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馴尪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馴尪 第二章

作者︰金晶

    「方五小姐。」

    一道熟悉的男聲打斷了方淑媛的思緒,她猛地回頭,由于用力過猛,發髻上的流蘇簪子刷刷地響。待看清那張臉,她紅透了臉,福了福身,「江大公子。」

    「方五小姐是否有時間?」

    咚咚。似乎有鼓在方淑媛的耳邊敲著,好半晌,方淑媛才知道那是她的心跳聲。听明了他的意思,她略低下頭,「有。」

    江離看著前面羞澀的方淑媛,溫和地說︰「方才妳木船上的創意非常好,不知道在下可否用妳的創意?」

    方淑媛睜大了眼楮,「江、江大公子的意思是……」

    「既然用了方五小姐的創意,自然也會付方五小姐相應的酬勞。」江離在商言商地說。

    方淑媛立刻搖頭,因頭搖得太用力了,流蘇都打在了她的臉上。她伸手捂住發疼的地方,羞澀地說︰「江大公子,你若是喜歡便盡管拿去用,並不需要給我什麼酬勞。」得到江離的贊同早已令她歡呼雀躍了,她哪里還要求錢財?衣袖下的手心緊張地冒汗,她不敢多看他一眼,生怕被他那藍灰色的眼眸給攝魂了。

    江離好看的劍眉微微隆起,他並不喜歡欠人,能用錢財解決的事情是最簡單的,如此一來,他也不會跟方淑媛扯上什麼關系。

    見江離不說話,方淑媛後退一步,拉了拉裙襬,優雅地行禮,「不過是一些小心思,江大公子看上了便盡管用吧,我、我先回了,告辭。」說完,方淑媛極快地轉身往榕樹的方向走去,她身後的芍藥連忙跟了上去。

    江離的雙手負在身後,眼眸發沉,再看向那河面上方淑媛的小木船上精巧的水果生肖,他眼里閃過一道勢在必得的光芒。

    一大早,芍藥期期艾艾地走進屋子,避開了艾草,在方淑媛的耳邊說了一句︰「五小姐,奴婢收到一封信,是那江大公子送來的。」

    聞言,方淑媛一怔,正拿著玉鐲的手差點拿不穩。她不信,再問了一遍︰「是誰?」

    「江大公子。」芍藥又說了一遍,她隱約能感覺到五小姐的心思,但也不能怪五小姐,畢竟那江大公子是人中之龍。

    方淑媛咬了咬唇,拿過了信,打開信一看,龍飛鳳舞的顏體落入眼中,這一手顏體寫得非常好,她先品了品字,才慢慢地看下去,而後她松了一口氣,眼里閃爍著無奈,「沒什麼,是一張契約書,江家酒樓以後要是用了生肖水果,就會分了紅利給我。」

    芍藥哦了一聲,眉開眼笑,「五小姐,這是好事啊。」

    方淑媛的心里有些黯然,可臉上仍是露出了笑容,「是啊。」雖然她拒絕了,可他還是派人送來了契約書。

    芍藥的兩眼發光,「五小姐,有了銀子,妳就可以買胭脂、買首飾……」

    方淑媛被芍藥哄得笑了,「妳以為妳家小姐是發大財了嗎?」她笑呵呵地說︰「也罷,若是拿了銀子,便給妳和艾草都打一根銀簪。」

    「奴婢是不是錯過什麼了?」艾草好奇地說。

    芍藥捂嘴偷笑,「艾草,我們可是發了,五小姐說要給我們打銀簪子。」說著便將契約書的事情說了一遍。

    李嬤嬤正好進來听了個全,臉色嚴肅地說︰「妳們兩個收了好處,可別將這事情到處說。」

    芍藥和艾草這點上還是明白的,立刻道︰「我們知道的,李嬤嬤。」

    李嬤嬤朝她們擺擺手,讓她們下去,見沒人了,才看向方淑媛,「五小姐。」

    「李嬤嬤,什麼事情?」

    李嬤嬤眼神復雜地看著越發妍麗的方淑媛,「老奴有些話想跟五小姐說。」

    「嬤嬤直說便成了。」方淑媛溫聲道。

    「有些話,老奴不知道當不當講,老奴還是托大說一回。這位江離公子很好,五小姐也不差,只是五小姐,你們之間到底還是有些差距,老奴希望妳不要……」

    「嬤嬤。」方淑媛低低地喊了一聲,腦袋垂得很低,「這些道理我都懂。」她不過是方府的一位庶出小姐,就算她的姨娘多得寵,她以後最好的出路不過是嫁給小門戶當正妻。

    她該滿足了,她早知道她跟江離之間隔著一條無法越過去的鴻溝,她也不期望從他那里得到什麼,只是得到他的贊賞,她心里雀躍不已,再多的心思卻沒有了。

    「五小姐知道就好。」李嬤嬤安慰地擦了擦眼角,有些心疼這般好的五小姐卻因為出身而受阻。

    方淑媛握住李嬤嬤的手,「嬤嬤,我明白的。」

    最近江家酒樓推出了一道新品,十二味水果,每一種水果雕刻成十二生肖,據說這道菜肴極為討喜,頗得饕客的喜歡。

    方淑媛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開心不已。倒是芍藥的眼楮都掉到錢里去了,雙眼亮晶晶地說︰「五小姐,發了、發了。」

    方淑媛搖搖頭,實在不知道該說芍藥什麼好了,連沉穩的艾草也被帶壞了,兩眼里只有銀簪子。

    等了一個月之後,江府便有人將信送了進來,方淑媛打開信一看,里面裝了三張銀票,一共三百兩。方淑媛嚇傻了眼,她的月例也不過是十兩銀子,這都可以抵她兩三年的月例了,此刻她才明白做生意有多賺錢,而江府是皇商,家產應當非常雄厚了。

    方淑媛看到信紙旁邊還有附帶一張紙條,是江離寫的楷體,上面大意便是新品推出頗受人歡迎,所以利潤可觀,等過幾個月,利潤也許會有所下降。方淑媛心想,她也不是那樣貪財的人,也知道生意往來本就是有盈和虧,她想著要不要送一封信回去,可她卻不敢。

    江離的語氣正正經經,明顯是公事公辦,完全不帶私情,她回信倒是顯得有些矯情,若是以後再見,不如當面致謝的好,她這麼一想,便將那信和銀票都放在了檀木盒子里了。

    李嬤嬤在一旁提醒道︰「五小姐,要不要跟老爺和姨娘說一聲?」

    方淑媛俏皮地對著李嬤嬤眨眨眼,「我之前便跟爹說過了,爹只以為會賺些胭脂水粉的錢罷了,說我自己留著便成,他會跟夫人說。」

    李嬤嬤偷笑地捂嘴,「這一回夫人要看走眼了。」

    方淑媛淺淺地一笑,「等兩個月,嬤嬤再替我存到錢莊去。」雖然她不在乎賺的錢,但也怕被人盯上,她一點也不願意方夫人到時拿她的錢放在公中使。

    要知道,公中的錢不少被方夫人拿去用在她自己的嫡出子女身上,方院士不管這些,方夫人又有分寸,要挪用那些錢財也會用個名堂,其他姨娘們只能打斷牙齒往肚子吞。

    莫姨娘從小教導方淑媛不要強出頭,也不要太引人注目,她從小都很乖,乖到方夫人看她不爽也拿她沒有辦法,這是她的生存之道,也是她沒有辦法的辦法,但這不代表方淑媛沒有心思。愚蠢地讓別人佔些蠅頭小利之類便算了,可這分紅的數目太龐大了,她都被驚到了。

    「芍藥,這送信的人每一回都是親自送到妳手上嗎?」方淑媛問道。

    芍藥頷首,「江大公子的小廝可聰明著呢,有幾位其他院子的姐姐想幫奴婢收,可他一看不是我便說不成,硬是要交到我手上。」

    「江大公子倒是個明理的人。」李嬤嬤笑著說,江離的心思七竅玲瓏,考慮到了這一層,也算是難為他一個大男人。

    李嬤嬤默默地看了一眼方淑媛,見她的臉色如常,心中一松。如今五小姐少女懷春,欣賞什麼男子倒是無所謂,可千萬不能喜歡上了,但是她相信五小姐是一個明理的女子,懂得分寸。

    方淑媛點了點頭,「好。」

    過了一個月之後,方淑媛又收到了分紅的銀子,只是銀子比之前少了不少,一共一百八十兩,不過因為江離之前信上說過了,方淑媛心中明白。畢竟她這個想法只是取巧,一般人都能琢磨出來,但江家酒樓先用出來,佔了了先頭的關系,自然生意還是火紅的。

    令方淑媛意外的是,還有一封信,她有些疑惑,緩緩地展開,下一刻,她猛地將信反著拿,用手掌用力地壓著。一旁正在整理衣衫的芍藥看了過來,「五小姐,怎麼了?」

    方淑媛的臉蛋緋紅,想也沒想地搖頭,「沒事。」

    芍藥頷首,又轉過頭整理衣衫。

    方淑媛深吸幾口氣,緩緩地將那信翻了過來,臉上的紅霞越發濃艷,上面是一首詩,詩經中的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方淑媛緊張地咬了咬唇,她沒想到會是這首詩。這首詩描繪的是男子追求女子的渴慕之情,江離寫這封信給她是什麼意思?莫非他對她……不可能的!方淑媛立刻否認這個想法,江離怎可能會想追求她?她的腦海里忽然閃過一雙藍灰色的雙眸,那眼既純粹又深遠。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