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不負妾心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負妾心 第十五章

作者︰金晶

    沈冰心雙手捂著頭,她的腦海里浮現了袁姨娘悲戚的背影,沈侍郎無情的臉,以及南宮晏對她的承諾。

    沈冰心失神地坐在凳子上,「我不信。」

    說來說去便是這麼一句話,晏老王妃輕柔地說︰「我信你的話,晏兒對你很不一樣,我過去找冰玉的時候,冰玉正好要將孩子給墮掉,你可知道為什麼?」

    沈冰心用力地抬頭,一臉的吃驚,「她要流掉孩子?」

    晏老王妃嘆了一口氣,「她知道晏兒不會讓她留。」

    沈冰心渾身冰冷,听著晏老王妃的話,卻覺得再真實不過了,南宮晏那句只會讓她生他的孩子,也許他做到了他的承諾,他絕對不會讓沈冰玉生下孩子,可是這又如何。

    他背叛了她就是背叛……沈冰心只覺得渾身發冷,晏老王妃的每一句話都讓她反駁不了,她除了不信,便沒有別的話可說。

    「沈冰心,那是一條鮮活的生命,也是晏王府未來的嫡長子或者嫡長女,我是絕對不會讓她肚子里的孩子發生一點意外,至于你。」晏老王妃眼楮一冷,「你要想好好地待在晏兒身邊可以,但是休想要生下一個孩子。」

    晏老王妃想過了,這樣受寵的沈冰心若是有了孩子,以後王府的繼承權還有得爭論,不如此刻就說個清楚,晏老王妃的眼神落在青梅身上,青梅顫抖著手,端著一碗藥湯上來。

    「你可想好了?是去佛堂修行還是絕了子嗣,從此待在晏兒身邊?」晏老王妃淺笑地給沈冰心選擇。

    沈冰心看著絕嗣湯,眼中充滿了淚水,她可以沒有孩子,但她不能沒有南宮晏,她可以容忍沈冰玉的存在,卻不能忍受沈冰玉懷上南宮晏的孩子,她甚至不能接受任何女子靠近南宮晏。

    嫉妒如藤一樣勒住了她的脖頸,她的眼淚一顆一顆地滑落,她始終不願去相信南宮晏讓沈冰玉懷上他的子嗣,她想站起來去問一問南宮晏,是不是真的。但她的雙腿發軟,她走也走不動,她好怕,好怕南宮晏真的背叛了她,她真的無法接受南宮晏的背叛,誰都可以背叛她,唯獨他不可以。

    「如何?」晏老王妃冷笑道。

    沈冰心看不清晏老王妃,她的眼楮一片模糊,她閉了閉眼楮,「兩個選擇,我都不要。」

    晏老王妃一愣,沈冰心忽然站起來,推開青梅,那碗絕嗣湯倒在了地上,破裂的碗瓷碎了滿地。

    晏老王妃也跟著站起來,眼楮一使,幾個婆子站了出來,春雨和冬梅一看,心里暗喊不好,讓一個小丫鬟去通風報信,她們兩人則是護在沈冰心的身邊。

    「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晏老王妃眼神冰冷地看著她。

    沈冰心笑了,她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沈冰玉懷了南宮晏的孩子……」她擦了擦眼淚,不想去相信,卻不得不相信,心靈深處卻隱約相信,也許是真的,也許沈冰玉跟南宮晏有了孩子。男人的誓言啊,如何能輕易地去相信。

    冬梅、春雨看得著急,正要說話,旁邊的幾個婆子蜂擁而上,她們兩人各對著兩個婆子,青梅沒什麼用,晏老王妃看向另外一個丫鬟,冷聲道︰「還不伺候沈姨娘喝下絕嗣湯?」

    那丫鬟連忙應聲,「奴婢再去端絕嗣湯來。」

    晏老王妃這次是來真的,她一直以來都將南宮晏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處處以南宮晏為主,可這一回不能這樣下去了,因為沈冰玉的肚子里的孩子刻不容緩,她絕對不會讓沈冰心有機會誕下孩子,一個妾出的庶子焉能妄想繼承了王府!

    「不用了。」沈冰心慘白著臉,「你不用這麼做,我不喝絕嗣湯,我也不會去佛堂修行。」

    「那你想怎麼樣。」晏老王妃此次是決心一定要將沈冰心解決掉。

    「我如你所願,如沈冰玉所願,我去死。」沈冰心慘烈地笑著說,袁姨娘沉湖的場景在她的腦海里不斷地回放,也許她的命運就如袁姨娘一樣,命定該死。

    沈冰心猛地轉身,腳步不穩地跑出了帳子,外面的陽光猛烈炙熱,身後的呼喊聲不絕于耳,可她停不下來。她只覺得自己好痛苦、好痛苦,為什麼南宮晏要背叛她,為什麼要讓沈冰玉懷上孩子。他知不知道,她的心好痛,痛得四分五裂,痛得她好想將心給挖出來,真的好痛……

    你是我的女人,我一輩子的女人,我會護著你,我只會讓你生下我的孩子,也只有你有資格生我的孩子。

    南宮晏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的耳邊回響著,她慘白的臉上掛滿了淚珠,她不知道該相信誰,又或者能相信誰。

    沈冰心彷佛听到袁姨娘在呼喊她,她無緣的弟弟也在呼喊她,姊姊、姊姊……

    她閉上眼,腳踩到一片冰冷,她垂眸,湖水淹沒在她的腳踩處,好冷,可她卻覺得跪異得溫暖,那這股冷好似能凍住她的悲傷、她的痛苦,她焦急地往前走,再往前走。

    湖面上飄著蘆葦,彷佛她一樣,隨水而蕩漾,隨水而流亡,水波一陣一陣地襲擊著她的腿,衣衫被浸濕了,她感覺到湖越發深了,水淹到了她的大腿,她閉上眼楮,身子往前傾倒。

    一只強而有力的手挽住沈冰心的腰,近在咫尺的冰冷的湖水驀然遠離,她睜大眼楮,抬頭,對上一雙冰冷無情的黑眸。

    「沈冰心,你完了。」這是她第二次想逃離他南宮晏的身邊,上一回她想遠遠地逃離他,而這一回,她要以死來逃離她。

    她伸手啪的一聲,用力地揮在他的臉上,「騙子、騙子、騙子……」

    他騙她?他騙了她什麼?丫鬟一說她有事,他就立刻丟下弓箭,急急地跑了回來,看到的卻是她不要命地往湖水里沖,她竟敢以死來威脅他。

    「我騙了你什麼!」南宮晏憤怒地用兩手掐上她的脖頸,兩眼發火地瞪著她,「你說啊。」她被掐得臉色發紅,雙手用力地揮打著他,嘶喊著,「騙子,你說你只要我一個人,為什麼你還要踫沈冰玉!」

    望著她悲傷的模樣,听著她荒謬的話,南宮晏怒火難抑,「誰踫沈冰玉了。」

    「她都有你的孩子了,你還想騙誰。」她發瘋地怒喊,「你說只要我,只要我,你這個騙子,滿嘴謊言的騙子!」

    「誰說的。」南宮晏用力地掐住她的脖頸,看著她幾乎說不出話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松開她,兩眼狠狠地瞪著她脖子上的痕跡,他重重地喘息著,才壓制自己那股想殺死她,想殺死自己的沖動。

    「咳咳。」她的眼淚從眼角滑落至唇角,難以言喻的苦澀牽動著她的心,「晏老王妃親口跟我說的。」

    南宮晏緊握著的拳頭上跳著青筋,他胸口的怒火延伸到臉上,猙獰地望著她,「沈冰心,你就信?」

    「有什麼不好信的。」沈冰心哭喊著,「沈冰玉是你的妻,她懷上你的孩子有什麼好奇怪的!」

    望著她那張悲憤的小臉,他的心也跟著痛苦起來,他咬著牙,忍著那股疼,「好好,沈冰心,你很好。」

    「阿晏,有什麼話回去再說。」一道威嚴的男聲傳了過來,沈冰心透過南宮晏的肩膀,看到了明黃色的衣袍,是皇上,她渾噩的腦袋有一瞬間的清醒。

    下一刻,一道溫暖的大氅披在她的身上,她被南宮晏整個人包住,扛在了背上,耳邊听到南宮晏的話,「請皇上恕罪,臣有急事要處理。」

    皇上點點頭,「去吧。」

    沈冰心只覺得自己被蒙在大氅里,看不到任何光芒,淚眼汪汪地從眼角流了出來,她確實是瘋了,南宮晏將她逼瘋了。她本來什麼都不求,什麼都不要,是他給了她想要的,是他給了她欲望和情感,她變得貪心,變得丑陋,她變得什麼都要。

    她的心真的很小,只想要他一人而已,可卻傻傻地不明白,這世界上哪里有這樣的男子,一生一世只要一個女子。

    她哭得不能自已,等大氅從她的臉上移開時,她已經在帳內,南宮晏冷酷地背對著她,「沈冰心,這一次你真的惹火我了。」

    說完,他丟下她,頭也不回地走人了。

    沈冰心又哭又笑,是了,她終于惹惱他了,他再也不會理她了,她憤怒地將身邊的東西亂扔,「你走,你走,全都走!嗚嗚……」

    她瘋了,她真的瘋了,南宮晏為什麼讓她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她不想啊,為什麼讓她心里只有他之後又冷酷地拋開了她。她哭得天昏地暗,不知道是什麼時辰了,等到冬梅、春雨進來的時候,她已經快哭暈了,冬梅、春雨連忙將她扶起來。

    「夫人、夫人……」

    「他去哪里了?」沈冰心沙啞地問。

    冬梅回道︰「王爺去老王妃那里了。」

    春雨又說︰「王爺讓奴婢們先扶你回去。」

    「回去,回哪里?」她迷茫地問。

    「將軍府。」春雨道。

    「先給夫人換衣衫,夫人身上還濕著。」冬梅摸到一片冰涼。

    「奴婢去打熱水。」春雨著急地頷首。

    冬梅、春雨忙活著,沈冰心如活死人一般坐在那里,什麼反應也沒有。半個時辰後面,一輛馬車來接沈冰心。

    和來時歡快的氣氛完全不同,沈冰心帶著冬梅、春雨坐在馬車里,馬車里無比靜謐。冬梅和春雨互看一眼,同時低下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晏老王妃看著黑著臉的南宮晏,她底氣十足,臉色帶著倨傲,「這次不管你怎麼說,我告訴你,沈冰心你要留著,可以,但是她這一輩子休想生。」

    南宮晏煞氣十足地瞪著晏老王妃,「母妃是要絕我後?」

    晏老王妃笑了,得意地看著他,「你自己做了什麼,還不承認?冰玉都懷了你的孩子了,你還想怎麼樣?」

    「呵呵……」南宮晏扶額,冷冷地笑了。

    他的笑聲宛若地獄傳來的寒風般冷颼颼,晏老王妃抖了抖,「晏兒,你既然讓冰玉有了你的孩子,她又是王妃,生下來的孩子以後便是嫡出。」她放柔聲音,「你要想一想,王府不能嫡庶不分,可是以你對沈冰心的寵愛,他日她要是提出要王府,你是不是也會給?我這是杜絕後患啊。」

    南宮晏放下手,黑色的發絲束在身後,英俊的臉龐布滿了無情,「母妃是說沈冰玉有了我的孩子?」

    「你還不想承認?」晏老王妃氣得大罵,「你這個不孝子,要是我的孫子出了什麼事情,即便是上奏到皇上那里,剝奪了你王爺之位,我也在所不辭。」

    「在母妃的心中,沈冰玉,哦,不對,是沈冰玉肚子里的雜種比我要重要,是嗎?」

    「你還不承認。」晏老王妃失望地看著他,「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那沈冰心到底對你做了什麼?」該死的沈冰心,就算千刀萬剮都不夠泄她心頭之恨。

    感覺到晏老王妃那濃濃的惡意,南宮晏仍舊笑著,「我從未踫過沈冰玉,請問晏老王妃,她肚子里的不是野種是什麼?」

    「上回我讓她去將軍府照顧你……」晏老王妃搬出沈冰玉的說辭。

    「我沒有踫過她,一根指頭也沒有踫過。」南宮晏眼中流露出一抹厭惡,唇角勾著笑容,「既然晏老王妃不想要沈冰心肚子生的孩子,那麼王府就絕後吧,其他的女人休想生下我的孩子。」

    南宮晏說完,扭頭便走,晏老王妃愣住,連忙喊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南宮晏腳步一頓,「沈冰玉要嫁禍到我的頭上,想要坐牢這個王妃的位置,呵呵……她想得倒是美。」

    他笑著離去,晏老王妃卻覺得一切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她身體一軟,一旁的青梅連忙扶住她,「老王妃。」

    「青梅,如果沈冰玉肚子里的不是……」

    青梅神色晦暗,「老王妃保重身體。」

    晏老王妃此時想到了南宮晏的性格,若是要踫沈冰玉,早早就踫,不可能兩年後回來才……更何況,在南宮晏跟沈冰心正如膠似漆的時候,南宮晏又怎麼會踫沈冰玉。

    畢竟是自己肚子出來的孩子,晏老王妃更相信南宮晏所說的,但一想到南宮晏說的絕後,晏老王妃眼前立刻發黑,軟軟地暈了過去。

    青梅驚慌,著急地喊人,「來人啊,快點找大夫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