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春野櫻 > 夫人的補湯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夫人的補湯 尾聲

作者︰春野櫻

    年前,繼君行回到開陽,侯府上下一片歡樂,繼慕聲也帶著顏無雙親赴城門口迎接繼君行。

    繼君行雖已近五旬,卻仍英姿勃發,下馬時動作敏捷,渾身上下充滿著讓人移不開視線的魄力。

    這是顏無雙第一次見著公公,心中不免忐忑。

    「孩兒恭迎父親。」繼慕聲趨前一揖。

    繼君行雖知道繼慕聲已恢復智力,但一直未能得見,如今親眼看見繼慕聲容光煥發,雙目炯炯有神的模樣,內心激動不已。

    「聲兒,」他眼眶微微濕潤,「看見你好好的,爹實在……」他是個武人,不擅言辭,話說了一半,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但他想,他們是父子,定能心意相通。

    目光一移,他看著站在繼慕聲身旁的顏無雙,露出了滿意及感激的眼神。

    「媳婦恭迎父親榮歸。」迎上他的目光,顏無雙的緊張全寫在臉上。

    看著她,繼君行的臉上浮現一抹溫柔的、慈祥的笑意。「你就是無雙吧?」

    「是的。」

    「聲兒寫給我的信里提到不少關于你的事……」他深深注視著她,真誠地道︰「無雙,爹真要好好謝謝你了,若不是你,聲兒也無法變成現在的樣子。」

    「不,媳婦不敢居功。」她哪里有功,繼慕聲能恢復正常,靠的是老天爺。

    要不是老天爺讓他們重生,他們兩人現下不知道在哪里等著投胎呢。

    「無雙,我知道你父親早已去世多年,你從前在顏家過的日子也不舒心安穩。」繼君行眼底滿是對她的憐惜及謝意,「但你放心,我保證,從今往後你在繼家過的絕對是好日子。」

    「父親……」顏無雙感激地看著他。

    「不知怎地,初見你就覺得心里歡喜。」繼君行笑視著她,「一定是因為你的出現,讓聲兒的人生及繼家有了如此巨大的轉變吧。」

    顏無雙搖搖頭,「父親這麼說,媳婦真是承受不起。」說著,她轉頭看了繼慕聲一眼,續道︰「媳婦本是福薄之人,嫁進繼府後,世子爺不只待我好,又善待並照顧我姨娘,及自小一起長大、情同姊妹的婢女……人生有了巨大改變的人,是媳婦。」

    繼君行听著她這番話,再看她明顯跟兒子感情深厚的樣子,越發覺得歡喜。

    點點頭,他感慨道︰「我真該感謝鄭眉那個狼毒的女人了。」

    顏無雙疑惑的看著他,「父親?」

    「她雖對聲兒做了這麼多壞事,處心積慮的想除掉他,但也因為這樣,才將你帶進了繼府,送到聲兒身邊……」關于鄭眉對兒子做的那些事,他都知道了,也因為知道,他感到懊悔又歉疚。

    「得知當年聲兒大病逛憨是她所為時,我懊悔得想一頭撞死。」他眉心一擰,神情及語氣皆很沉痛,「我錯看了她,以為她善良慈愛,于是放心的將聲兒交給她,沒想到卻害聲兒陷入困境……」

    「父親,」繼慕聲淡淡的打斷了他,安撫地道,「過去的事都過去了,如今她也已受到應得的處分,您就別再自責了。」

    「是呀,父親,」顏無雙見他自責甚深,也跟著勸慰他,「世子爺一憨十年未必是壞事,也就是他憨了,才能平平安安的度過這十年。」

    聞言,繼君行先是一愣,然後點頭贊同,「你說的沒錯,真沒錯。」

    「父親,咱們快回府吧!」顏無雙漾著一抹可人的粲笑,「媳婦親自下廚做了滿滿一桌菜為父親接風洗塵呢!」

    「父親,」繼慕聲有幾許得意地道,「雙雙的手藝不錯,您會喜歡的。」

    「唔。」繼君行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看你現在這精神飽滿,身強體健的樣子,便知道她不只是個好妻子,還是個好廚娘。」

    說完,繼君行轉頭看著顏無雙,眼底閃過一抹狡黠,興致勃勃地問道︰「無雙,應該沒炖豬腦吧?」

    顏無雙先是一怔,然後滿臉通紅的瞪著繼慕聲,低聲嬌嗔,「你連這個都說了?」

    「這事堪稱你人生之中的創舉,當然要讓父親知道。」繼慕聲壞心眼的一笑,「我還沒把你拜靈石的事告訴父親呢!」

    她大驚失色,顧不得在外面,急急嚷道︰「不!不能說!你說了我翻臉!」

    她的反應教繼君行更加好奇,「拜什麼靈石?」

    她跑到繼慕聲身邊去,伸手搗著他的嘴巴,羞紅了臉,壓低聲音命令,「不準說。」

    他拿開她的手,低聲提醒她,「世子夫人,很多人看著呢。」

    她這才回神往四周一看,發現好多雙眼楮正盯著她看。她覺得羞窘,不自覺的低下頭去。

    繼君行雖是嚴肅的軍人,可一點都不責怪她有失體統,反倒覺得她真情至性,嬌憨可愛。

    「聲兒,你就別鬧無雙了。」繼君行輕斥著。

    「是,父親。」繼慕聲恭敬答應。

    就在顏無雙因繼君行為自己出頭而感到得意之際,繼君行突然問了句——

    「不過還是告訴爹吧,拜靈石到底又是什麼有趣的事?」

    顏無雙羞惱的看著他嗔著,「父親,怎麼您也欺負媳婦?」

    看著她那羞得臉通紅的可愛模樣,繼家父子倆相視而笑。

    來年,定安侯府雙喜臨門。

    這雙喜臨門可是名副其實,因為顏無雙一次為繼家生下兩個白胖健康的男娃。

    同年,繼慕聲繼承定安侯之位,大興土木,在城西建設不少長屋,以便宜的價錢租給城里貧窮的人家,並安排人為他們找各種差事,讓他們能自立更生。

    接著,他又辦學,讓那些家里供不起讀書識字的孩子們可以到公塾里求知。他的作為深獲民心,傳至京城,亦得到皇上贊賞。

    又來年,繼慕聲支持顏無雙開了屬于她自己的繡坊——雙喜繡坊。

    他助她開繡坊,一是因為他支持她的興趣、欣賞她的手藝,二則是為了圓她助人的夢。

    當初她得知那些曾被人口販子推入火坑的少女,後來雖然得救,可有些是遭到家人嫌棄,有些則是忍受不了別人的眼光,最後終究離開了家鄉,流落異鄉。幸運的,或能在大戶人家謀得差事,不幸的,最終還是偷落煙花之地。

    她當時便想幫助她們,讓她們明白她們可以有其他的出路。

    所以她開了繡坊後,收留不少這樣的姑娘,教她們刺繡裁衣,讓她們能以此維生,重拾信心。

    雙喜繡坊名聲響亮,不只在開陽城銷路好,也有商隊將繡品帶往南北各處,甚至是關外,而繡坊中的繡品尤以嫁衣最為出名。

    只因顏無雙從一個小官家的庶女成了侯爺夫人,得夫君寵愛,後院之中除了她沒有別人,公公疼寵,又一生雙胎,讓人視為有福之人,坊間盛傳凡是穿著她做的嫁衣出嫁必能一生平安,幸福美滿,受盡榮寵。

    許多大戶人家或王公貴冑家中有女兒要出嫁,都會到雙喜繡坊挑選全套嫁衣,或是量身訂制。

    這夜,顏無雙坐在桌前縫著一件帶棉的小孩兒衣裳。

    繼慕聲睡了半晌,忽然醒來,見她還坐在桌前,不禁皺了皺眉頭。

    「還沒睡?」他起身坐在床沿,語氣微慍,但眼底卻有著不舍。

    「再一會兒。」她注視著手上的小衣裳,手沒停下來,「把這個線頭收了就睡。」

    繼慕聲微微沉著臉,「雙雙,我不喜歡你這樣。」

    「咦?」她微頓,轉頭疑惑的看著他。

    「我讓你開繡坊是為了讓你開心,不是為了讓你忙到廢寢忘食。」

    她听得出他語氣中除了小小埋怨她忽略了他,還有著對她的憐愛不舍。于是,她擱下手上的小衣裳,起身走向他。

    一如以往,她坐在他的腿上,兩手輕輕環住他的頸子,用那溫柔的眼神看著他,「對不住,最近真的太忙了,你也知道齊大人要嫁親妹,我急著要如期把嫁衣送去,所以……」

    與齊浩天一母同胞的妹妹已經定親,嫁衣便是委由顏無雙縫制的。基于私交,這套嫁衣是她一手包辦,不曾假手他人。

    「我知道你在忙著幫浩天的妹妹縫制嫁衣,只是……」他瞥了桌上的小衣裳一眼,「你能休息的時候,為什麼不趕緊歇著,還在弄那些小衣服?那小衣服又是誰請你做的?」

    顏無雙沉默了一下,笑得神秘。

    瞥見她那抹神秘的笑,他先是微怔,然後眉心一皺,「瞧你神神秘秘,幫誰家娃兒做的?」

    「繼家。」

    「哪個紀家?」他問。

    「我們繼家。」她神情柔和。

    「我們……」他一頓,困惑地問︰「我們家?」

    「嗯。」她點頭,唇角懸著一抹溫柔的微笑。

    「你別誆我。」他又看了那小衣裳一眼,「咱家那兩個小毛頭都兩歲了,哪里穿得下那小衣服,再說那顏色也不是男孩穿的,你……」說著說著,他似乎察覺到什麼,聲音越來越小,眼楮越瞪越大。

    顏無雙靜靜的笑看著他,拉著他的手輕輕的放在自己的腹部。

    這一瞬,他懂了。

    「雙雙,你……」即使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這種喜訊,聲音卻還是隱隱的在顫抖。

    「太忙,一直沒注意到月事沒來……今天看了大夫,說已經兩個多月了。」

    听著,繼慕聲整個人愣住,好一會兒反應不過來,更說不了話。

    她眼神充滿慈愛,輕輕地撫著肚子,「娘說她前不久作了個夢,夢見我手上拿著一枝紅花,她說紅花代表女兒,我這胎應是女娃。」

    繼慕聲沒說話,沒反應,只是直勾勾地看她。

    她見狀笑意一斂,怯怯地說︰「你不開心嗎?你不喜歡女兒?還是……」

    話未說完,繼慕聲一把將她抱住。

    「你這傻瓜。」

    她傻傻地任他抱著,「慕聲?」

    「我開心,開心到想到外面去大喊大叫,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喜訊。」他說完,捧著她的臉,目光難掩狂喜,「真是女兒嗎?」

    她點頭,「娘作的夢很準,上回懷翔兒跟衛兒時,娘夢見兩朵白花,沒想到我就一胞雙胎了,所以……」

    「太好了!」他欣喜若狂,「真的太好了,女兒好,女兒好。」

    他的反應教她安心的笑了,「你喜歡就好了。」

    「你這傻瓜……」繼慕聲蹙眉,無奈笑嘆,「心愛女人幫我生的孩子,我怎會不喜歡?」

    「慕聲……」她眼底泛著隱隱的淚光,是因為感動和喜悅。

    「謝謝你,雙雙。」他注視著她,幽深的眸里漾著感激及愛意,「我總是感激老天爺將你送到我的生命里來……」

    他說著,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記,然後將她緊擁入懷,「是你讓我的生命有了如此大的轉變及不同,是你給了我這滿滿的幸福及快樂,若有來生,我還要與你相遇,娶你為妻。」

    「來世,我若是男人,你是女人呢?」她打趣道。

    「那容易,換我嫁你。」

    「若我是頭豬呢?」她又問。

    「那我便吃了你。」他開玩笑的說。

    听著,她笑了起來,「吃我的豬腦袋嗎?」

    繼慕聲將她攬得更緊,「不只,從豬頭到豬尾巴都吃光光。」

    顏無雙將臉埋在他胸口,幸福從她心里溢出。她環抱住他,發出幸福的喟嘆。

    「慕聲,我也謝謝你……」她軟軟地說,「謝謝你包容我,寵溺我,把我當寶物一樣珍惜著。」

    「你確實是我的寶物,無可取代,絕無僅有。」

    她抬起淚濕的眼睫,唇角掛著一抹愉悅的笑意,伸出手,輕輕拉下他的頸子,在他唇上吻了一記。

    「感謝老天爺讓我生在顏家,感謝老天爺讓我受了那些苦,你的出現讓我知道,那一切都是為了與你相遇。」

    听著,繼慕聲眼眶也微微的濕潤了。

    「雙雙,我傻了十年,不也是為了與你相遇。」

    她心湖一陣翻騰,眼眶里打轉的淚奪眶而出。

    是的,他們都要感謝老天爺,是祂的巧妙安排,讓他們得以相遇,得以重新來過,得以相愛相守……

    為了不辜負老天爺,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

    「慕聲,我們要一輩子相愛。」她深情注視著他。

    他在她唇上溫柔一吻,真誠地許諾,「至死不渝。」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