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榻上藏嬌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榻上藏嬌 第十六章

作者︰金晶

    【第十章】

    我臉上的傷疤看起來是不是很嚇人?

    不會,比你的傷疤還要嚇人的女子多了去,那些隨著丈夫上戰場的女子哪里沒有一道傷疤,對為夫而言,娶妻要娶賢,不是看女子的容貌,而是女子的心性,夫人,你的容貌,為夫很滿意,你的心性,為夫也滿意,你的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為夫不滿意的,

    特別是在床榻上……

    韓隱,你給我閉嘴!

    畫面一,幽幽的湖水下,冰冷的湖水凍得人好冷好冷,一具高大的身游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溺水的女子,女子睜開雙眸,呼吸不了,幾乎要窒息的時候,他吻住她,給她渡了一口氣。

    那張俊臉是她的夫君,她臉上揚起一抹笑容,正要說話,忽然那女子轉過來,那張臉不是她,是朱三小姐。

    不,不要!

    一抹綠色輕紗床幔里,一個人影猛地坐了起來,透明的輕紗後,女子縴細地坐直在那,額上冒著冷汗,猛地坐在那直喘氣。不、不要,她不要他救朱三小姐,她、她寧願朱三小姐溺水,她也不要韓隱去救。韓隱是她的夫君,是她的、是她的!

    宋凝脂擦了擦臉,臉上和額頭的汗水相融,分不清是淚還是汗水,她呼吸急促、神色蒼白。白皙的手顫顫地挽起輕紗,不期然的,她對上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一看到他那張俊臉,她便想到在夢里,他吻了朱三小姐的場景,不、不,她不要他娶朱三小姐,不要!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宋凝脂一回來便躺在了床榻上,哭著睡了過去。韓隱坐在美人榻上,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可她能感受到他渾身的寒氣,「將、將軍。」

    韓隱站了起來,伸手點了蠟燭,柔和的燭光照在韓隱的臉上,使得他的另一邊俊臉隱在黑暗中,透著一股陰森,燭光在他另一邊的臉上跳躍著,投射出他英俊的五官。

    她的夫君很俊,不是貴公子的模樣,是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那股肅殺之氣不會令她害怕,她只覺得這樣的男子很好、很好。往日,他是冷酷也好,無賴也罷,如今再看他,她才發現這人的眉眼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

    宋凝脂紅了眼楮,正想要告訴他,就算他救了朱三小姐,她也絕對不會讓朱三小姐進門,除非她死!可她才潤了潤唇,正要說話,那頭的他卻開口了,「墨玉,是你拿下來的?」

    宋凝脂這時才發現韓隱的掌心上放著墨玉,那時下了馬車,回到屋子里,她暈得厲害,呼吸不了,她摸著胸口,摸著摸著便摸到了墨玉,一想到這墨玉便想到韓隱和朱三小姐,氣不過,她便一把扯了下來,直接擱在了桌子上。

    「是。」宋凝脂頷首,想張嘴,又被他打斷了。

    「宋凝脂,我說過,墨玉是韓家的傳家之寶,只傳給韓家的女主人,你什麼都可以放下,唯有這墨玉,不行!」他語氣猛地陰冷,「你倒是跟我說說看,你拿下墨玉是什麼意思?你不想做我的女人了?」

    宋凝脂猛地喘了一口氣,滿臉的憤怒,「韓隱,你是什麼意思!」她不過拿下墨玉而已,他卻開口問她要不要做他的女人,他是想她怎麼回答?

    本來平復的心痛又卷土而來,宋凝脂氣得一把將腰上的栗玉芯蘇繡軟枕用力地往韓隱的方向扔了過去,可惜她的力道不足,那軟枕半路便墜了下去。

    宋凝脂氣得兩眼發紅,指尖用力地掐在

    被褥里,因為氣憤,她錯過了韓隱眼中的驚訝。

    韓隱見過宋凝脂生氣的模樣,要嘛是嬌怒,要嘛便是悶在肚子里,從未像此刻這般,怒氣的火焰從她的周身射出,越發地顯得她那張臉容光煥發,嬌艷欲滴,勾得他的心跳快了好幾步。

    「韓隱,你不想我做你的女人,你想誰做你的女人!」她憤恨地喊著。

    韓隱本來陰鷙的臉龐逐漸地清亮,仿佛在黑暗中找到了一抹光芒,指引著他往前走。他悄然地平息著那七上八下的心,緩緩地開口,「你覺得誰配得上我?」

    配?宋凝脂用力地閉了閉眼,是,她的容貌沒以前好看了,以前他不嫌棄,那時他的心里沒有裝下別人,可此刻他心里有了別人,于是曾經海口應下的承諾也忘記了。但,明明說了不介意的,他不在乎的。

    一顆晶瑩的淚珠極快地從她的眼角滑落,無聲地湮沒在她的衣雜上,再睜眼,她的眉目深處是冷到骨子里的清冷,「韓隱,只有我能配得上你!」

    韓隱的眼底仿佛有一朵蓮花在綻放,那高冷的姿態卻搖曳著身姿,顯然是愉悅到了極點,「哦,夫人好自信。」

    宋凝脂用力地咬住舌尖,咬破了舌尖,嘗到了血的滋味,血腥味染紅了她的眼,她狠狠地說︰「韓隱,你休想,休想娶那朱三小姐!」

    朱三小姐?韓隱的腦海里閃過一個模糊的印象,但一閃即逝,沒有想起那朱三小姐長什麼樣,不過他跟朱大公子關系好,那朱三小姐又是朱大公子的妹妹,朱大公子長得俊悄,那麼朱三小姐的模樣應該是不差的。

    「朱三小姐確實不錯。」韓隱言不由衷地說了一句,腳下微動,不動聲色地往前走了一步,跨過那栗玉芯蘇繡軟枕,往她的方向走去。

    韓隱很氣,起初真的很氣,那墨玉的意義非凡,而她就這麼將墨玉放在桌上,好似對她而言,他就如這墨玉一樣,是可以隨時擱放的,那時怒火攻心,他恨不得沖去咬她一口。

    但一看到她那蒼白的神色,再想到回來時宋府小丫鬟的話,他忍住了,她身體不適,所以把他一個人丟在了宋府的事情,他也忍下了,即便回來看到她睡得香甜,他仍然忍住了怒火,等著她醒來。

    可是,醒來的明明是他最心愛的女子,她的言行卻變了。亮光在韓隱的眼眸中閃爍得更加強烈了,他的嘴角噙著一抹笑,溫文儒雅。

    就他這副淡定的模樣落在宋凝脂的眼里,心中的妒火又烈了幾分。她死死地瞪著他,「朱三小姐便這般好?」他對她的承諾還猶在耳畔,可現在他卻說別的女子好,爐火幾乎要吞噬掉她,她整個人因為怒、因為護,而隱隱發顫。

    「是挺好的。」他淡淡地說。

    「韓隱,若、若是你沒娶我,你會娶朱三小姐了?」宋凝脂的眼升起水簾,遮住了她眼前的男人,她看不清他的模樣,瞧不清他的眼里是否還有她。

    「也許。」韓隱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轉眼間,人已經來到她的跟前,這般的近才發現她的神色非常的糟糕。他的臉色一凜,大掌輕輕地撫著她的臉頰,「怎麼回事?秋蘭剛才便說你不舒服,可你不讓請大夫,這副模樣還不請大夫,你……」

    「你還會關心我的生死嗎?」宋凝脂啪地一下拍開他的手,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了他,「我死了不更好,我死了正好給朱三小姐騰位置,你們兩人便可以相親相愛。」

    宋凝脂一股腦地喊了出來,現在的她哪里還有嫡長女的風範,她不過就是一個護婦,只要一想到他騙她,她的心便疼得厲害,她難受地趴了下去。

    耳邊听到他焦急的聲音,「凝脂,為夫是跟你開玩笑,不舒服我們請大夫。」

    宋凝脂抬眼看他,淚珠一顆一顆地落了下來。韓隱有些慌了,「朱三小姐關我什麼事情?我根本不認識她……」

    韓隱還想說下去,卻見她輕輕地翕動著唇瓣,那聲音實在太輕,他听不輕,于是他將腦袋湊了過去,這一回他听清楚了。

    「騙子、騙子、騙子……」

    韓隱的心隱隱作疼,他從未被人說過是騙子,第一回听到卻是從他愛的女子嘴里听到,他有些慌亂,這樣的感覺沒有過,這樣的宋凝脂他也沒有見過。他捧起她的臉,「宋凝脂,你給我听清楚,我沒有要別的女子,我這一輩子只要你,只要你一個!」

    啪的一聲,宋凝脂用力地在他的臉上揮了一記,紅著眼楮說︰「韓隱,你這個騙子!你說喜歡我一個人,可你卻還要去救朱三小姐,現在先哄好了我,之後再哄著我讓你娶那朱三小姐嗎?我呸,你作夢!」

    宋凝脂覺得自己好像是在作夢,這個自己怎麼這麼粗俗,那個文雅的宋府嫡長女去哪了?她忍不住地抬手捂住臉,淚水從指間流了出來,她不想這樣子,這樣的自己好陌生、好可怕。

    韓隱放柔了聲音,「沒有,我不喜歡,一點也不喜歡朱三小姐,我只喜歡你,你是我這輩子唯一愛的人。」

    宋凝脂放下了手,眼皮紅腫,鼻子都哭紅了。她喃喃地開口,「只喜歡我?」

    「對,只有你。」韓隱定定地說。

    宋凝脂眼楮認真地望著他,好一會,她找回自己的聲音,「將軍,你若是騙我,我就……」

    「我不會騙你。」他怎麼可能會騙她。

    「你若騙我。」她吸了吸鼻子,「我便吊死在將軍府門前。」

    韓隱怔怔地看著她,「你……」

    宋凝脂躺了下去,臉色蒼白卻堅定,他若是真的騙她,她便死給他看,這樣的話好像不是從她的嘴里出來一樣,明明說得這麼嚇人,她的表情卻格外的鎮定。

    韓隱面色冷肅地說︰「不,你休想,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宋凝脂閉上了眼晴,不想多說話了,身體很乏力、很乏力,方才剛睡醒,她現在卻又累得想睡了。

    「凝脂。」

    宋凝脂沒有說話,耳尖動了動。韓隱看著,笑了,「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她的耳朵開始泛紅,緊接著,她頭一扭,翻了一個身,將妖嬈的背部留給了他,一聲不吭。「凝脂……」

    韓隱的嗓音低沉又纏綿,在她的耳邊縈繞不去,她的心飛快地跳著,好像要往他的方向跳去一樣。

    「凝脂、凝脂、凝脂……」

    如痴如醉的嗓音在她的耳邊呢喃著,一直呢喃著,該是聒噪的,卻奇異地平復了她那莫名的心疼,莫名地令她放松了身子,令她的睡意連連,眼皮重得撐不開眼楮。

    這一回,夢里沒有那惱人的朱三小姐,只有韓隱,他笑盈盈地對她說,凝脂,我心悅你很久了,一生一世只愛你一人。

    宋凝脂的唇角往上勾了,坐在床邊的韓隱跟著也放柔了眼,伸手握住她的手,仍是不死心地問了一遍,道︰「凝脂,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喜歡你,很久了,傻瓜。」輕喃一般地從宋凝脂的唇里飄了出來。

    韓隱倏地睜大了眼楮,薄唇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原來她也早已喜歡他了,真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