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限時女主角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限時女主角 第六章

作者︰蕾絲糖

    侯福安驚詫。這件事已經被報導了?該不會就是今天那本八卦周刊……

    「好吧……我幫忙,但那筆錢,我一定會分期還妳。」這怎麼說都是在騙蔚燦陽的感情,要是真的收了錢,她感覺自己以後沒資格繼續暗戀他。

    蔚于雁噗哧笑了,「我沒遇過像妳這麼老實又有道德感的人,明明需要錢,卻猶豫著不該騙人,好不容易說服妳答應,妳又堅持要還錢,那筆錢對我家而言真的只是小數目,妳不用在意。」

    侯福安兩耳赤紅,不敢澄清自己真正的心思,只能揮著手拒絕,「不不不,妳能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借錢給我已經很感激了,平白拿這筆錢我心里這關過不去。」

    蔚于雁不勉強她,「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侯福安,叫我阿福就可以。」

    「我是蔚于雁,這里的護理長,這樣我們就算認識了。」她再次擔心地看了眼弟弟的方向,警察和保全還沒搞定,「妳可以先幫我去安撫我弟嗎?」

    「可是我得先去我弟弟那和租車公司的人還有受害者家屬談賠償問題,已經讓他們等了一些時間。」她著急道。

    蔚于雁一派泰然的說︰「這樣吧,妳告訴我妳弟的名字,現在在哪個病房,我代妳去處理。」

    「可是妳不是關系人……」

    「不是關系人的事我自有辦法解決。」蔚于雁截斷她的話,「妳看起來就很好欺負的樣子,金額這麼高搞不好是被坑了,我替妳處理比較好。」

    被人直言看起來好欺負,侯福安有些難為情的紅了臉,乖乖報上弟弟的名字,以及人在觀察區。

    「那我弟就麻煩妳了!」

    蔚于雁扔下這句就往急診觀察區走,留侯福安在原地,侯福安望著花園的方向,先深吸一口氣,才邁出步伐,每走一步內心都有聲音在耳邊盤旋—

    這是不得已的方法,他不能不接受治療。

    為了他好,她必須幫忙他振作……

    即使將來會傷害他,被他怨恨,也沒關系的,就當作感謝他在過去曾對她的幫忙吧……

    做好心理建設,侯福安握緊拳,朝還在跟警察及保全拉扯的蔚燦陽走去。

    此時他的頭發和衣服因為掙扎而微亂,和記憶里從容不迫的帥氣模樣相差甚遠,眼眉充滿了不安焦躁。

    「我不回病房!叫小府回來……我就在這里等她!我們話還沒說完!」

    她站定在他面前,凝視著他那雙漆黑深邃的迷人雙眼,但他完全看不見她,也不知道多了個人,徑自在吼叫著。

    真的看不見呢……她既安心,又有些失落。

    警察滿頭大汗的抓著蔚燦陽,蔚燦陽看起來不壯但其實很有力氣,何況還不能傷到他,實在不好拿捏力道,這時他注意到侯福安又折返回來,還湊得這麼近,怕蔚燦陽在掙扎時打到她,好心勸道︰「小姐,妳還是離遠一點比較好。」

    「沒事,讓我來勸他吧。」她對著壓制著他的三個大男人柔聲道。

    蔚燦陽听到她的聲音,停下掙扎,睜大眼找尋她,「小府?」

    「剛才我跟你姊姊聊了,抱歉呢,我車禍後失憶了,不記得名字也不記得你了,你也別怪你姊,她怕刺激到你所以瞞著你。」

    侯福安說著這句話時,手心沁出汗,沒有自信能夠真的騙過去,搞不好……突然間他又覺得聲音不像了。

    眼看蔚燦陽沉默著,她緊張得心跳如擂鼓。

    接著,她听到他喃喃自語道—

    「原來如此……難怪沒來看我……」

    他信了!她的心稍微安定了些,哄道︰「你回病房休息好不好,也別拿自己的眼楮賭氣,好好治療。」

    蔚燦陽先對抓著他的三個大男人冷聲道︰「我已經冷靜下來了,放開我。」

    兩個警察和保全你看我我看你,最終松開壓制他的手。

    蔚燦陽面無表情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接著伸手在半空中摸索,探了兩三秒,才擒住近在咫尺的她,一把按入懷中。

    「妳听我解釋,我不是賭氣,我只是……」他頓了下,猶豫要不要說。

    「只是什麼?」

    蔚燦陽又沉默了起來。

    「你不是說要和我好好談嗎?」她輕聲再哄。

    他深吸氣,才坦白道︰「我不懂我們之間到底怎麼了,總在思索我做錯了什麼,所以不想面對這個世界……」他語聲嘶啞,「很不象樣吧,抱歉。」

    她由衷道︰「不,你一定很困惑不安吧……」

    他將她擁得更緊,「我想和妳再談一次,听妳的真心話,而不是突然的一場爭執,讓這麼多年的感情就沒了……」

    侯福安感慨地想。真心話嗎?她怎麼可能知道莫玟愛的真心話……

    「我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你也別想這麼多了,好嗎?」

    他稍微拉開她,俊顏朝她展露了笑容,彷佛雲破日出,燦亮而溫暖,「不會了,因為妳來見我了。」

    她忍不住桂開了眼,心虛得無法直視他的笑顏。

    下一刻,他道︰「我們交往太久,久到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我反省過,我之前為了接任公司太忙了,可能忽略了妳,從今以後我會加倍的疼妳,所以不分手好嗎?」

    「如果你不介意我傷了你的心,還害你失明……」

    「只要妳願意回到我身邊,那些我都不在意。」彷佛不夠安心,他再次確認地問︰「妳不會嫌棄我變成了瞎子,對吧?」

    「怎麼會嫌棄,那是我的錯不是嗎?何況你的傷勢只是暫時的,我會陪你做完療程的,別擔心。」她柔軟的手心輕拍他的背。

    他緊繃的背脊放松了下來,再次擁她入懷,失而復得的踏實感充斥胸臆。

    侯福安靠在他寬闊厚實的胸口上,被他的熱度和氣息包圍,以前夢過這樣的畫面,夢中的她心情充滿甜蜜和喜悅,可沒想到事情真的發生了,她的心卻那麼的空虛落寞。

    蔚于雁這時回來,很滿意弟弟情緒穩定了下來,她又拜托侯福安說服蔚燦陽重新做筆錄,侯福安一跟蔚燦陽開口,他二話不說答應,但也先問了肇事的狀況,如果有其他傷者,對方要多少錢他都付,警察澄清這起車禍幸運的沒有波及他人,只需要賠償電線桿維修費和超速罰單,蔚燦陽才如實說出車禍經過。

    車禍那晚,開車的是莫玟愛,她說有事要跟他談,開車去他公司接他,他們兩個在車上因為分手而吵架,莫玟愛差點撞上對面來車,方向盤一個緊急右轉,從馬路沖上人行道,撞擊發生得太快,接下來的事情他沒有印象。

    成功做完筆錄的兩名警察離開,蔚于雁扶著弟弟要帶他回病房,但他不願,好不容易能跟女友說話,這點相處時間完全不夠,侯福安只好承諾明天一定會去看他,這才安撫了他。

    侯福安沉默望著他們姊弟的背影幾分鐘後,才回急診觀察區,從侯兆萬口中得知蔚于雁當場繳清了租車公司和受害者的賠償費,達成和解,且據理力爭,砍了兩邊的價,尤其受害者獅子大開口的部分砍最多,他沒見過這麼犀利的女人。

    侯兆萬問她打哪找來這麼可靠的救兵,不僅談判功力了得口袋還很深,拿出這麼大一筆金額眉頭連皺一下都沒有。

    侯福安避重就輕道︰「你還有心情追究這種事?這筆錢我們要還給人家,你以後不要再發生像今天這樣的事了,我無法承擔得起第二次。」

    侯兆萬自知理虧,唯唯諾諾地答應。

    她帶著弟弟辦了出院手續回家休養,離開前看了一眼醫院。

    蔚燦陽,她心中的太陽,他不該隕落,她相信他會回歸天空,讓她能繼續瞻仰他。

    一天內發生太多事情,侯福安回家後仔細看過八卦周刊,內容寫了蔚燦陽車禍後住院,女友無大礙但隔天就飛離國內,沒有留下來照顧情郎,疑似感情生變。

    回想蔚燦陽鬧脾氣的言行里充滿著對莫玟愛的感情,她實在不明白莫玟愛為何要這樣對待一個深愛她的男人……

    她心事重重加上輾轉難眠,隔天起床,不只臉上掛了黑眼圈,皮膚也在發癢,她進浴室梳洗完看了手臂和脖頸,果然出現點狀疹子。

    這體質實在太麻煩了……父母健在時,忘了是哪一年的過年,曾有親戚開玩笑說過,這是有錢人的體質,可她不這麼覺得,笑都笑不出來。

    出了浴室,一進客廳就看到弟弟已經買好早餐放桌上,一看包裝就知道是麥當勞,但只有一份,她不用打開也知道是她喜歡的香雞蛋堡餐。

    侯福安有點想笑。惹她生氣就買她喜歡吃的。

    侯兆萬從廚房走出來,沒被三角巾包住的右手拿著裝著牛奶的馬克杯,邊喝邊對她道早,「姊,早,真稀奇,今天居然不用我叫妳起床……」隨即他驚呼,「天啊,姊,妳的病又發作了嗎?」

    她故意回道︰「是啊,這都是托誰的福呢?」

    侯兆萬干笑,將馬克杯放桌上,連忙拉她坐下,像小狗一樣討好她,「妳趕快吃,我去洗衣服。」隨即閃電般躲進浴室里。

    她對著浴室喊,「你忘了你的手骨折不能踫水嗎?」

    里面的人糗得不敢出來。

    侯福安失笑。真是個笨蛋弟弟。

    吃完早餐,她換下睡衣,背起背包出門上班。

    耳尖听到門把被扭開的侯兆萬從浴室探出頭來喊道︰「我會先幫妳去診所掛好號,下班等我,我去接妳!」

    她本來直覺要回好,但猛然想起要去醫院看蔚燦陽,話就吞回去,找理由推辭,「不用了,我今天會晚下班,要盤點。」

    「不行,怎麼可以拖著不看呢!」侯兆萬瞪圓了眼,立刻從裝乖的小狗變回管家公。

    「那間診所人很多……」

    「我不就說我會先去幫妳掛號嗎?」侯兆萬敏銳地瞇起了眼,「妳怪怪的,有什麼事瞞著我?」

    「我出門了!」

    這下換她落荒而逃,她跑出門時,看到隔壁鄰居一如平常的靠在矮牆上望著風景,匆匆向他打招呼,「早!」

    鄰居瞄到她沒睡飽又皮膚病發作的淒慘模樣,愣了下,「妳……」

    此時侯福安已經頭也不回地跑開,完全沒听到他的聲音。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