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湛 > 完美床夫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完美床夫 尾聲

作者︰喬湛

    一個禮拜前,裴心妍已經帶著南景瀚回家見了自己的父母。裴父和裴母對南景瀚甚是滿意,只是兩人保持了一致的默契,絕口不提十年前的事情,不管當初裴母是出于什麼原因不讓裴心妍接听南景瀚的電話,但那畢竟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提這些並不會改變什麼,相反的,他們要不斷往前看,迎接屬于他們之間的美好未來。

    沖著打鐵要趁熱,南景瀚火速安排行程,帶著裴心妍飛回美國。

    雖然在去美國之前,裴心妍已經背著南景瀚偷偷做了功課,知道南景瀚的爺爺在商界是個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真正站在南家奢華無比的大宅里,裴心妍還是不得不感嘆自己的渺小。

    「爺爺,這是我的未婚妻,裴心妍小姐。」耳邊傳來男人熟悉的嗓音,裴心妍略微回

    了神,力持鎮定地看著正前方的老人,濃眉、挺鼻、大耳,抿得筆直的雙唇說明了他是一個紀律甚嚴的男人,那一對炯炯有神的黑眸及不怒而威的神態則顯出領導者的威嚴。

    這女孩子有著一張鵝蛋臉,干干淨淨的,細眉鳳眼,皮膚雪白,長相說不上美麗,但她卻有一種吸引人的氣質,令人覺得嫻雅純淨,卻又平易近人。

    南老爺子和裴心研兩人相互打量著,時間有那麼一瞬間凝結了。

    「南爺爺,您好。」裴心妍率先回過神來,禮貌地喊了聲。

    南老爺子沒回應,過了好一會,才沉穩地開口道︰「裴小姐想必已經知道,十年前是我阻止了你們在一起。」

    裴心妍一愣,完全沒想到南老爺子會如此坦誠做過的事情,但她從他的眼神知道,他不喜歡人家說謊,于是她只好點頭承認,「沒錯,我知道了。」

    「那你有什麼想說的?」

    「南爺爺很愛阿瀚,我非常理解你的做法。」

    「你不怪我?」南老爺子倒是對她的回答感到一絲意外。

    「怎麼會,當初就算沒有你的從中阻攔,我們也會因為其他的原因分開的,因為我們還太年輕,還不懂得珍惜。」說到這里,裴心妍感覺手心一熱,右手被南景瀚握住了。她回以甜蜜的一笑,繼續對南老爺子說道︰「但老天讓我們再一次相遇了,也明白了這些年我們一直活在彼此的心里,所以……」

    「所以不管爺爺同不同意,我都不會再放開心妍的手。」南景瀚接下她的話,趁機對爺爺表明自己的心意。

    「哪怕我收回你在南天房產的一切權利和地位,你也在所不惜?」南老爺子的目光轉向孫子。

    「爺爺,你知道的,我不在意這些。」南景瀚的聲音雖輕,卻充滿了不可撼動的堅定。

    南老爺子的眼神暗了暗,記憶在剎那間跳回了二十幾年前,他唯一的兒子也是用這種的表情對他說著同樣的話︰「爸爸,我要的從來就不是權勢和財富,我只是要快樂地生活下去而已,你為什麼就不能成全我們?」

    南老爺子輕閉雙眼,再睜開時,已是一片清明,他灼灼的目光直逼裴心妍,威嚴的嗓音帶著一絲不屑與質疑,「裴小姐也是同樣的想法嗎?哪怕他一無所有,你也願意跟著他?」

    裴心妍不卑不亢地迎接老人的目光,明亮的大眼楮閃爍著不屈的堅毅,「南爺爺,我相信阿瀚就算沒有你的庇護,也一樣可以闖出屬于他自己的一番天地。」

    「比如當一名小廚師?」

    「廚師有什麼不好的?」她笑了笑,「廚師可以給人們烹飪出令人吃得覺得幸福的佳肴。」也許她的形容夸張了,但她吃了南景瀚親手為她煮的飯菜,就是有這種幸福感覺。

    「幼稚。」南老爺子像是听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不屑地嗤笑。

    「你會覺得幼稚,一定是因為你沒有體驗過那種感覺。」

    裴心妍這句話剛一說完,明顯感覺到周遭的空氣變得冷凝起來,她在心里哀號。老天,她是不是被沖動沖昏頭了,不然怎麼敢這樣跟位高權重的南老爺子講話?

    而南老爺子只是靜靜地看著裴心妍,良久都不說話,就在裴心妍以為他的下一個反應會是讓人直接將她丟出去時,他的聲音終于響了起來,「丫頭,阿瀚沒告訴你,我最討厭別人自作聰明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裴心妍暗地里吸了一口氣,表面力持鎮定,手心卻已經狂冒冷汗了。

    「你這麼誠實,就不怕惹怒我?」

    「如果有冒犯你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但……」

    「不用了。」他截斷她的話。

    裴心妍心口一抽,呼吸猛然一窒,心想她這是被判出局了嗎?

    「我的孫子比別的男人要任性,他想要做什麼,是沒人可以阻止的,想要跟他在一起,就得多一點忍耐和包容,你覺得自己可以做到嗎?」

    听了南老爺子的話,裴心妍張著嘴,說不出話。這是認同她的意思?還是她誤會了哪句話?直到南景瀚輕輕地踫了下她的手肘,裴心妍才如夢初醒,點頭如搗蒜地說︰「我知道,我明白,我了解了。」她作夢也沒想過一向冷靜的她會被陌生人的一句話感動得亂七八糟。

    「你什麼時候回公司?」南老爺子的目光轉向孫子。

    「我和心妍結婚後再打算。」

    「那就盡快安排時間,我要和親家見面。」

    南老爺子不輕不重的一句話,就此決定了裴心妍的終身。

    一個月後,南景瀚和裴心妍的世紀婚禮在洛杉磯盛大舉行,前來參加的賓客盈門,陣容強大到足以媲美國內任何一場隆重的頒獎典禮。

    婚後裴心妍辭掉了事務所的工作,搬到洛杉磯和南景瀚生活在一起,不久,她在爺爺的極力推薦下,加入南天地產的律師顧問團,在事業中助丈夫一臂之力。

    一年後,裴心妍為南家生下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男孫,南老爺子正式退了下來,將集團一切事務全權交由孫子和孫媳婦打理,而他則開始過起了含飴弄孫的快活日子。

    這天南景瀚結束會議從公司匆匆地趕回家里,不顧管家詫異的眼神,大步流星地朝主臥室的方向前進著,直到看到了安靜地躺在床上的人,一顆懸浮著的心才終于放了下來。他放輕腳步,走到床邊,這才留意到妻子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他不舍地伸手輕撫了下,卻不料自己的動作還是驚醒了她。

    「抱歉,吵醒你了。」南景瀚朝她溫柔一笑,橫豎都被吵醒了,大手貪戀地撫上她臉上柔嫩的肌膚。

    裴心妍並沒有留意他的動作,一心只沉浸在看見他的驚訝中,「老公,你怎麼會這個時候回來?」是漏了什麼文件嗎?不然怎麼會在工作時間返家?

    「听說你不舒服,我回來看看你。」磁性且溫柔的聲音輕輕響起。

    剎那間,裴心妍覺得一股暖意沖上雙眼。

    「怎麼了,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南景瀚頓時慌了手腳。

    裴心妍搖頭,「我沒事。」

    「真沒事?」

    「嗯,是有一件事……」

    「什麼事?」他緊張地問。

    「其實也不能說是什麼事。」裴心妍不是吊他胃口,而是她發現最近幾天,她的好像狀況很不對頭,做事情總是迷迷糊糊的,連講話也常常抓不住重點。

    南景瀚一顆心因她含糊不清的話時松時緊,整個人倍受煎熬,他索性雙手捧起她的

    臉,讓她直視自己的雙眼,試圖將自己的勇氣過度給她,「乖,放輕松,不用擔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他的語氣好像是她身體有什麼不舒服一樣?不對,剛剛好像是自己親口說了不舒服,現在又這種含糊其辭的態度,難怪他會誤會了,不過看著他緊張在乎自己的樣子,裴心妍只覺心頭暖得發燙,「老公,我沒事,我只是又懷孕了而已。」

    「哦。」听了她的話,南景瀚松了一口氣,旋即呆若木雞地看著她,愣愣地問︰「你剛剛說什麼?」

    「我又懷孕了。」

    「你又懷孕了?」

    「嗯。」裴心妍微微一笑,「你又要當爸爸了。」

    「我又要當爸爸了?」

    「老公,你還好吧?」裴心研忍不住搖了搖他,他的反應實在出乎意料,難道他不想要再生一胎?

    听了她的話,南景瀚像是剎那間回了神,倏地坐到她身邊,伸手將她擁入懷里,很快又驚覺地放開,「你懷孕了,我的動作不能再這麼大。」

    「只是一個抱抱而已。」他要不要這麼夸張?

    「還是小心為妙。」南景瀚輕輕地說。小心翼翼地摸著她尚且平坦的小腹,眸中流露著一種名為人父得愛的光芒。

    「老公……」

    「嗯?」

    「我愛你。」

    南景瀚一愣,旋即彎起了嘴角,「我也愛你,還有,謝謝你,老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