!」

    他緊握著雙拳,狠狠揍了那男人一頓,最後他滿臉陰沉的撂下話,「從今以後不要再讓我見到你們兩人!」

    額娘因嫉妒琴姨而毒死了她,逼死了阿瑪,他少年時心悅之人又欺騙了他的感情,至此之後,他再也不相信女人。

    東敏長公主沒有猶豫太久便答應了,「難得有你看得上眼的人,這事額娘會想辦法。」

    過往的事已解釋不清,且她性子高傲,對當年的事也不想一再解釋,如今她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兒子能收收心,別再縱著那些他帶回來的男寵歌姬舞娘,所以即使對方的身分配不上兒子,她也沒打算阻止,只要那姑娘品性端正,她便會進宮替兒子去求來這樁婚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