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桃花小神醫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桃花小神醫 第四章

作者︰風光

    「相公,我倒忘了停手,讓你拿這麼多。」她將小手伸向他。「我幫你拿一些吧?」

    她那溫柔又體貼的行為,真真正正撼動了魯大山的心,那清麗的笑更是令他頭昏眼花,有這麼一瞬間,他不由得幻想著如果她真是他的娘子該有多好?

    可是下一瞬,他馬上清醒過來,他不能這麼做,他不能這麼想,趁人之危是可恥的事,他絕對不能做!于是那一瞬間萌發出來的某種情感,又被他硬生生的掐斷。

    他微微搖了搖頭,又往頭上抓了抓,隨即變成一頭亂發。「不必了,這些我拿就可以了。」

    「相公,你帶我來這個地方真好啊!」綦菡深呼吸了一口氣。「我來到這里,整個人都覺得放松了呢!」

    「因為這才是你習慣的生活。」魯大山目光有些復雜地盯著她。「你記不記得我和你說過你的身世?」

    她點了點頭。「你說我是京城醫藥世家綦家的二小姐,母親已經亡故,由父親帶大,還有一個姊姊和一個妹妹。」

    「對,而這也是你會對藥草如此熟悉的原因。」魯大山娓娓解釋起她過去的情況,「你是一個神醫,從小廣研讀你們綦家的藥典醫書,才十歲醫術就十分了得,十一歲開始替人看診。在京城你可是小有名氣,尤其許多王公貴冑、權貴仕紳的女眷,只要有個病痛一定是找你,你在京城的仕女圈內相當受歡迎,更不用說你的容貌姣好,雖然當時年紀小,但長大後必然國色天香,想來向你提親的大戶可也不少……」

    他說了一大堆,綦菡卻只注意到他贊美她的容貌,整張小臉都亮了起來。「相公,你真覺得我國色天香?」

    「呃,我是說以後……」魯大山突然感到頭痛,這小姑娘究竟話都听哪兒去了?

    「現在不就是你那時候的以後了嗎?」她踮起腳湊到他面前,「漂亮嗎?漂亮嗎?」

    她突然離得他好近,他差點沒控制好被她撩起的那絲悸動,為了掩飾慌張,他連忙倒退了三大步。「很……很漂亮啊!」

    「那你為什麼不跟我圓房?」綦菡認真地問道。

    她都不會不好意思的嗎?在大庭廣眾……呃,好吧,在荒山野嶺光天化日之下問這種問題,魯大山簡直欲哭無淚,她失去記憶後雖然脾氣收斂了,但那直率的態度卻是變本加厲啊!

    「你還小……」他知道再繼續糾纏這件事,肯定沒個了結,一向腦子遲鈍的他,突然靈光一閃,居然也讓他想出了個好主意,于是他話鋒一轉,「因為你很多事還沒記起來,事情總要一步一步來。以前你自己說過,十五歲圓房還是太小,我總不好違逆你的意思,所以等你想起來什麼年紀是恰當的,咱們再來討論那樁事情。」

    「我真的那麼說?」

    「真的。」

    「我的醫術真的那麼好?說了你就相信?」

    「對,我親眼見過你問診下藥,甚至針灸整骨都難不倒你,你的醫術好是無庸置疑的。」這個回答他倒是一點都不心虛。「所以以後你也別再做那些家務了,那些根本不是你該做的。」這才是他今日帶她來的真正目的,只是話題被她一偏,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轉回來,真是累煞人也。

    「相公,你嫌棄我做不好嗎?」

    綦菡又目含哀怨,又差點讓魯大山崩潰。

    「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開心點,不要做自己不擅長的事。」他硬著頭皮解釋。

    「可是我擅長的是拔這些草,一點都幫不到相公你啊!」

    你只要乖乖的活著,就是幫我了。魯大山相當無奈,但這實話又不能宣之于口,否則怕她就哭死在他面前。

    低頭看了看她拔的藥草,他嘆了口氣說道 「這樣吧,你把這些藥材做成藥丸子或是藥粉,然後我拿到應化城去賣,多少貼補一下家用,這樣也算幫上忙了。」

    「好!」綦菡馬上破涕為笑,「我還知道很多藥方是可以炖湯的,我多拔一些,晚上炖雞湯給相公喝!」

    說完,她又開開心心地向前奔去,想找更多實用又好吃的藥草,卻沒發現跟在她身後的魯大山臉都綠了。

    「我只要藥草……」他的一只手懸在空中,似是要召喚她回來,可是他說話的音量卻虛弱得只有他自己听得到。「可不可以不要炖雞湯?其實你煮的東西……不是很好吃。」

    一路下山,綦菡都是笑咪咪地看著魯大山,眼神片刻也離不開他。

    這個大個子相公雖然不會說好听話,平時也不太搭理她,但她知道他其實默默關注著她的生活,否則不會在她沮喪到了極點的時候特地帶她上山,讓她知道自己還有著本領。

    再低頭看看自己被他牽住的小手,綦菡的笑容更燦爛了。或許是山路太過崎嶇,又或許是她一直死盯著他,讓他擔心她不小心就摔個大馬趴,無奈之余只得牽著她走,他甚至把那些藥材都用外袍包了起來背在背上,好空出手來。

    只有這個時候,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他的妻子,執子之手。

    兩人回到了山下已是傍晚,看著滿天的霞光,綦菡滿足地過完了這一天,然而魯大山卻非如此,他定定地望著村子的方向,不發一語,表情也從在山上的放松變得有些凝重。

    「相公,怎麼了?」綦菡察覺了他的異狀,問道。

    魯大山目力驚人,遠遠的,他便看到村子里有人被抬了出來。「看來村里又有人出事了。咱們水源村沒有大夫,遇到重病只能抬到應化城去,能不能撐過去,就只能看天意了。」

    「有病人?」她的小臉也嚴肅了起來。「相公,能不能帶我過去看看?」 聞言,他頓時眼楮一亮。對啊,他身邊就有個小神醫,怎麼就忘記了呢?別人治不好的病,說不定她就能治好,再不濟至少也可以緩解病情,讓病人能拖到應化城里。

    「我們馬上過去。」魯大山本想拉著她跑過去,但她的腳程實在太慢,他索性將她抱了起來,朝著村子的方向飛奔而去。

    綦菡低叫一聲,但隨即溫順地躺在他懷中。她知道他是為了方便,但即使只有這麼一小段路的溫馨,她也要好好感受。

    不一會兒,他們果然在接近村口的地方遇到了幾個村民抬著一個人,領路的是一臉憂慮的丁原,他是村子里的獵手之一,平時對魯大山很信服,而躺在擔架上的是丁原的母親,她臉色灰敗、渾身抽搐,時不時還長咳一陣,相當駭人。 「丁原,這是怎麼了?」

    魯大山早在不遠處就放下了綦菡,他先走向了丁原,而綦菡則是逕自走向了丁母。

    「不知道……」丁原哭喪著臉,手足無措。「我娘一早就又吐又瀉肚子,方才還倒地不省人事,臉色又這麼難看,我只能快點送她到應化城,希望她能撐下去。」

    魯大山沉重地道 「冷靜點,丁原,你听我說。」他指著正在察看丁母狀況的綦菡。「綦菡是個大夫,讓她先替你母親看看吧。」

    「嫂子是個大夫?」

    不僅丁原面露狐疑,連其他抬著人的村民們都難以置信,綦菡看起來才十五、六歲的嬌嫩模樣,會是個大夫?

    「丁原,情況緊急,你要相信我。」魯大山知道這很難相信,以前在京城也不是沒人質疑過綦菡,但在她妙手回春好幾次後,那些批評的人都乖乖閉上了嘴巴。「你不要看她年紀小,她可是京城醫藥世家綦家出身的,幾年前在京城就有了小神醫的名號,連皇宮里的公主嬪妃都指名要找她治病。」

    丁原舉棋不定,但他母親情況嚴重,現在抬去應化城也只能盡人事听天命,如果能在綦菡這里多一個機會也是好的,何況他平時就對魯大山的話信服得很,所以他沒有猶豫太久便道 「大山,就听你的。」

    魯大山點了點頭,來到綦菡身邊。

    綦菡見魯大山過來了,連忙解下他背在身上的外袍,本能地指揮道 「先將大娘放下來,誰去找兩塊石頭,一塊平一點的要磨藥用,還要找些水來。另外其他人不要靠得太近,這位大娘染的只怕是瘟疫。」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嚇退了一步,丁原更是面色如土,只有魯大山很快的按照綦菡的指示,尋回了兩大塊石頭,還順帶用荷葉裝了水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