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黎孅 > 久別重婚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久別重婚 第三章

作者︰黎孅

    在國外的中餐館都會裝潢的很中國風,雕龍刻鳳的,慕槐點了餐,在餐廳外頭等待,一邊聊勝于無地欣賞起太過浮夸的裝潢來。

    「喲,居然在這看見你,這叫做什麼?」在國外,台灣腔的中文很難不引人注意,尤其這聲音,慕槐化成灰都不會認錯。

    擺出一張應對外人的冷硬表情,他睨了那說話的男人一眼。

    來人有一張跟慕槐三分相像的五官,氣質張揚,身上穿著夏威夷衫,摟著一名身材嬌小玲瓏、穿著火辣的女孩。

    他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牙,挑釁地朝慕槐笑道︰「冤家路窄,你說對吧?」

    眼前的男人,跟慕槐有著甩也甩不掉的血緣關系—是他同父異母,小他九個月的弟弟魏儒均。

    父親在與母親離婚之後,許是受夠了婚姻帶來的「麻煩」,因此再也沒有結婚,只是看中了、喜歡了,便一同生活,談過一段接一段的感情,生下一個又一個的孩子,但母親無所謂,畢竟離婚時,母親可是請來一名專門替女性爭取權益的大律師,拿走了父親一半的個人資產當贍養費。

    只是眼前的家伙雖然是他的兄弟,但要兩人有兄弟般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的父親魏旭南,是個擁有百億身家的零售業龍頭,在世界各地擁有上千家連鎖量販店,為了要成為繼承人,大家都是敵人。

    更不用說這個弟弟因為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從小到大兩人都是競爭者—應該說,是魏儒均私自把他當成了競爭者,從來不管他願意不願意。

    慕槐懶得理會,他最擅長的就是將魏儒均的挑釁當空氣,那對這個好弟弟來說簡直不能忍。

    「先生,你的外帶餐點都好了。」這時候餐廳服務生出現,將慕槐點的外帶餐點送來,也適時的給了慕槐把魏儒均當空氣的理由。

    「謝謝。」慕槐拎著裝有熱騰騰食物的袋子,給了服務生小費,轉身就走了,一句話都沒有多說。

    「慕槐,你—」魏儒均被慕槐的態度氣到了,尤其他目中無人的高傲神情,于是沖上前擋住他的路。「你急什麼,我還沒跟你說完話!」

    看著慕槐與父親有九成相似的五官,魏儒均不由得火大。

    這個家伙明明不在父親身邊長大,也是唯一沒冠父姓的孩子,一年沒見父親多少次面,就算是見了面,也不曾給父親好臉色看,卻是父親最驕傲的兒子,總說慕槐有聰明、魄力,跟他最相像。

    尤其他還申請到父親母校,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商學院,慕槐在學業上的優秀,狠甩他們這些異母弟妹們好幾條街,讓父親滿意到不行,常常稱贊慕槐,甚至慕槐尚未完成學業,父親便為他在公司安插了一個位置,只要慕槐學成,那個位置就是他的,這令魏儒均嫉妒不已。

    父親只為慕槐在公司安插職位,其他子女全都沒有這樣的好運,這代表什麼?誰都清楚。

    偏偏慕槐硬氣拒絕父親的安排,畢業後留在英國工作,這個舉動更是深得父親的贊揚,讓他與一干爭奪各種資源的兄弟姊妹們,全都對慕槐恨得牙癢癢的。

    「你倒是挺聰明,平時對爸不加理會,結婚卻邀爸去當主婚人。」自從受邀參加慕槐的婚禮,父親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過,更不用說婚禮當天他有多麼的開心了。

    「不過你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魏儒均惡聲惡氣道。「我給你個建議,既然你已成家立業,為了你太太好,千萬別妄想不屬于你的東西,你不是每次都能有八年前的好運。」

    慕槐听見這飽含威脅的暗示,深沉的眼盯著囂張的魏儒均,非常難能可貴的開了口。

    「從以前到現在,你汲汲營營追求的東西,我從來都不想要。」聲音很輕,有種虛無飄渺的味道。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他對繼承父親的事業一點野心都沒有。

    他只想擁有自己的小小事業,不需要成為商場上人盡皆知的強人,能夠給妻子和母親不虞匱乏的生活,跟心愛的女人生養三個小孩,這樣就已足夠。

    但前一世,一直到他步入中年,得了癌癥而逝世,他都沒有小孩。

    想到孩子,再看著在自己面前張牙舞爪,語帶威脅的魏儒均,慕槐眼神冰冷下來。

    「你提起八年前,便是提起令我不愉快的回憶。」

    八年前,慕槐仍是帝國學院的學生,他的愛好除了念書之外,就是打冰球。

    他的身形並不如外國人那般壯碩,但他喜歡冰球的危險刺激,喜歡那種在比賽中將人撞到周圍護板卻不會被判犯規,激怒對手、阻止對方得分的感覺,他尤其擅長牽制,能在不會被判犯規的情況下撞翻對方的前峰,減緩他們的行動。

    慕槐加入了一個培養出職業冰球選手的俱樂部,與一群準職業選手們訓練、征戰,而晚他兩年赴英國念書的魏儒均,則加入了和他敵對的冰球俱樂部。

    前一世在一場谷賽中,因為魏儒均的煽動,兩隊人馬在球場上打了起來,慕槐更是在混亂之中被魏儒均針對、攻擊下手之狠,擺明是想毀了他,最好是能殘廢或半身不遂。

    他先是被魏儒均攔腰踹到護板上,再遭到球桿猛打,讓沒有防備的他撞斷了腿,再也不能打最愛的冰球,同時也傷到了脊椎,長達一年的時間無法行走,只能靠輪椅代步,那一年廢人般的日子令他性情大變。

    不僅如此,在很多年很多年後,當洪心語被婆婆催著生孩子,看了無數醫生,吃了無數的藥,卻依舊沒有小孩,偏偏洪心語的檢查一切正常,慕槐因此懷疑起自己,瞞著所有人獨自上了醫院檢查。

    這一檢查慕槐才明白,當年在冰球場上他傷到的不只脊椎,還有生育能力,他擁有孩子的機率,微乎其微。

    無法讓心愛的女人懷孕,這件事情即便是要他死,他都不願告訴任何人,所以前一世洪心語因誤會他出軌而離開他,慕槐只能放手讓她走。

    而在那之後,他改變了原本的人生藍圖,開始參與爭奪魏家的財產,魏儒均既然毀了他,那麼他什麼都別想得到。

    而這一世他重生時,是到英國念書的第一年,他還未在冰球場上遇見魏儒均,他還特地去做了檢查,確定沒有問題,他仍有生育能力,他還能有自己的孩子。

    慕槐自然不會讓魏儒均再一次破壞他的人生,那場賽事他與隊友合作讓魏儒均犯規,被判出場十分鐘,他們趁此機會頻頻得分,最後贏得了賽事,他也好好的,沒有負傷送醫,至于魏儒均嘛……事後他動了點手腳,讓魏儒均被踢出了冰球俱樂部,再也不會是他在冰球場上的威脅。

    「我剛剛似乎被威脅了?」慕槐似笑非笑地望著魏儒均。「虧你特地追來我蜜月的地方想嚇我,從小斗到大,你還不了解我嗎?誰讓我不開心,我就會讓他更不愉快啊,弟弟。」最後兩個字的口吻是十成十的諷刺。

    「妄想不屬于我的東西?呵。」慕槐輕蔑一笑。「你憑什麼跟我說這種話?你我心知肚明,無論我想不想要,我都是第一順位繼承人,我是他們離婚前就有的孩子,而你不過是個私生子,你的母親是破壞我父母婚姻的第三者,現在則是眾多不受寵的女人之一,我該怎麼說呢?報應吧。」

    「你閉嘴!」被踩到了痛腳,魏儒均大怒。

    「我媽即使跟爸離婚,現在說的話爸哪句不听,你媽呢?」慕槐用著憐憫的眼神看著暴跳如雷的魏儒均,那女人每次都想些不入流的方式爭寵,偏偏適得其反,惹得爸對她越來越反感。

    「你得意什麼!鋼對你們不過是愧疚!」魏儒均反擊,但顯然信心不足,氣勢弱了許多。

    「那又怎樣呢?」慕槐嘴角上揚。「只要能達到目的,過程並不重要—這是父親的做事手段,你也極力走跟爸爸一樣的路。身為哥哥,我會在將來身體力行向你演示這句話所代表的涵義。小心點,我這人奉行有仇必報,十倍奉還,而你,你擋到我的路了。」擋路二字,一語雙關。

    接班人的位置他會爭,因為不想讓這家伙好過。

    見魏儒均還想再說,慕槐沒耐性了,覺得跟這家伙說話太浪費時間,他點的菜都涼了,洪心語還在飯店里等,他才不想為了一點感情都沒有的兄弟餓到自己的老婆。

    他上前一步,神情一沉,他知道自己板起面孔、冷眼睨人的神情,跟父親一模一樣。

    果然,魏儒均瑟縮了,不自覺退開,慕槐態度從容地越過他,走向租來的敞蓬車,開著車走人,留下一臉忿忿,覺得自己又輸了一回的魏儒均,以及他身邊那個身材嬌小火辣,一臉迷醉的女郎。

    「那男人是誰?真是帥呆了,好Man喔!」她痴痴望著慕槐開車離開的背影,久久收不回視線。

    這話讓魏儒均氣壞了,他甩開女郎,氣怒大吼,「滾—」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