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婚後千千夜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婚後千千夜 第十五章

作者︰倪淨

    當辦公室里剩下牧子霄跟林潔時,林潔忍了多時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地滴落,委屈地哭了起來。

    牧子霄拉她走到沙發邊,他先坐下,而後讓林潔坐在他的大腿上,她掙動地不依,他卻不準她起身。

    「乖一點!」牧子霄伸手拍了她,要她別再扭動。

    林潔哭得委屈,「你為什麼要這樣?」

    「我怎麼樣?」牧子霄見她哭得臉上都是淚水,索性伸手幫她擦,看著她哭成淚人兒樣,他承認他在心疼。

    「我如果真的不能生,你怎麼可以不在意?你應該找別的女人結婚生子……」

    「不要,你停下來……」林潔不懂,怎麼可以講話到一半就開始動手動腳。以前的牧子霄從不在房間外踫她,但現在卻是隨處發情,只要他想要了,他就要,根本不管場合跟她要不要。

    「我只是揉揉。」牧子霄低聲在她耳邊說著話,有幾句話太限制級,她听得耳根子都紅通通。

    「你不要亂說。」怕他真的會動手,林潔用雙手捉住他揉捏不停的大掌。

    只是她捉了一邊手掌,他的另一手則是熟練地探進她的裙擺下,將裙擺撩高,露出她白皙、細致的雙腿,眼神也更為深沉了。

    林潔這幾日被他這麼折騰,哪里看不出他的意圖,「你不是要開會?你快放手。」

    「這個會議我讓大哥接手了,下一個會議還要一個小時。」牧子霄邊說已經邊解開她內衣的暗扣。意思是這一個小時,他不打算浪費。

    「我肚子餓了……」昨晚才被他折騰到半夜,今早起床時,雙腿還打顫,走路都有些浮,現在他再要,她肯定會沒力氣走路了。

    「等我滿足了,我讓秘書買你愛吃的點心。」牧子霄一點都沒打算停手。

    ……

    這一個小時,牧子霄身體力行,很清楚地讓林潔明白,一旦惹怒他,她要付出什麼代價。

    直到他去開會,林潔已癱軟地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牧子霄跟林潔被牧母鬧了一出,為了怕夜長夢多,牧子霄除了天天帶林潔上下班,不工作時就帶她外出,偶爾出差時,也一並將她當行李帶出國。牧子霄到哪里都帶著林潔,就是不再帶她回牧宅了。

    不但林潔沒回家,牧子霄也近半年沒再踏進家門一步,她當初買的房子貸款,牧子霄也一次付清。沒有房貸,還有老公的金援,林潔開始過上貴婦生活。

    而半年前牧母鬧出的離婚協議書,拿三百萬給林潔當贍養費一事,最後還是被牧父知情,牧父對牧母處理事情的不厚道很生氣。父子倆促膝長談了幾次後,就為了要牧子霄帶林潔回家,但牧子霄都沒輕易同意。

    為此,牧父結婚幾十年來,第一次跟牧母鬧了冷戰,急得牧母心慌,哪還有心思管兒子跟媳婦,也管不到能不能抱孫子,天天就是在牧父身邊打轉,跟前跟後,就怕牧父不理她。

    有牧父出面,牧母對林潔的不滿多少消停了一些,牧子霄也很大方地送生意到林父手里。他娶了林潔,自然對她的爸媽有照顧的義務,只是他也表明態度,希望他們能多關心林潔,多疼愛她一點。

    有了生意,林家經濟穩定,最大功勞的人自然是林潔,林家父母對這個女兒的態度也好轉了些,只是重男輕女這觀念根深蒂固,很難改變,不過對爸媽的轉變,林潔已很滿足了。

    這天晚上,林潔跟牧子霄一同參加公司的主管聚會,到場的都是公司高級主管。

    林潔難得打扮漂亮,穿著牧子霄送她的黑色及膝禮服,盤發後露出細白的頸項,整個人顯得優雅、端莊。為了搭配這件禮服,林潔還找大嫂陪她去買了雙鞋子,牧子霄還大方地送她首飾。

    本來一切都很完美,五星飯店的長桌上,二十多名主管到場,他們也都攜伴參加。听不懂牧子霄跟那些主管們談的公事,林潔安靜地點頭微笑,餐點上桌時,秀氣地一小口、一小口吃著。

    誰知,就在林潔看著最愛的海鮮上桌時,一股腥味教她涌上惡心感,她忍了幾次想將那股不適壓下,卻還是沒忍住。

    「嘔……」

    本是談笑的餐桌,因為林潔的嘔吐聲而乍然而止。林潔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緊張地捂住嘴巴,想要出聲道歉,另一陣惡心感又襲來。

    她捂著嘴想起身,不敢抬頭看牧子霄,覺得自己怎麼會這麼笨手笨腳,連參加個聚餐都能搞砸。可是她為了穿禮服好看,一整天就喝了一杯牛奶,只吃幾片土司,怎麼一直惡心想吐?

    牧子霄聞聲,藏不住的關心在俊臉上顯露無疑,甚至還能看到一向從容的他,臉色不淡定了,「怎麼了,想吐?」

    「不知道為什麼,剛剛還好,現在卻一直想吐。」那股腥味一直襲來,聞著那味,林潔整個胃都在翻滾了。

    牧子霄摟住她,剛想帶她起身,幾位主管的太太都笑了,她們看著都有年紀,兒女都大了。

    「我看是懷孕了。」

    「有沒有去看過醫生?八九不離十,應該是懷上了。」

    「跟我當初懷我家老大時一個樣,聞到腥味就想吐。」

    幾個太太們你一言、我一語,卻讓牧子霄跟林潔僵在原地,難以置信地互看對方。是懷孕了?

    一位年輕主管這時也笑了,「牧總經理,我看總經理夫人應該是有喜了,我老婆上個月也剛懷孕,征狀跟夫人一樣,聞到海鮮味就想吐。」

    他一說完,眾人的目光都落在餐桌上那一大盤海鮮,而後都心照不宣地笑著恭喜。牧子霄這人在商場上一向是快狠、果決,曾幾何時有過處理不了的事,沒想到遇上林潔可能懷孕,他竟亂了手腳,有些無措。

    「我看那海鮮先撤了。」一位眼尖的主管太太見林潔已一再惡心犯吐,臉色發白,趕緊要服務生將海鮮撤了。

    果然,海鮮一撤,林潔的惡心感沒了,也不再嘔吐,臉色也逐漸回復紅潤。

    見狀,牧子霄的俊臉笑了,還不忘轉頭看林潔,見她伸手捂在肚子上,他的大掌也覆了上去。林潔抬頭,見他臉上那抹溫柔的笑,她也笑了。

    這場聚餐很快地在眾人的祝賀聲中結束。

    開車回家的路上,牧子霄喝了些酒,所以請司機接送。兩人坐在車後座,林潔開心地拉著牧子霄的手,「你說我是不是真的懷孕了?」

    牧子霄背靠在椅背上閉上眼,長臂攬過她的腰,將她摟進懷里,嘴角是掩不住的上揚,「明天去醫院檢查就知道了。」

    「你說會是男生還是女生?」

    「都好。」

    林潔听他這麼一說,一臉幸福地點頭,「你會不會重男輕女?」

    「只要女兒像你,我都疼。」

    「那如果像你呢,你是不是就不疼了?」

    牧子霄睜開眼,轉頭望了她一眼,而後低頭吻她。只要是他們的孩子,他都疼,像他跟她,都一樣。

    這晚,牧子霄不敢再放肆,一晚上只抱著林潔,沒再拉她**,就怕有萬一。

    一覺過後,牧子霄去公司上班前,先帶林潔到醫院檢查,果然如那幾位主管太太說的,林潔懷孕了。

    牧子霄這位理性大于感性的男人,在林潔懷孕後,不但成了妻控,對林潔的寵愛更顯不一般。而兩邊家長得知林潔懷孕後,也是歡喜,牧母還專程請人炖補品,就怕林潔營養不夠,胎兒發育不好。

    牧母的好,林潔全看在眼里,也因此牧子霄才又重新帶她回家。

    以前剛結婚時,林潔對牧子霄是單戀,卻不敢過多表現愛情,後來習慣了,也依賴他的陪伴,她更喜歡牧子霄。

    現在林潔懷孕了,牧子霄的疼愛跟呵護,幾乎快把她寵上天,曾經她很羨慕大哥跟大嫂的恩愛,可大嫂最近常跟她說,牧子霄這輩子沒寵過女人,應該就寵她一個了。

    雖然牧子霄沒有開口對她說愛,但林潔知道,這男人心里有她。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