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辛雨 > 惡魔的吻痕 > 尾聲 愛情的宣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惡魔的吻痕 尾聲 愛情的宣誓

作者︰辛雨

    三個月後

    檢警單位調查邱豐年殺害安雅各布布、收取尤里•金斯基賄款一案仍然持續進行。

    相較于邱豐年被停職收押禁見,安雅各布布終于沉冤得雪,媒體報導紛紛還給他清白。

    被埋藏十一年的骨骸移往警察公墓隆重安葬,由警政署長帶頭祭奠,安雅各布布的親友、警局同仁、以及曾經受過他幫助的人們紛紛前來致意,安杰拉亦在其中觀禮。

    為免招惹麻煩,她盡量避開認識的人,特意等到人群散去、四處無人逗留的傍晚時分才走到爸爸的墓前,點香誠心祭拜,這也是她跟著奇陌離開之後,頭一次回到內己的國家來看爸爸。

    「爸,我來了,你听見了嗎?」她喃喃低語,忍不住流淚。

    她單獨和爸爸在一起,想他含冤多年沒有人祭祀,很是心疼,今後,他終于能夠在這里安眠,她欣慰地撫摸墓碑刻字,向爸爸講了好多話,講她對他的思念,講她這十一年來的點點滴滴。

    想到一事,她擦掉淚水,旋即摘下胸前掛的項鏈,擱在父親的墓上說︰「這本該是你的東西,現在還給你,但願你已上了天堂,有大天使米迦勒守護……」

    「嘿,你說了這麼多,何時才要向你的父親介紹我?」

    安杰拉給背後冒出的聲音嚇到,回頭一看,發現竟是奇陌。

    「你、你不是應該在莫斯科,怎會在這邊出現?」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就跟著過來了。」奇陌嘴上說得輕松,其實內心難安,怕她獨自回來不僅僅是看安雅各布布,如果去探望她的敏德哥心生同情了,他要怎麼辦?若是她拿父親當借口,不回他身邊了又該怎麼辦?

    他想東想西,忐忑不安,結果幸好是他想太多,她並沒有接觸旁人,果真只是單純的前來祭拜安雅各布布。

    這下子換成安杰拉大惑不解。「我記得你被限制出境,俄國政府怎麼會同意你搭機飛來別的國家?」

    「他們不同意也不行啊,不讓我來,我就拒絕配合抓他們想抓的重罪犯,美國那里辦案也會受影響,現在我是他們兩邊都能夠利用、最有價值的人,想要我繼續合作,怎麼也得滿足我的需求。」奇陌撇了撇嘴,手指向不遠處,「看到沒有,他們怕我跑了,在那邊監視著呢。」

    安杰拉望著他指的方向,果然發現幾名洋面孔站崗。唉,也不知他們是用什麼名義讓奇陌順利的入境,不管怎樣,鐵定是折騰了一番才能夠來到此地。

    「你真是太亂來了。」她無奈的瞅著他。

    既然來了,奇陌也點燃一炷香,學她剛才做的,拈香朝墓碑拜了拜。

    安杰拉等他拜完後,便正式向爸爸介紹他。「爸爸,這是我的男朋友奇陌……」

    「不對吧,還在男朋友?」奇陌立刻糾正她,「我已經是你的丈夫了。」

    安杰拉臉紅,雖然跟他親密如同夫妻,卻因他的身分特殊,目前受俄國政府看管,暫時還不能舉行公開的婚禮,所以正確來說,他們仍舊是男女朋友。

    可他一定會抗議她這麼想,她也不多做反駁,只奇怪他下一個動作是將掛在身上的項鏈交給她,「為什麼還給我?」

    奇陌笑著說︰「因為我已經有了你這個天使安杰拉在身旁,就不用其它的守護煉啦。」

    安杰拉呆了呆,揚起一個絕美的笑容。

    奇陌牽住她的手,向安雅各布布宣誓——

    「岳父大人,我會用我的一生來愛你的女兒,對她好、給她幸福,你就放心的讓我們在一起吧。」

    夏季晚風徐徐吹拂,墓前香煙裊裊,隨風飛散。

    安杰拉和奇陌手牽手,趁天色全黑之前,向安雅各布布道別,走出墓園。

    幾名監看的俄國人識得安杰拉,知曉她不構成威脅,遂繼續保持距離跟在奇陌後頭。

    安杰拉被那些俄方人員盯得不自在,卻也不好說什麼,只能逼著自己去習慣。

    她握著奇陌的手,似乎從他送她特別有意義的生日禮物之後,她都沒有好好的對他表示,今天她一定要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阿奇,謝謝你幫我父親洗刷冤情,還他清白,真的很謝謝你!」

    「不客氣。」奇陌笑著接受,看她講完就沒了,頓時有點小不滿的說,「就這樣?我為了岳父的事情可是費時又費力,你就只說一聲謝謝,不用行動表示嗎?」

    安杰拉一愣,出聲問道︰「你要我怎麼表示?」

    她看男人笑嘻嘻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她面紅耳赤搖頭不肯,他卻說別管背後那些跟屁蟲,當他們不存在就好了……她怎麼可能當他們不存在!

    只是她又怕不快點搞定奇陌,他會叫她做出更丟臉的事情,只好心一橫,不去看那些俄國人,趕快湊近奇陌嘴唇親了下,想不到他得了便宜還賣乖,說她敷衍了事,要求她再親一遍,還要她說那三個字,實在拗不過他,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好好的親吻他之後,害羞地說︰「我愛你……」

    奇陌情不自禁地再度覆上她的甜唇,擁抱她,深深的親吻。

    幾名俄國人識趣地移開視線,沒去打擾這對戀人談情說愛。

    奇陌抱著心上人問道︰「現在你回來自己的國家,還想做警察的工作嗎?」

    安杰拉仔細想了想,搖搖頭說︰「我是為了找到爸爸、證明他無罪才想做警察,現在我的願望達成了,爸爸也已經安葬,我沒有遺憾了,對于警察工作也就沒有特別的眷戀。」

    若是回到警察崗位,她就不能陪在奇陌身邊,她也萬分慶幸他已經脫離黑道,現在才能和她在一起。

    「你呢?哪一天俄國政府若還給你自由,你會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這問題奇陌想都不想,咧嘴笑說︰「我啊,想過著你每天陪我上床、給我生很多小孩的生活。」剛說完,立即被懷中人的粉拳一陣亂打,他笑呵呵的閃來躲上,忙改口道︰「好啦,我講真的,我想要有咖啡的生活。」

    「咖啡?」安杰拉驚訝。

    「沒錯,咖啡。」奇陌將懷抱多年的夢想告訴她,「我想做咖啡生意,在南美洲買下莊園,自己種咖啡樹生產咖啡豆,還要開一間店面,而你就在我經營的店內美美地喝咖啡。」

    「我只負責美美地喝咖啡呀……」安杰拉歪著頭說︰「這生活听起來太懶散了,很不積極向上。」

    「是嗎?」奇陌擁抱著心愛的人兒,「那到時候看你喜歡什麼,都可以去做,自由自在的,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安杰拉回給他嬌美燦爛的一笑,吸引他再一次低下頭親吻她,濃情無限……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