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縣太爺的寵妻日常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縣太爺的寵妻日常 第十八章

作者︰零葉

    賀朝陽忽然按住她的手,看著近在咫尺的人,迎上她疑惑的目光,開口問道︰「當初,你為什麼不想嫁給我?」

    李初陽一愣,這話從何說起?她從來都沒有想過不想嫁給他,她恨不能從生下來就認識他。

    見她疑惑,賀朝陽又道︰「三年前,你要去省城進貨,我去你家送你,告訴你等你回來我就來提親。我還記得你當時臉上的羞澀,那麼的美好,也那麼的動人。

    你送我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掉落荷包,我看到給你送回去,就听到你跟你爹說,你跟我在一起很難受,所以你不想嫁給我。」說完這些,賀朝陽閉上眼眸。那一幕在他的腦海里回放,像一把刀,狠狠地在他心尖上劃拉著。

    李初陽聞言,驚訝地抬頭看他。

    「怪不得再見面你不想嫁給我,現在又不想孕育我的孩子,你就這般討厭我?」

    李初陽听到和賀朝陽的話,先是很內疚,她當初是說過,但那只是托辭,她想嫁給他都想瘋了。但是那時候她一怕賀家的人不同意,嫌棄她出身低,二來也有她自己的小心思,她想多掙錢,多點嫁妝傍身,這樣她嫁去他們家,也稍微硬氣一點,所以只想著先唬弄她爹,等她掙了錢後再風光地嫁給他,沒想到這話被賀朝陽听到了。

    心里內疚的李初陽剛準備解釋,又听他後面的話,漸漸地眉頭蹙起,什麼叫不想嫁給他?明明是他忘記了她,不想娶她。還有,什麼叫不想孕育他的孩子,那李曦是誰的種?

    李初陽猛地站起來,心里氣得恨不能打他一頓,但看他那難過、委屈的表情,心驀地軟下來。怪誰呢?只能說造化弄人,是老天在考驗他們。

    想到這里,李初陽重新坐下,伸手握住他的手。賀朝陽看她一眼,沒有掙開。

    李初陽傾身,將頭貼在他的胸口,听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只覺得世間再也沒有這般讓她踏實又安心的聲音了。

    「傻子。」李初陽罵了他一句,緩緩開口解釋,「當初我是怕你家里人不同意,爹爹又抓著你的話柄為難你,才那般跟他說。我只想著我多掙點錢,我在官場上不能作為你的助力,也只能在生活上給你一點幫助。

    你都不知道,我看到鄭媒婆來的那天有多麼的驚喜,事後就有多麼的難過,難過得不想活,覺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毫無意義了。當我知道我有了身孕後,我決定生下她,既然這輩子無法跟你共結連理,那麼留著孩子,也是對我自己一個交代。後來我們一家都搬離那里,是我爹娘不想觸景生情,也怕周圍的人對我說難听的話。

    我以為我們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有瓜葛,直到在何家遇到你,看到你跟別的女人親親我我,當時我的心都要碎了。」說到這里,她的眼淚已經濕了他的衣裳。那種絕望像無邊的黑暗,讓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後來你跑來問我孩子的事情,我就知道你都知道了,我也從來沒打算瞞你。可是,三年間我們不曾交集,現在你找我就問孩子,我當時就慌了。孩子是我唯一的支柱,我不能失去她。所以我趕你走,我們不會打擾你,你以後成親還會有別的孩子,不要跟我搶曦兒。」李初陽將埋在內心深處的話一股腦地說出來後,哭得不能自抑

    賀朝陽也早已經紅了眼眶,他不是沒想過她這些年過得有多麼不容易,只是缺少了之前的記憶,所以想起來的時候也只覺得心生不忍。此刻他擁有了之前的記憶,又听她細細道來,賀朝陽只覺得五髒六腑都跟著抽痛。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對不起。」他親吻著她的額角,跟她道歉。

    李初陽將眼淚蹭在他的衣服上,繼續道︰「後來你說你喜歡我,想娶我,可知我有多開心,可我又怕,怕這是我的黃粱一夢,夢醒來,又只剩下我一個人,所以我不敢有孕,我怕我的下一個孩子也成了沒爹的野孩子。」

    「都是我不好……」除了這一句,賀朝陽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都是他的錯,讓她這般沒有安全感,「不會的,初陽,我再也不會拋棄你們,再也不會。我賀朝陽這一輩子都不會丟下你。」說完,將胸前的人緊緊地摟在懷里。

    夫妻倆第一次心貼得如此之近,敞開了彼此的心扉,誤會也解除了。賀朝陽只覺得以後都是康莊大道。

    李初陽听著他的話,心里比任何時候都踏實,找到了結,才能解開。解開了,才能相依相守一輩子,「我以後再也不跟你鬧了,我要給你生更多的孩子。」李初陽像一只溫順的小貓咪,在他懷里贈著。

    賀朝陽被她蹭得火起,又听她要給自己生孩子,當下就起了反應,要不是此刻腦袋還有點不舒服,他現在就要了她。

    而後,賀家的下人發現,自從他們大人「病」好以後,他們大人跟夫人之間的感情不但沒有生疏,反倒更加甜蜜了。

    大人每天下衙回來,都會給夫人帶一樣東西,有時候是一盆鮮花,有時候是一串糖葫蘆,哦,帶糖葫蘆的時候肯定是兩串,還有小姐的。

    夫人也不像之前那樣老是冷著臉了,現在的夫人只要一看,就能感受到她身上洋溢的幸福感。最最重要的是,每晚屋里傳來的聲音,讓一群思春的小丫頭們臉紅不已。

    「娘子、娘子……」賀朝陽一下衙,沒見到李初陽就開始喊了。

    這時候李曦從一旁跑出來,「爹爹,爹爹抱。」小丫頭撒嬌起來,賀家任何人都招架不住。

    賀朝陽一把抱起女兒,在她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你娘呢?」

    「娘在整理帳目,說快過年了,她要去省城進貨。」在李初陽的燻陶下,才兩歲多的李曦已經能明白進貨是什麼意思了,「娘說不帶我去。」說到這里,小丫頭就不開心。

    賀朝陽哄了女兒幾句後,讓秀兒帶著她去玩了。他回到房間,就听到算盤珠子被撥得啪啪響。那個小女人眼珠子都沒離開過算盤和帳本,更是連他進來都沒發覺。

    賀朝陽心里哼哼了一聲,走到她身後,將她整個人都摟在懷里,「帳本比你夫君還好看嗎?」

    李初陽抬頭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別鬧,我整理好,後天親自去一趟省城,將這一年的帳目結算清楚,然後就專心在家陪你跟曦兒。」

    賀朝陽沒說話,拍了拍她的肩膀後,識趣地去書房整理公文了。

    第三天一大早,李初陽跟李曦和賀朝陽道別,看著女兒不舍的小鬼情,李初陽答應給她帶好吃的。再看賀朝陽,一點不舍也沒有,李初陽心里有小小的失落,又囑咐幾句後轉身鑽進馬車。

    剛準備說出發,忽然馬車的簾子就被人掀開了,就見賀朝陽一臉淡定地走進來,端坐在她對面。

    李初陽驚訝地看著他,「你怎麼上來了?」

    「陪你一起去。」

    李初陽心里一松,心里開心得不得了,嘴上卻還推辭,「不必了,我去去就回,最遲不超過五天。」

    「不要,一天都不行,所以我陪你去。」賀朝陽說完,不顧李初陽的反對命令道︰「走吧。」

    馬車立刻動了起來。

    賀朝陽將坐在他對面的李初陽一把拉進自己的懷里,「冷,我這麼抱著你,我倆都暖和。」李初陽也沒拆穿他,只安靜地窩在他懷里,享受這難得的二人時光。

    晚上,兩人順利地趕到了省城,找了一家客棧住下。簡單梳洗後,吃著小二送上來的食物,賀朝陽還要了一壺酒,也給李初陽倒了一杯,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李初陽貪杯,多喝了兩杯,結果醉了也就罷了,還用那一雙勾魂的眼楮直直地看著賀朝陽,那媚眼如絲,讓本來打算放過她一晚的賀朝陽將那一點可憐的自制力丟到腦後,抱著她就滾到了床上。

    李初陽覺得自己好熱,還渾身無力,她意識不清地喊著賀朝陽。

    賀朝陽正在她身上耕耘,听著她像小貓一樣叫著他的名字,只覺得頭皮發炸,想將這個女人捆綁在身邊,一輩子。他起身狠狠地吻上她的唇,粗暴地親吻著,李初陽也熱烈地回應,彷佛他嘴里的液體是仙丹,能解她的無力感。

    ……

    正所謂,酒力漸濃春心蕩,鴛鴦繡被翻紅浪。

    看著深深睡過去的人,賀朝陽滿足地摸了摸她的臉頰,經過這麼多事,他相信他們之間一定會走得很遠很遠,直到時光也無法奪去他們摯愛彼此的靈魂,直到生命盡頭也無法改變他們烙印在對方輪回中的愛痕。

    「娘子,我愛你。」他深情地親她的額角,雙手緊緊摟著她。再也沒有任何事情比深

    愛的人在身邊來得更加幸福了,所以他們都要珍惜這份幸福,直到生命最後的那一天。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