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桃花小神醫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桃花小神醫 第四章

作者︰風光

    一路下山,綦菡都是笑咪咪地看著魯大山,眼神片刻也離不開他。

    這個大個子相公雖然不會說好听話,平時也不太搭理她,但她知道他其實默默關注著她的生活,否則不會在她沮喪到了極點的時候特地帶她上山,讓她知道自己還有著本領。

    再低頭看看自己被他牽住的小手,綦菡的笑容更燦爛了。或許是山路太過崎嶇,又或許是她一直死盯著他,讓他擔心她不小心就摔個大馬趴,無奈之余只得牽著她走,他甚至把那些藥材都用外袍包了起來背在背上,好空出手來。

    只有這個時候,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他的妻子,執子之手。

    兩人回到了山下已是傍晚,看著滿天的霞光,綦菡滿足地過完了這一天,然而魯大山卻非如此,他定定地望著村子的方向,不發一語,表情也從在山上的放松變得有些凝重。

    「相公,怎麼了?」綦菡察覺了他的異狀,問道。

    魯大山目力驚人,遠遠的,他便看到村子里有人被抬了出來。「看來村里又有人出事了。咱們水源村沒有大夫,遇到重病只能抬到應化城去,能不能撐過去,就只能看天意了。」

    「有病人?」她的小臉也嚴肅了起來。「相公,能不能帶我過去看看?」

    聞言,他頓時眼楮一亮。對啊,他身邊就有個小神醫,怎麼就忘記了呢?別人治不好的病,說不定她就能治好,再不濟至少也可以緩解病情,讓病人能拖到應化城里。

    「我們馬上過去。」魯大山本想拉著她跑過去,但她的腳程實在太慢,他索性將她抱了起來,朝著村子的方向飛奔而去。

    綦菡低叫一聲,但隨即溫順地躺在他懷中。她知道他是為了方便,但即使只有這麼一小段路的溫馨,她也要好好感受。

    不一會兒,他們果然在接近村口的地方遇到了幾個村民抬著一個人,領路的是一臉憂慮的丁原,他是村子里的獵手之一,平時對魯大山很信服,而躺在擔架上的是丁原的母親,她臉色灰敗、渾身抽搐,時不時還長咳一陣,相當駭人。

    「丁原,這是怎麼了?」

    魯大山早在不遠處就放下了綦菡,他先走向了丁原,而綦菡則是徑自走向了丁母。

    「不知道……」丁原哭喪著臉,手足無措。「我娘一早就又吐又瀉肚子,方才還倒地不省人事,臉色又這麼難看,我只能快點送她到應化城,希望她能撐下去。」

    魯大山沉重地道︰「冷靜點,丁原,你听我說。」他指著正在察看丁母狀況的綦菡。「綦菡是個大夫,讓她先替你母親看看吧。」

    「嫂子是個大夫?」

    不僅丁原面露狐疑,連其他抬著人的村民們都難以置信,綦菡看起來才十五、六歲的嬌嫩模樣,會是個大夫?

    「丁原,情況緊急,你要相信我。」魯大山知道這很難相信,以前在京城也不是沒人質疑過綦菡,但在她妙手回春好幾次後,那些批評的人都乖乖閉上了嘴巴。「你不要看她年紀小,她可是京城醫藥世家綦家出身的,幾年前在京城就有了小神醫的名號,連皇宮里的公主嬪妃都指名要找她治病。」

    丁原舉棋不定,但他母親情況嚴重,現在抬去應化城也只能盡人事听天命,如果能在綦菡這里多一個機會也是好的,何況他平時就對魯大山的話信服得很,所以他沒有猶豫太久便道︰「大山,就听你的。」

    魯大山點了點頭,來到綦菡身邊。

    綦菡見魯大山過來了,連忙解下他背在身上的外袍,本能地指揮道︰「先將大娘放下來,誰去找兩塊石頭,一塊平一點的要磨藥用,還要找些水來。另外其他人不要靠得太近,這位大娘染的只怕是瘟疫。」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嚇退了一步,丁原更是面色如土,只有魯大山很快的按照綦菡的指示,尋回了兩大塊石頭,還順帶用荷葉裝了水回來。

    綦菡挑出了幾味藥材,讓魯大山在石頭上搗成泥,與荷葉中的水混合,接著全灌入了丁母的口中。

    確定藥入喉了,綦菡在魯大山的協助下,將丁母翻成側身,接著便拉著他跳開。「先不要靠近她……」

    此時柳宿突然領著一群村民來了,看到丁原等人居然還杵在村口,柳宿忍不住說道︰「丁原,你娘不是快死了?還不快抬去應化城,是要等死嗎?」

    一听柳宿說話的口氣,就知道他與丁原的交情並不好,應該說柳宿與所有和魯大山往來密切的人交情都不好。

    柳宿就住在魯家隔壁,此人心胸狹窄,目光短淺,且個性貪婪陰險,他原本就嫉妒魯大娘在村里比他更受村民擁戴,之後又親眼看著魯家在短短數年內如何從一個小戶,成為村里最大戶的人家,教他如何不眼紅?

    因此一看到丁原等人還不走,連魯大山都在這里,他便忙不迭地找碴來了。

    丁原無心與他吵架,只是老實說道︰「大山說他的妻子在京城是個大夫,我就讓我娘先給她看看,剛才她才替我娘喂了藥呢!你看我娘身體也不抖了,應該是有好轉……」

    話音方落,原本昏迷的丁母就有了反應,她先是干嘔了兩聲,接著嘩啦啦的吐出一堆穢物,吐完之後,丁母兩眼一翻,又昏了過去。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丁原嚇得六神無主,無助地望向綦菡及魯大山。

    綦菡連忙解釋道︰「這是正常的,因為要先排出體內的毒素……」

    柳宿惡狠狠地打斷她,「妳究竟給丁原他娘吃了什麼,怎麼會弄得半死不活的?原本還可能救得起來,現在她八成死定了!」

    「如果及時醫治,她不會死的……」

    柳宿根本不管她說什麼,他只知道現在是自己挑撥離間的大好時機,一個箭步來到丁原面前,半是恐嚇半是造謠地說道︰「丁原,庸醫誤人啊!你相信魯家媳婦這個庸醫,根本就是天大的錯誤!看看你娘要死不活的模樣,你再不快點把你娘送到應化城去,她就真的沒命了!」

    丁原本就無措,現在再被這麼一嚇,連忙又吆喝著村民將他娘抬走,一時之間也顧不得魯大山夫婦了。

    接著,柳宿轉頭厲聲對著綦菡道︰「丁原他娘要是送了命,一切就要怪妳!妳根本什麼都不懂,居然還敢假冒大夫?」

    綦菡被嚇退了一步,本想再替自己辯解,但魯大山已經擋在了她面前,沉聲道︰「綦菡醫術過人,她的名聲在京里隨便問一個人都知道,她會這麼救治一定有她的道理,我相信她!」

    我相信她這四個字瞬間融化了綦菡的心,讓她眼眶都忍不住紅了。這比什麼情話都還要動人,他從不說甜言蜜語,卻永遠像山一樣,替她擋風遮雨。

    綦菡的腦際突然痛了一下,一個畫面飛快閃了過去,她覺得畫面中的自己像飄在半空中,而眼中看到的,只有魯大山堅定的表情……

    「哼!魯大山,你相信她有什麼用?她就是醫死人了啊!」柳宿不懷好意地故意在村民面前大聲說道。

    「丁原的娘還沒死!」即使丁母剛才被抬走時的臉色慘白得嚇人,魯大山也沒有些許動搖,「綦菡的醫術可不是泛泛之輩能夠比的,而且她剛才說丁原他娘很可能染上了瘟疫,瘟疫非同小可,你這個做村長的,是不是應該趕快將村民聚集起來防止疫情擴大,而不是在這里大放厥詞!」

    跟著柳宿來的村民都嚇了一跳,柳宿也是臉色微變,但仍嘴硬道︰「你……你這是妖言惑眾!她說瘟疫就瘟疫,有什麼證明?」他見眾人都是一臉懼怕,變本加厲地又道︰「我看丁原他娘是死定了,你們這家子妖言惑眾,還冒充大夫醫死了人,應該把你們趕出村子,免得害死更多人!」說完,他看向其他人,煽動著,「你們說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有些村民跟著吆喝,他們都是平時巴結逢迎柳宿的狗腿子。

    而其余村民則是欲言又止。

    其實只有一小部分人贊同村長的話,但那也是基于不想面對瘟疫的事實,並不是對魯家有什麼不滿,大多數人都是站在魯大山這邊的,畢竟他過去在京里賺大錢,也幫了村子里很多,魯大娘還是村里的智者,甚至不少村民都租魯家的地耕作。

    一下子,氣氛僵硬了起來,魯大山懶得再理會柳宿,轉向綦菡說道︰「綦菡,這瘟疫該如何應對?妳快教大家怎麼做,遲恐生變。」

    綦菡動容地望著他,他始終沒有被影響,始終信任著她嗎?這時候,她一點也不怕了,站了出來,朗聲對著眾人說道︰「首先,大家要知道瘟疫是一種傳染性很高的疾病,有一個就會有第二個,我建議以丁家為中心,左右的房舍全空出來,以後若有新的病人,就抬到那里去治療。

    「此外,治療及預防瘟疫的藥草我們要先收集起來,否則只怕到時候不敷使用,得要有人上山采藥,或者到應化城去買。再者,我需要幾個人協助我治療,這幾個人或許也有感染瘟疫的危險,但我會讓這樣的危險降到最低……」

    她有條不紊地解釋著,魯大山則是目不轉楮地看著她,都有些入迷了。這時候的她跟以前自信滿滿的二小姐沒有什麼不同,反而隨著年紀增長,更顯得從容不迫,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美麗。

    村民听得一愣一愣的,幾乎就要行動了,柳宿也越听越心慌,一方面怕真的是瘟疫,另一方面是他堂堂村長現在居然被一個小丫頭指導,簡直有損顏面。

    此時天色暗了下來,村子里正處于一種驚疑不定的狀態,不管有沒有瘟疫,綦菡露了這麼一手,要把她趕出去是不可能了,更不用說還有個魯大山擋在那兒,就在柳宿苦思著理由想再扳倒他們夫妻倆,就見丁原等人又把丁母抬了回來。

    「怎麼了?」柳宿見他們回來,不驚反喜。「是不是死了?是不是人死了?」

    只要丁母死了,還怕不能借題發揮嗎?

    想不到丁原及一同抬人的村人們一臉驚慌,根本不管柳宿說什麼,見到魯大山夫妻還站在村口,連忙快步沖了過來。

    丁原急急忙忙地說道︰「糟了糟了,這下真的糟了!嫂子說對了,只怕我娘真是染上瘟疫了!」

    村民們都倒抽了口氣。

    柳宿更是直接叫了出來,離了丁原好幾步遠。「怎麼可能?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我們方才還沒到應化城,就遇到了從城里逃出來的商人,他說應化城里正在鬧瘟疫,叫我們千萬不要過去,還說我娘這副模樣,跟城里那些染上瘟疫的病人一模一樣……」丁原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把話說清楚了。

    「什麼?真是瘟疫?」柳宿差點跳起來。「不行!你們不準進來村子里,萬一讓其他人都染上了瘟疫怎麼辦?」

    丁原臉色大變。「村長,你不讓我們進去,是要我娘等死嗎?」

    「你娘原本就要死了!」柳宿氣急敗壞。「你們丁家的全不準進村!」

    「我反對!」魯大山突然鐵青著臉開口,「難道以後只要村民生病就趕出去嗎?如果是村長你家的人生病了,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趕你們出去?」

    「你你你……」柳宿臉都漲紅了,卻無法辯駁,因為其他村民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不善。

    「而且村子里染病的人也不見得只有丁原的母親,可能也有其他人染上了,只是還沒發病。」綦菡也跟著開口,這時候她說的話特別有說服力。「所以我們不能誰生病就趕誰,一定要團結起來。」

    「方才綦菡已經把對付疫情的方式說得很清楚了,大家只要照做就好,我相信疫情一定可以控制住的。」魯大山完全支持著綦菡,他有種預感,接下來她要面對的是重重的難關,但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她一個人承受。

    「是啊是啊,我相信大山,相信魯家嫂子!」丁原第一個跳出來。「那商人還說,我娘的情況早該咽氣了,居然還能撐到這個時候,該不會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我想一定是綦家嫂子的藥生效了,才保住我娘的命。」

    其余村人听了,也接連附和,似乎就要听魯大山的話開始行動,方才還替柳宿助拳喊聲的狗腿子村民們,此時都不敢出聲,縮著頭躲到人群後頭。

    「你們、你們……」柳宿完全被忽略,氣得跳腳。「到時候疫情若是控制不住,你們魯家要負責嗎?」

    魯大山想都沒想,定定地望著柳宿,厲聲回道︰「不管綦菡的成敗,我魯大山負全責!」

    說完,他再不理會柳宿,連忙帶著村人和綦菡,將丁母抬進村里,其他人則是依照綦菡的安排忙碌去了。

    而被忽視得徹底的柳宿,則是陰惻惻地望著他們,再不發一語。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