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情挑小秘書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情挑小秘書 第十五章

作者︰桔子

    【第十章】

    ……

    再次醒來時,林落白發現她已經不在醫院了。身子很舒適,想來顧行止已經替她清洗過了。但是這有什麼用,絲毫不能掩蓋他在醫院就把她欺負得徹底的事實啊。

    林落白恨恨地咬著被角,簡直把被角當成了顧行止本人。她算是想明白了,顧行止不讓她出院,明顯就是為了體驗一把病房play的刺激啊。想到她因為處于那種環境下,身體的所有反應都不能自已的事情,林落白就覺得她的節操已經掉滿地了。還有,他哪里是不行,他明明就是太行了好不好。

    林落白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又活蹦亂跳地上班去了,不過這回她不用走路上班了,顧行止明令要求她,必須乘坐他的車上班。

    「你的感冒還沒有好。」出門前,顧行止皺眉看著林落白,不準她一個人去上班。

    「你明知道我感冒還沒有好,還在醫院里那樣對我。」林落白紅著臉,一手指著顧行止,一手提起衣服下擺露出她腰上顯眼的印記,「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顧行止簡直就是色中餓狼,她這身子之前的印子還沒消散呢,現在又添了一波,簡直都沒法看了。

    「那個……」顧行止有點心虛地低咳一聲,「是我沒掌控好力道。你要理解一個禁欲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一時開葷,沒有辦法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嘛。而且林落白的身子真的很美味呀,每次挑逗得她忍不住羞紅著臉求他的時候,真的是……

    林落白一看顧行止的臉色就知道他又在想什麼羞羞的事情了,忍不住惱羞成怒道︰「顧行止,你給我把你腦袋里的想法都掃出去,快掃出去听到沒有。」

    「好啦。」顧行止伸手和林落白十指相扣,「是我的錯,下次一定注意好不好?」

    林落白懷疑地看著顧行止,他現在倒是說得很好听,但是估計下一次……哼,她才不信呢。

    林落白搭顧行止的車進了公司,和顧行止一起搭電梯上樓。

    經過這段時間兩人潛移默化的刺激,秘書辦公室的眾人對于總裁和林落白應該可能大概一起這件事已經很鎮定了。雖然當事人始終都沒有親口承認過,不過他們有眼楮,會自己看的嘛。

    沈秘書早已經在工作崗位上了,見顧行止和林落白走過來,她立刻起身打招呼︰「總裁早。」

    「嗯。」顧行止淡淡地應了一聲,逕自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走了幾步,又突然回頭看著林落白,「中午想吃什麼?」

    林落白愣了一下,搖頭道︰「不知道。」

    「那就我來決定吧。」言下之意,是要林落白和他一起共進午餐了。

    「好。」林落白頷首。

    沈秘書微微一笑,「關系穩定了?」

    林落白詫異地看了沈秘書一眼,隨即點頭,「是啊,穩定了。」

    她和顧行止應該算是在一起了吧,想到那人前兩天還想著讓她結婚的事,林落白的臉上更是笑開了花。不過這兩天他怎麼不提了?難道是因為她那天的拒絕讓他卻步了?這可不好,男人怎麼能那麼容易就卻步呢?

    沈秘書見林落白一臉的甜蜜,也是搖頭笑了笑。她和林落白走得最近,雖然林落白從來什麼事情都不說,但是她這麼多年浸yin在社會這個大染缸里,雖對總裁和林落白的事情沒有百分百的了解,但是事到如今,猜個大概也是不難的。

    「你應該在這工作不了多久了吧?」沈秘書淡淡地問了一句。她看得出林落白明顯從一開始就不是安心要在這做一名小職員的。林落白平日里無意識透露出來的良好家教與習慣,也證明了林落白家里該是非富即貴。

    林落白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這個月底我就不做了,我自己家里面也有很多事要我做呢。」

    「加油。」沈秘書拍拍林落白的肩,「你的能力很不錯,是個可造之材。」

    「謝謝沈秘書。」頓了頓,林落白調皮地開口道︰「你要是有興趣,干脆去我們家上班吧,我給你開比這更高的薪資哦。」

    沈秘書還未說話,倒是突然插進來另外一道男聲,「嘖嘖,不得了,落白妹妹你這是當著行止的面挖角啊。」

    林落白和沈秘書同時轉頭,就看到張廷 的雙手插在口袋內,穿著一襲條紋格子西裝,手臂間夾著一個資料夾緩緩走來。說真的,要是忽略張廷 那花花公子的性子,這真的算是個極為出色的男子。

    「沈秘書有能力,我干嘛不挖。」林落白眨眼笑道。

    沈秘書只是得體地朝張廷 笑了笑,沒有應聲,低下頭繼續處理公事。

    林落白正要收回視線,卻詫異地看到張廷 眼里一閃而過的失落。失落?對沈秘書?這兩人有故事!但是看沈秘書的表情,不像是和張廷 有私交的樣子啊,林落白覺得不解,只想著有空要問問顧行止。

    張廷 今日來也是有事情的,之前兩家公司的合作案臨時出了點問題,張廷 來尋顧行止商量對策。兩人討論半天,完事的時候都已經接近中午了。

    張廷 很無恥地忽視了顧行止那一臉要他趕緊走的表情,厚著臉皮留下來和顧行止跟林落白一起用午餐,一點也沒有當電燈泡的自覺。不過張廷 確實有沒料到,他游戲花叢這麼多年,居然有被閃瞎眼的一天,尤其是當顧行止細心地挑出魚刺,將魚肉挾進林落白碗里的時候。

    張廷 覺得被深深地刺激到了,忍不住開口道︰「落白妹妹,你確定你真的要和顧行止在一起嗎?」

    林落白嘴里咀嚼著魚肉,不解地抬頭。

    顧行止則是壓根不打算搭理張廷 這話,他早已經習慣了。

    「你不覺得我比顧行止更好嗎?」張廷 可憐兮兮的眨巴著眼楮,一臉的哀傷,「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我嗎?」

    「嗯,你比顧行止更花心。」林落白點點頭,「我覺得只要是個腦子正常的女人,都會選擇顧行止而不是選擇你的。」

    「話怎麼能這麼說呢,我的女人緣可是一直都比顧行止好呢。」張廷 叫道。

    「嗯,是啊,她們都想做你的女人,而不是你的妻子嘛。」林落白認真地看著張廷 ,道︰「說真的,你要是遇到一個在明知道你這麼花心還願意嫁給你的女人,你就娶了吧,因為你很有可能再也遇不到第二個了,哈哈哈……」

    「說話真傷人。」張廷 捂著胸口,悲痛欲絕,「還是有很多女人想嫁給我的。」

    「嗯,等你家破產之後,你若是還能自信地說出這句話,那就算你狠。」林落白毫不留情地吐槽張廷 。

    「落白妹妹,難道在你看來,我除了有錢就沒有其他的優點了?」張廷 不甘心地問。

    「有啊,為了用來和顧行止做對比,突顯顧行止有多好呀。」林落白轉頭看著顧行止,甜甜一笑。

    「乖,吃飯,別和他說太多話,會降低智商。」顧行止寵溺地拍拍林落白的頭,將一塊山藥挾進林落白的碗里,「多吃點。」

    「好。」林落白笑咪咪地回答。

    吃過午餐,顧行止他們三人並肩走出餐廳,正好遇到路過,舉著一個冰淇淋的沈秘書。這家餐廳離公司有一段距離,基本上很少有員工會來這一帶吃飯,所以當沈秘書看到猛然看到出現在她眼前的三人時,她有點愣住,隨即再一低頭看看她手上拿的冰淇淋,暗自懊惱。她吃冰淇淋這麼不專業的一面居然被頂頭上司發現了,真是心塞。

    「總裁好、張總裁好。」沈秘書迅速地將冰淇淋丟進一邊的垃圾桶里,嚴肅了臉上的表情,專業地開口。

    「呵。」張廷 手握成拳抵在唇邊輕笑一聲,「沈秘書,吃個冰淇淋而已,你不用這樣惶恐的,現在不是上班時間,行止不會說什麼的。」

    沈秘書難得有了點羞澀的樣子,不過到底是專業慣了,臉上的紅暈一閃而過,只沉默著不說話。

    「你先回公司吧,不用管我們。」顧行止終于開口。

    顧行止的手還搭在林落白縴細的腰肢上,沈秘書只當看不見,輕輕頷首,轉身就走。

    張廷 一直注視著沈秘書的背影,直到她走過轉角再也看不到,這才收回視線對顧行止和林落白說︰「好了,公司的事情後面有問題我再和你聯系,我也差不多該回公司了。」

    顧行止扔給張廷 一個「早就該走了」的嫌棄眼神。

    張廷 苦笑,「好了,別這麼嫌棄我。」他一開始就是為了幫顧行止追林落白,才約林落白吃飯來刺激顧行止的。現在好了,顧行止這家伙有了女人就不要哥們了。都說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可是現在這個年代,可以沒有手足,卻不能沒有衣服啊。

    「走了,掰掰。」張廷 帥氣地擺擺手,轉身離開。

    林落白依偎在顧行止的懷里,兩人緩緩朝公司走去。

    林落白突然開口道︰「行止哥哥,沈秘書和張廷 以前是不是認識啊?」

    「怎麼突然這麼問?」顧行止低頭注視著林落白。

    「我總覺得……張廷 看沈秘書的眼神怪怪的。」林落白微微皺眉,尋找著合適的措辭,「比較像……看自己很喜歡但是卻不能得到的寶貝。」

    「這是什麼比喻。」顧行止失笑,「我記得廷 身邊的女人來往雖多,但是我確實不記得有出現過沈秘書的身影。而且你覺得以廷 的性格,若是他真的對沈秘書有意思,他會不出手?」

    「張廷 不是一向兔子不吃窩邊草嗎?」林落白笑道。

    「這是他僅剩的節操了,況且沈秘書進公司三年,我從來沒看到過她對廷 露出什麼不一樣的表情,而且兩人也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交集。」顧行止雖眼神毒辣,大多時候別人隱藏的情緒都逃不過他的眼楮,但是他根本不可能對他的秘書上心,自然也不會觀察得太仔細。

    只是就憑沈秘書平日里的表現,若是真的和張廷 相識,不管是怎樣的一種關系,總不該是那樣冷淡的情緒,她就只是純粹將張廷 當成上司的好友,以及另外一家公司的總裁而已。

    「是嗎。」林落白點點頭。到底這是別人的事情,她也沒興趣管太多。不過是因為和沈秘書有幾分交情,所以多關心了一句。

    「晚上想吃什麼?我們去逛超市?」顧行止柔聲詢問林落白的意見。

    「隨便啊。」林落白不在意地說。

    「嗯,我下午要出去開會,你下班了就自己回家吧?」

    「行啊。」林落白不在意地點頭。顧行止事多,出去開會也不是什麼稀罕事,她早就已經習慣了。

    「嗯,早點回家。」顧行止看著林落白小巧的側臉,笑得溫柔。

    「知道。」林落白一點也沒察覺出顧行止的言外之意,只隨意點頭應了。

    回到公司後,果然不過三點過,顧行止就離開了公司。林落白沒有太在意,只埋首于公事。倒是沈秘書詫異地翻了翻顧行止的行程表,疑惑地想著今天下午總裁並沒有安排外出,怎麼這麼早就離開公司了?再一抬頭看林落白絲毫沒將這事放在心上,便沒有再開口。畢竟頂頭上司總是有點私事的,她一個秘書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就行了。

    下午下班,也正好是周五,大半員工提前半小時就有點人心浮動了。林落白想著顧行止囑咐要她早點回家的話,也讓她有點不安分,繁復的德語報表就有點看不進去了。索性干脆一把合上報表,準備收拾東西下班。

    「沈秘書,我們一起走吧?」林落白轉頭詢問沈秘書的意見。

    「好。」沈秘書頷首,將電腦關了,和林落白一起起身離開。

    回到家,不過堪堪五點一過。林落白站在家門口,一邊低著頭開門,一邊掏出手機想打電話給顧行止。沒想到剛把門打開,面前就響起一陣小小的爆炸聲,把她嚇了一跳,猛然抬頭,就只看到顧行止手里舉著戒指,單膝下跪在她的面前,眉目溫情地看著她。

    林落白有點被這一幕驚呆了,再環視屋子里,到處都是粉紅色的氣球,窗簾被緊緊拉起,桌子上已經擺好了漂亮的濁台與食物,營造出一種燭光晚餐的氣氛。

    「胖白。」顧行止緩緩開口道︰「雖然很抱歉,沒有給你一個很浪漫的告白,但是今日,我補給你一個俗氣的求婚你看可好?」

    林落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雖然我一早就知道,我們必定是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但是配偶欄不寫上你的名字,我總是不太能安心。你之前怪我什麼都沒準備就向你求婚,今日我什麼都準備好了,嫁給我可好?」顧行止也是生平第一次做這種事,難免有點尷尬,只是說出口的話,都是萬分真誠的。

    林落白在震驚過後很快回神,視線落在顧行止手中的戒指上。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去買了這枚戒指,六顆碎鑽襯托著一顆碩大的主鑽,霎是好看。她抿著唇,目不轉楮地看著顧行止,直到他的笑容都要掛不住了,這才笑意盈盈地伸出手,大發慈悲地說道︰「戴上吧。」

    顧行止立刻取出戒指,小心翼翼地給林落白戴上,漂亮的戒指戴在林落白縴長的手指上很是好看。

    「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顧行止萬分愛憐而珍重地在林落白的指尖上落下一吻,起身,將林落白緊緊抱在懷里。

    林落白眨眨眼,將眼里因為過分感動而出現的水珠眨去,笑著開口道︰「誰說的,明明你就是我的人。」偶爾佔一下口頭的威風感覺也是極好的。

    顧行止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反駁,反正夫妻本就是一體,何必分得那麼清楚。

    兩人正濃情蜜意,林落白的電話卻突然冷不丁地響起來,破壞了這時浪漫的氣氛。林落白有點尷尬地拿起手機,一看是自家老媽的電話,連忙接起來。

    「喂,媽。」

    「落白嗎,下班了吧?今天有空嗎?」林母的聲音很有活力。

    「有什麼事嗎?」林落白疑惑地問。

    「那個啊,媽跟你說,今天去華陸開會的時候,認識了他們的少東家,比起行止來也是不差的,你要不要去見見?」林母還擔心自家女兒一顆心錯付在了顧行止身上,連忙想著給女兒找個好對象,讓女兒能夠將放在顧行止身上的心思稍稍轉移一下,不然以後情根深種了可怎麼辦。

    林落白還被顧行止抱在懷里,所以這話顯然顧行止也听到了。林落白都不敢看顧行止的眼神了,只結結巴巴地開口道︰「媽,不用、不用了吧。」

    「哎呀,傻孩子,你別急著拒絕。那孩子真的不錯,你還是先去看看嘛,就算沒什麼結果,你就當多認識一個朋友,以後商場上總是會遇到的嘛。」林母還在繼續游說林落白。

    林落白已經要被顧行止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凍僵了,正要開口,手機就被顧行止搶走了。

    她詫異地抬頭看著顧行止,就見顧行止舉著手機鎮定地開口道︰「林姨,我是行止。請恕我失禮,沒有及時告訴你們,我和落白已經在一起了。」

    電話那頭,是死一般的寂靜。

    林落白已經能夠想象出自家老媽石化的景象了。

    顧行止接著開口道︰「明日是周六,我爸媽也會回家,到時候我也會帶著落白回來,和你們商量一下婚禮的事宜。」

    林母的聲音已經飄忽了,「好、好的,我等你們。」

    掛了電話,林落白討好地抱著顧行止精瘦的腰,「行止哥哥……」

    「嗯?」顧行止臉色很淡,看不出喜怒。

    「我真沒讓我媽幫我找對象的,我之前什麼都不知道。」她舉手發誓。

    「胖白說的是實話?」顧行止挑眉問道。

    「實話、實話是大實話啊。」林落白猛點頭。

    「嗯,但是還是要懲罰你。」顧行止一把抱起林落白就朝臥室里走。

    「等等,我還沒吃晚餐。」林落白哀號。

    「等我吃完你,你再吃。」

    「不要,你下口那麼狠……」

    很快,臥室響起了林落白掙扎的聲音,又很快變成了歡愉的呻吟聲。顧行止面對著大餐,開動了。他們之間白白浪費了那麼多年,如今要多多吃幾次,才能填補他這麼多年的遺憾。顧行止邪惡地想著,胖白,你這輩子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