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長姊鎮宅 > 尾聲 又是雙胞胎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長姊鎮宅 尾聲 又是雙胞胎

作者︰簡瓔

    全京城的說書先生數月來都不講「白蛇傳」、「天仙配」等民間流傳已久的話本子了。

    也不知道是誰開始講起永樂長公主回宮前跌宕起伏的故事和身世之謎,這故事因為十分激勵人心,因此听客漸多,到最後專程上茶樓听故事的客人比去喝茶品茗的多,茶樓還因此生意火紅,那說書先生也發了大財。其他說書先生眼見永樂長公主的故事大受歡迎便紛紛跟進,一個個都換成了講永樂長公主在民間發家致富後又被迎回皇宮的故事。

    那個故事是這樣的——

    話說當年深受皇上寵愛的梅妃懷了龍種,國師觀看天象說那胎兒著實不凡,不是個普通人,她因此深信一定是個男胎,且是個會繼承大寧大業的男胎。

    後宮斗爭,爾虞我詐,勾心斗角,層出不窮,為了保護腹中胎兒能平安生下來,臨盆前三個月,梅妃帶著浩浩蕩蕩一群貼身宮女與侍從遠到渠州華貴縣的甘泉別館養胎。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她竟生下了女嬰,打擊之下她心一橫,奪走了同日生產的廚娘之子,丟棄了親生女兒且殺了廚娘滅口。

    殊不知這一切都在皇後的掌握之中,連那接生的穩婆也是皇後的人,身為後宮之主,她怎麼會放心讓宮里的嬪妃去千里之外的地方待產?那可是龍脈,無論好壞,她這個皇後都需要負上責任,她得確保皇上的血脈不出一點差錯。

    因此,皇後遣了身邊一個心腹嬤嬤在別館里監視梅妃的一舉一動,梅妃如何女嬰換男嬰又殺人滅口,皇後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皇後讓那嬤嬤留在渠州暗中關注女嬰,而同時,梅妃也抱著她的「兒子」回京了,皇上不疑有他,見到兒子,龍心大悅升了梅妃位分,梅妃成了梅貴妃,皇子取名李湛,照順位來排是二皇子,皇長子則是皇後所出的李凌,也就是如今的大寧天子。

    時光飛逝匆匆十多年過去了,李湛長大成人,而梅貴妃也因為皇上禪位成了太上皇,她則成了梅太妃。

    梅太妃的野心越來越大,她不甘于只做太妃,她要做太後,她和大金及背後的娘家家族達成了共識,要拱李湛上位,取李凌而代之。

    若是她肯安安分分的過日子,皇後——也就是現在的太上皇後原是不打算動梅太妃和李湛一根指頭的,奈何他們太自不量力又太囂張了,太上皇重病,他們還明著和金國勾結,令太上皇後忍無可忍,決定把李湛的身世揭穿,要一棒子打得他們母子無翻身之日。

    偏偏這時,那留在渠州的嬤嬤染了急病過世,沒來得及留下當年那女嬰的下落,只知道人在白陽縣,身上與梅太妃一樣有梅花胎記。

    于是,皇上派了皇後娘娘的胞兄去到渠州明查暗訪,要找回流落在外的皇家長公主,人是找到了,也發生了一系列風花雪月的事,那流落在外的長公主非但靠自己的長才發了家,還與年輕有為又俊俏的國舅爺談起了戀愛,且成了親。皇上公開了此事後,將她迎回宮中,按照長幼之序,將身分地位原是長公主的她,冊封為永樂長公主。

    如此一來,長樂長公主李歆瑤的品階矮了她一級,且她是梅太妃所出,梅太妃乃是貴妃的位分,長樂長公主是賢太妃所出,賢太妃之前不過就是個妃罷了,怎麼也不能跟梅太妃相提並論。

    雖然永樂長公主和梅太妃母女相認了,可讓皇室血脈流落在外,梅太妃當年所犯的錯卻是無可饒恕,皇上下旨削去封號、絞去青絲,將她送到了靜安寺出家,永世不得踏出寺門。

    至于李湛與大金勾結的證據確鑿,依謀逆罪削去爵位封號並摘除宗籍,貶到苦寒的幽州做苦工,永世不得離開幽州。

    以為故事就這樣完結了嗎?才沒有哩。

    永樂長公主誕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說起她與雙胞胎的淵源那可深了,她的養父母就生了兩對雙胞胎、一對龍鳳胎,而她的夫君本身亦是龍鳳胎,如今她又為夫家添了一對雙胞胎,可說是受盡了夫家的寵愛。

    故事這樣總該完了吧?並沒有。

    如果僅止于此,又怎能風靡京城各大茶館呢?說書先生那張亮堂堂的嘴,把後來的故事也說得十分到位。永樂長公主指導農民種出的棉花填到衣服和被子里,那保暖程度可是直逼動物皮毛,且又物美價廉,這種棉花、挑棉花種子的技術是別國沒有的,如今將棉衣棉被貿易到鄰國成了大寧國庫的重要收入,更別說那曲轅犁了,讓農民事半功倍,大大增加了莊稼的收成。

    大寧沒有女子為官的前例,若永樂長公主是男子,皇上保不定會讓她當司農卿哩。

    說巧不巧,這一日風和日麗,樓伸雲又在宣政殿前的玉階與安松春遇上了。

    安松春一瞥見樓伸雲的身影就極力閃避,樓伸雲哪容許他躲,立即老當益壯、健步如飛地咚咚咚連上三層台階,一把揪住了安松春,聲如洪鐘地笑道——

    「安相,你孫媳婦兒給你添了個孫女是吧?我孫媳婦兒,就是堂堂永樂長公主你知道吧?給我添了兩個男孫——兩個啊!」那個「兩」字,還加重了語氣。

    如今他才明白皇上是用心良苦,早早把福星指給了他家,他還不明就里怨怪皇上,差點就成了老糊涂。現在,他天天都是神采奕奕、眉飛色舞,至少還能再活二十年,等著看曾孫長大娶親,再也別無所求了。

    「听到了,听到了。」安松春僵笑。「樓老真是好福氣,行了吧?」

    南康郡主又如何?郡主又怎麼比得過長公主?且那長公主又不知道哪來的怪本領,居然能種出棉花來,如今朝野上下都吹捧著樓伸雲這死老頭,讓他恨得牙癢癢又莫可奈何。

    「孫女兒嫁給了皇上,孫兒娶了長公主。」樓伸雲滿意的順著長須,笑呵呵地道︰「你說的不錯,我確實是好福氣,呵呵呵呵呵。」

    樓伸雲揚長而去,留下霜打茄子似的安松春垂頭喪氣。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