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黎孅 > 久別重婚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久別重婚 第三章

作者︰黎孅

    【第二章】

    夏威夷,藍天、白雲、大海,以及美麗的沙灘,偌大的海灘上只有一把巨大的藍色遮陽傘及兩張躺椅,躺椅間有一張小桌子,上頭擺著飯店準備的冰涼雞尾酒,透明的胖胖玻璃杯里是藍色的液體,杯緣掛了紅色的櫻桃,黃色的吸管卷成了心形,很有渡假的氛圍。

    赤|luo著上身,只著泳褲的慕槐坐在躺椅上,鼻梁上掛著太陽眼鏡,讓人看不清他的眼神,遠遠望去,大概會以為他正悠閑的拿著手機滑滑滑,一邊做舒服的日光浴。

    其實他正在處理工作的事情,一邊工作一邊分神望向正在沙灘上玩耍的妻子。

    只見洪心語穿著櫻色比基尼泳裝,散著頭發,一下追著浪花,一下堆沙堡,自己玩得很開心。

    他眼神溫柔,嘴角帶笑,對于她像個孩子般玩耍流露出快樂的神情,光看著他也很愉悅,連破壞他蜜月的討厭工作找上門,他都覺得沒關系。

    慕槐覺得他這麼辛苦工作,就是想給家人過更好的日子,因此賺來的錢當然要好好寵老婆了,給她買好吃的、好喝的,再買漂亮的衣物妝點她,希望能讓她一直這樣笑著,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喜悅和快樂,而不是像上輩子,總是默默承受一切痛苦,到最後只剩下對他的憎恨。

    思及不愉快的事情,慕槐眼神一暗,帶笑的唇角抿了起來。

    「洗澡羅!」

    正當慕槐心情沉重時,清涼的水從頭上淋下來,嚇了他一跳,站了起來,幸好手機早擺在一旁沒浸濕。

    「心心——」慕槐沒好氣地說,嘴角揚起無奈又寵溺的笑。

    她變得活潑又古靈精怪,有著年輕女孩特有的活力,而不是像上輩子,出社會後的不如意讓她磨去了自信,只有隱忍、怯懦。

    「涼快吧?」提著水桶站在旁邊嘿嘿笑,洪心語神采飛揚。

    不知道為什麼,來到這個擁有私人海灘的飯店,她就像變了個人,在台灣不敢做的事情,她都敢做。

    洪心語任職的公司,是隸屬于萊德集團旗下,一間國際知名的外商連鎖超市,以進口各國特色食材聞名,在各大百貨公司皆有門市,洪心語就是北部某一間分店的儲備干部。

    身為人資兼教育訓練的慕槐,是從英國總公司調來台灣支持整頓的,是高級干部,就算請了婚假也得處理公事。

    她見他忙,也就乖乖的去玩自己的,可他忙到一個段落後,就呆呆的在那里抿著唇想事情,洪心語觀察過,只要慕槐露出這樣的表情,代表他不開心。

    想著許是有公事讓他不悅,想要他輕松些,所以她故意去惹他——其實也是存了戲弄的心態啦!

    「很涼,我喜歡玩水,一起吧。」慕槐看見她眼中閃爍的狡黠,不自覺微笑,忘掉了腦中閃過的不愉快,在她反應不及時突然抱起她,然後往海里走。

    「不要,啊——」意識到他要做什麼,洪心語放聲大叫,掙扎著。

    時候被哥哥和哥哥的朋友丟下水過,洪心語太明白慕槐會怎麼「報復」她。

    「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原諒我。」沒骨氣地求饒。

    「你在跟誰說對不起?我是誰?」慕槐挑挑眉。

    「慕槐,對不起……」

    「喔。」慕槐應了一聲繼續往海水深處走。

    正好一道中浪打來,打濕了兩人的雙腳,再接著海水越來越深,到了慕槐的腰部,而被公主抱的洪心語也感覺到背部被冰涼的水浸濕。

    他比她高快二十公分,大約測量一下深度就可以知道,若被丟下去,她一定會喝好幾口水。

    不想喝海水,不想被丟進水里,洪心語雙手緊緊環抱住他的頸子,別扭羞恥地喊道︰「老公不要——」

    結婚之後,慕槐十分糾結這件事,喜歡听她喊老公,而且總是在兩人親密的時候逼她這麼喊,讓洪心語十分無語。

    「挺好听的呀,怎麼不多叫兩聲來听听?」慕槐神情愉悅。

    叫一次就夠羞恥了,還多叫兩聲呢!洪心語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喊他老公很羞恥,大概是……他那副似笑非笑的壞壞表情,讓她很難為情吧。

    「得寸進尺欸你。」她瞪他,嬌嗔的說。

    「嗯,這倒是個好主意。」慕槐居然把埋怨當成了建議,煞有其事地點點頭,滿眼的認同。「得寸進尺?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完故意雙手一松。

    「不可以,啊浮浮浮——」

    求生本能讓洪心語一邊尖叫,一邊死死的抱住慕槐,雙腿夾著他的腰,簡直將慕槐當成人形救生圈,攀附他高壯的身軀,可惜姿勢一點都不氣質,加上她穿著比基尼,這八爪魚般的姿勢就變得頗為曖昧。

    蜜月,不就是一對夫妻遠離親朋好友,到一個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地方獨處,可以隨時隨地親親抱抱做\\ai做的事的時候嗎?

    那還矜持什麼呢?

    在美麗的藍色海洋中,慕槐拋去心底深處的陰霾,專注于眼前的新婚妻子,開始他的蜜月……

    巨大的太陽漸漸落入海平面,將藍色的大海染成一片橘紅,帶著咸味的海風吹起了落地窗的白色窗廉,也吹起了四柱古董床旁的紗幔,睡在白色大床上的一雙男女像兩支疊放的湯匙般,緊緊地擁抱。

    慕槐睜開眼楮,看著背靠著自己熟睡的洪心語,在海邊玩了一天,回到飯店房間洗掉一身細砂後又被他帶上床做了兩次,她累壞了。

    他就像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明明是想要帶她走走看看,來場異國約會,但光是看著她,他就不住想要很多的親吻、緊緊的擁抱和一次又一次的肌膚相親,好證明她真的在自己眼前,仍愛著自己。

    指尖輕輕滑過她luo|露在被單外頭的手臂,慕槐望著妻子,心中感到踏實之余也覺得慶幸。

    前一世,他們也是夫妻,她愛他比較多,也付出比較多,他則虧欠她很多,沒有給她一個像樣的婚禮,也沒有給她足夠的體貼和疼愛,更沒有早一點放下無謂的大男人身段,承認他娶她是因為愛她。

    而後面對有心人士見縫插針,他內心說不出的難處,以及面臨事業以及父親那一方的遺產斗爭……他留不住她,只能讓她走。

    讓她離開,卻堅持守著那段名存實亡的婚姻,無論心語有多恨他。

    「不會了。」看著安睡在自己身旁的洪心語,慕槐堅定道。「那些讓我沒臉挽回你的事情,我不會讓它再發生,這一輩子,我們會好好的。」

    金橘色的光芒灑在她臉上,讓她看起來蒙上了一層金粉,像落入凡間的天使,慕槐看得痴了,在她額上輕輕一吻。

    這一吻驚動了睡夢中的洪心語,她皺眉,身軀在被單下翻了個身,這讓慕槐大腦當機,她清醒了,剛才他說的話,她都听見了?

    洪心語翻身就看見他光luo的胸膛,再抬頭看見他沒有睡意的臉龐,有點不甘心,這家伙的體力要不要那麼好呀?明明他出的力較多,為什麼她累到全身都動不了呢?

    「我好餓。」吐出這三個字,洪心語又疲憊的閉上眼楮。

    聞言,慕槐不禁松了口氣,他輕松笑道︰「今天想吃什麼?叫客房服務?」

    「不要。」洪心語拒絕。「我想吃炒飯配酸辣湯。」

    在夏威夷度蜜月到了第三天,天天都是洋食,她想念米飯的味道,想要吃台菜或中菜,偏偏他們住的飯店沒有中式菜色。

    「我記得有一間中式餐廳,大概開車十五分鐘會到,我們出去吃?」慕槐馬上就想到附近有間生意不錯的中餐館,提議要出去吃飯。

    「我想睡覺。」洪心語像條死魚趴在床上,怎樣都不願意起床。「你去買回來。」

    居然指使起他來了,還叫他去買飯?膽子真是肥了,前世她哪敢呀,總是小心翼翼地問他要吃什麼,自己再累、再餓,先顧慮的還是他。

    「想當初那個每天幫我買午餐的新人呢?」慕槐戳戳她的頭,但他其實不生氣,反而十分開心。

    她對他越來越不見外,會依賴撒嬌,更會任性要求,這是上輩子他們交往三年、結婚兩年都沒有的相處情形。

    原來她被寵愛,就會流露出這樣的神情,會有這樣的姿態,太可愛了!

    洪心語翻了個身,皺皺鼻子,「那家伙被你寵壞了。」

    慕槐哈哈大笑,「有什麼辦法呢,誰教你是我老婆,風水輪流轉,換我幫你買飯,你好好睡,等我回來。」

    幫她蓋好被子,拉上窗簾,確實的鎖好門窗,慕槐開著租來的敞蓬跑車,憑著記憶找到那家中餐館,給老婆買飯。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