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春野櫻 > 饕餮福晉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饕餮福晉 第五章

作者︰春野櫻

    翌日,絳月起了個大早,到廚房去給自己弄了幾道菜。

    廚子龐叔正領班烹煮著王爺的早膳,手邊有許多新鮮上好的食材,絳月見了,便偷一點來給自己加菜。

    「福晉,您的手藝真不得了。」看她手腳利落,輕輕松松的給自己做了五菜一湯,龐叔著實難掩驚訝。

    「好說好說,雕蟲小技罷了。」她有點得意。

    其實,她的強項是甜食糕點,只是王府沒得讓她發揮。

    「喜福、春壽,端著,咱們走。」

    她一聲令下,喜福跟春壽便端著她煮的五菜一湯離開廚房,回到康寧苑。

    還沒進康寧苑,便見平時在玉書苑伺候的江硯一臉焦急地來回踱步。

    一見福晉回來了,江硯急忙上前福了個身,「福晉,這會兒王爺正候著福晉呢,請福晉趕緊移駕玉書苑。」

    「今兒不去。」絳月不滿地道︰「你回去跟王爺說,我肚子疼,不舒服。」說完,她便領著喜福跟春壽進到康寧苑,她指揮著兩人將菜肴碗筷都擺好,接著又道︰「來,坐下來一塊兒吃。」

    「嗄?」兩人皆是一怔,同時回了一句「奴婢不敢」和「奴才不敢」。

    「什麼敢不敢?」絳月一手抓了一人,硬是拉著他們坐下,「一起吃飯多熱鬧,飯菜都特別香呢!」她還不忘批評不在場的允肅,「我才不像你們王爺那樣,小氣鬼!」

    听著,兩人知道她還氣著昨天早上的事,忍不住笑了。

    「來,別客氣,快吃吧!」她就像從前在家里那樣,招呼著喜福跟春壽共享美食。

    「哇!這豆腐燒豬肝真入味!」

    「老天爺,這……這是什麼?」

    「是糖醋瓦塊魚,來,嘗嘗這道鴛鴦羹……」

    「福晉,您的手藝真是一點都不輸龐叔呀!」

    主僕三人吃得心滿意足,開心得像要飛上天似的。

    突然,外頭下人高喊一聲,「王爺到!」

    喜福跟春壽一听,嚇得跳了起來,急急忙忙擱下筷子,直挺挺的站好。

    這時,面無表情的允肅走了進來。

    「王爺。」喜福跟春壽恭謹又害怕的低著頭行禮。

    允肅看著桌上擱著兩雙筷子,再看絳月手上拿著一雙,立刻明白剛才他們主僕三人正一起用膳,他內心疑惑不已,她居然讓僕婢跟她一起同席用膳?

    「王爺。」絳月心不甘情不願的站了起來,敷衍的點了個頭後又坐了下來,手里的筷子更是沒有放下來過。

    「誰給妳備的膳?」他問。

    「我自己弄的。」她說。

    看見桌上那五菜一湯,都不是尋常胡亂烹調的菜式,他不禁驚疑,她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官家千金,居然有這等可以開飯館的手藝?

    「不是說肚子疼?」

    「我是肚子疼。」

    「疼還能吃?」

    「我餓得肚子疼呀!」絳月理直氣壯地回道。

    此話一出,旁邊的人,就連平時不茍言笑的蘇克哈都差點笑出來,可是見到自家王爺寒著一張臉,所有人憋到內傷也不敢笑出聲來。

    「現在立刻到玉書苑去。」允肅命令道。

    「等我吃完。」絳月整個人像是黏在椅子上似的,文風不動。

    「現在就走。」

    「不要。」她好不容易能吃頓象樣的,誰都不能阻止她。「王爺先回去,等我吃完了再去看王爺用膳。」

    允肅真沒想到她真跟他擰了,他濃眉一皺,惱火的看著她,咬牙切齒地道︰「好,本王就在這兒等妳吃完。」

    「拜托不要。」絳月哀怨的瞅著他,「看著你,我胃口都差了。」

    聞言,一旁的下人都覺得腦袋發麻,一個個用「完了、慘了」的眼神看著她。

    允肅面無表情,冷冷的直視著她,不知在想著什麼。

    他那冷峻的表情及眼神,讓絳月覺得背脊一涼,她知道自己沖過頭了,闖禍了,可是她就是不服氣,憑什麼他可以糟蹋人?

    他是肅親王沒錯,但肅親王就可以不講理嗎?

    來啊,互相傷害!她心里想著,不自覺的揚起下巴,挑釁的瞪了回去。

    允肅的眼底閃過一抹冷光,「春壽。」

    「奴才在。」春壽緊張的應著。

    「給喜福一耳光。」他說。

    「咦?!」春壽一驚。

    所有人也都驚疑的看著王爺。

    「還不動手!」允肅沉聲喝道,兩只眼楮猶如刀刃般射向春壽。

    「奴……奴才遵命。」春壽一臉驚惶無措,慢慢的轉過身去,在表情害怕的喜福臉上搧了一記。

    「你剛才不是吃過了?沒力氣嗎?再掌!」允肅再度下令。

    春壽逼不得已只好再加重力道搧了喜福一耳光。

    喜福委屈得掉下眼淚。

    絳月回過神,氣憤地質問道︰「你這是做什麼?!」

    允肅冷然一笑,「從今爾後,喜福便是妳的替罪羊,凡是妳犯的錯,都由喜福承擔。」

    絳月簡直不敢相信他居然這麼壞心眼。「你算是哪門子的主子?為什麼要讓無辜的人受罪?」

    允肅不理會她,再次命令,「春壽,掌。」

    春壽疑怯的看著絳月,絳月對著他搖搖頭,要他抗命。

    「春壽,你是听她的,還是听本王的?」允肅深知在這王府之中,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反駁或改變他的命令。

    春壽緊蹙著眉頭,驚惶得眼眶跟鼻子都紅了,轉過身,他低聲的說了句,「喜福,對不住了。」說完,他舉起手,就要再打喜福一耳光。

    「慢著!」突然,絳月一喝,丟下筷子快步走上前,擋在喜福身前,怒視著允肅,「你橫什麼橫?有本事就沖著我來,別折騰喜福!」

    允肅冷厲一笑,「妳是主,她是婢,主子犯錯,婢女受之。」說著,他對春壽喝令,「掌!」

    他這話才說完,絳月突然雙膝一屈,跪了下來,然後左右開弓的打了自己兩巴掌,而且她可不手軟,兩頰馬上浮現紅通通的印子。

    此舉教所有人震住了,包括向來處變不驚的允肅。

    絳月直視著他,倔強地道︰「不夠的話,我再多打幾下!」說著,她又要打自己巴掌。

    「福晉!」喜福見狀,急忙跪下,痛哭著道︰「奴婢該死,求福晉別再打自己了。」

    「夠了嗎?」絳月依舊瞪大著兩只眼楮瞅著允肅。

    所有人都看傻了,主子替僕婢受罪,這可是不曾有過的,他們真沒想到福晉的性子如此剛烈,又如此的真情實意。

    玉春嬤嬤向蘇克哈使著眼色,蘇克哈則搖搖頭,玉春嬤嬤蹙眉一嘆,只好親自出馬。

    「王爺,快讓福晉起來吧。」她在王爺身邊輕聲勸著,「這事傳出去,不好。」

    允肅怒不可遏的瞪著絳月,「沒本王的允許,誰都不準讓喜福起來。」語畢,他轉身就走。

    允肅再如何霸道,是也不能讓福晉跪著,他讓喜福長跪,是因為他知道打算跟喜福同甘共苦的絳月也會跟著跪。

    他從沒被真正的惹惱過,可絳月是真的惹惱了他。

    她完全不將他放在眼里,更別說擱在心上了,她處處不順從他,甚至與他作對,他從沒踫過像她這樣的女人。

    明明是個十七歲的丫頭,竟有著這般吃軟不吃硬的脾氣,好,他愛新覺羅允肅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男人,這回,他一定要讓她吃足苦頭,讓他知道這王府里是他說了算!

    「王爺,氣氣就算了,還是讓喜福起來吧。」玉春嬤嬤跟了出去,仍在勸著,「她跪著,福晉也跪著。」

    「是呀,」蘇克哈也跟了過來,幫忙說情,「福晉脾氣硬,恐怕誰也勸不起來。」

    「她想跪,就讓她跪著。」允肅這是吃了秤砣鐵了心。

    「王爺,福晉身嬌肉貴,這要是……」

    「別說了。」允肅態度強硬,一口打斷了玉春嬤嬤的話,冷眼一掃,「誰都不許求情。戌時之前,喜福都不準起身。」

    現在還是早上呢,到晚上戌時,那得多長時間啊!想著,玉春嬤嬤都發愁了。

    一個時辰一個時辰的過去,那太陽越來越火辣了。

    絳月陪著喜福這一跪,就是足足的一整天,這還是夏天呢,雖然她們是在室內,又有人給兩人送水,但也跪得她們主僕倆頭昏眼花的。

    喜福因為福晉與她同甘共苦而感動不已,卻也因此感到不舍愧疚。

    她向絳月道歉,絳月對她打氣,雖然漫長又辛苦,可兩人終于熬過去了。

    太陽下山後,雖然涼快輕松許多,可兩人也漸漸有了疲態,尤其是絳月。

    原主是服過毒的,這副身子早弄壞了,要再重新養起也不是一、兩個月的功夫就行,絳月心想,以後她一定要好好把這副身子養好養胖,不再如此弱不禁風。

    到了戌時,玉春嬤嬤來了。

    「福晉,快起來吧,王爺準喜福起來了。」

    絳月一听,十分開心,「喜福,太好了,妳能起來了。」

    「是呀,福晉也能起來了。」喜福說著,先站了起來,然後跟玉春嬤嬤一人一邊的將絳月扶起。

    「福晉,您還好吧?」看她神情疲憊,臉色有點發白,玉春嬤嬤憂心地問道。

    「玉春嬤嬤,我沒事。」絳月溫煦一笑,「我自己能走。」

    喜福跟玉春嬤嬤听了,慢慢的松開了手。

    絳月自個兒往前走了幾步,身子晃了兩下,便因為體力透支而厥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