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馴尪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馴尪 第十八章

作者︰金晶

    【第十章】

    李嬤嬤看著緊關的門,看看時辰,最後還是上前輕輕地敲了敲門,「大少爺、大少夫人……」該準備一下去江老夫人那了。

    「滾!」冰冷的字帶著暴虐的語氣隔著門傳了出來,嚇得李嬤嬤往後一退,差點崴了腳。

    後面的艾草連忙扶住李嬤嬤,「嬤嬤……」

    「算了,我們再等等看。」

    屋子內,地上是撕碎的布料,而床榻上是男女瘋狂地糾纏,青紗輕輕地搖曳著,窗外的風一吹,帶走了屋子里甜膩的味道。

    方淑媛睜著眼楮,透過光線,看到了窗外高高療立的榕樹,兩眼露出了迷茫。其實江離說得很對,如果她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她為什麼任他對她做這種羞答答的事情,就算是讓他得手便算了,而她竟還沉溺在其中。

    現在她竟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對江離是喜歡還是恨,他當初有多傷她,她便有多恨他。

    可是現在這份恨似乎也淡了一些,又或者當初便沒有多少恨,是她自以為是的恨,還是她自以為該恨他所以才恨,當初對他的喜歡一直沒有變過嗎?方淑媛想了想,不知道,她什麼都不知道……

    ……

    許久之後,方淑媛渾身在顫抖。

    沙啞低沉的聲音響起,「用水。」

    門外的李嬤嬤幾乎要感天謝地了,「是。」她早已命人準備好了熱水。

    兩個婆子將熱水抬進了屋子里,已經嫁人的婆子被那歡愛的氣息燻紅了臉,放下水桶便立刻出去了。

    李嫂嫂沒有進去,又重新將門關上。江離從來不讓人伺候,也不許別人伺候方淑緩。

    江離拿了干淨的棉帕,抱著方淑媛進了水桶,先服侍完了她,將她整得體面之後,便快速地整理自己。

    方淑媛顫著雙腿,找了衣衫穿上,黑色發絲凌亂不堪,她拿著梳子梳了好一會也解不開,突然一只大掌伸了過來,替她解開了發結。江離的動作極具耐心、溫柔,做的是最普通的事情,卻吸引了她的目光,他一連解開了好幾個發結,修長的玉色手指瞬間便解開了她的千絲萬縷,恍惚間似乎在解開她的心結般。

    「你喜歡我?」方淑媛這麼問。

    江離的手一頓,隨即恢復正常,繼續解著發結,「嗯。」

    「如果我一直不喜歡你呢?」

    江離的臉瞬間如墨汁般的漆黑,她從鏡子里緊盯著他的每一瞬間的神情,然後她看到他眼里閃過的殘暴,他冷酷地凝視她,「不管你喜不喜歡我,你這一輩子都別想離開我。」

    方淑媛被他霸道的話震懾得心跳加快,而他說完話後,轉身吩咐李嬤嬤進來給她梳妝打扮。

    「大少爺、大少夫人來了。」丫鬟傳話道。

    簾子打開,江離攜著方淑媛走了進來,江老夫人坐在上首,看著他們來,露出了笑容,「來了。」

    坐在江老夫人下首的江二小姐重重地哼了一聲︰「大哥、大嫂也真是的,讓我們等這麼久。」

    江離權當沒有听見,方淑媛學他的樣子,也當沒听見。

    江繼室笑呵呵地說︰「人齊了,就擺膳吧。」

    「嗯。」江父頷首。

    江老夫人先站起來,江二小姐伸手扶著江老夫人到了飯桌前。方淑媛跟著江離坐下,旁邊正好是江三少爺和江四小姐,兩兄妹年紀還小,看到方淑媛,便甜甜地喊︰「大嫂。」

    方淑媛微笑,「真乖。」

    「大嫂,臉紅紅的,好看。」江四小姐稚嫩地說,兩眼如星星般一閃一閃的,分外好看。

    江三少爺附和地點頭,「大嫂好看。」

    「哼,兩個馬屁精。」江二小姐哼了一聲。

    江三少爺和江四小姐立刻安靜了。江離冷冷地看了江二小姐一眼,「我覺得三弟和四妹沒說錯。」

    江三少爺和江四小姐立刻開心地拍拍手。江二小姐氣紅了臉,再看低著腦袋的方淑媛,眼楮落在方淑媛脖頸處的粉點上,她兩眼倏地睜大,立刻想到剛才江離和方淑媛為何遲到了,她哼了一聲,真是不要臉。

    江離淡淡地瞥了一眼江二小姐,「二妹再過兩個月就要成親了,聘禮都已經準備好了?」

    江繼室笑著說︰「阿離不用擔心,都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說到這個。」江離看向江老夫人,「祖母,我娘親留下的嫁妝,我想跟淑媛帶過來的嫁妝放在一個庫房,以後都是我跟淑媛孩子的,交給淑媛打理再好不過了。」

    「她一個庶女哪里會管這些?」江二小姐首先不滿了。

    江繼室沒有說話,靜靜地坐著。

    江老夫人的眼楮眯了眯,看向江父,「你怎麼說?」

    「娘說了算。」

    江老夫人點點頭,「阿離說得很有道理,其實那時候你抬聘禮上方府的時候,我便打算開了你娘的庫房給你置辦聘禮,你卻說不用。」

    方淑媛一怔,想著當初滿當當的聘禮居然不是江離娘親的嫁妝補貼,全部是江離自己一個人準備齊的,她心里驚訝不已。

    「我那里還留著禮單,到時候淑媛拿過去對一對,庫房的鑰匙,繼夫人等等給淑媛拿去。」江老夫人順便加了一句,「淑媛在我這學了三個月的規矩和管理,這些倒不是大問題。」

    江二小姐張了張嘴,聰明地閉上了嘴巴。祖母帶出來的,她哪里敢說不好。

    「好了,用膳吧。」江老夫人說道。

    于是飯桌上的人各懷心思,心不在焉地吃飯,唯有江離和方淑媛不受影響,認認真真地吃飽了飯。

    剛用完膳,江繼室便以身體不舒適的借口先離開了,其他人也都先離開了,江離陪著方淑媛跟江老夫人說了一會話才離開。

    兩人剛走出江老夫人的院子,方淑媛壓低了聲音,「你怎麼說起了娘親的嫁妝?」

    「我的事情你可以管,也可以說,沒必要推得老遠。」說著,江離幽深地看了她一眼。

    方淑媛垂下了腦袋,小嘴抿著不說話。

    「我的便是你的,你要記住,你是江家媳婦,是我的女人。」

    方淑媛停下了腳步,「我什麼都可以管你?」

    「沒錯。」他頷首。

    「我不許你納妾。」她想了一個。

    「好。」

    「一輩子就我一個女人。」

    他的唇角微揚,「好。」

    「我、我要你所有的錢財。」

    「可以,我賺錢本就是給你花。」

    「今晚不準上榻。」

    「淑媛,難道你要與我在牆上來一回嗎?」

    方淑媛驀然無語,果真,她如何都比不過他的厚顏無恥,但如果他真的能做到一心一意只對她的話……她的呼吸快了幾分,眼眸微微垂下,耳根後的嫩肉也染上了鮮粉色。

    江離的大掌忽然伸過來,牽起她的手,「如果你真的想,為夫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方淑媛羞惱地瞪了他一眼,「閉嘴。」說著便往前走。

    溫暖的大掌撫上她的發絲,耳後傳來江離溫柔的聲音,「以前是我有眼無珠,沒有識得你的好,你便是惱我、氣我都沒關系,但是……」

    方淑媛停下腳步,轉過頭看他。

    「以後不要再說不喜歡我,听多了,我也會傷心。」看著淚光在方淑媛的眼里微閃,江離從身後輕輕地摟住她,「為夫的下半輩子都由著你,你想怎麼欺負我都可以,好不好?」

    方淑媛低下頭,淚光從眼角滴落,她用力地眨干淨,抬手便推開他,「還不回去休息。」

    江離笑著跟上去,手指踫觸到她如玉般柔滑的手背,微頓片刻,牽住她的小手。

    夜色里,兩道人影在月光之下,交織在鵝卵石小道上。

    「方淑媛你給我出來!」江二小姐氣憤地跑到了方淑媛的的院子里。

    李嬤嬤朝艾草使了一個眼色,艾草偷偷地跑了出去,一旁的芍藥連忙護在方淑媛的身前,「二小姐有什麼事情?」

    「你一個丫鬟給我滾開!」江二小姐一把將芍藥給推開,雙手插腰地瞪著方淑媛,「是你對不對?是你打起了先夫人嫁妝的主意,對不對?」

    方淑媛本來緊蹙的眉緩緩地松開了,「二妹妹是因為這件事情跟我大吵大鬧?」

    「不要叫我二妹妹,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大嫂,你以為你嫁給我大哥就是我大嫂了?呵呵,好笑,你以為你是鳳凰?不過就是一只臭麻雀。」

    方淑媛面無表情地看著江二小姐。江二小姐繼續問︰「你說,是不是你?」

    「你大哥要先夫人的嫁妝有什麼不對?那本來便是你大哥的。」

    聞言,江二小姐氣得咬牙切齒,確實沒有不對,可如果不是方淑媛,也許大哥根本不

    會提,就因為大哥提了這件事情,被江老夫人發現江繼室準備將那嫁妝里的幾件名貴的物品轉到她的嫁妝里。

    李嬤嬤听了一個小丫鬟的絮叨,立刻明白怎麼回事,便到方淑媛的耳邊說了一遍。

    方淑媛的眉頭皺在了一起,臉上更多了一抹冷笑,「你在這里像一只瘋狗一樣亂叫便是因為你大哥收回了嫁妝,連帶著你出嫁時候也少了幾分體面?我真是沒想到繼夫人膽子這麼大,挪用了先夫人的嫁妝給你?以你大哥的性子,如果你要,大可以開口向他要,他絕對不會不給,可繼夫人這樣簡直就是小偷的行為。」

    「你閉嘴,明明是你不好,如今我娘還被祖母責怪。是啊,你開心了吧?祖母還說要將中饋交給你。」

    祖母本就有這樣的打算,否則祖母不會悉心教她,但方淑媛沒想到事情會是由江繼室貪墨先夫人嫁妝牽扯出來。

    「我是你大哥的妻子,以後府中的中饋由我管不過是遲早的問題。」方淑媛挺直了腰板,心中一片唏噓。若是以前,遇上江二小姐,她也許會低著頭唯唯諾諾,如今身分換了,她是江家的大少夫人,是江二小姐的大嫂,是江離的妻子。

    方淑媛的眼里沒有意外,江離之前便跟她通過氣,中饋遲早會交給她,祖母也有這樣的意思。他說,她要跟他一同走完這輩子,不許她懦弱地躲在他身後。在無意間中,她漸漸地脫胎換骨,成了他想要的女子,她捫心自問,她喜歡這樣的自己嗎?

    方淑媛吐了一口氣,談不上喜歡,只是一想到她追不上他的腳步,她的心里會難受,在他疼她、寵她時,她的心也變了,她也希望能整好江府後院,能在他做生意賺錢的時候,成為他的後盾,讓他沒有顧慮。

    方淑媛以為自己放不開江離曾經對她的傷害,嘴上也不斷地說她不會喜歡他,可她早已將喜歡他的這分心意刻入她的骨髓,甚至因為他,她願意變得堅強、變得勇敢。

    眼前豁然開朗,夏日的烈陽都不再那麼的熾烈、悶熱,方淑媛的心似乎被灌入了一壺春水,又充滿活力地翻騰了起來,胸口彷佛被江離這個人填滿,甜蜜蜜的。

    江二小姐搓了搓眼楮,她有些想不明白,此刻的方淑媛為何這樣的光彩奪目,以前那安靜、內向的模樣莫非是裝的?她冷笑了一聲,「所以你就唆使我大哥來奪我娘的權勢,甚至挑撥我大哥跟我娘的關系?」

    「二妹妹的想象中力真是豐富,而且認知能力也很奇特,在你的話里,你覺得你什麼都對,你和繼夫人這麼對你大哥,你心里就沒有一絲愧疚嗎?」方淑媛真的不懂,為什麼能這般理所當然地將別人的東西佔為己有。

    「愧疚?」江二小姐忽然憤怒地喊道︰「江離現在什麼都听你的,這樣的大哥我情願不要,他這樣子當初還不如跟他那短命的娘一起死了算了。」

    啪,方淑媛用力地甩了江二小姐一巴掌,「你再說一次!」

    江二小姐猛地往後一退,方淑媛此刻的眼楮就跟發瘋的母狼一樣,嚇人得很,她捂著臉哭泣著,她知道這麼說太過分了,可如果沒有江離,也許她娘就不會被奪了中饋,也不會被祖母罵,從此抬不起頭,更何況她娘做這些都是為了她。

    「你有什麼資格讓別人去死,你這樣的人為什麼不自我了斷,一了百了呢?如果沒有你,繼夫人+會貪墨先夫人的嫁妝,更不會得罪了祖母、沒了中饋。你說,你這樣的人是不是害人害己?」方淑媛鋒利地說。

    江二小姐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她知道她太胡鬧了,可是她氣啊,她也知道她說的話沒有道理,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流著眼淚,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真是被繼夫人慣得不行。李嬤嬤「將二小姐捆起來,送去府里的祠堂,好好反省。」

    「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麼!」江二小姐舞動著雙手,拒絕上來的下人。

    「憑我是江離的妻子。」方淑媛輕聲卻堅定地說。

    「方淑媛你……」江二小姐突然不動,看著不遠處的江離,她耳邊響起方淑媛那句她是否愧疚,她不知道自己此時的安靜是因為害怕還是愧疚,她不敢看江離一眼,沉默地被帶了下去。

    方淑媛也看到了站在那的江離,江離站在榕樹下,臉上的神情讓人看不清,可她的心卻莫名地一疼,她飛快地小跑過去,看著平靜地彷佛沒有事的江離,她一頭扎進了他的懷里,「江離。」

    江離的手好一會才抬起,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腦袋,「我沒有事。」

    「嗯。」方淑媛將臉埋在他的懷里。她心疼他,這府里看似和睦的一切從今天瓦解。

    「繼夫人,總歸不會虧待她,她畢竟是爹的妻子。二妹妹性子驕縱,但嫁人了便知道苦了,三弟、四妹都還小……」

    「我和祖母都疼你。」方淑媛無聲的淚水沾濕了他的衣袍。

    江離沒有說話,抬起頭看著茂盛的榕樹,眼眶微熱,閉了閉眼楮。想到她栗悍的模樣,他忽然笑了,將臉埋在她的發絲里,「那淑媛你要記住你的話,你要多疼疼為夫。」

    方淑媛淚中帶笑地掐了一下他的腰,「怎麼听著令人不安呢?」

    「反正你就是要疼我,床上、床下都疼我。」江離任性地摟著她。

    方淑媛忍不住地念叨了一句︰「色胚。」

    「淑媛,你真好。」

    方淑媛輕輕地笑了,如果江離對她不好,她又如何能對他好?她的心也是肉做的,會受傷、會疼,但她也能感受到他對她的好,不是石頭做的,就算她被他冷過的心,也被他悟熱了。

    「江離……」

    「嗯?」

    「我好像又重新喜歡你了。」方淑媛羞澀地說。

    榕樹的陰影落在江離的臉上,陽光輕灑而下,斑駁間不見一絲陰郁,他笑著親了一下她,「淑媛,我一直喜歡你。」

    從他知道他再也離不開她開始,他便知道他無法自拔了。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想看大將軍韓隱在榻上對宋凝脂如何疼寵?請看臉紅紅系列946《榻上藏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