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余宛宛 > 妾心不臣 > 第二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妾心不臣 第二十九章

作者︰余宛宛

    「凌瓏殿下,您該回宮歇著了。」宮門外響起夏朗的聲音。

    「喔。」黑凌瓏垮了小臉,不由得看向叔父,希望能再多留一會兒。

    「明天不是還要過來嗎?她回來之後,你可有口福了,她可是說得一口好菜。」黑拓天空著的手拍拍黑凌瓏的頭。

    「是嗎?」黑凌瓏立刻看向她。

    「陛下是在嘲笑我不擅廚藝呢。」褚蓮城握著黑拓天的手,始終沒松開。

    「皇後娘娘喜歡甜食嗎?」黑凌瓏一臉期待地看向她。

    「我喜歡。明日便為陛下備妥花瓣湯餅。只是……」褚蓮城輕捏了下黑拓天的手。「陛下,殿下對我的稱呼……」

    「瓏兒,我尚未正式策封她為後,你如今稱她為嬸嬸即可。」黑拓天說。

    「我們尚未成——」親。

    「拜見嬸嬸。」

    褚蓮城還沒把話說完,黑凌瓏突然想到自己還未行禮,立刻拱手行禮。

    「參見殿下。」褚蓮城當然立刻回禮。

    「好了,自家人見面還需要這麼生疏嗎!」黑拓天一揚手,又將褚蓮城的手握回手里。

    「以後殿下有空時,便過來和我們一同用膳。」褚蓮城說。

    「如果我每天都來的話,外袓父外祖母就不能常跟我用膳了。」黑凌瓏說。

    「是我疏忽了。陪伴他們自然也是很重要的事。」褚蓮城笑著對她點頭。

    「可我也喜歡來陛下這里,」黑凌瓏看了一眼褚蓮城,「也喜歡嬸嬸。嬸嬸很香。」

    「嬸嬸一身都是藥草味,哪里香……」待褚蓮城發現自己脫口說出嬸嬸二字時,臉微微紅了,根本不敢看向黑拓天。

    黑拓天看著她,怎麼樣也沒法子不笑。

    「凌瓏殿下,回宮的車馬已備好。」宮外夏朗再度喚道。

    「今日夏公公催得好認真啊。瓏兒告退,明日再來找陛下和嬸嬸。」黑凌瓏嘆了口氣,卻還是乖乖地行禮退下。

    待她走到門邊時,忍不住又回頭對著褚蓮城燦然一笑,這才離去。

    「殿下是個好孩子……」褚蓮城回頭看向黑拓天。

    他正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她心跳如雷,被他看得一顆心都抒了起來,想對他笑,可鼻尖卻先一酸,眼眶泛紅地低下頭。

    「總算是活著回到我身邊了。」他握住她的下顎,抬起她的臉。

    「再也不離開你了……」她偎人他胸前,雙臂環在他的腰間。

    此時無需敬語,天地之間唯有他們彼此二人。

    他低頭將臉龐埋人她發間,嗅聞她身上的淡淡藥草味,感覺心上的傷正一點一滴地被療愈。

    他究竟等了多久?等到心都快涼了;等到已經把不去想她免得心痛當成了習慣;等到——她終于回到了身邊。

    「身子全好了嗎?」他在她耳邊低語,吮著她耳珠子。

    「也許比不過常人」但鬼醫師父說幾十年壽命沒問題。」她絞著他的衣襟,身子輕顛著。

    「你是何時清醒的?」

    「褚櫻丹死去的那一日。」

    「已經三個月了!為何不通知我?」黑拓天濃眉一皺,不快地看著她,「鬼醫師父說,我那時甫清醒,言語行動尚無法自若,怕你擔憂……」

    「是怕我鎮日催著他醫治好你吧。」他冷哼一聲。

    「想不到陛下竟成了我師父的知已了。」她笑著伸手去觸他的臉龐。「我那時連走路都要人攙扶」若你看見,必然會心急。況且,我那時狀況不好,也不想你看見。」

    「你再不好看,都是我要的人……」他說。

    「女為悅已者容,我總歸還是希望你能看見我最好的一面。」

    「我就看我想要的那一面……」他低頭覆住她的唇,吮吻了一番,惹得二人都情動不已才松開了她一隱忍多時,他自然想要她,但他還有話想同她說,纏綿一事自可稍緩。

    只是低頭一見她雙唇被吮得水紅,忍不住又低頭以舌頭輕舐了一下。

    她喘著氣,低頭將臉埋入他胸前。

    「對了……」她抬頭看向他,「我臥病在床這段期間,全靠萱兒照料。我當時入疫城之前,便已認她為義妹……」

    「她照顧你有功,我自會重賞于她。」

    「謝陛下。」

    「該賞你師父嗎?」他指尖輕觸著她的五官,想確定她真實地存在著。

    「鬼醫師父是藥痴,能把我救活」他心中的那份得意比之什麼獎賞都讓他開懷。且你派出了一組藥工在各國行走,讓他能得天下各方藥草,鎮日廢寢忘食,更不需其它獎賞了。倒是可以安排幾名心思伶俐、心地良善、對藥草有興趣的女子陪在他身邊照料食衣住行,最好是還能拜師學藝,多學些能救人的醫術,才是正務。」

    「此事你看著辦,需要什麼便說。」

    她點頭。

    黑拓天握住她的下顎,仔細地打量著她一太不可思議了,二人已經說了好一會的話,可她卻依然神態自若,模樣沒有絲毫不適。

    「沒想到蘭方說的那種近乎匪夷所思的方式,居然有效。」他驚嘆道。

    「我如今的安好,是用褚櫻丹的命換來的。鬼醫師父告訴過我,褚櫻丹毒發時」髒腑被餓之痛,就像被毒蟲一口一口噬去一樣地痛。她就受著那樣的苦一年多……」褚蓮城微低著頭,身子輕顫著。

    「你中毒是拜她所賜。」黑拓天再度挑起她的下顎。

    「我能再度活著回到你身邊,便不想再有仇怨之心。只是總還是不忍心她受那樣的痛,況且鬼醫師父其實是六親不認的,明知褚櫻丹喜歡他,卻還是將她當成藥材一樣地使用……」

    「好了,回來便不許再去想那些事了。之後便一心一意陪在我身邊,連生兒育女這些事都不用擔心了。」

    「你能無私將皇位傳予瓏兒,實是了不起。」她對著他點頭。

    「放下重擔,沒什麼了不起。倒是瓏兒若要當個好皇帝,便要辛苦一點了。所以,我讓她從小鍛鏈體魄,也是想她身強體健才能多擔待些。虧得她之前跟著外祖父母吃了許多苦,是以如今再怎麼累,總也不喊苦。」他說起瓏兒,唇邊總是有笑意的。

    「她現在跟著你,你就是她的典範,她也會是個好皇帝的。況且,我听尚賢兄說了,你成立了遴選制度,日後各部主事若是出缺,便讓你挑出的人選與各部推選之人互相辯論,各抒已能。而且博士學宮現在除了文識人才之外」也開始納入各類工藝及醫學等等各種術業專精之人。墨將軍還拿了北墨軍里新鑄的武器劍給我看,說是兵器營里的多數工匠就只專心一樣兵器部位,每個人的技術都練到爐火純青……」褚蓮城說到興起,雙手即隨之比劃起來,臉龐也泛紅了。「你是認真的好皇帝。」

    「我不過是沒讓私欲凌駕于治國之上。」

    「一定是因為你如此認真,所以上天才讓我回來的。」她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如此夜以繼日地忙于政事。

    褚蓮城心頭一暖,明白了他這段期間為了替她多積德,過的是何等忙碌的生活。

    「為我如此,值得嗎?」她一躍而人他的懷抱。

    「我會確保你讓它值得。」他攬著她貼在身上。

    「鬼醫師父還是不認為我該生育,但是除此之外,所有妻子該做的一切,我都能做。」

    「是在邀請我夜夜春宵嗎?」

    「哪有人每夜都做那種事!」她捂住發燙的臉,掙扎著想後退,卻讓他攬著腰讓二人身軀全緊密貼在「是在挑釁我能力不足?」他俯低臉龐,氣息拂過她的肌膚。

    「你你你……」她捶他的肩臂,紅著臉垂了眸。

    「我在開你玩笑。」

    「以為你說大話呢。」

    褚蓮城一抬頭見他眸色變深,看著她的神態亦轉為掠奪,她倒抽一口氣,連忙擺手。「我學你開玩笑,真的開玩笑……」

    「但我當真了,該如何處理?」

    他傾身逼近她,她身子不停後仰,整個人于是一偏,倒到了榻上。

    他低笑著順勢將她壓在身下,雙手撐在她臉龐兩側,定定地看著她。

    她被他看得耳朵發熱,伸手撫住他的臉龐——「你了。」

    「你胖了。」

    「我想你。」她啞聲說道,眼眶又泛了紅。

    「你不會有我這麼想。」

    她想著她在昏迷期間,他的煎熬、他為她所做的一切,淚水便不受控地流了滿面。

    「別哭。」他吻著她的淚水。「別哭,以後不許再有淚水了。」

    「……這是喜極而泣……」她吸著鼻子哽咽地說。

    「我不想看到你哭,那會讓我想起這一年多來的苦……」

    「那我不哭。」她眨干淚水,伸手拭去殘留頰邊的淚,一逕對他笑著。

    「當真如此百依百順?」他用鼻尖輕觸著她。

    「只有這一回。畢竟你待我與眾不同,不就是因為我從不對你百依百順嗎?」

    她輕笑推著他的肩,他不防她如今竟有這般力氣,竟被推倒在榻上,而她隨之跨坐他身上。

    「好大的膽子!」他眸子閃著光。

    「那麼你可允我放肆一回呢……」她捧著的臉,輕觸著他的唇。

    「就怕你不夠放肆……」

    他扣住她後腦,加深了這個吻。一夜之間兩情繾綣,自是不在話下。隔日君王不早朝,亦在預料之中。

    其後,北墨史冊中記載,聖宗皇帝黑拓天娶南褚王褚蓮城為後,終生只立一後,為之盡散後宮。

    聖宗皇帝在位三十年,國泰民安、四海升平,收南褚、東隆為州,陸鳴、杜薩兩小國主動歸順,亦設為郡縣。北墨版圖之大,空前絕後。聖宗皇帝退位後,攜後廣游天下。皇太女黑凌瓏繼位後,秉持聖宗之志,以仁德治理北墨,在位三十年,亦得民心,百姓稱此二朝為「兩聖之治」。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