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限時女主角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限時女主角 第六章

作者︰蕾絲糖

    病床上听到有人進來的聲響的蔚燦陽,抬眼望向門口的方向,「誰?」

    侯福安一眼就看到他臉色蒼白,嘴唇沒血色,蔚于雁說他沒吃飯……看來真有這麼一回事。不過他表情平靜,看起來不像他姊說的在鬧脾氣,也不像昨天那樣激動。

    蔚于雁在她旁邊以只有她們兩人听得到的聲音交代,「晚餐就在旁邊的櫃子上,哄他吃,氣氛好的時候說服他讓醫生取細胞,我跟醫生在外面等你。」

    等了幾秒沒得到應聲,蔚燦陽耐心地再問︰「是誰?」他確定自己有听到竊竊私語聲,有兩個人在他房內。

    蔚于雁遞給侯福安一個拜托的眼神,轉身關上房門留她和蔚燦陽兩人獨處。

    「只有一個腳步聲出去,還有誰在房內,為什麼不出聲?」他有些不悅。在耍他嗎?

    侯福安輕聲開口,「是我。」

    他微愣後,毫不吝嗇地給她一抹粲笑歡迎她,「小府,你來了。」

    不知為何,她覺得他的笑看似開朗,卻有些勉強。

    她走到他床邊,「我跟你姊聊過了,你整天沒吃飯?」

    他表情有剎那的尷尬,「我姊真是多嘴……我沒事。」

    「你有什麼心事嗎?」她感覺他的態度變得內斂多了。

    「心事?你想太多了。」他依然笑著,「你吃過了沒?」

    在轉移話題呢……她沒戳破這件事,順著說下去,「還沒,我幫你把晚餐拿過來好嗎?」她走到櫃子旁,這一看,不禁錯愕。

    除了餐盤外,櫃子上還擺了三份已經融化的草莓冰淇淋,是知名品牌賣的底層鋪了餅干、冰淇淋上還加了兩三種配料的那種。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他曾在受訪時說過,他女友喜歡冰淇淋,無論夏天冬天,每次約會都一定要吃。他的情況不可能自己出去買,肯定是請人幫忙訂外送,但買了三份是……

    「你……每隔幾個小時就請人外送一次冰淇淋嗎?」

    他別開了臉,「嗯。」

    她心一揪,「抱歉……我這麼晚來。」

    「沒什麼,你不用放在心上。」他雖說著包容的話語,臉卻沒有轉回來。

    她咬了咬下唇,正猶豫著要說什麼時,又听到他開口——

    「昨天……我情緒有些失控,如果你是因為同情或是怕刺激到我,所以才答應我繼續交往,其實不必這樣。」

    她心想,這人在說反話呢。她沒忽略他擱在被子上的手,用力握緊,隱約浮現青筋。

    因為很期待女友的到來,也因為想實現昨天要對她好的承諾,從早上就一直等著她,怕她來時吃不到沒融化的冰淇淋,一再請人外送……

    侯福安伸手覆上他握緊的拳頭。他先是全身一震,接著反手牢牢握住她的手,像怕她抽走這份溫暖,她內心更不舍了。

    他轉過頭,欲言又止,「你……」

    侯福安柔聲道︰「我沒勉強喔。」

    他黯淡的眼眸瞬間燦爛得像裝滿了星光,眼角眉梢都是喜意。「這可是你說的,我給了你機會反悔了,之後不會再放開你。」

    聞言,她的心跳微微加快,即使他的視線焦距無法和她對上,但那份強勢和愛意,都讓她差點無法招架。

    感覺她想抽回手,蔚燦陽緊握不放,嗓音有些低啞的問︰「小府,怎麼了?」

    「我想幫你架病床的餐桌板……再不吃,飯菜就冷了。」她給自己找了適宜的理由。

    他聞言松手,她連忙找餐桌板,一方面也重新整理心情。

    她只是來報恩的,不要太投入……

    一邊告誡自己,一邊找到板子架好後,她將筷子塞到他手中,餐點放在板子上,催促道︰「快吃吧。」

    他莞爾道︰「小府,我看不到,怎麼夾菜呢?會弄得到處都是,你真可愛。」

    對吼……她傻傻詢問他,「那……這要怎麼辦?」

    「你喂我吃啊。」這話說得理所當然。

    侯福安想象了一下那情景,不由自主的臉發燙。

    「怎麼安靜了,會害臊?」

    「沒……你眼楮不方便,這是應該的……」她力持鎮定,命令自己不要想歪。

    她伸手欲取過他手里的筷子時,他順勢握住她的手,執到唇邊輕輕一吻,她瞪大眼,羞得耳根通紅,手也一抖,筷子不小心掉到被單上。

    這……這是什麼情況?

    「小府,有東西掉到我腿上,該不會是筷子吧?」他優美的唇揚起,笑弧擴大,「你嚇到了?」

    「當然啊,你……你怎麼突然這樣……」她慌忙抽回手,心撲通撲通跳得很大聲。

    「剛才那個吻是想謝謝小府願意服務我用餐。」他體貼地再道︰「你既然還沒吃,我的晚餐分你一半吧。」

    她心里微暖,「這樣你會吃不飽的。」

    「就算這樣也不能餓到自己的女人。」他有些懊惱道︰「我姊替我請的看護去休息了,不然可以叫她去幫你買一份晚餐。」

    「我沒關系的,待會再自己買就好了,倒是你,我怕你分我吃,晚點會餓。」

    「不用擔心,我會再請看護買其他的食物,倒是你餓到我會心疼的,先跟我合吃吧。」

    她看他態度堅定,只得點頭,「嗯,好。」

    她拾起被單上的筷子,另一只手拿起碗,先夾一塊肉給他,才吝嗇地給自己一小口的飯。她雖然打算把整份餐點都給他吃就好,但一下班就趕過來,真的有點餓……

    他突如其來地道︰「你不覺得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像新婚夫妻嗎?」

    侯福安手上的筷子又掉了。她已經克制自己不往那方面想了,這男人……故意的嗎?

    他即使看不到也能想象女友的表情,朗笑出聲,「你變得好羞澀,我們是情侶呢,雖然你不記得了,但還是學著適應比較好。」

    她白他一眼,隨即想起他看不見,覺得自己傻,不過……感覺他已經恢復了記憶中的溫朗。

    她安心了不少,便故意訓斥道︰「吃飯不要一直說話。」

    「好好,都听你的。」他裝作沒轍地聳了下肩,但眼底盛滿溫柔。

    侯福安喂他用完餐,收拾空的餐盤和融化的冰淇淋時,猛然被一問——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今天這麼晚來。」

    她連忙絞盡腦汁的想,最後有點心虛的說︰「我昨天剛清醒,今天還很累,不小心就拖到這麼晚了。」

    他急切追問︰「那你現在還好嗎,要請醫生過來嗎?」

    「我已經沒大礙了,別擔心。」她轉移話題,「我去請醫生進來好不好?」

    他沉吟了一陣,一副在猶豫的樣子。

    她加把勁勸道︰「早點治療才能早點康復啊。」

    「有道理。」他臉色認真,裝模作樣地頷首附和,接著道︰「你親我一下,我就讓他進來。」

    她傻眼,臉也一並燒紅了起來。

    他眼眸含笑,彷佛帶有春光一般,「看醫生很恐怖的,我總得拿一點獎勵,不是嗎?」

    看醫生很恐怖?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在逗她玩。她整個不知所措,沒好氣的瞪他。

    「快點。」他催促道,還一臉期待地閉上眼楮。

    她害臊地盯著他精致雕刻般完美的俊顏,高挺的鼻梁,濃長的睫毛,視線下挪到那張形狀優美的唇時,心跳快了幾拍。

    親一下?說得倒容易……或許他習慣和莫玟愛這樣打鬧,但她不是莫玟愛啊……

    她緊張地緩緩靠近他,在離他的唇剩下一個拳頭的距離時,她停了下來。

    「小府?」他感受到她的呼吸噴灑在臉上,等了一兩秒卻沒有等到香吻。

    她這時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唇印上他的臉頰,隨即立刻退開。

    「我做到了,我去叫醫生!」她匆匆扔下這句話,一下子就奔到了門口。

    蔚燦陽听到門被推開的聲音和外頭的談話聲,陡然失笑。

    果然對失憶的她來說接吻太勉強了嗎?不過……他摸上被親的臉頰,心里有幾分柔軟,覺得剛才的她真可愛。

    小府過去總愛撒嬌耍任性,但熱情如火得讓人著迷,他以為她會笑罵他不正經後吻上來,沒想到特別的羞怯,保守的只敢親臉頰,親完還像受驚的小動物一樣逃跑,還有之前也是,親個手背就驚慌失措,失憶後的她意外的萌呢……

    另一邊,侯福安的心在狂跳,分不清楚是跑太快還是剛才那一吻的關系。

    她突破不了心里那一關去親他的嘴唇,即使只是做戲,那都像是一種對心中男神的褻瀆……不過,他該不會因此不認帳吧?

    她緊張兮兮地躲在門口觀察,醫生走進去後,蔚燦陽和對方平穩的交談,隨即醫生叫來護士準備器材,她松了一口氣。

    「阿福,跟我過來。」

    蔚于雁突然靠過來,不由分說地抓住她的手腕,她一頭霧水地被蔚于雁拉到一個沒有亮燈號的診間里,里面已經有個老醫生在等了。

    「叫我晚下班,原來是為了她啊,沒問題,我這就幫她看診。」老醫生脾氣很好地呵呵笑,已經注意到侯福安脖頸的疹子。

    侯福安愣了下,順著老醫生的視線看看蔚于雁,忽然明白原來對方替她安排看皮膚科,忙向對方道謝,拿了健梗卡給對方,老醫生仔細看了她的癥狀,口頭問了幾句病征,給了她藥單。

    出了診間,她感謝地道︰「蔚小姐,謝謝你,居然特地為我留住醫生。」她知道大醫院看診通常都要排隊,而且有豐富經歷的醫生更是得擠破頭,更別說看診時間結束才要看病了,都是托蔚于雁的福。

    「不過是小事,以後不用這麼生疏,叫我雁姊就好。」蔚于雁微笑道,「明天還要麻煩你再來看我弟了。」

    侯福安頓時說不出每天都來看望會有點困擾,最後只和蔚于雁討了匯款帳號和借據,請蔚于雁轉告蔚燦陽明天見後,就去一樓櫃台領藥離開醫院。

    公車上,她在座位上望著借據,上面寫著一百五十萬,深深吐了一口氣。

    加油吧,數目雖大,但總有一天會還完的,何況蔚于雁強調了不收利息,也沒有期限,這對她已經是很大的恩典。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