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衣渮 > 將軍回心轉意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將軍回心轉意 第十七章

作者︰衣渮

    【第九章】

    言出必行的蘇大將軍,答應了要負責到底,果真負責得很是徹底……

    徹底地把小鳥兒給拆吞入腹。

    昨天,她在騰涌不息的情潮中醉醉醒醒,神智迷糊地承受他忘情的猛烈佔有,直到最終因極致的歡愉情潮而失去了意識。待得她再張開眼時,已迎來了翌日的清晨,而她是在將軍帳中的床榻上醒來的。

    實在想不起來兩人是如何回到軍營中,也不明白為何當蘇雲岫與她一同步出將軍帳後,軍士們見著他們時,眸中總會閃過短暫的尷尬慌亂,裊煙心中總覺得有異,便將身旁的男人拖回了帳中,向他細細追問因由。

    「你不是急著要我帶你去找袖兒嗎?」不大願意回答她的疑問,蘇雲岫僅是清清冷冷地提醒著她。

    蘇雲岫的臉色有點臭,說話的語氣也有點冷硬,畢竟作為一個耐心等待小娘子醒來,只為將她再次壓在身下縱情一番的男人,最終不但被佳人無情拒絕,還讓她纏著要一起去找昨日遭他棄之不顧的蘇雲袖,他確實提不起什麼好心情。

    很清楚他心里在怨怪些什麼,四肢又酸又軟的裊煙,又羞又惱地輕瞋他欲求不滿的大臭臉。

    「蘇雲岫,你要是不好好回答我,就別想我會搬到你帳里來!」昨天是讓他抱了她,但她可還浼答允要與他同帳!

    一抹陰森森的狠色,當下在冷沉玉容上浮染而過。

    這只喂不飽的貪歡雪豹!夠折騰得一身酸疼,裊煙的心情可不比他好到哪去,見著他陰鷙至極的黑臉,她便回以非常堅定的瞪視。

    不得不承認這警告還真挺讓他忌諱,蘇雲岫咬了咬牙,滿心不情願地拋下答言︰「昨天深夜,我抱著你回來的。」

    知悉了答案後,一幅將軍夜抱公主歸營圖馬上浮現在裊煙的腦海里。白天失去蹤影的公主,深夜被將軍抱著帶回軍營中,公主昏昏沉沉地睡在將軍懷里,而兩人身上的衣裳更是滿布皺褶、凌亂不堪……

    那……兵士們不就都知道,他們兩人在密林里做了什麼好事?

    「噢……」覺得再無面目面對營中眾人的裊煙,當下羞慚得以手掩住了臉龐,逸出一聲懊惱的呻吟。

    看吧!就知道她會為這種無聊事窘困不安,他才打算瞞著她不說的。不喜看見她為此而尷尬不自在,蘇雲岫心情不快地攏蹙著墨黑劍眉,揚起大掌便要拉下她覆著小臉的素手。

    「有什麼好害羞的?」他與她是夫妻,而他倆已是兩情相悅了,歡愛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裊煙死命地捂著染滿粉緋的芳容,說什麼也不願看他,「是你太不知羞!」她真不知道,他昨夜為何會有勇氣穿著那身皺巴巴的雪白武袍,大搖大擺地由營門走回帳中。

    對小娘子泛滿羞意的指控很是不以為然,蘇雲岫滿不在乎地扯了下唇角,「你是我的娘子,我愛你本就是天經地義。」

    「可是這種私密的事教人知道了——」氣急微慍的嗔語微地一頓,猛然醒悟他方才說出了某個字眼,裊煙大感驚異地抬起了秀媚小臉,「不對……你剛才說什麼?」

    蘇雲岫輕輕以掌心撫揉著她宛若粉櫻香瓣的柔頰,容色清淡地回了一句,「你听見了。」

    滿心滿腦只想著他方才不意道出的愛語,裊煙乖順地放任大掌揉著她的臉兒,恬柔縴音不放棄地軟軟央著,「你、你再說一遍嘛!」這男人口里說的,從來只有「我絕不放你走」、「你別想逃」、「當我的女人」等等命令語句,她可沒听他說過半句柔情愛意。

    看著佳人一雙水眸里滿滿是央請媚光,期盼著听見他說出心言,蘇雲岫確是有些沖動,想要將滿腔眷戀情意款款傾訴。

    可是,如果這個大男人能輕易將綿綿情話說不停,那他就不是冰雪將軍蘇雲岫了。

    俊美的容顏上不帶一絲動搖,薄唇低吐出不容爭辯的冷音,「好話不說第二遍。」

    「什麼嘛……」裊煙秀美的眉宇間漫滿了失落。這男人以為說情話是拋暗器嗎?在她毫無心理準備的時候拋來一句「我愛你」,到她凝神細听時他又不願說了。

    還是說,說情話會讓他不自在?可看那張冷冰冰的大黑臉,又不太像是在害羞……

    不願再跟她糾纏在這話題上,蘇雲岫僅是冷淡地撇了下唇角,「你到底要不要去看袖兒?」

    裊煙仍是不死心地用著水潤潤的美眸凝看著他,直到蘇大將軍決絕地移開了目光,收回撫貼在她臉頰上的大掌,她才失望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她是很想去看蘇雲袖,雖然蘇雲岫也跟她說了,昨天他把那對戀人丟在密林里,只怕他妹妹該是快快樂樂地被異族男子搶回族里了,說不定過不了多久便會邀請他們參與成婚之禮,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

    只是,她也很想听見絕口不提情愛的他溫柔吐露愛語啊……

    意興闌珊地輕點了點螓首,便見蘇雲岫一臉溫涼地旋身步向帳門,裊煙懨懨地挪移蓮足跟在他的身後。

    在將要掀起簾門出帳時,大將軍卻不知在掙扎些什麼似地僵住了身影,她納悶地輕蹙著細眉,還沒來得及啟唇相問,便遭毫無預警地回過身來的他給張臂抱了滿懷。

    冷冽的雅香與熾暖的體熱同時濃濃地籠罩著她,水眸里靜漾著怔然,只感覺到大將軍將俊首低俯至她的頸側,平穩帶暖意的呼息拂過她的貝耳,也將一句低醇噥語吹進她的耳里。

    裊煙當下呆住。

    匆匆拋下了暖語,蘇雲岫飛快放開了懷中的香馥身子,冷俊的臉容上仍是一片淡然,看也不看她臉上的神色,旋身便掀起了簾門走出帳外。

    余下裊煙公主一人,看著那道步姿不似平日清穩安閑,隱隱帶著壓抑羞慌的背影,柔美媚顏上的怔愣冉冉淡褪,悄然漾開一抹甜暖嬌羞的小巧笑意。

    熟悉的媚緋華澤,在她潤白如玉的秀頰上,輕染著絢麗的胭脂紅。

    站在一片搖紅光影中,裊煙靜看著滿園透映的暖春絛色,園中高樹垂掛著的大紅燈籠,彷佛在昭示著一對戀人心中的喜意,卻教她的心湖漫漾一抹淺淺的遺憾。

    今夜,是蘇雲袖的大婚之夜。

    對女子來說,花燭夜自是該珍藏在心底一生的美好回憶。可是,她記憶中的大婚之夜卻是……

    雖然事情已過去了三年多,她與蘇雲岫也不再是有名無實的夫妻,但只要回想到那一夜的悲痛欲絕,她心中總有著絲絲淺淡的失落。

    尤其是在方才成親典禮進行之時,身穿異族華美喜服的蘇雲袖,手執酒杯,在戀人的溫柔注視下巧巧啜飲鴛鴦酒。看著蘇雲袖臉上徐徐染上的如蜜喜笑,坐在主桌上的裊煙,不禁有了些許欣羨之意。

    蘇雲袖特意邀她與蘇雲岫到族中參與婚慶,可不是要她來平添愁緒的。察覺到心中隱隱浮漫的哀思,裊煙便匆匆找了個借口先行退席,打算躲到較為安靜的後圜里平復心情。

    怎知這一夜,不管她走到哪里,族中各處皆懸掛著喜紅燈籠,朦朧的紅光裊裊映亮了她的幽微心緒,讓她無處逃躲。

    「怎麼,讓你想起傷心事了?」忽地,低冷如寒風的魅嗓自身後悠然飄至。

    不用回頭也知道跟來的人是自家駙馬,裊煙也不打算向他欺瞞,僅是含糊不清地嘀咕著,「……還不是你害的。」

    身後的人無法予以否認,一陣無奈的靜默過後,冷魅的嗓音再次響起,這回卻蘊著淺淡安撫意味。

    「已成過去的事,你若是執意不釋懷,難過的人也只是你自己。」

    裊煙輕淺若無地嘆息一聲,徐緩回過身來,媚柔如水的眸光,靜看著暗濃夜色與絢麗絛澤交輝下的俊魅男子。

    絕俊相貌偏清冷,與她對望著的玉黑烏眸卻流轉灼熱清輝溶溶,仿若盛載著漫天星光,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她。

    小娘子無奈地垮下了嬌顏,「這道理我也明白,但一生就只有那麼一回的新婚夜,要我完全淡忘,我確是做不來……」現下只有一點點遺憾,而不似以往的哀傷難受,她覺得自己已經很有進步了。

    定定地凝看著她臉上的輕淺失落,蘇雲岫輕輕挑揚了下劍眉,冷嗓雲淡風輕地說著︰「你若是真忘不了,那也簡單,我們就再來一次大婚夜好了。」

    知曉他絕不是會輕言玩笑的男人,卻也摸不清他懷著什麼心思,裊煙緊緊地蹙著柳眉。「大婚之夜哪有再來的?」

    「我高興再來就再來。」瞧見小娘子一臉不認同的神色,蘇雲岫不以為然地勾揚著一抹傲慢輕笑,揚手將她嬌軟的身子拉抱至懷中,「把你的繡帕給我。」

    不明其意地盯看著那雙明玉墨眸,裊煙遲疑了片刻,慢慢地伸手自襟前取出了青蓮雅色繡帕,遞至他的暖熱掌心。

    下一刻,蘇雲岫輕輕將繡帕蓋在她的頭上。

    他……要為她再掀一次蓋頭?

    裊煙先是一呆,好半晌才若有所悟地眨了眨水媚美眸,看著眼前的輕軟帕巾因兩人交纏的呼息而起伏如微瀾。

    然後,修長潔淨的指尖,輕柔地拈起繡帕下緣,徐緩撩掀而起……

    「裊煙公主,末將蘇雲岫,蒙公主屈尊下嫁,今後定真心以待,直至百年。」

    清寒的嗓音隱帶暖意,輕輕緩緩地隨著他掀揚帕巾的動作飄入她耳中。

    醉暖絛霞下的絕俊容貌再次落入她的眸心,眉眼間盡是不容錯認的暖融柔意。眼前滿目熠耀華采的男子臉容,與三年前的冰冷俊顏浮染交映,悠悠煨暖了塵封在她心中的淒寒思憶。

    裊煙心下泛過一陣沁暖熱流,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痴痴地凝看著那從不坦率展露的深情。

    「煙兒?」他輕扯了扯唇角,因她痴醉的陣光而有了大大的滿足感。

    貪看自家駙馬美,&直看得入了迷,被他的輕喚給勾回神智的裊煙,當下飛紅了一張秀顏。‘

    不敢再看向他熠熠生輝的玉眸,她垂首淺聲嘟囔了一句,「……真不像你會做的事。」

    輕輕將繡帕收進自己的袖中後,深有同感的蘇雲岫,略帶感慨地說了一句,「所以,只再來這一次。」

    誰教他就是無法忍心讓裊煙的臉容染上一絲哀傷呢?既然不忍心,那就只好設法替佳人消弭心傷了。

    低冷清穩的嗓音,帶著對她的縱容與無奈,裊煙輕抿著一朵嬌甜笑靨,將臉頰貼偎在他的胸口上,軟綿綿地喚著他的名字,「雲岫。」

    「嗯?」似是愉悅于她難得的主動,蘇雲岫抬手輕輕撫揉著她烏墨似的細滑發絲。

    「能嫁你為妻,我很高興。」這男人高傲冷情又霸道,曾經傷她至深,現在卻是真心地憐寵她、疼惜她。雖然偶然還是會為他的拙劣不解風情而生氣無奈,但……她還是好喜歡他。

    似是沒料到會听她道出此話,她頰畔偎依著的男性胸膛突兀地僵了僵,她不禁有些感動地柔軟了眸光。正想再多說些什麼時,便遭蘇雲岫猛地橫抱而起,旋身踏離後園,逕往兩人暫住的族中客舍的方向步去。

    「雲岫,你為什麼帶我回客舍?宴席不是還沒散嗎?」乖巧地將縴臂環上他的頸項,裊煙不太明白地微仰著螓首,凝望著蘇雲岫唇畔別有深意的魅笑。

    微微低眸看著懷中小娘子媚麗的姿容,想起方才她婉言柔訴的愛語,蘇雲岫心情甚是愉悅地沉笑一聲。

    「煙兒,今夜是我們的大婚夜,你現下該想的是待會圓房的事。」听見小娘子說出嬌甜軟柔的心音後,他哪還能靜下心來喝喜酒?

    圓房?他不是只要再掀一次蓋頭而已嗎?

    再說,自從她答允住進將軍帳後,夜夜受盡貪歡雪豹折磨,啃得連點渣渣也不剩,這房已是圓得不能再圓了,他還要跟她圓房?

    裊煙怔然張大了眼兒,便見蘇雲岫唇角勾起的惑人笑意越發深沉,曖昧得直教人看了臉紅心跳。漫漫漾漾的羞意在心頭泛蕩著,她赧紅地輕咬了咬櫻潤唇瓣,最後還是乖順地偎進他的懷里。

    于是,結親三年,裊煙公主終于得到了圓圓滿滿的大婚夜。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