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余宛宛 > 女大當家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女大當家 第一章

作者︰余宛宛

    花家大宅正廳里,瑞獸香器正裊裊飄著香煙。廳內不過簡單擺設一座玉石屏風、二只名家繪制的半人高花瓶;可入目的桌椅、窗花盡是上好檀木,讓人一進其間便覺氣派非常;一如坐于廳內主座、頭戴面紗、身穿柳綠絲衫,渾身除了玉簪之外無一件首飾,氣勢卻不同凡響的女子──花明子。

    「妳說什麼!?」

    花明子面紗下的杏眸驀地瞪向下座面容驚恐、可仍拚命咧著嘴笑的劉媒婆。

    「您先別發火。在我看來,您與應炎隆應當家都是人中龍,正因如此,所以兩人才不適合成家啊。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如果家里有兩個作主的人,每天爭吵生亂,家里怎得清靜呢?」劉媒婆說了一大串,卻始終不敢與主座上的花當家對上一眼。

    「我管他是龍還是老虎!他有什麼資格批評我!」花明子瞇起眼,手掌緊握住紫檀木扶手。

    「花當家,應當家沒批評您……」

    「沒批評?」花明子一挑眉,怒極後反倒冷笑了。「那他要妳轉告的那些『娶妻娶德,不求治家能力強,只要懂得在家從父、出嫁從夫的道理』的那些話,難道是在稱贊我不成?」

    花明子俏顏蒙上一層怒氣,倏地從椅上起身,懸在腰間的幾把庫房鑰匙亦隨之叮叮當當地互擊著。

    「花當家──」

    「從父從夫從個屁!」花明子水眸因氣怒而顯得晶亮,雪白柔荑倏地朝空中一揮。

    劉媒婆明知二人相距還有十來步距離,還是不由得退縮了一步──這花當家可是單手能震垮桌子的人啊。

    「如果我在家從父,今天這花記食鋪豈能有這般光景?!」花明子在心里決定,雖她沒見過應炎隆,可日後若有機會見到他,定要見一次瞪一回。

    她並非因為婚事被拒而惱羞成怒,畢竟向應炎隆提親,不過是為了讓她爹安心所做的虛應故事罷了。反正多年來她出入生意場合拍桌討價爭公正,臉皮難道還會薄嗎?更別提應炎隆拒絕她一事,也早在她意料之中。

    她氣的是──憑什麼只因她是女人,就要她三從四德?!

    男人就了不起嗎?男人女人不都是人!如果要用賺錢或成就來評量一個人,那她這輩子的成就可比尋常男人有出息多了。

    「可惡!」花明子愈想愈火,一腳踹得高幾連連晃動。

    劉媒婆圓潤身軀顫巍巍一抖,勉強笑著說道︰

    「花當家……妳別發這麼大的火……放眼京城,應當家確實是數一數二的優質人選,只是──」

    「他數一數二,我難道是倒數一、二?!」花明子惱了,沉聲一喝︰「他不娶老娘,老娘難道就嫁不出去了嗎?!」

    「瞧您說的是什麼話。花當家聰明能干,容貌身段又是一等一的出色,肯定是京城男子爭娶的好對象啊。」劉媒婆嘴角顫抖地說道。

    「妳不用把我說得像青樓的花魁、老──」花明子深吸了口氣,硬把「老娘」的「娘」字給硬吞了下去。「我不靠臉不靠身段,嫁不出去我也無所謂。還有,我戴著面紗,妳還能看出我這容貌是一等一,妳這嘴也太能瞎說胡扯了。」

    「唉呀!當初花老爺和花夫人成親時,大家都說以花老爺的俊容和花夫人的花容月貌,生下的孩子就算不是傾國傾城,也絕對是閉月羞花。」劉媒婆看著花當家面紗下隱約只能瞧見一成的面目,自信滿滿地說道。

    其實劉媒婆沒說出口的是──花家擁有幾十間食鋪,間間生意興隆,花明子就算長得眼歪鼻斜,還是會有人娶啊。

    「長得好看能當飯吃嗎!只會惹來麻煩。」花明子雙臂交握胸前,瞪了面前礙事的面紗一眼。

    「您這麼說是要逼死誰啊!」劉媒婆甩著手里的紅巾帕,聲音也隨之拔尖了起來︰「像您這樣的人品不嫁,別說老天看不下去,就連我都看不下去了。應當家有他的考慮,您可別因此就打了退堂鼓啊,畢竟男大當婚,女大──」

    「女大就該當家!」

    花明子走回主座坐下,拿起上好的大紅袍茶飲,仰頭喝了半杯。

    東炎國京城里陰盛陽衰,通常是兩個適婚女人才得一個男人匹配;因此,女子上門求婚早成了此處的特色。也因這緣故,富貴如應炎隆者,即便已娶過妻,仍有資格挑三揀四;兼以傳言中的應炎隆身形雄偉、相貌不怒而威,雖不若其弟應學文的俊秀,卻更有掌權之相。先前便曾有過十多個姑娘上門求婚,只是全被拒絕了。

    只是,為什麼她要听她爹的話跟其他姑娘做一樣的事?她明明就不是一般姑娘,她是花當家花明子!

    「花當家,我手邊還有很多一等一的人才,您要不要再考慮看看……」劉媒婆小心翼翼地問道。

    「算了,那些所謂一等一的人才,不也都是應炎隆之流嗎!」花明子放下手中薄如蛋殼的瓷杯,定定地看向劉媒婆。

    「京城里頭人才濟濟,您可別辜負了您爹親對您的一片期待,花家還待著您開枝散葉呢。」劉媒婆怕的是賺不到花家的大紅包。

    「若不是為了我爹,我何必急著嫁。」花明子說。

    「您──」

    「我話還沒說完。」花明子敲了兩下桌面,讓對方噤聲。「我的婚配對象由我自己選擇。妳現在立刻去給我找一些人品好、懂孝順的男人。我要招婿!招不了就用買的!」

    只要是她花明子想做的事,一定都能達成。

    劉媒婆一听這話,眼楮都亮了起來!花當家這提議何止有銀兩可賺,根本是大大有銀兩可賺啊。就算花當家日後想要三夫四寵,她都可以代為引薦。

    「沒錯沒錯!山不轉路轉,您一定會找到最適合您的夫婿的。撮合姻緣這種事我拿手,把這事托給我就對了!看您是要高矮胖瘦,我全給您端到面前啊……」劉媒婆拍胸脯保證道。

    「妳當初也是拍胸脯保證,說我這樣貌、家世,應炎隆一定會高興到翻十八個筋斗,沖到我家提親的,結果呢?」花明子冷哼一聲。

    「終歸是他沒有福分,您這樣一個大美人──」

    「好了!就算我長得沉魚落雁,治家能力還是強。在家既不從父,出嫁也不從夫,所以妳這些吹捧的話就免了。如今我爹的心願是要我成家生子,妳就當是做功德,替我把這事辦妥。事成之後,賞銀絕對少不了妳的。」

    「一定給您辦妥!否則日後我這說媒生意就不做了。」劉媒婆朗聲說道。

    「我是不信那些口頭誓言的,妳這話若是認真的,那就白紙黑字寫下來。」花明子雙臂交握胸前,漠然看著劉媒婆那涂著鮮紅胭脂的唇連抖了幾下。

    「您放心,老婆子一定專心替您找親事、給您辦到最好。」劉媒婆咧著嘴笑,轉移了話題。

    花明子揚起一抹冷笑,因為她根本沒把劉媒婆的話當真。只不過這劉媒婆本事好、手段高,確實能替她多找來一些夫婿人選,所以便將就著用吧!

    「吳管事,送客。」花明子揚聲喚道,頭也不回地走進內廳。

    「多謝劉媒婆您來這一趟。」一襲藍袍的吳管事自廳側簾後走出,雙手奉上一個布包。「這是煩請您舟車勞頓的一點小小心意。」

    「唉呀唉呀……」劉媒婆忙不迭地接過,因為手中的重量而笑瞇了豆眼。「貪財了貪財了。」

    「劉媒婆,這邊請。」吳管事大步往廳外走。

    「花當家英風颯颯好不威風啊!平日在家中管事也是這般利落?」劉媒婆問著這笑臉迎人的中年管事。

    「當家的能干聰明,所有人都服她。」

    「這府里的事當真都是花當家一人作主嗎?我瞧花家宅院這麼大,少說也有四、五十個僕佣吧……」

    吳管事沒接話,只是加快了腳步,領著劉媒婆往外走。

    府內僕佣與他們擦身而過時,都多看了劉媒婆一眼,卻沒人當面多問或多說一句。他們都是跟著花當家一路努力過來的,所以對外從不亂嚼舌根。他們希望花當家能結婚生子,又怕她嫁了個不懂得珍惜她才干或良善的夫婿,畢竟那樣的話還真的不如不嫁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