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單飛雪 > 失戀暴走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失戀暴走 第二章

作者︰單飛雪

    回想那天的事,如有神靈在背,推她一把。

    要不該如何解釋?從不會忘記帶手機的夏蓴美,那天竟然忘了,且偏偏是在固定回家探望媽媽的周一中午,她人都抵達母親家門口,還不嫌煩地搭一個多小時的車子回家拿手機。

    也許這世上有神,就是要她回家看一看。

    這一看,就看到自己的男友光著屁|股向著房門口,腰間圈著一雙極美麗白皙的長腿,還穿著一雙銀色的高跟鞋。

    在床上也不脫鞋?真髒。不,那也許是一種情趣。夏蓴美失笑。

    仔細回想,那日真有點詭異,不只是寒冷陰雨的天氣很適合壞心情,更特別的是撞見的當下,她的手機偏偏響起來,還很巧地從床上那女人赤|luo的臀下響起。

    是有多激情,連壓到她的手機都沒發現;又該有多諷刺,那手機是去年的情人節禮物。

    鈴聲驚動床上的兩人,他們駭得停下動作,而當男友挪身,夏蓴美立刻看到那女人的臉。

    很好,是熟人,原來男友跟他們咖啡廳的合伙人劉心蕾好上了。

    男人搜出手機,發現劉心蕾僵著臉望向他身後,他轉身,見到女友夏蓴美就站在床尾,朝他伸出手。

    「我接電話。」

    她很鎮定,康勝斌卻嚇得不輕,顫抖著遞出手機,可她沒立即接起,而是抽了張面紙,裹住手機才接听。

    那頭傳來媽媽的聲音。「美美妳到哪了?買青菜來,我要燙著吃,妳說菠菜好還是A菜?」

    「菠菜,可以補血。」

    「好,就菠菜,順便買瓶牛奶。」

    「嗯。」虧她還能聊這些。她結束通話,見到男友已經穿上睡袍,劉心蕾也扯來被單將自己裹好,一雙香肩luo|露,鎖骨該死的性感,就像甜美可口的香草冰淇淋,融化在她的床上。

    康勝斌很尷尬。「蓴美,我——」

    「噓。」她制止男友發言。「你們退股,以後咖啡廳我自己經營;還有,我會盡快搬離。」

    「不行——」康勝斌撲來,咚一聲跪地求饒。「我不能沒有妳,我愛妳,妳听我解釋……我錯了……」

    「蓴美,妳先冷靜,事情沒嚴重到需要分手。」

    劉心蕾竟然還勸她?!

    冷靜是吧?不如妳冷靜給我看!夏蓴美抽起桌上一把美工刀走向她。

    「斌?!」劉心蕾瞬間倒抽口氣。

    康勝斌還來不及攔下,就看見美工刀揮向劉心蕾。她尖叫,連忙護住臉,可她沒事,她只是被夏蓴美推到床下,有事的是她躺過的床。

    只見夏蓴美咻咻咻劃開床單、割爛枕頭、捅破被褥,然後沖著驚呆的男友問︰「我買的我弄壞,你沒意見吧?」

    不敢。他直搖頭。

    結束後,夏蓴美扔下刀。「現在你們可以繼續了。」

    她離開房間,可康勝斌卻追出來拉住她的手。「別走——」

    「干什麼?我成全你們相愛,這樣還不行?」

    「我跟她不是愛,我愛的是妳!」

    「多愛?愛到光著身體抱著她?」

    「是,我是脫光衣服,我是抱著她,但那就跟餓了要吃飯一樣。我跟心蕾都說好了,我們是炮友,我們之間只有性。美美妳不懂,男人就是這樣,性是性,愛是愛,男人就是畜生,就是賤,可是我對妳不一樣,妳原諒我……」

    夏蓴美甩開他的手,堅持要走。

    眼看留不住她,康勝斌索性抱住她的腿,就算被拖行也無所謂。

    「別走——」

    「滾開!」

    「妳別走!」

    「要我踹你嗎?」

    「妳踹、妳打、妳踢,妳揍我都行!要不……妳做飯給我吃?」

    「什麼?」

    「我餓了,妳不是最見不得我餓嗎?我好餓,斌斌只吃妳做的飯……」以往激怒她,用這招就能擺平,總能逗她笑。

    「吃屎吧你。」

    「妳拿來,我吃!管它是豬屎、牛屎、狗屎我都吃,只要是妳給的我都吃下去!」

    夏蓴美僵著臉,怒瞪向抱著她的腿、賴在地上的男人,瞬間看清這五年愛的是什麼貨色。

    「我數到三,再不放開我就踢下去。一、二……」

    康勝斌急了,朝房間大喊︰「心蕾妳出來,妳幫我跟蓴美解釋,我們之間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就是單純打炮——」

    「下流。」夏蓴美一腳踹下去。

    她是廚師,嗅覺好過狗,已經發生過好幾次外出返家時,床上都有一股甜膩味,她以為是床單太久沒洗,洗完又在太陽下晾過,沒幾日又有那股味道。

    原來如此,真相大白。

    原本覺得那日表現堪稱鎮定,誰知當她踹走康勝斌,走上大街,才發現右手掌緣滲血,被刀劃傷也不覺得疼。

    原來人怒到極點,是可以忽略身體的苦楚的。

    目睹男友劈腿的後座力顯然比夏蓴美以為的還強大,她瘋了一陣,發瘋似地急著要搬走,急著租屋好安頓她和心愛的貓兒。但她尋屋不順,想說改成買屋,但買屋又太貴,然而待她回過神,卻已經買下基隆山城的便宜透天厝,一間死過人的事故屋,衰的是買了才知道她與惡人為鄰,今晚甚至淪落到要在警局做筆錄,加上妞妞的死,她更是傷心欲絕,怎能不恨?

    警局內,由陳武雄警察負責做筆錄。

    夏蓴美央求他搜張峻赫的家,就算妞妞只剩冰冷的尸體,她也要帶回去安葬。可惜貓在警察眼中不重要,況且沒搜索票也不行,必須要有更迫切的理由。

    「夏小姐,妳剛剛報案指控這位先生要傷害妳?」

    「對。」

    「你為什麼傷害她?」三十多歲的陳武雄朝這人緣極差的男人問道。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張峻赫雙手盤在胸前,一副無所謂的神態,沒有半點心虛。

    「因為我發現他是殺貓變態,他殺了我的貓,想滅口。」

    「張先生,你為什麼殺她的貓?」

    「我沒有。」他淡淡地說。

    「你剛剛明明說牠死了!」夏蓴美大吼。

    「我開玩笑。」他冷冷地回。

    「這種事能開玩笑?」她咆叫。

    「我在自己家里開玩笑,犯了哪一條法律?」

    夏蓴美不禁語塞。

    這時,門口的值班警察接了一通電話,朝這邊喊︰「她的貓找到了!陽光動物醫院打電話來,貓在胡醫師那,是灰色母貓對嗎?右眼是瞎的?」

    「對,是我的貓!」夏蓴美驚呼,霍地站起,一邊道歉又道謝,急著要去接貓。

    「下次別這麼莽撞了。」陳武雄叮囑。鬧騰一夜,終于可以休息泡茶了。

    豈料夏蓴美走不開,因為某人拽住她的衣角。

    「妳不能走。」張峻赫問警察。「筆錄能這樣做嗎?這位小姐私闖民宅還誣告我。」

    「唉,算了啦,人家一個弱女子……」

    「我還被她攻擊。」

    「你又沒受傷。」

    群警竊笑。他這麼高大體健,干麼跟女人計較,還好意思嚷著被攻擊?

    可當張峻赫做了個動作,他們都笑不出來了。

    他豎起右手尾指,中段脹紫,指身呈現怪異的角度,好像骨折了。

    OhShit!夏蓴美挫了一下,心虛低頭,只恨廚師當久了,力大無窮,平日掰蘿卜、掰筍子喀喀喀好利落,更何況是掰一只尾指?

    警察們鴉雀無聲,就是再想幫夏小姐,也不得不閉嘴。

    陳武雄拿出藥膏,朝夏蓴美使了個眼色,替她找台階下。「我這邊有消炎藥膏,要不要先幫他敷上?」

    夏蓴美會意,搶下藥膏對張峻赫殷勤道︰「對不起,我幫你搽上。很痛吧?真的很抱歉。」

    「不忙,我要留著驗傷。」張峻赫推開她的手。

    陳武雄呵呵笑。「唉呦,干麼啦,就這麼一點小傷有什麼好驗啦……」

    這時,張峻赫又做了個動作,陳武雄立刻目光死,閉上嘴。夏小姐造的孽夏小姐擔。

    張峻赫卷起右腳褲管,亮出腫如乒乓的小腿。夏蓴美萬分內疚,但歉意只維持一秒,只因她听張峻赫對警察道——

    「我懷疑夏小姐半夜爬進我家是為了偷東西,你們不給她搜身嗎?」

    什麼?她忍不住「犽」起來。「你家爛成那樣都長草了我是去偷土還是去啃草?!」

    可憐夏蓴美徹夜又驚又怕,終于失控對他咆哮。

    張先生目光一凜,這下是真的「袂爽」了。

    彷佛嫌這段日子不夠「衰小」,干脆再補一槍自爆,接下來,她將為此付出代價。敢情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哀莫大于心死?不,敢情這正是人們常講的……雪上加霜、火里澆油?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