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視妻如命 > 第二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視妻如命 第二十八章

作者︰陽光晴子

    「怎麼不可能?只要喝一種藥物,就可以讓人產生幻覺,心里想要看的是什麼,眼中所見就會是什麼。」

    秦子宸走到妻子身旁,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再冷冷的看著面無血色的秦子賢,「現在藥效差不多退了,你應該看得出來,與你行房的根本不是芸兒。」

    紗簾掀開,床上那名女子已經穿妥衣裳走了出來,雖然也是個粉嫩美人,但五官與阮昭芸根本就無一處相像。

    但只要想到秦子賢腦海中意yin的對象是妻子,秦子宸還是有想殺了他的心,這也是他一沖進來後,就狠狠揍人的原因。

    「怎麼會……」馮蓉真的傻了。

    「怎麼不會?這也不是你第一次設計害人,說來,我還是參考你過去的做法,找了個妓女,穿上芸兒的衣服再下藥,中招的人就會一逞獸欲了。」秦子宸冷冷的看著馮蓉。

    她臉色刷地一白,「我听不僵你在說什麼。」

    「秦子賢,你也听不懂嗎?看來你真的不聰明,你玷污一個頭戴你母親的發飾,穿著跟她一樣的女人,這樁丑聞讓你從此都抬不起頭來,罪魁禍首就是你的親生母親。」他冷冷的說。

    秦子賢不敢相信的轉頭看向母親,只見她不敢對上他的眼,所以……是真的?

    呆了下,他陡地抓起地上的花瓶碎片,用力劃過馮蓉的脖頸。「我殺了你!」

    由于馮蓉就在他身邊,其他人根本來不及阻止,馮蓉尖叫倒地,脖頸間噴起一道血箭,迅速的染紅地上。

    兩名奴僕很快的抓住還要在馮蓉臉上劃的秦子賢,將他在後一拉,雙手反扣在後背。

    杜嬤嬤嚇得發出尖叫,跪坐在地,荷涓、夏竹也在驚叫一聲後,急急捂住雙眸。

    秦子宸則早就遮住阮昭芸的雙眸,她並未看到那驚悚的一幕。

    秦哲鴻看著馮蓉脖頸邊愈流愈多的鮮血,不忍的別開臉。

    馮蓉痛得瑟瑟發抖,她視線模糊的看著不停朝自己叫囂怒吼的親生兒子,淚水一滴滴滑落。

    此時,另一個聲音傳來,竟是江維仁被兩名暗衛押了進來,他的臉上一樣被揍得鼻青臉腫,嘴巴塞了塊布,發出「唔唔」的憤怒聲。

    等他看到阮昭芸竟好好的站在秦子宸身邊時,更是憤怒的看向已經氣若游絲幾乎要死去的馮蓉。

    秦子宸使了個眼神,一名暗衛抽掉江維仁嘴巴的破布。

    一獲得自由,他就破口大罵。「你害死我了,那天我甩掉秦子宸派來的人之後,到你房間听你的計劃,你還信心十足的說屋里的都是你的人,可我卻在離開你的房間後就讓人抓了!」他粗喘一口氣,又吼,「你的屋子有不少都是秦子宸的人,你卻什麼都不知道!」

    原來是這樣……馮蓉苦笑流淚,閉上眼楮,咽下最後一口氣。

    杜嬤嬤在旁痛哭失聲。

    「你以為死了就沒你的事了?」江維仁依舊在怒聲咆哮著,但在看向眼眶微紅的阮昭芸時,他口氣又變了,帶著深濃的歉疚,「不是我,芸兒,是馮蓉來找我,她說她自己的兒子成了廢人,別人的兒子卻一再立功,夫妻美滿讓她心里不好受,她知道我愛你才找上我,說要將你迷昏,再送出來給我,要我將你帶離這里,永遠不再回京城。」

    「你胡說,我母親是為了補償我,讓我得到芸兒,她才不會將她交給你!」秦子賢憤怒的朝他狂吼。

    「你母親容不下芸兒,不可能會讓你們在一起!」

    「騙子!騙子!」

    秦子宸與阮昭芸對視一眼,他們都知道江維仁到現在都還在撒謊。

    分明是他主動找上馮蓉合作,不過江維仁的計劃是要阮昭芸清白受損,沒臉再待正秦子宸身邊,他算準她會自請休書離去,他就有了再擁有她的機會。

    依計劃,秦子賢只能做半套,不能真正佔有阮昭芸,馮蓉得制止,但馮蓉的心思更毒,她根本就要阮昭芸死,這些人在秦子宸的眼中,都該死!

    「這兩人交由父親處置吧,我不想再讓芸兒看兩只瘋狗對吠。」秦子宸擁著低頭不語的妻子,直視父親道。

    秦哲鴻沉重點頭,他感到羞慚,感到抱歉,這到底算什麼家?

    他長嘆一聲,要他們先回去。

    第二天,威寧侯府傳出憾事,生病的秦子賢竟在家怒中失手殺死親生母親,之後又殺死本嬤嬤,他清醒後無法原諒自己,服毒自盡。

    這消息一出,京城議論紛紛,既同情又感慨,皇上還特別召了秦哲鴻跟秦子宸父子進宮,慰問一番。

    威寧侯府低調辦了喪事,翌日,秦子宸向皇上請了一個月的假,帶著身子微恙的阮昭芸到別莊去小住,藉此也避開那些想上府慰問的親朋好發。

    正喪禮後不久,京城又傳出江維仁失蹤的消息,他只未上朝,也沒回家,家中二老急得到處找人,最後被發現他連人帶馬摔落在近郊一處山谷,整個人半埋在雪堆中,早已氣絕多日。

    令年的冬天,憾事似乎特別多。

    但隨著過年的腳步近了,那些憾事也漸漸被遺忘。

    秦子宸夫妻在威寧侯府準備過年,府中氛圍極好,眾人相處和諧,沒什麼糟心事。

    這一日,冬雪剛停,天也亮了。

    秦子宸醒了過來,側著身子,凝睇著阮昭芸美麗的睡顏,見她微微轉身,面向自己,他微微一笑,伸手再為她掖了掖被角。

    伸手輕撫她的臉頰,秦子宸的動作讓她的眼楮微微動了動,接著,她張開那雙清澈如水的瞳眸。

    「醒了?」他伸手來回輕撫她微翹的鼻子。

    「嗯。」她拉下他的手,「癢癢的。

    他笑了,溫柔的將她擁入懷里,她也微笑的環抱依偎。

    「我說過,你是我此生最珍貴的禮物,尤其那年,你從森林里把我救出來,我就知道我的生命里不能沒有你。」

    「但你去從軍,也沒要我等你,你不擔心我嫁別人嗎?」

    「如果你嫁給別人,我也一樣會守護你,關心你。」他輕聲說著。

    原來從前一世,他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成為她的心靈支柱,她微笑,將身子更貼近他,心里暖乎乎的,「我有說過我真的很愛你嗎?子宸哥哥。」她深情的看著他笑了,笑得好溫柔,「令天還沒說。」

    她也笑了,「我真的很愛你。」

    秦子宸吻上她的唇,溫柔的與她纏綿,讓她在激情後又沉沉睡去。

    兩人直到近午才起床梳冼用膳。

    沒多久,夏竹與荷涓搬了一個小箱子進廳堂,說是仍住在碧雲山莊的阮芷琳派人送來的。

    「打開看看。」阮昭芸很好奇。

    兩個丫鬟打開後,表情卻很古怪。

    秦子宸皺眉。

    阮昭芸再問她們,「確定這是琳姑姑送來的?」

    那臉紅紅的回答,「確定,那送貨來的小廝是碧雲山莊的熟面孔,不過還有一句話,不知該不該講——」

    「我記得那小廝說。姑奶奶讓將軍和夫人加油。她等著抱小芸兒跟小子宸,因為也想出點力,就找些東西送給你們這小倆口。」接話的是荷涓。

    這的確是琳姑姑的口氣,阮昭芸無言秦子宸讓她們都下去,將箱子里的一罐罐什麼虎鞭、鹿茸等壯陽好物全拿出來,里面竟然還藏有幾本介紹床第招式的春宮圖。

    兩人面面相覷,又好氣又好笑。

    接著,秦子宸將罐子跟書又放回箱子,叫了暗衛,要他以快馬將這箱子送到邊關給舅舅。

    「你想做什麼?」她不僵。

    「讓舅舅緊張一下,他不在碧雲山莊,他看上的女人都在做什麼?這些東西不是花錢就能買得到的。」他笑說。

    她也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

    上個月,嚴思平到碧雲山莊硬是住上了一個月,但琳姑姑沒趕人,也沒讓他越雷池一步,說她還正觀察,兩人僅在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階段。

    那些日子,嚴思平陪著她上山下海。

    看日出日落。還真的沒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話說回來。」秦子宸突然將她打橫抱起來,「我們的動作還是得加快。不然,不知下回琳姑姑又會送什麼東西來。」

    她急急搖頭,「不行,每次你休沐。

    我們都待在屋里,下人們會笑的。」

    「誰敢笑,我就辭退誰。」

    秦子宸努力耕耘,月余,阮昭芸有了身孕,十月懷胎生下一個男寶寶,一家三口甜甜蜜蜜,接著每隔一年,再加一名新成員。

    幾年過後,柏軒院里,天天都听得到孩童的笑鬧聲。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