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當寡婦的古代日常(下)︰抗旨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當寡婦的古代日常(下)︰抗旨 尾聲

作者︰梅貝兒

    翌日晌午,方怡挺著大肚子進宮面聖。季昭自從得知她的特殊來歷,心中的疑惑便全都解開了,希望有機會可以多听一些有關那個奇異世界的事。

    「……雖然反彈聲浪很大,但這是在做對的事,皇上就不要怕阻礙或困難,一定要堅持到底,將來大家都會感謝你。」她怕小皇帝年紀小,容易膽怯,也壓不住那群宛如凶神惡煞般的朝中大臣。「要是真的不行,就推給攝政王,讓他出面解決。」

    這番言論惹得某座冰山瞪了過來。

    這個女人到底是站在哪一邊?他在心中嘆道。

    聞言,季昭哈哈大笑。「我和十三叔是坐在同一條船上的人,當然不會放過他,你放心好了。」

    「那就好。」方怡安心地笑了。

    季昭假咳兩聲。「我想到一個辦法,可以讓那些大臣閉嘴,不過得看你和十三叔願不願意。」

    「什麼辦法?」她問道。

    看了眼同樣等待自己開口的季君瀾,季昭小臉一整。「陳氏……」

    她連忙扶著腰,把身子坐正。「是,皇上。」

    「那天的賞賜沒有給成,今天就再問你一次。」他嚴肅地睇著方怡。「若把攝政王妃的位置賞賜給你,你可——」

    方怡立刻大叫。「我願意!我願意!」

    這一喊,讓季君瀾險些笑出來,桂公公則是把頭低下,替她感到丟臉。

    季昭佯裝著惱。「我話還沒說完呢!」

    「請皇上恕罪……」方怡笑得尷尬。

    季昭又清了下嗓子。「你可願意?」

    「多謝皇上恩典。」她這次立刻謝恩。

    「既然接受,那麼接下來便是昭告天下,讓所有的人都知道「第一女訟師陳娘子」將要成為攝政王妃,既然堂堂攝政王都願意迎娶寡婦為妻,有誰敢再說不行?」季昭覺得自己的腦袋越來越靈光了。「十三叔意下如何?」

    季君瀾拱手一揖。「臣多謝皇上恩典。」

    方怡拍手叫好。「皇上開竅了,這個主意太好了!」

    季昭被夸得有些臉紅,不禁飄飄然。「你真的這麼想?」

    「嗯,這個時機選得剛剛好!」

    「我也這麼覺得。」

    「皇上要知道打鐵趁熱,不宜拖太久……」

    「我懂。」

    看著兩人一搭一唱,默契十足,季君瀾突然有些擔憂,心想皇帝佷兒向來欣賞她,如今連口氣都越來越像,但嘴角卻又憋不住地往上揚。

    「皇上習武的時辰差不多到了,臣和陳氏就先告退。」他清了下嗓子,朝方怡一瞥。「走吧!」

    在離開之前,方怡又說︰「皇上要走的路還很長,將來還要倚重那些朝中大臣,要多跟他們溝通,把你的想法告訴他們,讓他們明白皇上的決心,若還是听不進去,順娘不介意和他們來一場圭論。」

    「我雖尚未親政,但也是經過太後與攝政王的同意才下的旨意,就該負起責任說服他們,你只要幫十三叔生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就好。」季昭神情多了幾分成熟和老練,既然丟不掉皇帝這個包袱,那麼就去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這也是陳氏教自己的。

    當他們走出御書房,季君瀾不禁感嘆。「皇上真的長大了。」

    「那也是王爺的功勞。」方怡微笑道。

    他目光溫柔地看著她。「不,皇上是受了你的影響,這點真的要謝謝你,謝謝你來到本王身邊。」

    「怎麼辦?」方怡淚眼汪汪地道。「懷孕之後變得好愛哭……」

    他摟著她的肩頭。「那就哭吧!」

    「認識王爺是我來到大周朝之後所遇到最美好的一件事。」她到現在還是不相信愛情是永恆不變,但只要兩人都有心,就有辦法維系一輩子。

    這句話動听到令季君瀾的心都融化了,他何嘗不也一樣?「彼此彼此。」

    自從攝政王要迎娶「第一女訟師陳娘子」為王妃的消息傳開之後,街上討論得沸沸揚揚,這不僅是因為寡婦再嫁,而且再嫁的對象還是如此尊貴的身分,朝中大臣也分成好幾派,有些生怕得罪位高權重的攝政王,馬上見風轉舵,另外還有些依舊嚷著要絕食抗議的死硬派不肯屈服,小皇帝還很貼心地命人準備一處地方,備妥坐墊和茶水,隨時可以開始,讓他們氣到吐血。

    既然堂堂攝政王都肯娶寡婦當王妃,民間也跟著蠢蠢欲動,寡婦們不必再數豆子度過漫漫長夜,對于未來產生希望,一些原本只敢偷偷摸摸的有情人更是有恃無恐,開始明目張膽起來。

    由于大婚之日就選在兩個月後,之所以這麼急迫,也是為了配合皇上允許寡婦再嫁的這道旨意,有攝政王帶頭當榜樣,看誰敢說閑話,更要讓朝中大臣明白小皇帝有顛覆傳統、力圖革新的強烈決心。

    來年二月,終于到了大婚這一天。

    從各地涌來觀禮的百姓幾乎將建業擠得水泄不通,這場面比皇帝大婚還要熱鬧,也讓客舍、店家和小販意外發了一筆小財。

    八人大轎在王府侍衛的重重保護下,從順心園出發,一路往攝政王府而去,不少還在觀望的百姓親眼目睹後,這才願意相信攝政王真的娶了寡婦當王妃。

    其實今日一早,方怡就覺得肚子有下墜感,而且開始陣痛,心想還真讓司天監說中,今天會是雙喜臨門。眼看子宮收縮的間隔越來越短,她只好不斷地做深呼吸,可不想在轎子上生孩子。

    就在八人大轎被抬進攝政王府後,身穿親王吉服的季君瀾出來迎接,向來予人高冷淡漠的俊臉上難得掛著一絲笑意,讓在場的賓客們下巴都掉到胸口,吃驚到合都合不攏。

    季君瀾下馬威似地踢了轎門,接著媒婆從轎內牽出大腹便便的新娘子,而新娘子才鑽出轎子,就把頭上的紅巾扯下來,臉上都是汗水。

    「我要生了!」方怡大聲宣布。

    一听,季君瀾二話不說,打橫將人抱起。「去把穩婆找來!」

    幸好听了司天監的建議,事先把人請到王府來,才不至于手忙腳亂。

    楊嬤嬤迅速指揮著奴僕。「王妃要生了,快去燒熱水!」

    前來觀禮的賓客全都傻了眼,新郎倌和新娘子都跑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喜宴已經準備好了,請各位入席。」王府管事訓練有素地招呼,讓所有人松了口氣,談笑風生地進屋。

    當晚子時,嬰兒的啼哭聲響遍整座王府,攝政王小世子出生,果真是雙喜臨門。

    待季君瀾獲準進入產房,便語帶急切地說︰「讓本王看看孩子!」

    「是。」穩婆將用布巾包裹住的小世子放到他手上。「恭喜王爺!」

    他讓穩婆下去領賞,接著開始仔細檢查孩子的外表和四肢是否健全。只要想到過世的八哥,還有盧太貴妃的兒子,隱藏在內心的恐懼便跟著擴大,直到確定完全正常,這才放下心來。

    方怡在婢女的攙扶下坐起身,看著他的動作,心中一動,大約猜得出原因。「孩子沒問題吧?」

    「孩子很好,沒事。」季君瀾總算露出初為人父的喜悅,將因為肚子餓而哇哇大哭的兒子交給她。

    在楊嬤嬤的教導之下,方怡才抓到竅門,小世子已經迫不及待地吸吮著乳汁,讓她覺得有些疼痛,但為了喂飽兒子,當娘的只有忍耐。

    「我和王爺並非表親,只要沒有家族遺傳病史,倒是不必太過擔心,只是親上加親說起來好听,卻有可能帶來可怕的後遺癥,能避免最好,看來皇上下一個挑戰的禁忌就是它。」

    季君瀾說得很有把握。「只要有憑有據、合情合理,相信就能說服得了所有的人。」

    夫妻倆睇著吃飽喝足後馬上睡著的嫡長子,相視一笑。

    「……王爺,我有一事相求。」方怡眼珠轉了轉,開口說道。

    跟這個女人相處這些日子,他不可能完全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些什麼。「你想繼續當訟師,幫人寫狀紙、打官司?」

    方怡差點以為他會讀心術了。

    「本王看你每天閑到發慌,就在想你哪天會開口。」見她難得露出目瞪口呆的樣子,季君瀾佯哼一聲。「果然猜中了。」

    「那麼王爺答應嗎?」她笑吟吟地問,雖然小皇帝下旨允許寡婦再嫁,但要把百姓的觀念扭轉過來,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不答應行嗎?」如果不答應,這個女人鐵定會跟他爭辯個三天三夜。「只是你如今身分不同了,可別讓人以為你仗勢欺人。」

    「沒問題。」方怡臉上堆滿笑意,夸張地嘆氣。「不過王爺這麼愛我怎麼辦?我要用什麼來報答?」

    季君瀾快壓不下唇角的弧度。「那就用你的一生來回報。」

    「遵命。」她早就這麼決定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