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喬恩 > 不只是動心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只是動心 第二章

作者︰夏喬恩

    沈瀲眼里掠過一抹笑意。「我叫沈瀲。」

    「哪個瀲?可以跟妳要張名片嗎?」沈戀還是沈瀲?真想知道她的名字。

    女法務再次偷笑,卻小心地沒笑出聲,這時後方忽然傳來鳴笛聲,警方終于抵達現場。

    眾人心神一振,原本躺在地上裝死的中年男子驟然起身逃逸。

    「虎克!」吳蒼硯反應迅速,立刻指著中年男子。「上!」

    虎克心神領會,飛奔上前將中年男子撲倒在地,即使右腳掌殘缺也絲毫不妨礙牠的威武。

    龐大身軀惡狠狠地踩在中年男子的腰背上,痛得中年男子差點閃到腰,虎克卻沒有因此手下留情,反倒凶神惡煞地在中年男子身後不斷吠叫,彷佛在威嚇中年男子要是敢再逃跑就咬斷他脖子,就像真的狼一樣。

    女法務和沈瀲目瞪口呆,腦中同時閃過「狗不可貌相」……

    「怎麼回事,人怎麼趴在地上?是不是受傷了?還有這只狗怎麼那麼凶?」兩名警員忌憚虎克,不敢靠近。

    「警察先生別誤會,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女法務先聲奪人,巨細靡遺地詳述事情經過,還不忘控訴中年男子故意搶奪他人手機、蓄意暴力傷人、畏罪潛逃,替虎克澄清清白。

    由于女法務口條高超,言之鑿鑿,再加上附近有監視器,案情很快被厘清,中年男子也被其中一名警察帶上警車,注定到警局走一趟。

    只是看著無辜遭殃的黑色奧迪,留下來的警察卻有些頭痛。「抱歉,恐怕不能讓你們先離開,還得先聯絡到奧迪車主才行。」

    「不用聯絡,我就是車主。」沈瀲掏出行照和駕照。

    「妳是車主?」吳蒼硯一愣。

    「對,難道剛剛我沒說我們剛好在附近的餐廳吃飯,看到自家車子被撞才跑出來查看的嗎?」女法務俏皮地眨眨眼。

    吳蒼硯呆呆地搖頭,頭上呆毛也跟著晃動。

    「現在你知道了,不過你放心,冤有頭,債有主,這次車禍不關你的事。」可憐的小鮮肉,差點就被當成冤大頭,幸好自家總監有意幫他。

    「不不不,要不是我的車子突然拋錨……」

    「這件事不是你的錯。」沈瀲一錘定音。

    「可是……」吳蒼硯還想說些什麼,見警方開始針對車禍對沈瀲提出幾個問題,他不好插話,只好靜待警方做完筆錄。

    雨勢漸小,可惜眾人身上早已沒幾處是干的,待警方離開後,沈瀲和女法務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向車子,急著回公司換上干淨的衣服。

    「沈小姐!」吳蒼硯連忙抱著虎克奔向前,一邊迅速思考該用什麼借口跟對方要名片,卻又擔心耽誤對方腳步會讓對方著涼,一時間竟有些兩難。

    沈瀲竟彷佛看出他的想法,從名片夾里抽出一張名片遞給他。

    「我的瀲是波光瀲灩的瀲。」她微勾嘴角,翩然離去。

    吳蒼硯捧著名片,傻傻地笑了。「波光瀲灩的瀲?好美的名字,就跟她的人一樣,虎克我……我好像戀愛了……」

    「嗷!」我懂我懂,想當年我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叫虎克船長的虎,虎克船長的克,我也覺得我戀愛了,這名字真的太帥啦!

    吳蒼硯拎著大包小更走進GLISTEN服飾公司,對櫃台小姐微笑道︰「妳好,我來送餐,可以幫我聯絡設計部嗎?」

    「帥老板你來啦。」櫃台小姐言笑晏晏,對公司近來的「八卦大紅人」不可謂不熟。「曼姊剛剛吩咐你把餐點直接送進設計部就好,不過你進去後小心點,今天設計部人很多,有點亂。」

    「什麼意思?」吳蒼硯一臉疑惑。

    「還不是為了下個月的泳裝秀。」櫃台小姐雙手一攤。「我們公司今年打算擴大營運,進軍泳裝界,為了打響泳裝秀第一炮,設計部找了一堆模特兒『第五次』試裝。你別以為扔在桌腳那塊破布是抹布,小心一腳踩上去,全設計部追殺你。」她親身經歷的血淋淋教訓哪。

    「泳裝秀?」吳蒼硯雙眼一亮。「在哪里舉辦?」

    「信義新天地香堤大道廣場。」

    「沈小姐當天也會到場?」眼楮更亮。

    「我家總監去不去很重要?」櫃台小姐似笑非笑,一眼就看出他的司馬之心。

    都怪自家總監容貌太出色,追求者簡直多如過江之鯽,就連芳鄰大橘行動餐車的帥老板也淪陷。可惜郎有情、妹無意,芳齡三十的總監一心打拚事業,眼里根本裝不下男人。

    「當然重要,畢竟我還得還沈小姐修車錢。」吳蒼硯說得很冠冕堂皇。

    最好是,這借口真爛耶。櫃台小姐忍笑道︰「總監說過,修車費她已經向肇事車主索討,你不用放在心上。」

    「好吧,那至少讓我向沈小姐親自道謝。請問她今天有空嗎?」

    「抱歉,總監目前不在公司。」

    「那我預約呢?」

    「抱歉,總監最近行程都排滿嘍。」

    「那下個月?」

    「……抱歉,總監到時候更忙。」

    「好吧,總之沈小姐會去泳裝發表會對吧?」吳蒼硯始終笑容滿面。

    「……」Excuseme,帥老板你到底有沒有听出總監故意在婉拒你?你這愈挫愈勇、死纏爛打的本領到底是從哪里學的?重點是,這類似的對話都進行了幾次,你就不能配合正常人的反應沮喪、退縮一下?

    櫃台小姐實在輸給他的小強精神,卻也忍不住欣賞他的誠摯毅力,于是半真半假地道︰「總監的行程哪里是我們櫃台人員能得知的,不過就像我說的,那場泳裝秀是我們公司進軍泳裝界的『第一炮』,至關重要,懂嗎?」

    吳蒼硯立刻听出弦外之音。「我懂,謝謝妳!」

    櫃台小姐擺擺手,真心覺得自家總監暴殄天物,天曉得帥老板追的人要是她,她一定馬上答應,就算她年紀比他大也無妨,畢竟這塊小鮮肉真的很可口……

    打探出消息,吳蒼硯開心地拎著餐點走向設計部。他對于GLISTEN服飾公司堪稱熟門熟路,卻從未想過沈瀲就是這間公司的總監兼主要設計師,天曉得當他收下名片,發現彼此之間竟然距離這麼近時有多激動。

    感謝老天讓他遇上那場車禍。

    感謝那位肇事大叔那麼不可理喻。

    若不是那場車禍,他恐怕不會邂逅沈瀲,更不會明白怦然心動的感覺。

    這是他第一次對人心動,他一定要追到沈瀲!

    吳蒼硯眉開眼笑地走進設計部,一開門就看到比基尼辣妹和海灘褲帥哥滿屋子走,他目不斜視地往前走,手腳利落地越過地上東一塊西一塊的布料,再敏捷閃過一位抱著幾卷布料沖過來的冒失助理,最後繞過幾張亂七八糟的工作桌,終于將餐點送到餐桌上。

    「餐點來了,請問誰來核對餐點?」

    曼姊分神瞥他一眼,正要說話,又轉頭狠狠瞪向三點鐘方向。「3號麻豆妳屬鴨的是不是?叫妳走台步不是跳草裙舞,**扭那麼大要死啊!還有9號麻豆你以為你在打仗?我要的是沙灘風不是軍事風!小蕾我要的布料呢?!」

    「來了、來了!」抱著幾卷布料的小助理連忙向前沖。

    「把布放到8號麻豆身邊。阿KEN,去把8號麻豆的罩衫換成黑蕾絲的!」

    「遵命!」阿KEN也向前沖。

    「15號和13號位置調換。」設計部魔頭曼姊繼續發號施令,接著才回頭看向吳蒼硯。「現在沒人有空核對,錢明天再給可以吧?」

    「當然可以。祝各位用餐愉快,那就不打擾了。」吳蒼硯禮貌地鞠躬,遵循向來顧客至上的原則,沿著原路就想趕回工作崗位。

    「等等,小吳你過來一下!」曼姊突然大聲叫住他。

    吳蒼硯疑惑地走回去,誰知曼姊立刻轉頭對9號麻豆凶巴巴地噴火。

    「看到沒?我說的就是那種陽光沙灘風!看看人家的步伐多愜意,就像走在沙灘上拿著沖浪板要去沖浪,你一個專業麻豆竟然不如人家一個做餐飲業的,到底羞不羞!」語畢,又笑咪咪地看向吳蒼硯,四川變臉表演得爐火純青。「小吳不好意思,你再繼續往前走,就像剛剛那樣走,順便讓我家麻豆見習一下。」

    「……」吳蒼硯頭上一只烏鴉飛過,卻鎮定自若地微微一笑。「沒問題。」

    說著,他繼續敏捷地走在到處都是地雷的設計部,然後打開門,閃人。

    櫃台小姐說得沒錯,設計部果真很「熱鬧」,不曉得沈小姐工作時又是什麼模樣?

    想起記憶中那令人怦然心動的倩影,吳蒼硯不禁開始傻笑,已經迫不及待下個月泳裝秀的來臨。

    走下樓,正要過馬路,眼角余光卻瞥見沈瀲步下一輛黑色轎車,一旁的灰衣男子連忙向前攙扶,沈瀲卻不著痕跡地往旁邊一閃,不願男子近身,男子反而故意握住沈瀲的手,讓沈瀲不悅地抿唇。

    吳蒼硯斂下笑容,立刻瞇起黑眸看著男子,憑他敏銳的耳力,清楚听到男人邀約沈瀲晚上去听音樂會,沈瀲婉拒,男子卻以各種理由死纏爛打。

    他握緊拳頭,卻沒有貿然介入,而是快步回到停放在公園門口的行動餐車。

    「吳哥你回來啦?」助手大源手腳利落地炒著面。雖然早餐的尖峰時間已過,但還要提早為接下來的午餐做準備。

    「抱歉,麻煩你再顧一下,我有點事。」說著,吳蒼硯迅速從木架上拿了一份套餐裝進塑料袋,並寫了一張紙條黏在餐點上,接著喚來虎克,將餐點裝入牠胸前掛著的帶蓋小餐籃,並在牠耳邊交代幾句。

    虎克智商超群,超會認人也超會過馬路,順著手指方向看了沈瀲一眼,立刻奔到路口跟著人群走到對街,來到沈瀲面前。

    「汪!」虎克乖巧地蹲到沈瀲身前,用殘缺的右腳在胸前的小餐籃前揮了揮。

    「啊!哪來的丑狗,去去去!」男人被長相有些凶惡的虎克嚇一跳,抬起腳往前踢。

    「住手!」沈瀲沈下臉,對男人更加沒好印象。她微撩裙襬,蹲到虎克面前,一點也不嫌棄牠的凶惡長相及殘缺身軀。

    「虎克你怎麼來了?」說著,她順勢向對面看去,果然看到某人對她燦笑,頭上呆毛挺立得更傲然。

    給他踫了十幾天的軟釘子,本以為那個呆瓜會懂得知難而退,沒想到櫃台小姐卻回報他每天準時報到,真是……

    「汪!」等不到響應,虎克再次用腳揮揮胸前的小餐籃。

    沈瀲心神領會地掀開餐籃,看到里頭的餐點,以及紙條上的字——

    套餐請妳吃,妳什麼時候有空?可以請妳吃頓飯嗎?

    不僅不懂得知難而退,反而愈挫愈勇,那呆瓜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

    沈瀲沉默,不自覺又看了吳蒼硯一眼。

    「妳認得這只狗?」灰衣男子一臉嫌棄。「這只狗丑死了,小心牠身上有病。」

    「虎克很好,如果你不喜歡牠可以直接離開。」沈瀲不留情地道。早受夠這煩人的追求者,若不是彼此有生意往來,才不會搭他的車回公司。

    灰衣男被堵得一噎。

    沈瀲摸摸虎克,拿出餐點,在紙條上回了句「Sorry」放回餐籃,溫柔提醒。「虎克,謝謝你送餐點過來,你可以回去了,過馬路小心。」

    「汪!」虎克彷佛听得懂人話,搖著尾巴,用頭蹭了蹭沈瀲,接著才往回跑。

    牠才跑了幾步,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又跑回來,開始繞著灰衣男打轉。

    「啊!你、你干麼?走開!走開!」灰衣男嚇得「草」容失色,一點也不喜歡這種又丑又凶的大型犬。

    虎克才不理他,繼續把灰衣男當樹繞,彷佛正在執行什麼任務。

    沈瀲若有所思地看向吳蒼硯,後者卻迅速飄開目光,擺明做賊心虛。

    看著自家合作廠商被捉弄,沈瀲覺得自己至少該出面幫個忙,偏偏卻無法抑制地揚起嘴角,樂不可支地乘機閃人,一點也不想理會某人死活。

    事實證明,某個姓吳的傻瓜一點也不傻,心眼反而多得很,不過這樣的他卻不讓人討厭——

    非但不討厭,甚至還讓人覺得有趣,可惜他看上的卻是她。

    一個早已無心戀愛的女人哪!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