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初夜逃妻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初夜逃妻 尾聲

作者︰七季

    「我告訴你,去了我家,不管我爸媽說什麼,都不要太在意。他們本來就對我離家出走的事耿耿于懷,上次我媽生日我又跑了,態度肯定不會好。你別把自己當成什麼尊貴的客人,只當和我一起回家領罪,知道嗎?」

    在車子,這是蘇紫予第五次跟李柏川說同樣的話。

    李柏川雖然听得耳朵快長繭,還是很好脾氣地點著頭。他知道她這種絮叨只是源于不安。

    蘇紫予終于還是被她哥哥出賣了,上次說讓她帶著李柏川一起回家,她沒放在心上,然而昨天她媽媽的電話親自打了過來,這就很大事不妙了。怎麼辦?她離家出走沒做出什麼像樣的成績也就算了,還跟一個外界風評很差的男人糾纏不休,他們還能讓她在外面住才怪,會不會以為她學壞了啊?萬一這次回去真被關起來怎麼辦?

    蘇紫予真的提心吊膽,稍微表現不好,她是死罪不說,還會連累李柏川。

    不過即使是這樣,很奇怪的是,她絲毫沒有動過搪塞他們的念頭,借口李柏川跟自己沒關系,借口生日會上的事只是她哥誤會,這種听上去最保險的辦法她連想都沒想過。因為並不是什麼誤會,也許他們會生氣,可李柏川絕不會是她的負擔,而是她的選擇。

    李柏川看蘇紫予那張變幻莫測的臉,拍了拍她的頭,比她顯得穩重得多。

    「謝謝你帶我一起來。」李柏川說。他在外界是什麼評價,她家人又是什麼地位,會放心把女兒交給他這種沒信用的人嗎?她心中的擔憂他當然明白,但這種事再擔憂也是沒辦法的,「丑媳婦總要見公婆的,我現在可是超級賢慧。」

    「你喔……」蘇紫予出了口氣,被他的冷笑話搞得真的沒那麼焦慮了。

    「討價還價是我的強項,忘了嗎?」李柏川寬慰她道。但他自己又何嘗不緊張,她已經把她家人形容成頭上長角的怪獸了。

    到了蘇紫予家,很意外的開門的人竟然是她爸媽本人,看樣子真的是準備已久,就等他們上門。

    這樣沒有心理準備地,一開門就撞上終極大魔王,蘇紫予驚呆了。

    蘇紫予的爸媽五十歲上下,男的新聞上見過好幾次了,見到本人更添威嚴。女的自然氣質非凡,十分匹配她的身家。

    他們兩人看著這對年輕人,年輕人也看著他們。只不過,他們自己的親生女兒臉上寫著「痛不欲生」四個大字,反倒是那個後生穩重、禮貌地盯著他們看,卻不會覺得自己被冒犯,但是他為什麼一直盯著他們臉上看?

    蘇紫予的媽媽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臉頰,該不會是妝花了吧,那可太失禮了。

    「伯母,您的頭發是自然卷對吧。」李柏川開口的第一句話,讓蘇紫予的臉都青了。

    那邊兩個老人面面相覷,有些抓不住要點。

    「遺傳真是神奇,看著您就彷佛看到了未來的紫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李柏川微微一笑,腰側中了一拳,頓時各種面部神經都抽搐了下。

    「李柏川,你中邪了啊?」蘇紫予倒吸一口冷氣,說了一路讓他注意講話,他竟然一上來就泡她媽?這是什麼新穎的同歸于盡的分手手段嗎?

    看他們兩個年輕人一個面目猙獰,一個委屈忍痛,蘇家兩位大家長又互相傳遞了個眼色,竟然同時笑了出來。

    「老公,這個年輕人很不錯呢,看上去是個好孩子啊。」

    不是吧?哪里像個好孩子?蘇紫予震驚地看她媽,不會真的被李柏川撩到了吧?

    「進屋說吧。」她爸爸就沒那麼容易唬弄,但也是面帶微笑,心情不錯的樣子。

    家里她哥哥蘇紫彬被當佣人在廚房幫忙,而蘇紫予也是剛進屋就也被趕進了廚房。有陰謀,危險啊,蘇紫予緊張地扒著廚房門,偷看客廳里坐著說話的三個人。不許欺負李柏川,全天下能欺負他的人只有她。

    蘇紫予完全是多慮了。那邊蘇父剛坐下就對李柏川發自肺腑地說了句︰「跟紫予在一起,辛苦你了。」

    欸?李柏川也很莫名,只見蘇父沉重地嘆了口氣,哪有電視上看的那麼風光,只是個為女兒操碎心的父親而已,「紫予是被我們嚇到了,總是想做出些什麼讓我們風光的成績再回家,想取得我們的認同。可這麼多年過來了,光是面對她的這份堅持我們已經輸了,只要她做的是讓自己快樂的事,我們都已經不會管太多。可一開始我們的態度強硬,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那孩子的固執我們也是這幾年才體會到。除非她自己願意接受,不然想走進她的心里太難了。」

    「簡單說吧,你們希望我怎麼做?」李柏川是何等智商,頓時那種矮人三分的感覺就沒了。他正了正身子,自己這小媳婦腰板可是硬硬的了。因為他正是走進了蘇紫予心里的那個人,這地位立即不一般。

    「痛快人。」蘇父點了點頭,「給紫予幸福,不要讓她那麼累,把她帶回來。」說著他主動伸出了手。

    把蘇紫予支走當然是有意的,男人間的談話,幾句就夠了。

    李柏川有什麼選擇,當然是回握了蘇父的那只手,「前兩條我有自信,最後一條……」

    蘇紫予看到他們握手時,心已經慌死了,什麼也不顧地沖了出來。這不會是達成了某種共識,比如給李柏川兩億就跟她分手之類的吧,「你們不要亂來,雖然外界傳他為了錢什麼都做,但那都不是真的。關于他的事很復雜,一時你們也不會明白,不要亂下結論。」

    她極力地辯解,換來的是蘇父的迷惑和李柏川的微笑。

    「等等再說吧。」李柏川對蘇父說,只有兩個老人知道他在說什麼。

    李柏川心想,至于蘇紫予,誰也不會告訴她的,省得她又自憐自哀自己被親人背叛之類的。等他再更走進她的心里,再深一點,深到她再也離不開他為止。然後他什麼都會給她的。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