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吉 > 將軍的男人 > 第三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將軍的男人 第三十三章

作者︰金吉

    東方艷火不只一次進宮向夜摩女皇金燦鳳提過莫菲的事。他畢竟是兆國小王爺,又是女皇表弟,每次到夜摩國,肯定要被招待進宮的。

    但這一次,在宮里宴會結束後,女皇讓大臣們留下東方艷火商討兩國諸多合作事宜,自己卻和莫菲來到皇城後方,鎮國寺的墓園里。

    這座木棉樹環繞的墓園,除了女皇之外,任何人未經允許不得進入,也是女皇在日理萬機心力交瘁之後,找回平靜祥和的靜謐之地。

    這座墓園,莫菲不是第一次來。當初就是女皇讓她親自捧著師父的骨灰進到這里來安放的,往後每年師父忌日,女皇總會讓她進宮來為師父上香祈福。

    當然,今日並非師父忌日。

    「在他自知時日無多,最後一次與我相見時,我依然想為他做點什麼。」在墓園里,金燦鳳從不以「朕」自稱,彷佛那男人還在世時一樣。「盡管那完全改變不了他的命運,我還是想盡我所能,我會答應他開口的任何要求!」她素手撫上墓園中央的無名墓牌。

    沒有姓,沒有名,沒有字,卻是最獨一無二的墓碑。

    「你知道,他向我要求什麼嗎?」金燦鳳突然轉身看著莫菲,眼里萌生一股咄咄逼人的不諒解與悲傷。莫菲沒有接話,金燦鳳深吸了一口氣,才有些顫抖地道︰「他並沒有向我要求他自己的任何事,而是要求我答應,有朝一日,如果你找到了歸宿,一定要放手讓你離開。」她說到這兒,語氣里已經隱隱有著指控。

    莫菲瞬間明白,女皇當時給出了那樣的承諾,情緒是有點不穩的,她明知情人時日無多,卻期待他能親口要求她,放下國家,放棄皇位,陪著他。

    可是,她師父不是那樣的人啊!他怎麼可能做出這麼自私的要求?女皇一定明白師父的為人,只是當下悲傷得神智迷亂卻不自知。

    她想必有那麼一點怨恨,怨恨著,為何情人最後的要求,不為他自己,也不為他守護了半輩子的她?而是為了一個才陪伴他不過十幾年的徒弟?

    「師父是什麼樣的人,您一定再了解不過了,他絕不會做出任何自私的請求。」

    莫菲聲音有些沙啞,「更因為,他最是明白,相愛卻無法相守的痛苦……」他也明白,相比起她的兩個哥哥,她的能力會讓女皇不願放手,才做出了那樣的請求。

    「所以他不要我也跟他一樣承受。」

    金燦鳳彷佛被那深沉而無形的一擊給擊垮了,痛楚抽空了她胸腔里的空氣,抖著,只來得及在臣下發現她的脆弱之前轉過身,扶住了墓碑,良久說不出話來。

    最後她只是無力地向莫菲揮了揮手,示意她退下。

    她連話都說不出口,怕一開口,便要被看穿那些跌碎在墓碑上的,不只眼淚。

    莫菲在心里嘆了口氣,也只能跪安,「微臣告退。陛下請保重鳳體。」她靜靜地退出了墓園。

    金燦鳳一向慣于卬首信眉地站得筆挺,在她身為皇儲,面對豺狼環伺的歲月當中,那個男人告訴她,絕對不要讓敵人看出她的軟弱,所以她從不曾在人前示弱。

    可是如今她只能跪在墓碑旁,彎曲著自己的身子,好像那能讓無止境的悲傷不要那麼沉重。

    在她生下皇儲之後,她便讓他離開了。其實他早就該走了,她登基後第一件讓滿朝文武都以為她瘋了的政策,就是解散了全天下人盡皆知,卻沒人敢明目張膽地提起的夜摩皇家刺客。這個可恨的組織,千百年來讓多少男女無名無姓、無家無累地為女皇的權謀奉獻一切,每一代的皇家刺客都活不過四十歲,他們傷痕累累,身心俱疲,不知自己從哪里來,只知道女皇是他們一心一意侍奉的主子。

    她見識過那樣的地獄,為了愛情,她承諾絕不再讓任何人進入這個地獄。

    可是他仍默默地在她背後守護著,直到她所有政敵一個個倒下,她平安誕下皇儲。

    只要成為皇家刺客,便會服下奇毒,終身不孕。這是為了斷絕皇家刺客所有可能的牽掛。多麼慘忍!她在那時逼他離開,不願她的孩子成了他內心隱不可言的傷疤。

    他離開了皇宮,過去在民間因緣際會結交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的朋友,收留了他,並且讓他認他們的三個兒女為義子女。

    他是真心的將那三個男孩女孩視如己出,那是無法擁有後代的他莫大的安慰。

    他知道嗎?年少時,她曾經偷偷地希望,他能夠擁有孩子,擁有她為他孕育的孩子……

    木棉花像染血的淚飄落,此刻那個抱著墓碑哭啞了嗓子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只是個心碎神傷的女人罷了。

    那段緣分是怎麼開啟的呢?莫菲記得那也是個春光明媚的日子,她爹娘帶著一個安靜得像影子,眼神就像部落里的老巫師一樣彷佛能看透一切,模樣約莫三十歲的男子回到部落來……

    兩男一女走在森林里,看起來像是跋涉了一段很遠的路,卻沒有顯露半點疲態,其中一名男子雖作書生打扮,卻顯然功夫不弱,另外作練家子打扮的一男一女就更不用說了。

    就在這時候,他們三人面前,有個黑影從東邊的樹梢「咻」地一聲晃到西邊的樹梢。

    她娘道︰「咱們林子里的猴崽子真是越來越潑皮了。」她方才好像看到猴崽子拿著一根……烤魷魚?

    此時,東方的小徑上傳來某個少年的大哭聲,「把烤魷魚還我……」

    她爹老神在在地看著黑影消失的方向,「那不是猴崽子,是咱們閨女。」

    「什麼?!」她娘驚得柳眉倒豎—她方才看到烤魷魚,心里還想她家小菲最愛吃烤魷魚!當下也顧不得身後的客人忍俊不禁地噗哺笑出聲來,她立刻卷起袖子,開演了大猴子教訓猴崽子的戲碼。

    沒錯,她第一次正式和師父見面,正被她老娘壓在大腿上打**。幸好她早把烤魷魚吃個精光,損失不算太大。

    那年,她六歲。整個部落和森林里,已經沒有她的對手了。十里坡劍神是很寂寞的!

    也許在愛情上,上天對她師父是殘酷的;但在親情與友情上,她相信師父已經得到了圓滿。雖然莫菲認為,她娘根本認為自己賺到一個無償替她管教孩子的保母,更加放心地和她爹游走四方。

    可是,師父確實成了他們家的一分子。每年過年時,他們一家六口一起吃團圓飯,師父總是笑著說,他已經多活了一年、兩年、三年……是史上最長壽的刺客了。

    其實一點也不好笑。師父實在沒有說笑的天分。

    然而,情根難斷。

    盡管離開了皇室,他還是無法不去關心女皇與朝中權勢的角力,甚至主動介入其中。師父曾說過,他最後悔的就是帶著她執行原以為無傷大雅的任務——師父這麼感嘆並不全然正確,當時的任務很適合驗收她所學。

    她性子里某一部分其實和她娘很像,娘親喜愛雲游四海,而她熱愛冒險。後來她決定進軍隊也是因為如此,只是,那卻讓她從此成為女皇愛將。

    無法拒絕情人,也無法阻止愛徒,莫菲的師父于是決定將畢生內力全部轉渡給她,終究他活不久,而莫菲卻需要更深厚的內力來克服未來所有可能遇到的難關,雖然那將讓莫氏夫婦數年來為他四海尋醫覓藥的苦心付之一炬,而失去內力的他只有加速走向死亡。

    師父走的時候應該是四十六歲。畢竟他不知自己生辰。

    夜摩女皇金燦鳳,在隔日早朝之上,宣布賜婚,令一品大將軍莫菲與兆國小王爺締結良緣。

    「遵從兆國或夜摩國的習俗,全由他們年輕人自己決定吧。」女皇道。

    莫菲明白,女皇這麼宣布,是為了讓自己沒有反悔的余地。她固然想堅守對情人的諾言,但她不只是女人,更是女皇,為了國祚與皇室利益,她害怕自己必須成為負心人,背棄承諾。

    那麼就選一條無法反悔的路。

    「我希望表姊能明白,與兆國聯姻,她不是全然沒有助力。」東方艷火與莫菲這兩位女皇的貴客,在夜摩皇宮里能夠自由進出,兩人在早朝結束後,漫步在楓香樹林道上,這是南國少數在秋冬時節轉紅的樹種之一,如今自是蒼翠鮮明,藉成蔭。

    「放心吧,她曾經是連活著都要用盡心機的人,將失去什麼、能得到什麼,她在下每一步棋時必定想得很清楚,只是為了保住某些東西,她可以退而求其次,選擇不那麼貪心罷了。」這種寧可不那麼貪心的作風,卻是莫菲至今仍然尊敬她的陛下的原因。「你知道她登基後,解散了皇家刺客,卻接著成立了女皇御衛,說穿了就是當年皇家刺客的進化,這些女皇御衛有名有姓,能成家立業,更能擁有爵位,而且直接效忠女皇。」也就是女皇的忠犬們,未來會有什麼風波很難說,但至少現階段因為有這些忠犬,朝中老臣倒是安分許多。

    更重要的是,不會再有人像她師父一樣,只能活在暗影之中,甚至連擁有子嗣的權利也被剝奪。

    兩人明日就要起程回兆國,因此莫菲特地帶著東方艷火來到鎮國寺,算是拜別師父。

    莫菲沒有開口解釋,她相信師父他老人家一定能明白這個跟她一起到來的男子代表著什麼。

    東方艷火跟著她以夜摩國的習俗,為無名墓碑上香,然後他環視著圍繞著墓園,朝著蒼穹盛放的木棉,感慨道︰「木棉又稱『英雄樹』,我想長眠于此的,一定是一位頂天立地的英雄。」他說罷,還拿出水酒,以著龍謎島的習俗,和無名墓碑以水酒相敬,並正經八百地做了自我介紹,以前他會介紹他海上霸主的爺爺,他江湖巨擘的爹,三年前開始還要介紹他的皇帝大哥,現在則多了一個,他的將軍妻子。

    介紹了這麼一長串,小王爺絲毫不怕別人當他徒有那些了不起的靠山——因為特別自傲才把自己藏起來!

    爺他哪怕什麼名號都沒有,依然從頭發矜貴到腳趾!

    更何況,他介紹的這些大人物,都當他是寶呢!他能不驕貴嗎?

    莫菲在一旁忍住笑意。她的小王爺這種有意無意,其實也沒什麼,但他偏偏語氣就是十分了不得的「顯擺」,總是讓她覺得好笑又可愛。

    「是啊,是一位真正的英雄。」一朵開得特別完美的木棉花落在墓碑上,她相信師父他老人家也覺得這小子挺可愛的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