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夜夜共枕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夜共枕 第十五章

作者︰倪淨

    【第十章】

    半小時後,紀一笙來了,他為了拿點滴,還專程回醫院一趟。

    當他進房間時,不免多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枕頭,還有一支四分五裂的手機,不作聲的他抬眼看向床上的任歡,見她臉色慘白地躺在床上。

    「任歡怎麼了?」

    「害喜孕吐。」

    陸子均在任歡說要去追紀一笙時,已找過紀一笙,讓他明白朋友妻不可欺,也清楚告訴紀一笙,他並沒打算跟任歡離婚,要紀一笙別打任歡的主意。

    當下的紀一笙哪里听不出陸子均話里的意味,他對任歡是有好感,但沒想跟陸子均決

    裂。听到害喜兩個字,他先是怔住,而後挑眉,這幾日的納悶終于有了答案。

    紀一笙嗤了一聲,「女人懷孕,哪個不害喜,你會不會太大驚小怪了。」

    「等你以後踫上了就知道,吃什麼吐什麼,你先幫她打一劑營養針。」

    陸子均這陣子被任歡的小性子折騰到快要舉手投降,從不知女人這麼會耍性子。

    「你的手怎麼了?」紀一笙給任歡吊了點滴又打了一劑營養劑,發現陸子均手臂上多了一道齒痕,挑眉問。

    陸子均沒好氣說︰「除了她還能是誰咬的。」

    「你欺負她?」

    他擔心她都來不及了,哪還有心情惹她,是她一直在挑釁他的底限才是。

    紀一笙沒想久留,臨走前他給陸子均一個建議,女人害喜時其實沒什麼危險性,但會沒安全感,身邊有人照顧應該比較好。

    陸子均吁了口氣,點頭。

    任歡認定陸子均是為了孩子才對她好後,就沒再給陸子均好臉色看,還不準他進她房間。

    兩人就這樣不冷不熱地過了好幾天。

    這些天,任歡害喜嚴重,沒去公司,天天在床上躺,吃了吐,吐了再吃,因為害喜讓她睡不好、吃不好,明明懷了身孕,卻看著更清瘦。

    這晚,陸子均進門已經半夜,早過了任歡上床睡覺的時間。

    怕吵到任歡,他先在客房沖澡,接著他打開房門走進來,站在床沿,藉著房里昏黃的燈光,低頭看她的睡相。

    雖然是入冬,但屋里有暖氣,任歡穿著輕薄的睡衣,露出兩只細長手臂,寬大的領口因為睡姿讓他能一飽胸前的春色。

    他是男人,看著自己的老婆躺在床上,睡相甜美,他沒多想就掀開被子上床,手臂一勾,將任歡柔軟的身子勾進懷里。

    ……

    任歡不記得這一次的歡愛多久才結束,她只知道結束時,陸子均緊緊將地她摟進懷里。不知是不是累過頭,任歡雖累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這麼多年了,她從沒好好跟陸子均談過,他們之間一直都在玩著你追我躲,結婚後還是,現在她懷孕了,她想知道他喜不喜歡她。

    「陸子均,你以前為什麼對我那麼凶?」任歡想到他以前的惡行就有說不完的委屈。陸子均嘆了口氣,「你以前是真的讓我很心煩,我每次看到你就頭疼。」

    「所以你討厭我?」

    「我只是不想被你發現,那不是討厭。」陸子均的手在她雪白的背上來回摸。

    「那是什麼?」任歡傻氣地問,現在陸子均說討厭她,她不相信,討厭她的陸子均不會這麼對她。

    看她哭過,雙眼水汪汪,陸子均終于坦白了,「第一次你哭髒了小臉拉著要我陪你玩時,我一直跟自己說不可以對你太好。」

    「為什麼?」

    「那時我不懂,只是怕自己不小心對你好,就會喜歡上你。」陸子均說出這麼多年的內心話,「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要嫁給我,我那時就跟自己說,我打死都不可以喜歡你。」那時如果她就傻傻地跟在他身後拉著他陪她玩,傻傻地對他笑,他只會對她越來越好,最後喜歡上她,想要娶她回家當新娘子。

    「為什麼?」

    陸子均白了她一眼,在她鎖骨上咬了一口,疼得她叫出聲。

    「任歡,結婚這種話,是要男人來說的,懂嗎?任何一個男人,真喜歡上你了,只想趕快娶你回家,不可能還等你開口說要嫁他。」

    「陸子均,如果你真不喜歡我,我會離婚,我一定不會拿孩子要你負責,你不用為了孩子對我好。」任歡小聲地說。

    「你這腦袋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听進去?我哪時說不喜歡你了?」

    「你自己說你就是不喜歡我。」那些話惹她傷心好久,每听一次她就難過一次。

    「不喜歡你我就不會回台灣娶你了。」陸子均自嘲地說。

    「你明明是被逼著娶我,你還說你嫌我煩。」任歡才不相信他的話。

    「你確實是很煩。」就她那追男人的手段,他真是開眼界了,「如果你乖乖地不倒追我,不說要嫁我,不天天煩著我,我想我應該早就去追你了。」

    「為什麼?」

    「因為不小心喜歡上了。」

    聞言,任歡睜大眼,「陸子均,你太過分了!」說完,任歡放聲大哭,哭得不能自已,想把自己這麼年來的委屈全都哭出來。

    陸子均知道自己這麼年過分了,「是我太過分了。」

    「你還一直說要跟我離婚。」任歡抽噎地哭著說︰「我那麼喜歡你,大家都笑我,笑我倒追你,笑我、笑我……」她抽噎得說不下去。

    「誰敢笑你,我去幫你教訓他們。」陸子均吁了口氣說。

    「大家都笑,連你也笑我。」

    「那我幫你去教那些人。」

    「你呢?」任歡抿唇,張著淚眼汪汪的眼楮看他,「你也笑我。」

    陸子均見她模樣可愛,忍不住低頭啄了一口,「我沒笑過你。」

    「你有。」

    「我那不是笑。」

    「你還凶我。」

    「我那不是凶。」

    「你還趕我。」

    「還有呢?」

    「你還跟別的女人親親我我。」

    「我沒踫她們。」這一點陸子均一定要澄清,「我從沒踫那些女人,我承認我在國外是荒唐了,但我結婚後,我沒踫你以外的女人,我只有你一個女人。」

    「真的?」

    陸子均點頭。

    「陸子均。」

    「嗯?」他單手撐在腦後,听著她數落他的罪狀。

    「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歡我了?」

    陸子均本是閉上的眼緩緩張開,嘴角上揚,「很早,比你想象的早。」

    任歡听完,眼眶又紅了,與陸子均對望,看得陸子均一陣心軟,寵溺地又吻上她,「任歡,我喜歡你,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任歡花了十八年追陸子均,一路在他身後,趕也趕不走,罵也罵不怕,凶也凶不走,那時的她很傻,傻得眼里只有他,沈青青曾說過,生日願望會實現,她相信了,所以她以為只要自己一直跟著陸子均,有一天他一定會喜歡上她。

    八歲那年的生日願望,在十八年後,終于成真。

    「陸子均,我也喜歡你。」

    任歡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來,陸子均也一天一天變成嚴夫,管這管那,管得比海還寬、還深。

    沈青青看得不爽,十多年來沒對任歡好過,才好那一點時間,就管得那麼廣,這像什麼?

    「歡歡,你不能再吃了。」任歡正在吃著布丁,難得今天陸子均專程送她來沈家找沈青青,兩人窩在沈青青房間里吃吃喝喝。

    沈青青見任歡從進到她房間,嘴巴都沒停過,茶幾上全是任歡吃完的垃圾,又是果皮又是包裝袋,沈青青認識任歡這麼多年,從不知任歡這麼能吃。

    「為什麼?」

    任歡將手上的布丁吃完,小心地放在茶幾上,眼楮又瞄向一旁的甜甜圈,那是陸子均買的,她很喜歡這家的口味,陸子均索性買一整盒。

    「任歡,不準再吃了。」沈青青見她的手又偷偷摸向那盒甜甜圈,終于忍不住宮發了。

    「這很好吃。」

    「好吃也不能吃。」沈青青將甜甜圈移開,「你看看你,都吃胖了。」以前的任歡身形修長、四肢縴細,多好看啊,可是現在呢,「你看看你的肚子。」

    沈青青都覺得她胖到殘不忍睹了。

    「真的很胖嗎?」任歡看了手臂,再看了腿,「我覺得還好啊。」

    「我是說你的肚子!」沈青青快炸了。

    任歡低頭看了肚子,「我覺得還好。」

    「這叫還好?」沈青青快昏了,「你的肚子都胖了一大圈,你看看你的小腹,都胖得凸出來了,你說還好?」

    沈青青用手指正在戳任歡的肚子,突然驚叫一聲。

    「青青,怎麼了?」

    「你的肚子在動。」

    沈青青一副見到鬼的樣子,「你看,還在動。」

    任歡又低頭看,「它最近常動,有時還會用踢的。」

    「什麼?」沈青青一副快要掉下巴的樣子,「你去看醫生了沒?陸子均呢,有沒有帶你去看醫生,我馬上叫他來。」陸子均此時也在沈家,跟沈徹在書房討論公事。

    「不用了,他知道。」

    「他都不擔心嗎?」

    「為什麼要擔心,懷孕肚子本來就會變大,醫生說胎動很正常。」第一次胎動時,陸子均也被嚇到,但後來他也習以為常了。

    「懷孕?你懷孕了?」沈青青被嚇了更大一跳,「任歡,我怎麼不知道你懷孕了?」沈青青指著任歡叫著,「你太不夠朋友了。」

    任歡愣了一下,「大家看我的肚子都知道我懷孕了,我以為你也知道。」哪個人會平白只胖肚子。

    「我又沒生過我哪知道你懷孕了,天啊,幾個月了?」

    「六個月了,醫生說是女孩。」陸子均知道是女孩後,開心了好些天,他說女孩好,嵩心。

    沈青青听完,默默地將甜甜圈移回去,「你吃,你多吃一點,一人吃兩人補,不要餓到孩子了。」

    任歡馬上伸手拿了一個,秀氣地吃了起來。

    沈青青見她吃得一副滿足樣,也笑了,「歡歡,你現在幸福嗎?」

    任歡點頭笑了。

    「陸子均對你好嗎?他如果對你不好,你要跟我說,我幫你去教訓他。」

    沈青青的話說完,門邊就傳來陸子均的聲音,「教訓誰?」

    兩人轉頭看去,陸子均一身襯衫、牛仔褲,挺拔地站在門邊,「該回家了。」

    「我們還沒聊完。」沈青青抱著任歡不讓她走。

    「她該午睡了。」

    沈青青松手,孕婦要多吃多睡多動,陸子均沒說錯。沈青青轉頭,只見任歡依舊吃著甜甜圈,沒打算起身。

    「等我再吃一個甜甜圈,我們就回家了。」何歡把手上最後一口的甜甜圈啃完,伸手又拿了一個。

    沈青青剛想打掉她的手,真心覺得她吃太多了,陸子均卻出聲,「不急,你多吃一點,吃完再回家,吃不夠回家路上再買。」

    陸子均的話說完,任歡像得到聖旨似的又繼續吃了。沈青青坐在一旁,忍不住嘆氣,陸子均對任歡,會不會太寵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