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金磚農家女 > 番外 沒人,會信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金磚農家女 番外 沒人,會信你

作者︰簡瓔

    秋陽高照,京城一如既往的繁華。

    這是溫新白第一次上京城,主要陪著杜樂芝來參加她表姊的婚禮,閑暇之余,她們婦人家的聚會他實在沒興趣,便帶著小廝上街瞎逛。

    逛著逛著,打著吉安城首富的乘龍快婿名號,也讓他在賭坊和青樓結交了幾個京城知名的紈褲子弟,大家志同道合,非常談得來。

    打從他什麼闈都落榜之後,杜樂芝對他是越來越頤指氣使了,而他則是越來越不喜歡和讀書人來往,現在他覺得自己和富家少爺是一個級別的,沒必要求取功名,反正杜家有得是錢,他只要伺候好杜樂芝的大小姐脾氣就行。

    「溫兄,你既是從溫州來的,岳父又是吉安城首富,那可識得如今那混得風生水起的皇商湛風?據說他也是從溫州發跡的。」潘儒問道,他是安侯府的庶子,生平無大志,就愛泡青樓。

    「湛風?」溫新白覺得這名字有點耳熟。「是不是那個……和太子有點首尾的那個湛風?」

    「你小聲點!」朱彥壓低了聲音,他是京城最大布莊的嫡子。「這話是能在酒樓里說的嗎?那可是將來的皇帝啊!說不定很快就要登基了。」

    半年前,皇上立了二皇子蕭英磊為太子,且把所有朝務都交給了他,大有要禪位的前兆。

    太子掌權後,大刀闊斧的改革,將朝中事務處理得井井有條,沒有讓人說嘴的地方,唯有一條——他至今還沒有娶王妃,且和湛風來往得非常密切。

    兩個美男子,這般頻繁的往來,兩個人又都無妻妾,實在叫人起疑。

    「朱彥說的不錯。」潘儒頻頻點頭。「皇上如今都不理朝政了,就喜歡宣信王府的小世子進宮陪他說話,看來很快就要禪位了。」

    溫新白對這些京城八卦很感興趣,這讓他覺得自己也是京城人,便興味盎然的問道︰「信王府的小世子?」

    「喏,就是那個唇紅齒白的小子。」朱彥指著酒樓對面的米莊,正在發糧的一個翩翩小公子。

    溫新白看過去。

    那小公子穿一件月白色的直裰,外面罩著一件白色狐狸毛的短襖,頭上以嬰兒拳頭大的明珠緞帶系住羊角辮,頸上戴著福壽如意的玉項圈,眉目疏朗,出色奪目,整個人無比的富貴。

    往上看到臉時,溫新白傻了,那、那不是小陽嗎?

    雖然長大了許多,可是面孔沒有變,他認得出來,那是小陽,是小陽沒錯!

    朱彥繼續說︰「信王妃每個月都會做善事,在這兒發糧給貧苦的百姓,可說是人美心也美啊!」

    溫新白這才注意到小陽旁邊那個端莊秀美的孕婦。

    他期期艾艾的問道︰「你說那女人是、是信王妃?」

    「打從咱們京城來了這位信王妃,可說是多了許多傳奇。」朱彥用激賞的眼光看著對街正在對乞丐唬寒問暖的丁沐兒。

    溫新白怔怔地看著容光煥發的丁沐兒,愣愣地問道︰「為、為什麼?」

    朱彥流露出情不自禁的崇拜之意,「你不知道嗎?信王妃就是沐窯的真正主人,咱們現在用的這些漂亮碗、漂亮杯子、漂亮盤子,都是她燒出來的,是咱們大蕭燒瓷的第一人。」

    溫新白又嚇了老大一跳,「你說什麼?她是沐窯的主、主人嗎?」

    聞名天下的沐窯,主人竟是丁沐兒?

    朱彥又道︰「不只如此,她還接管了已故青妃娘娘的琉璃城,打造了許多新的槍炮彈藥出來,現在可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會來攻打咱們大蕭了……」

    溫新白听得心跳不斷加速,無法消化這一切。

    丁沐兒跟小陽竟成了信王妃和世子?丁沐兒是沐窯的主人,還管了琉璃城,會打造槍炮彈藥……

    這些事是真的嗎?怎麼好陌生?他怎麼不知道她會燒瓷,還會打造槍炮彈藥,她是什麼時候學的……

    他愣愣的看著丁沐兒,腦中一片空白,但思緒不停翻飛。

    她懷著身孕,大腹便便的,像是快要臨盆了。

    反觀他,杜樂芝的肚皮不爭氣,至今未為他生下一兒半女,他娘也開始說話了,要他納妾,好為溫家傳宗接代,可他是贅夫,杜樂芝不點頭,他哪里敢納妾?

    他突然漲紅了臉起身,指著蕭陽說︰「那是我兒子!在發糧的那個是我兒子!」

    「說什麼啊?」朱彥、潘儒都用看瘋子的眼神看他。

    溫新白攥緊了拳頭,憤憤不平地喊道︰「那真的是我兒子!真的是!」

    他沖了出去,朝著對街揮舞著雙手高喊,「小陽!是爹!是爹啊!」

    沒有人看他一眼,他還沒能接近就被侍衛架開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