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零葉 > 山賊姑娘睡了爺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山賊姑娘睡了爺 第十七章

作者︰零葉

    【第十章】

    自那次以後,再也沒人敢在她面前說不應該說的話了。她幾乎成了王府里所有人重點保護的對象,不管走到哪都有人跟著。莫小七有時候想,這王府的生活還沒有她在清風郡里上山下山來回折騰的有勁兒。

    「媳婦,等咱孩子生下來,我們再來想上山下河的事好嗎?」君風揚看著她那麼大肚子了還在那手舞足蹈的跟他說她小時候的事情就嚇得一身冷汗。

    大夫說了,生產的日子就在這個月。于是王府里早早就請來了最好的產婆還有奶媽候著。

    這兩天天氣一直陰沉沉的,看起來像是要下雪,君風揚有點擔心莫小七的身子。

    「沒事,我的身子我知道。」莫小七手里啃著一塊脆蘿卜,笑呵呵的道。只是嘴里的蘿卜還沒吞下去,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君風揚……我的肚子在疼。」莫小七皺著眉道。

    君風揚立刻緊張地看著她,「那、那我去喊人。不對,來人啊,快去喊產婆。」說完,一把抱起莫小七,就將莫小七帶往準備好要生產的房間。

    一時間,整個鎮西王府都動了起來。

    只是生孩子是一個漫長又痛苦的過程。

    莫小七生產已經過了三個時辰了,天都黑了,房里只有莫小七不間斷的隱忍的叫聲。

    王妃看著兒子一臉著急的樣子,安慰兒子,「看這狀況,估計還早,你去歇會兒吧。」

    君風揚搖頭,「娘,我要進去陪她。」

    王妃瞪著他,「女人生孩子的地方男人不能進去,髒。」這話王妃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啊……」忽然,里面傳來莫小七撕心裂肺的叫聲,嚇得王妃的手一哆嗦。

    君風揚聞聲臉色刷白,幾大步就邁上台階要進去。要不是有幾個奴僕攔著,還真的給他闖進去了。

    「夫人,用力……」里面傳來產婆的聲音,莫小七一聲又一聲的叫著。君風揚在外面只著急得一身汗。

    「君風揚……」莫小七忽然喊著他的名字。

    君風揚連忙應答,推開奴僕就要進去,「小七,我在,我在呢。」

    「攔住世子爺。」王妃上前,怒視君風揚,「想讓你媳婦好好生孩子你就給我老實待著。」君風揚著急地來回踱步,真恨不得所有的痛苦讓他來承受。

    看著焦急的世子爺,久安輕輕地扯了下君風揚的胳膊。君風揚回頭看他,久安呶呶嘴,往窗戶邊走去。君風揚立刻明白了,連忙跟上。

    屋子里,莫小七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似的,滿頭大汗,一張小臉早憋得通紅,在產婆的引導下使勁。

    「不行了,我沒勁兒了……」莫小七哭的眼淚鼻涕都是,一旁丫鬟趕緊給她擦去。

    「夫人,快了,您在加把勁。」產婆看著已經全開的產口,鼓勵著。

    「夫人,我讓您用力您就用力,現在,您先歇會兒。」產婆在旁邊時刻關注著莫小七的神態。

    窗外,君風唇抿的緊緊的,一言不發的站在窗邊,耳朵不放過里面的任何聲音。忽然間听不到里面的聲音,心中很是不安。他沒忍住,急得敲了敲窗戶問︰「里面怎麼樣了。」里面的人一愣,產婆有點尷尬的看了莫小七一眼,然後走到窗戶邊答道︰「世子爺,您別擔心,夫人很好。」

    產婆話還沒落音,莫小七那邊又傳來一聲尖叫。

    「君風揚、君風揚……救我……」莫小七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她在听到君風揚聲音的時候,只覺得整個人都在想著他的溫暖懷抱,心里一陣陣的委屈,憑什麼她要遭這個罪啊,明明當時他也有很舒服啊,不公平。

    窗外的君風揚此刻反倒冷靜了下來,他站在窗戶邊,一遍一遍的喊著莫小七的名字。不管莫小七是罵他還是喊他,都一直在那,用聲音安撫著里面那個喊著他名字的女人。

    「小七,我在這里,別怕,我一直在這。」君風揚不厭其煩的說著,到後來,也不知道是說給莫小七听還是說給他自己听。

    「爺,下雪了。」久安撐著傘過來。

    君風揚看著忽然就飄飄灑灑就落下的雪花「小七,外面下雪了。」君風揚也不知道莫小七能不能听到,他就是想說給她听。

    「啊……」莫小七忽然大叫了一聲,隨後乍然而停。君風揚的心跟著緊了起來。

    「哇哇……」一聲嬰兒的啼哭聲,讓整個鎮西王府的人懸著的心都放了下來。歷時四個時辰,莫小七順利產下一名男嬰。

    「恭喜世子爺,賀喜世子爺,恭喜王妃,賀喜王妃。」屋里屋外的丫鬟僕從跪了一地。君風揚從听到那聲嬰兒的啼哭聲後,整個人都僵在那了。久安開心的一把將傘丟掉,「爺,爺,是小少爺,快去看。」

    「嘶……」君風揚吃力的挪動了下腳步,腳上傳來一陣刺麻。原來,他站了這麼久沒動,腳早已經凍麻了。

    「久安,扶著我,快。」君風揚听到他娘在那邊一個勁的喊「這孩子真漂亮」早就安耐不住了,讓久安扶著他走到門前。

    君風揚只看了眼那個皺巴巴哇哇大哭小猴子,就掀開簾子進到另一個房間去看莫小七了。

    一股血腥味彌漫著整個屋子。君風揚看著旁邊的好一盆又一盆的血水,整個人有一瞬間的懵,像是被嚇到一般,直愣愣地站在那看血水發呆,只覺得心間一片灰蒙蒙。

    直到莫小七很小聲地喊著他的名字。君風揚才猛然轉醒,心彷佛也亮起來。他大步走上前,看著躺在床上的莫小七,心情說不出來的復雜。本來生孩子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他之前站在窗外听著她喊著叫疼,也只當是疼。可此刻看到那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君風揚才充分的理解,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門關前打轉是什麼意思。

    「小七,對不起。」君風揚握著莫小七的手放在唇邊輕吻,「還疼嗎?」他伸手將她額前的碎發撥到一邊,除了問著話,他也不知道他還能干嘛。他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求助的看著莫小七。

    莫小七吃力的抬起手摸摸他的臉,給她一個我沒事的眼神後道︰「我想看看孩子。」君風揚立刻喊奶媽將孩子抱進來。奶媽將洗干淨的孩子抱進來後,放在莫小七的身邊,莫小七看著那皺皴巴巴的一團,皴眉,「怎麼這麼丑?」

    聞言,屋子里的人都笑出了聲,奶媽解釋,剛生下的孩子都這樣,過幾天長開了就好了。

    奶媽看著那孩子的小嘴動來動去,道︰「小少爺餓了,我這就抱下去。」

    「哎,不用。」莫小七喊著奶媽,然後對她說︰「你出去吧。」

    奶媽很是詫異,她下意識地就看向君風揚,君風揚也擺了手,奶媽表情很是怪異的走了。

    「我的孩子,當然得由我來喂。」說著,吃力的解開自己的衣裳,看到君風揚,臉一紅,「轉過去。」

    君風揚明顯愣了下,反應過來後直接拒絕,看著莫小七要發怒的樣子,這才不情願地轉過身去,「我又不是沒吃過。」

    「你……」莫小七氣得丟了個枕頭過去。只可惜力道太小,枕頭並沒有打中君風揚。

    過了一會兒,君風揚沒听到動靜,反而听到孩子呀呀叫的聲音,轉身一看,莫小七一臉疲憊地睡著了。衣服掉下來,擋著孩子喝奶了,怪不得他發出不滿的呀呀聲。

    君風揚趕緊走過去,輕輕地將她的衣服撩起來,方便兒子喝奶。看著兒子的小嘴在那用力地吸吮著,忍不住用手點著他小小的鼻子,「你輕點,那可是我媳婦。」

    鎮西王府的小少爺出生,生母據說身分很是不同尋常,至于怎麼不同尋常,城里有著各式的傳言、說法,到底為何,大家也說不清。

    于是,當小少爺滿月酒的時候,王妃親自抱著孫子出來見大家。一邊逗著孫子一邊喊著孫子的小名兒,因為出生那天下雪,他那不負責的爹想給孩子取名叫君瑞雪。跟個女孩兒名字似的。王妃不樂意,莫小七也不同意,男孩兒就要有男孩兒的氣概。

    于是一直不說話的王爺發話了,「當初兒子的名字是我爹給取得,叫君風揚。現在正好,你欠我一個取名字的權利,你兒子的名字就我來取,嗯,就叫君瑞一吧。以後還有二三四……」

    額,君風揚覺得這個比君瑞雪也好不到哪去吧?

    俗話說,有兒萬事足。這句話在鎮西王的身上沒體現。在世子爺的身上倒是體現的十足十。

    之前就算了,身為母親,尤其是還在月子里的母親,莫小七也沒跟他爭。除了喂奶的時候她才能看到兒子,其他時候,兒子不是在睡覺就是被君風揚抱著。她能說這一個月來她都沒見過幾次醒著的兒子嗎?

    每次一听到兒子哭,莫小七立刻讓奶媽將孩子抱來,結果君某人總是有辦法立刻出現,然後立刻從奶媽手上截胡,「這里我來就行,你下去吧。」然後他就視若無睹的抱著孩子在莫小七的面前晃來晃去的、晃來晃去的,一邊還逗弄著孩子。

    莫小七大急,嚷嚷道︰「你把孩子抱過來,我來哄。」

    君某人眼皮子都沒抬,直接拒絕,「抱孩子累,你還要修養。」

    累個鬼啊,孩子能有多重?她已經出月子了好嗎,還每天逼著她在床上養著?熟悉的知道她已經出月子了,不熟悉的還以為她在保胎呢。

    莫小七很生氣,但問題是,她的生氣現在根本入不了某人的法眼。

    君風揚現在除了在書房就是圍著兒子轉,有時候想起她了,也是問她補湯吃了沒?听得莫小七很想罵人。吃吃吃,再吃她就成豬了。

    之前懷孕的時候就是太能吃,孩子生完了雖然輕了不少,那以前絲毫沒有贅肉的腰現在也不再緊致了。

    哎,煩人。君風揚不會是因為她身材變成這樣,所以才對她不理不睬的呢?

    一想到這個可能,每次廚房送來的大補湯,莫小七都默默的喂了屋子里的那一株山茶花。

    不行,她要將腰上的贅肉都給鏟除了。

    時間就在逗著小孩間不知道不覺就迎來了新年。

    往年,鎮西王府就只有他們三個主子,今年,一下子多了一個,更是添了孫子輩。鎮西王跟王妃很是開心,發給下人的賞錢都比平時多了一倍。

    放鞭炮,祭祖,吃團圓飯,好不熱鬧。

    以前過年的時候,莫小七跟二叔兩個會湊合著在莫胡家過,每次看到那幸福的一家總覺得心里空蕩蕩的,覺得自己像是沒有根的人,走到哪都是孤身一身。

    可現在呢?她看著那個高大偉岸的男子抱著懷里的小團子滿臉都是溺寵的樣子,很是開心,爺爺、爹、娘,小七成家了,有喜歡我的男人,我也喜歡他,我們有了孩子,你們有外孫了,莫小七心里默默的說著。

    晚上,父子兩人對飲幾杯後,君風揚就不再喝了,起身要去看看兒子。他不放心。今天到處都是鞭炮聲,小團子已經被嚇哭幾回了。

    三個人看著離去的君風揚,很是無語,只覺得家里的奶媽像是請來當擺設的。

    莫小七幽怨地看著君風揚。不行,她要反撲。

    說是要反撲,但過年期間事情太多了。因為她跟君風揚還沒有成親,引來很多人的口舌。尤其是那些官家夫人們,過年來王府拜年的時候,面上對她一副歡喜的樣子,背地里說她沒羞、沒臊,沒成親就給男人生孩子,家教如此,肯定是個沒教養的。

    這些官家夫人只想著怎麼讓自己的女兒入了世子爺的眼。看莫小七還沒跟世子爺成親,世子妃的位置,她們也想爭一下。

    此話不知道怎麼地被王妃知道了,王妃也沒點名道姓的說什麼,只是在午宴的時候,讓莫小七坐在她身邊,還親手給她挾菜。這些還不算完,當著眾人的面,將君家的傳家手鐲就給了莫小七。

    這下,再也沒人敢瞎鬧了。

    王妃似乎覺得還不過癮,又當眾宣布,等天氣暖和些,他們鎮西王府將正式迎娶莫小七過門。然後轉頭跟莫小七說道︰「委屈你了孩子,是我們王府做得不對,讓你跟著受委屈不說,還被人在背後說三道四。放心,娘給你作主,那些背後說三道四的也不是個什麼玩意兒。」

    一番話,將那些背後嚼舌根的說得滿臉通紅,午宴匆匆吃完,戲都來不及看就一個個地告辭離開。

    王妃看著那些面如豬肝的夫人們,哼笑一聲,她家的媳婦,豈容別人背後嚼舌根的?有了王妃這番話,再也沒人敢背後說三道四了。

    年一過完,轉眼也就到了二月二。莫小七想起去年的二月二,自己下山打劫了君風揚。現在,她決定還要在那一天將「不要媳婦」的君風揚打劫了。

    這天白天,莫小七找到王妃,問王妃咱家在郊區什麼地方有沒有莊圜什麼的。

    王妃此時正在逗弄已經三個多月的小孫子,樂得合不攏嘴,「有啊,城西就有,還有溫泉。你要去?也是,去泡泡溫泉對身體好。」

    莫小七大喜,「娘,那晚上我們不回來了,瑞兒就交給您了行嗎?」

    「當然沒問題了。」王妃逗著孫子,巴不得兒子不會來跟她搶,「你們可以多住幾天,家里沒事,我看著。」

    看到如此深明大義的婆婆,莫小七狠狠地親了口兒子就很開心地出門了。哼,君風揚,你等著,小爺這就來了。

    過年放假,君風揚積壓了不少公文要處理,鎮西王現在基本上大事才出面過問,其他事情,都交給君風揚去打理。

    等君風揚忙完後,天色已經擦黑,他急著回去見兒子,打算抄小路回家。只是走著走著,君風揚就感覺自己被人盯上了。他心里嗤笑一聲,這是哪個愚蠢的小賊,敢盯他的梢,壽星公上吊,不想活了吧。

    君風揚不動神色地走著,假裝沒有察覺。

    跟在身後的莫小七見君風揚都快要走到家了,不耐煩了,幾個跳躍落到他前面,擋住他的去路。如果落地的時候腳下沒有晃幾下,那這個動作算是十分帥氣的。

    君風揚像是察覺了什麼,仔細辨認一番後,忍著笑意道︰「好漢這是干嘛,要錢?」

    莫小七听到那的聲音就猜到他可能認出自己了,當下轉身,扯下蒙臉黑面道︰「小爺看今晚月色不錯,不劫財,只劫色。」

    君風揚抬頭看看天,月亮彎彎的,哪里月色很好了,但是嘴里卻配合地說︰「劫色?本世子可是有娘子的人。」

    莫小七哼笑一聲,「就是你娘子讓我來的。別廢話,別逼著我動手。」說完還威脅地將手指骨捏得作響。

    君風揚面色遲疑,做出一副下了決心的樣子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從命了。」

    莫小七忽然將手指放在嘴邊,吹了個口哨,不一會,就傳來喟嗝喟的馬蹄聲。莫小七翻身上馬,將君風揚也扯上馬背後,快馬揚鞭往郊外奔去。

    君風揚坐在她身後,雙手摟著她的腰,滿臉寵愛。

    莫小七早就去莊園那邊打過招呼了,只留了一個看門的僕從,其他人,放假。

    兩人到了後,莫小七不客氣地將君風揚的眼楮蒙上,然後帶著他走了一段路停下後,「不許撤掉,等我喊你,你才能撤掉。」

    君風揚好脾氣地點頭。

    于是,莫小七推門進去,有關上門,忙活起來,大概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君風揚都等不及了,才傳來莫小七的聲音,「進來……」尤其是那個來字,在她舌尖打了個轉,說不出的蠱惑人心。

    莫小七心跳加速,不知道君風揚看到這樣的自己會是什麼反應?反正她今晚一定要反撲。

    ……

    許久,感覺身下的人身上有點冰涼,君風揚起身套上外袍,抱著快要累得睡著的莫小七去了溫泉室,然後將她輕輕地放進水里,他抬頭看看外面的天色。時辰尚早,再吃一頓,來得及吧。嗯,就這麼辦。

    君風揚在水里又折騰起來,直到莫小七哭著求饒。君風揚想了想,也是,他這才剛過上媳婦孩子熱炕頭的日子,可不能這麼快又播上種。至于老爹那個二三四的目標,早晚全達成!

    也不看看種子是誰的,君家出品,必屬精品!

    【全書完】    (快捷鍵 ←)589757.html

    上一章   ./

    本書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