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宛姝 > 囚妻記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囚妻記 第十八章

作者︰宛姝

    在這個夏天,慕芊芊進入了臨盆期。在即將生產的這段時間,幾乎是孟昱這輩子最難熬的日子,就怕在晚上睡覺時慕芊芊的羊水忽然破了,所以孟昱特意把穩婆提早接入孟府,讓她暫且住在離悠然居最近的閣樓里,作好萬全的準備。

    不出孟昱所料,慕芊芊果然是在半夜破的羊水。大半夜,整個孟府燈火通明,一盆盆血水從悠然居端了出來,然後一群端著熱水的丫鬟又魚貫而入。

    孟昱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他從來沒有這樣焦急過,也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慕芊芊每一聲淒厲的喊叫都像是刀子割在他的心上一樣,以前他也听聞過嫂子生產時的慘叫,可沒有一次比慕芊芊給予他的來得震撼。

    孟昱能感覺到她是多麼痛苦,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夠代替她受這種痛苦,可是他什麼都做不了,他只能焦慮萬分地來回踱步,只能失控地吼叫,里面是他的女人啊,他再也不會讓她生孩子,再也不會,這不僅是在折磨她,也是在折磨他啊……

    所有人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孟昱,包括孟老爺與孟夫人,他們從來沒見過子謙這樣失控的樣子,臉上一片慘白,額際全是冷汗,再加上失控的吼叫,彷佛比正在生產的慕芊芊還要淒厲。

    終于,一陣嘹亮嬰兒的啼哭響徹孟府,孟昱迅即沖進房內,完全來不及看一眼其中一個丫鬟給他遞過來的孩子,他滿心滿眼地直接沖到慕芊芊的床榻前,女人虛弱蒼白的模樣幾乎遏制住了他的呼吸。

    他只能猛地握住她的手,不停地在她額角親吻。

    慕芊芊笑了,很虛弱地笑了,可看在孟昱眼里這依然是美得令人忘記呼吸的笑容,慕芊芊的臉貼上孟昱的臉,她想告訴他,其實沒有那麼疼,只要一想這是她跟他生的孩子,她就覺得那每一股陣痛都是值得的。

    慕芊芊貼在孟昱的耳朵旁說了些話,然後她看到她英明神武的夫君猛地睜大眼,一向溫柔深沉的眸子瞬間紅了。然後慕芊芊閉上眼楮,也滿足地笑了。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她慕芊芊都是一個膽小的人,可她又十分倔強,所以只好用溫柔與順從掩飾自己。直到遇到孟昱,她才發現這個世間居然有人生活得如此恣意,孟昱對她的愛改變了她,讓她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做回真正自己的活著。她如此怯懦,可她又如此幸運,遇到孟昱,還擁有了他的愛,那麼她就什麼也不怕了。

    慕芊芊是在第二天才正式見到自己生的團寶寶,是一個男孩子,特別可愛。

    孟夫人說長得像孟昱小時候,孟昱瞬間臉黑了,因為他覺得那小孩子皺皺的臉真的很丑。

    但是慕芊芊滿足了,寶寶才不丑呢,明明是天下第一可愛。

    她小心翼翼地抱著孩子,親了親他的小臉蛋,這是她生的耶,然後抬頭隨意問了聲孟昱,「給孩子取了什麼名字?」她是到現在才發現之前居然沒有和他討論過孩子的名字,真的是失策啊。

    「孟慕慕。」孟昱一本正經地對慕芊芊說道,臉上的表情格外地鄭重。

    但慕芊芊的臉瞬間一黑,這是什麼鬼名字?她強烈抗議她的寶貝兒子取如此可怕的名字,他的爹真是太不負責任了。那慕芊芊的抗議有沒有奏效呢?很可惜,抗議無效。

    因為後來她知道了名字的含義,瞬間說不出什麼話來了。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又到了景陶鎮的上元節花燈會。這一天,孟家格外熱鬧,因為孟老爺孟征向大家宣布了一個天大的消息,孟夫人在時隔二十六年後再次懷孕了。

    這個消息如同驚雷一樣在孟府炸開了鍋,連一向沉穩、自持的孟昱也愕然了,更不用說孟府上上下下了,幾乎都覺得不可思議。唯有孟老爺笑咪咪地說︰「我又有孩子可玩了。」

    玩?眾人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而孟夫人則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間里不出來,因為她居然受了盂征的誘惑,還是讓這個不要臉的男人得逞了,她不能見人了。

    慕芊芊應該算是驚呆的眾人當中比較淡定的一個,因為她糾結的是以後她如何向她的孩子解釋,他為什麼會有一個比他小的伯伯或者姑姑。這實在太瘋狂了……

    當然,這個消息只是上元節里的一件小插曲,重點是花燈會,時隔兩年後,慕芊芊再次踏上了花燈會時的芙蓉街,而且身邊陪著她的人從蝶衣變成了孟昱,蝶衣正在府里帶孩子,這是慕芊芊唯一有愧的地方。

    這種感覺實在太神奇了,想不到再次身臨花燈會,居然是這樣的情景。慕芊芊還記得她十六歲時對她大哥慕佐嚴實施先斬後奏,才有機會跑到這花燈會上的,南投鎮離這里頗有一段距離,她更是提早一天住到了景陶鎮,就怕自己一天來回太倉促。

    那一天她格外興奮,除了是因為來到了她心心念念的花燈會,還有就是因為她終于逃出了養了她十六年的深閨,她太需要自由了。

    她是無意中撞上孟昱,但她並沒有放在心上,卻不料就是那麼一撞,便拉開了他們的姻緣,這真是不可思議。

    孟昱發現,他的親親娘子今天格外開心,事實證明,就算兩年過去了,現在這個慕芊芊的玩性依然不比兩年前那個慕芊芊的低,甚至更高,畢竟她現在解放了天性。

    「你在笑什麼?」慕芊芊敏銳地發現孟昱在一旁偷偷地笑,她發現他越來越會做這樣的事情了。

    「我有嗎?」孟昱訝然,像是沒听懂她的話,英俊深刻的臉還是很嚴肅認真的。

    哼!她才不相信他的話呢。成親越久,慕芊芊越發了解這個男人,他有時候是一匹狼,霸道得讓人無法抗拒,可近年來她又覺得他有了另外一個屬性,那就是狐狸。有時候狡猾得讓她牙癢癢,不過他要是不狡猾的話,能夠想出那樣的計策嗎?虧她還對他感恩戴德了一段時間,現在想想就覺得自己笨。算了,不提也罷,一切都過去啦。

    慕芊芊側過臉,看到信河上星星點點的花燈,心中一動。她搖了搖和孟昱相握的手,指著河燈的方向,「我們去放花燈吧。」還沒等孟昱回應,她便拉著他的手擠到放燈的石階上,隨手向小販買了兩個,然後笑吟吟地望著他。孟昱一愣,道︰「這不是尋姻緣的燈?」

    慕芊芊訝然,誰告訴他這一定是尋求姻緣的,他究竟是不是景陶鎮上的人啊?這倒是冤枉孟昱了,事實上他也忘記了到底是听誰說的,他從來就對這些沒有興趣。

    這時,旁邊一個賣燈的小販笑了,「這位公子,這花燈不僅是求姻緣,還能求其他的呢。」原來如此,孟昱臉上有些尷尬,慕芊芊噗嗤一笑。她放任兩個花燈漂走,然後默默閉上眼楮許了一個願,睜開眼楮後發現孟昱盯著她,他不會沒有許願吧?

    「你沒有許願嗎?」紅紅的嘴唇開開合合,烏黑的眼珠一片清澈,在月光下與迷離燈火間,慕芊芊的表情顯得有些魅惑。

    孟昱下意識地搖搖頭,感覺自己某處似乎有了反應。

    「你沒有願望嗎?」慕芊芊忽然覺得有些失落。

    「嗯?」

    「我可是許了希望我們可以永永遠遠幸福呢。」慕芊芊歪著頭俏皮地說。她嫣然一笑,是美麗的、燦然的,伴隨著天際璀璨的煙火,顯得格外迷人。

    孟昱呼吸一滯,該死的,他不能再忍下去了。

    在慕芊芊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她便被他拉離熙攘的人群,然後被推進黑暗的小巷,她剛想驚呼一聲,便被孟昱堵住了紅唇。

    炙熱得令人無法喘息的吻,慕芊芊幾乎沒有掙扎就癱軟在孟昱懷中,腦袋里一片模糊,他們剛剛不是再放燈嗎?怎麼一下子就變成了這樣?

    不知過了多久,這個吻才被孟昱心不甘、情不願地結束,他緊緊抱住懷里的人,喘息聲粗啞,他的唇抵著她的,霸道地要求,「芊芊,再說一次。」

    嗯?再說一次什麼?慕芊芊迷迷糊糊,意亂情迷。現在要是在悠然居就好了。

    「再說一次你那天生下慕慕後對我說的話。」孟昱抱著她的臂膀收緊,口氣更加霸道。

    這回兒,慕芊芊總算清醒過來了,她的臉上驀地染上紅暈,即使在黑暗的小巷中也掩飾不住。他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肉麻?

    「快點,我要听。」孟昱不死心,身體緊緊地貼著她的,兩人的氣息交融在一起。

    慕芊芊都快被他的動作弄得羞死了,都想要罵他知不知羞。可嘴里脫口而出的卻是,「我愛你。」女人特有的柔嫩嗓音,在黑暗中有些顫抖,但卻分外清晰。

    他終于又听到了,自心髒的另一端強烈地傳來了喜悅,孟昱開心地笑了,笑得如同孩子一般。

    慕芊芊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的笑容里,完全忘記了自己說出那句話時的羞赧,然後她也听到了。

    「我也愛你。」

    他孟昱從來就不相信那些許願花燈,他只相信當初看到她的那一眼,他只有牢牢握住她的手,才能相信他們這一生會永永遠遠幸福下去。他們會相攜一生,共度白頭。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