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讀心丫鬟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讀心丫鬟 第三章

作者︰安祖緹

    沖涼?

    盧燕兒愣了愣,暗惱她沒順便叫廚房先燒桶熱水來。

    她還以為慎余一進屋就會沖著她大吼,怎麼沒有準備熱水讓他沐浴,卻見他往屋後走去,她急忙放下食盒跟上,卻見他脫下了拳服,露出結實的上半身,直接汲取水缸中的冷水,便往身上沖。

    雖然慎余下半身仍有穿褲子,但冷水濕了衣物,精實曲線畢露,叫未經人事的盧燕兒心頭不由得突突跳,慌慌張張往後退,一個不慎,踩上了一顆圓滾滾的石頭,人便往後摔了下去。

    「啊!」她大叫一聲,摔得結實,全身上下都疼。

    听到喊聲,慎余轉過頭來,就見盧燕兒狼狽地躺在地上,他丟了水瓢,信步走來,居高臨下的瞪著她。

    適才,盧燕兒看的是背面,現在眼前的則是確確實實的正面,一張眼,目光剛巧就停在他胯|間……

    還沒理出個頭緒來,就听到慎余惡狠狠地問,「在這干啥?」

    她慌張搖頭,七手八腳爬起,她人嬌小,入眼的就是他厚實的胸膛,她心慌意亂的趕忙垂首。

    她在前個主子家里,是服侍小小姐的,小小姐身邊可沒半個男丁,誰曉得男人脫了衣服,竟是這個樣……

    這丫鬟是怎回事,老是一臉傻的佇立不動?

    慎余瞇著眼瞪著那模樣畏縮的盧燕兒。

    心慌意亂的盧燕兒沒听見他心中的不悅,更沒料到他接下來的動作──

    他伸手,揪住她的辮子往下扯,吃疼的盧燕兒不得不抬起頭來,與他四目相對。

    「妳是昨日那個啞巴。」

    盧燕兒很想點頭,但因為辮子被他揪住,無法動作。

    「怎麼,我叫妳傳話給陳嬤嬤,叫她別再塞丫鬟過來,結果妳就成了那個倒霉鬼?」

    不是的……

    盧燕兒心頭否認他的猜測。

    也許在眾人眼中,她是個倒霉鬼,但她心里沒有半絲這樣的自憐。

    她有自信因為本身的異能加上人夠聰明,絕對能將服侍少爺一事做得妥妥當當,讓少爺生不出怨言,且因兩人類似的失恃背景,她對他產生了同理之心,能寬容看待他的行為、了解他的想法、疼惜他目前的難堪處境。

    她甚至認為這個工作除了她以外沒有人做得來……

    在踏入這間院落之前,她是這麼想的,但三番兩次出錯,她欲哭無淚的都不知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反正又是一個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慎余甩開她的辮子,走回前廳。

    雖然這些丫鬟不過是買來的奴婢,但個個都清楚,他是個朝不保夕的慎家繼承人,即使畏懼著他的壞脾氣,工作還是一個比一個馬虎,叫他看了就氣,不如自個兒動手還利落些。

    听到他的腹誹,盧燕兒心頭懊惱極了。

    她在他心上的評價竟跟以往苟且行事的奴才相差無幾,虧她一開始還有著當仁不讓的雄心壯志呢!

    嗚嗚……想想,太慚愧了!

    然而當慎余下一段心里話傳過來時,盧燕兒驚訝不已──

    終有一天,我會離開這里。

    少爺……想走?

    一腳踏入前廳的慎余,回頭就見盧燕兒還呆立在原處,濃眉緊蹙。

    「妳是來發呆的嗎?」

    被吼聲吼回神的盧燕兒提起裙襬,慌慌張張地跑過來。

    盧燕兒心想她得扳回顏面才行,在舊主子宅邸,她可是出了名的聰明伶俐的啊。

    她先拿了浴巾給慎余擦拭濕漉漉的身體,接著在衣箱前蹲身,才拿出擺在最上頭的寶藍色常服時,就听到後方有人在心底說著那顏色難看的咒罵。

    難看?

    但這一箱里,十件有六件是寶藍色啊!

    這不是少爺的愛色嗎?

    她快速掃過,抽出了一套草綠,又再听到有人惱自己不是一棵樹,于是她又改抽湖水藍,總算沒听到抱怨。

    兩手捧著衣物站起轉身,眼前的景象讓她真的變成一棵樹了。

    少爺……沒穿衣!

    他一身赤luo,沒有任何遮掩,態度倒是坦蕩蕩,好像他其實穿了隱形衣物一般,大步走了過來,就見某個東西也跟著搖搖晃晃……

    「中衣呢?」怒吼聲喚醒她的神智。

    她心慌意亂的轉身,髖骨直接撞上未闔起的抽屜,她無聲哀叫了一聲,但無暇理會疼痛,專心尋找白色中衣。

    「沒見過男人luo|體?」慎余瞪著那紅如石榴的小臉蛋。

    他在自個兒屋里一向隨興自在,同時這也是他嚇跑人的手段之一,尤其是年紀較小的單純婢女,因他如此狂放不羈而哭著逃跑的不在少數。

    這新來的婢女年紀較大,說不定已跟男子有過經驗了,成效興許會打點折扣。

    她不知該怎麼響應,只能迅速搖頭。

    「妳看起來年紀也不小了,應該跟家丁好過了吧?」

    她用力搖頭。

    他抓起那代表未成親的發辮,在手腕上繞了個圈。

    「還是想上我的床?」

    她搖得更用力了,活似個鈴鼓。

    「也是。」薄唇靠近如貝殼般的耳,盧燕兒覺得她的耳朵跟他的呼息一樣燙。「上我的床沒好處,不如去上我爹的床,看能不能幫他生個兒子,母憑子貴,還能得到慎家產業。」

    他的譏嘲讓她心頭悶得發緊,抬頭望向那美如花卻是憤世嫉俗的男人,忽地有個沖動想張嘴說些什麼,但想起自己是個啞子,連忙將粉唇閉上。

    青青跟她嚼舌根時說過,小時候的慎余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加上臉長得好看,可說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萬人迷,無奈就因為不受親爹喜愛,性格才逐漸變得乖戾,若是他的母親未過世,或是親爹別這麼仇恨他,這樣出色的男子,肯定不會是現在孤憤的模樣。

    她為他感到心疼,好想握著他的手,溫柔地告訴他︰「這不是你的錯。」將慎夫人過世一事全推到他頭上,何其無辜。

    那雙眼看透了他。

    這種奇怪的感覺在慎余心中莫名升起。

    從來無人用如此溫和柔善的眼神與他對視,像是欲包容他的一切,在他身上罩上一張溫柔的大網,將他細細密密的包圍,軟化他的剛硬,讓他的孤單寂寞瞬間有了依靠。

    意識到眼眶竟然發酸,心緒變得異樣,慎余惱怒的將辮子往旁扯,辮子離手的同時,盧燕兒人也摔倒在地了。

    他將她視為無物,自個兒動手找衣服穿上。

    盧燕兒忍著痛爬起來,腳踝一陣劇痛讓她清楚知道她摔倒的時候,扭到腳了。

    她一瘸一瘸的走近餐桌,從食盒端出早膳擺上,她從他剛才拿水瓢時是用左手,知道他是左撇子,故將箸、調羹放到他的左手邊。

    怎知穿好衣服入座的他又是眉頭一皺,「誰叫妳將餐具擺到左手邊來的?」

    她一呆,心想少爺不是左撇子嗎?

    但她還是立刻將餐具移到右邊去。

    她怎會知道他是左撇子?

    慎余納悶。

    小時候因為左手拿箸,常被父親斥責,所以在他人面前,他一向是使用右手的。

    慎余思索了一下,想起他剛才在沖涼時,沒注意那丫鬟何時來到身後,故以左手拿水瓢了。

    嘖,連在自己屋內都不能輕忽!

    他果然是左撇子!

    听到他心底聲音的盧燕兒這才知道,原來他是因為老爺不準許他使用左手用膳,才一直改用右手。

    慎余端起粥,聞了聞。

    又是糊的!

    粗腕立即往左方甩,那碗呈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落地,略帶焦色的白粥撒了一地。

    他看著那似乎早就察覺到他準備丟碗而狼狽往後跳開一步的丫鬟,眸中還閃著驚悸,狐疑她竟然洞悉他打算將粥撒在她身上的意圖。

    這應該不可能,他每次發現粥燒糊,丟碗時,每個丫鬟都哭天喊地的,沒一個躲得過,一定只是踫巧而已。

    盧燕兒真慶幸她能讀心,知道他的想法,否則這粥撒在身上,不燙出水泡才有鬼。

    桌上有幾樣配菜,分別是豆腐、花生、蔥油雞跟醬瓜,慎余單手托腮,手指往花生的盤子一彈,盧燕兒知道那盤子要朝她飛過來了,但這次不能閃,不然疑心病重的慎余會知道有問題,只好硬生生承受。

    盤子打中她的手臂,好死不死敲到關節,她痛到臉色發白。

    果然是巧合。

    慎余這才放下戒心。

    他吃掉了半盤的蔥油雞跟豆腐,醬瓜則是動也不動。

    用完早膳之後,他沒再搭理盧燕兒,徑直走向了右側書房。

    她一拐一拐跟上,但書房門卻是當著她的面關上,險些撞著了她的鼻尖。

    當房門關起時,她听到他心里說著︰「這丫鬟笨,應該欺負個兩天就會走了。」

    盧燕兒聞言一愣。

    莫非,他的粗暴行徑,都是為了將人趕走,並不是因為內心不平不滿,所以抓奴才撒氣?

    這是為什麼?

    雖然她極力將耳朵貼著門想听清楚他的心音是否會透露答案,可無奈距離太遠,只听得見他喃喃讀書聲,氣餒放棄的她只好回前廳去整理。

    今日雖然一直很不順利,還被罵笨,但她明天一定會扳回顏面,讓他明白,她跟以前的丫鬟不一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