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杜若 > 先生耍流氓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先生耍流氓 第六章

作者︰杜若

    「你等我一下。」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返回屋里,很快的又踅回門邊,手中還多了一幅未完成的拼圖。

    褚皓認得那是他買給兒子的禮物。

    「今天小翼在我這里拼拼圖,還沒拼完,我想還是先還給你比較好。」梁予希在心里默默補了一句︰畢竟你都說要我離小翼遠一點,我可不敢直接拿給小翼。

    他遲遲沒有接過拼圖,心里再度天人交戰,他氣惱自己為什麼就是無法拉下臉好好說句道歉。

    「拼圖先放妳這里,等小翼出院之後我再帶他來拿。」他語氣僵硬地說道。

    「為什麼?你不是說……」

    「能不能當作我沒說過那些話?」

    「哪些話?」梁予希眨了眨眼,她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但又覺得不敢置信。

    「就是在醫院對妳說的話……」褚皓英挺的臉龐染上不自然的淡淡紅暈。

    「你真的是褚皓?」她頓時瞠目結舌。

    她她她……竟然看到他因為害羞而臉紅了!大冰塊褚皓竟然會臉紅?!真正的褚皓是不是被外星人綁架了?

    他能理解她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但是現在他很希望她能夠收起那副看到太陽從西邊升起的表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能繼續陪著小翼,不用和他保持距離?」梁予希深怕自己會錯意。

    「嗯。」褚皓點頭,看來她終于懂了。

    她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杏眼閃爍著光彩。

    明明她平時就一直掛著笑容,之前他還曾經覺得她的模樣看起來很傻,笑起來更傻,但此時此刻他卻覺得她的笑容格外眩目……他輕輕搖搖頭,把這樣奇怪的想法趕出腦海,他一定是太累了。

    梁予希開心不過幾秒,突然眉頭一蹙,「不對,你是不是還忘了說什麼?」

    「說什麼?」

    「跟別人道歉該說的三個字。」她沒好氣的提醒道。

    她可沒有這麼容易打發,他在醫院說的那番話可是讓她傷心了一整晚,再怎麼樣也該好好說句道歉吧?

    褚皓猶豫了片刻,終于拉下臉低頭認錯,「對不起,我說話太沖了。」

    「嗯,原諒你。」梁予希陰郁了一整晚的情緒終于散去。

    她能夠理解他是擔心兒子,好吧,這一次就不和他計較了。

    「謝謝。」褚皓松了口氣,「我待會兒還要去醫院,只是回來洗個澡,順便幫小翼拿換洗的衣物。」

    「那拼圖就先放我這里吧。對了,我明天可以去醫院看小翼嗎?」梁予希說完,偷偷觀察他的表情。

    「求之不得,小翼因為沒見到妳,一整晚都在和我鬧別扭。」

    他實在不懂她究竟有什麼魔力能讓兒子這麼喜歡她,之前也不見兒子有那麼依賴保母。

    「我明天順便帶一些小翼喜歡吃的東西過去。」梁予希笑了笑,看來她沒有白疼小翼。「晚安。」

    已經很晚了,她不想再耽誤褚皓的時間,向他說了晚安之後便轉身準備進家門,可是她一時竟然忘了後面正好是門坎,才轉過身就被門坎絆到,雙手又捧著拼圖,根本無法扶住其他東西來保持平衡,眼看著就要跌個狗吃屎,她忍不住驚呼出聲,「啊—」

    可是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自己並沒有如預期中和冰冷的地板做親密接觸,她回過神來,感覺到腰上多了一股力道,身後貼著一抹熱氣,她這才意識到他從後方伸手攬著她的腰,而她的背和他的胸膛緊緊相貼,這讓她的雙頰倏地爆紅,除了拼圖掉落的聲音和自己劇烈的心跳聲,其他聲音她都听不到了。

    「走路小心一點。」褚皓確認她站好後,緩緩松開手,沒發現她的異樣。

    「謝謝……」梁予希仍然背對著他,壓根不敢轉頭和他對視,就怕被他看見自己臉紅的模樣,為了化解尷尬,她趕緊轉移話題,「慘了,拼圖都毀了,虧小翼拼了那麼久。」

    「好好跟小翼解釋,他會理解的。」褚皓認為兒子能拼出第一次,肯定也能拼出第二次,就當作多練習幾次。

    「小翼拼得那麼辛苦,我怕他會很失望,我再找時間把它恢復原狀。你不是還沒洗澡?你先回去吧,我自己收拾就好。」她蹲下身子開始收拾散落一地的拼圖,心里卻是想著自己為什麼一被褚皓踫到就那麼緊張。

    她是不是真的太少和異性接觸了?但明明和張聖偉接觸就不會有這種感覺。

    褚皓當然不可能知道她復雜的心緒,應了一聲就回自己家去了。

    隔天褚翼一見到予希姊姊,完全忘了自己還在跟父親鬧脾氣,興奮地拉著她說了好多話,看起來並沒有任何不適,只是後腦杓腫著一個包。

    醫師來檢查過了,說今天再觀察一天,要是沒什麼問題,明天就可以出院。

    梁予希帶了點心要給褚翼吃,還分了一些給隔壁病床的小女孩,褚翼住院不到一天就和對方成為朋友。

    她听小女孩的父母說小女孩之前做了腦部手術,已經住院好幾天了,現在多了一個同年齡的玩伴可以聊天,心情好多了。

    另外,她又再一次被誤認為是小翼的母親,她不是沒想過假如能有像小翼這麼可愛的孩子,她肯定會很開心的,只可惜她現在連對象都沒有,更別提孩子了。

    她還偷偷觀察了一下褚皓听見別人說她是他老婆時的反應,發現他仍然保持冷靜,搞得好像只有她很不自在。

    不過被誤會反倒像是她賺到了,畢竟老公長得帥,兒子又這麼可愛……唉,不對不對,她在胡思亂想什麼。

    褚翼和隔壁病床的小女孩說著童言童語,梁予希在一旁削隻果,褚皓則是在看電視新聞。

    原本她並沒有特別留意兩個小孩的對話,只不過小女孩突然冒出一句爆炸性的言論,害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翼,長大之後我當你的新娘子好不好?」

    梁予希豎起耳朵想听听小翼會怎麼回應。

    「可是我以後想和予希姊姊結婚。」褚翼很認真地回答。

    小女孩的父母忍俊不禁笑出聲來。

    梁予希則是被小翼的回答嚇到了,小翼在幼兒園很受女孩子歡迎,也曾被幾個女生求婚過,但她還是頭一次听到這種回答。

    「小翼。」原本在看電視的褚皓轉過頭,一臉嚴肅地叫著兒子的名字。

    褚翼露出疑惑的表情,為什麼大家的反應都好奇怪?

    沉默了半晌,褚皓才語重心長地說道︰「你的品味太糟糕了,而且等你能結婚的時候,梁予希已經是老太婆了。」

    「褚皓!」梁予希拿起身旁的枕頭狠狠往褚皓身上砸去。

    還以為他擺出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會說出什麼道理來,沒想到是在損她。拜托,就算十五年後她也才四十歲左右,哪里是老太婆!

    小女孩的父母捂著嘴,不敢笑得太張揚。

    至于被拒絕的小女孩則是愣愣地看著梁予希和褚皓,在心里覺得大人都好奇怪。

    「兒子,以後找女朋友一定要找個溫柔一點的,千萬不要像她這樣。」褚皓眼捷手快地接下枕頭,並沒有被砸中,順勢再補了梁予希一刀。

    「可是我很喜歡予希姊姊,不是要跟自己喜歡的人才能結婚嗎?為什麼我不可以和予希姊姊結婚?」褚翼歪著頭,不懂父親的意思。

    「小翼,你現在還太小了,結婚對你來說是很久以後的事情。」梁予希摸摸小翼的頭。

    還是小翼可愛多了,不像他爸爸,不開口則已,一開口欠揍。

    「那予希姊姊會等我長大嗎?」在褚翼听來,她的意思就是要等長大之後才能結婚。

    「小翼,你長大後只會後悔自己現在說了這樣的話。」褚皓無奈地嘆了口氣,無法理解為何兒子對梁予希這麼執著。

    梁予希再次狠瞪褚皓一眼,她深深覺得自己遲早會管不住拳頭。

    今天的褚皓話特別多,而且句句把她氣得牙癢癢的,明明是他兒子主動向她求婚,又不是她誘拐他兒子,她突然懷念起認識之初對她冷漠寡言的褚皓,至少不會讓她有想要殺人滅口的沖動。

    「那爸爸和予希姊姊結婚吧,這樣予希姊姊就變成媽媽了。」褚翼嘟起小嘴,既然爸爸不讓他跟予希姊姊結婚,那予希姊姊總可以當自己的媽媽吧?

    梁予希有些無言,她看向褚皓,她倒要看看他會怎麼回答。

    「小翼,結婚不是隨便找個人都可以的。」褚皓忍不住心想,這個年紀的孩子是不是都有特別多的鬼問題?

    他的話乍听之下沒什麼問題,但梁予希總覺得「隨便」這兩個字特別刺耳。

    「為什麼不可以?爸爸不喜歡予希姊姊嗎?」

    「咳……」另一頭病床旁小女孩的母親正在喝水,听到褚翼的問題立刻被水嗆到。

    梁予希尷尬地垂下頭,假裝沒看到小女孩的父母極力憋著笑的樣子,繼續削隻果。

    真是丟臉丟大了,小翼的問題怎麼一個比一個還驚悚。

    「爸爸沒有不喜歡她,也沒有喜歡她。」褚皓一臉尷尬,連自己都唾棄自己的回答。

    「那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褚翼听得更加胡涂了。

    「小翼,隻果切好了,趕快吃吧!」梁予希將切好的隻果拿給褚翼,順便塞了一片到褚皓的嘴里,堵住他的嘴。

    再讓他們說下去會沒完沒了,趁小翼還沒問出更嚇人的問題之前,趕緊阻止他們繼續這個話題。

    有那麼一瞬間,她竟然有一點點好奇褚皓對她的感覺,不過她立刻扼殺了這個可怕的想法。

    她竟然對褚皓感到在意,實在太瘋狂了……

    褚翼出院後向幼兒園請了三天的假在家休息,褚皓為此把工作排開,只留下能在家里處理的部分,因此梁予希這三天下班後不用照顧褚翼。

    突然空出時間,她反倒有些無法適應,家里變得很安靜,晚餐也不必準備三人份,她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習慣生活中多了褚皓和小翼。

    習慣這種東西總是在毫無防備的時候滲透,某一天突然回過神來,會發現自己已經將某些人事物視為理所當然,但往往都是要等到這些理所當然的人事物突地離開自己的生活,才會驚覺習慣的存在,這是一種很微妙的循環。

    她無法判定把他們父子的存在變成習慣是好還是不好,只知道一個人的晚餐格外寂靜。

    梁予希輕輕拍了拍臉頰,告訴自己別胡思亂想,小翼明天就回幼兒園上課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