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田芝蔓 > 獨佔上司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獨佔上司 第六章

作者︰田芝蔓

    「我的執行長,我們就住在對門妳忘了嗎?妳應該還記得那個建案的房價有多高吧!」

    倪蓓臻緩緩收回撫著方向盤上頭徽章的手,興奮的情緒倏地斂起。「我……的確不知道,那是我父親買的,為了不讓我住在家里。」

    聞言,他心一緊,她怎麼說得好像她是被趕出來的一樣?「妳跟家里……」

    她不想讓他再問下去,馬上打斷道︰「別委屈了這部跑車,開快一點,我累了,想早點回家休息。」說完,她當真閉上了眼楮。

    夏子濯明白這個話題算是結束了,但他也有了猜想,她個性的轉變會不會和這件事有關?

    夏子濯就像等候審判的犯人,他把企劃案交給倪蓓臻好一會兒了,可是她只看了一遍就轉給也在辦公室里的樊詩妍,接著就把椅子給轉了過去背對他們,等待樊詩妍看完。

    然而樊詩妍看完後,竟然笑了出來。

    「我知道在經營這方面我連生手都算不上,但兩位一位是老板一位是總編,總能針對這個企劃提案,考慮一下保留《城市日報》的方法吧?」

    倪蓓臻對企劃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已經夠讓他沮喪的了,樊詩妍竟然還笑了,這讓他完全失去了信心。

    「子濯,你提出的整頓方案是……轉而以周刊雜志的型態再出發?」樊詩妍眉眼都是笑意的問道。

    「我知道這是很大的轉變,但現在除了老一輩不會使用計算機的人以外,年輕人幾乎都是透過網絡獲取新聞消息,《城市日報》主攻政治,雖然現在很多年輕人也對政治有興趣,但話題難免顯得生硬,如果不加一些其他吸引人的元素,《城市日報》終究會經營不下去。」

    樊詩妍看了一眼仍舊背對著他們的倪蓓臻,揣想著好友的心思,她這樣的反應到底是滿意夏子濯提出了與她同樣的整頓方案?還是對于這個外行人居然跟她想出一樣的方法感到錯愕?

    「所以你建議改為周刊,並加入一些流行元素?」樊詩妍再次確定的問道。

    「是的,但不是像《時代日報》那樣專走名人八卦路線,我們可以少些政治味,多些八卦,再加入一些時尚流行的版面,既能收取廣告效益,又可以增添內容的豐富性。」

    樊詩妍演不下去了,她問向倪蓓臻,「執行長,妳還不發表一下妳的意見嗎?」

    倪蓓臻將椅子轉了回來,拉開了右側抽屜,拿出一份文件夾交給夏子濯。「你這回給我好好看清楚這份裁員名單及企劃,要是敢再給我隨便看一眼就退回來,你就給我試試看!」

    夏子濯先是因為听到倪蓓臻再提及裁員而失望,但當他翻開那份數據,看完了企劃內容後,他震驚得瞪大了雙眼,原來她本來就打算要將《城市日報》轉型為周刊?!

    「對不起,是我的錯,浪費了執行長的時間。」

    「無妨,如果我提的企劃案連最親近我的幕僚都無法說服,那我要如何說服董事會?董事會想要的是結束《城市日報》,畢竟《城市日報》現在已經算是收支勉強打平的事業體了。」

    夏子濯雖然一直很認可倪蓓臻的工作能力,但總不免因為她的強勢而覺得她獨裁,沒想到她在已經有了計劃的情況下,還願意給他時間听他的意見,他真的感到很意外,但也感到很抱歉。

    「但我還是浪費了執行長的時間,妳本來可以早幾天去說服董事會的。」

    「我一點時間都沒浪費到,我早就把企劃案送給他們看了,沒等你。」

    他才剛因為她給了他機會而感動,沒想到馬上就被她當頭澆了一盆冷水。

    一個傲嬌一個忠僕,是在演什麼偶像劇嗎?樊詩妍看不下去了,戳破道︰「執行長是鬧你的,企劃案的確已經給了各個董事會成員,但為了你,她早向董事會喊停,董事會不明白為什麼,不過他們都已經看過企劃案,要執行長不用考慮,馬上執行。」

    「詩妍,多嘴什麼,不用上班嗎?我沒給妳薪水嗎?」倪蓓臻毫不客氣的斥責了樊詩妍。

    瞧瞧,這不是傲嬌是什麼?樊詩妍突然覺得這兩個人還挺相配的,工作上默契極佳,而夏子濯總能引出一些她從沒在蓓臻身上看見的情緒。

    她想著,是不是該撮合撮合兩人啊?

    「是是是,我知道我惹人嫌了。執行長,妳這位特助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經營人才喔!」

    倪蓓臻當初留夏子濯在身邊,說白了只是收留,她沒想過他能做得這麼好,如今樊詩妍的一句話,更讓她發現他將路走偏了。

    「子濯的能力不該在這方面展現,可惜,他不會回頭了。」

    樊詩妍不解地來回看著兩人,好友這話是什麼意思?

    夏子濯也有些怔愣住,她這麼說的意思是知道他曾經想走不同的道路嗎?不過他馬上在心里笑自己多想了,他和倪蓓臻當年雖是同校,也在同一個圈子里混,但是不怎麼熟,就算現在他是她的特助,也從未跟她聊過私事,她應該不知道他的過去,不會知道他當年追求的是什麼目標。

    樊詩妍看兩人都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也沒再追問,先行離開回座位辦公了。

    夏子濯無可避免的又將注意力拉回裁員名單上。「所以這些裁員名單是執行長考慮過後決定的?」

    倪蓓臻瞄了一眼外頭張立和那張空桌子,張立和最近很努力的跑新聞,是嗅到氣氛不對勁了吧?近來她可以感覺到外頭辦公室的氣氛有些沉悶,畢竟董事會想裁撤《城市日報》不是沒道理,她本來也想這麼做,若不是詩妍拜托她,她不會思考轉型。

    「你對我的裁員名單有意見?」

    「我承認我自私,如果名單之中沒有我重視的人,我可能會馬上听命去處理裁員的事。」

    「既然要減少政治新聞,勢必就得裁撤一些政治線的記者,加入一些影劇版及時尚版的記者,再加上我覺得《城市日報》的冗員太多,公司是做慈善事業還是提供環境讓他們養老嗎?」

    「我不能為立和請命嗎?」

    「張立和的能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確有可能成為遺珠……」

    「執行長,那就讓立和轉調娛樂線吧!他是一個好記者,更何況多年來他累積了不少人脈,現今的演藝圈偶爾也和政治圈有所交集,比起那些在PTT上抄新聞的記者,他的能力絕對更勝于他們。」

    倪蓓臻在這波裁員之後,的確想挖角一些其他路線的記者,倒也不是不能給張立和一個機會……

    「最近有傳言國際名導譚建曦相中白瑤馨當新電影的女主角,但白瑤馨一直不肯接受專訪,因為她最近剛傳出緋聞,怕緋聞會模糊了焦點……」

    執行長為什麼突然提起白瑤馨?听到自己熟悉的名字,夏子濯的心一突。「執行長的意思是……」

    「我想看到白瑤馨的專訪,如果張立和能采訪到白瑤馨,而且緋聞和新電影都能談到的話,我不但會讓張立和留下來,還可以幫他加薪。」

    他狐疑的看著她,為什麼不是其他人而是白瑤馨?倪蓓臻知道白瑤馨與他的關系嗎?

    但不管如何,由他出面的話,或許真能讓白瑤馨考慮接受專訪……

    「我明白了,我會告訴立和,謝謝執行長給立和這個機會。」

    「別謝得那麼快,我不覺得張立和能采訪得到白瑤馨。」

    「我相信立和可以的,他曾說過他有一個朋友認識白瑤馨,或許可以請他的朋友居中牽線。」

    倪蓓臻听完,拿回剛才那份裁員名單,大筆一劃,把張立和的名字給刪了。「我有沒有跟你說過背景也是一種實力?張立和有這樣的背景卻不懂得利用,只會一輩子在公司當一個可有可無的雞肋。」

    「可能是因為他原本是跑政治線的,所以、所以……沒想過要去爭取干。」夏子濯說得有些結巴,因為倪蓓臻的眼神太銳利,似乎能看出他在說謊。

    但他沒說謊啊,他只是沒說張立和的那個朋友就是他……

    「這份名單上其他人的裁員事宜你還是必須去處理,至于張立和,我可以等他的好消息。」

    「我明白了。」

    倪蓓臻在夏子濯要走出辦公室之前又喊住了他,「子濯,你應該知道這種公私不分的事不能四處宣傳吧?」

    「我明白,執行長請放心。」

    看著他回到座位後馬上拿起電話聯絡,她知道他是去告訴張立和這個消息了。

    倪蓓臻當然听聞過夏子濯及白瑤馨的關系,只是他能不能說服白瑤馨還是未知數,而且就算張立和這次能夠留下來,以後是不是能勝任調整後的工作也還不清楚。

    總之,她是個商人也是個經營者,必須以公司的利益為考慮,人脈確實是實力的一種,張立和若是做得不好,她還是換得了一次專訪白瑤馨的機會,沒什麼損失;但若張立和真的有能力轉跑娛樂線,留下他也總比高薪再去挖角一個來得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