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季可薔 > 新娘報喜 > 番外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新娘報喜 番外

作者︰季可薔

    爆竹一聲除舊歲,又是一年新春。

    這是杜怡蓁在孟家過的第二個年,去年她與孟凡新婚燕爾,又初初解開彼此心結,好得蜜里調油,每天都親親熱熱的,當著孟家二老的面放閃放不停,害得兩位老人家頻頻嚷著要去配副墨鏡。

    那也是從小到大杜怡蓁過得最歡樂的一個新年,不用擔憂家里的經濟,也無須擔心寄人籬下,做什麼事都小心翼翼、循規蹈矩,整個就是放開了吃、放開了玩,逛街購物買買買,Happy到不行。

    孟凡寵她。

    公公婆婆也寵她。

    她仿佛做回了小女孩,真正擁有一個無憂無慮的青春年華。

    就連除夕夜安排祭祖,以兒媳的身分陪公公、婆婆回老家拜訪一大串親戚,她都覺得好玩,處處是新鮮,就算忙也忙得不亦樂乎。

    初二那天,她沒娘家可回,孟凡就陪著她去掃墓,在她去世的父母牌位前深情款款地表示會呵護她一輩子。

    嗯哼,想想才過了一年呢,那家伙還記得自己的誓言嗎?

    杜怡蓁這陣子有些不安。

    明明是和去年一樣的農歷新年,一樣的每天吃喝玩樂、掃塵祭祖、走訪親戚,可她怎麼就是覺得不對勁呢?

    孟凡說她是懷了孕,腦子不夠用了,感情卻異常豐富,整天多愁善感。

    她可不認為如此!

    她肚子里的寶寶可乖了,別的孕婦會犯惡心,吃什麼都吐,她卻好得很,到現在五個多月了,除了腹部微微隆起,幾乎沒什麼反應。

    很明顯,她是個健康的孕婦。

    所以才不是她有問題呢,肯定是男人有問題。

    哪里有問題呢?

    杜怡蓁認真地分析,在紙上列出幾點可疑之處。

    首先,從她懷孕以後,他就不許她到公司上班,說是怕她動了胎氣,讓她在家里做個呆傻孕婦,起初他還記得每天一下班就回家陪她,可過年前一、兩個月,他忽然變得超忙,經常出差。

    公公說,是因為公司在東南亞又開了幾間新的精品旅館,他忙著巡視業務。

    哼,誰知道呢?

    再來,就算是過年這幾天他也不安分,不時找借口外出,跟朋友聚餐之類的,她是沒想跟著去他們男人的聚會啦,但是他那個死黨陸元生也是個風流花心的,真的不會帶壞他嗎?

    第三,她懷孕了,夫妻間的性生活難免有些不美滿,男人都是愛偷腥的,讓他忍這麼久,他能忍得住嗎?

    而且她肚子鼓起來了,腰也粗了,整個人豐滿了一圈,他會不會嫌她黃臉婆沒魅力啊?

    愈想愈不安。

    別的不說,那男人可是有過輝煌歷史的,當了十年游戲花叢的浪子,真能浪子回頭金不換嗎?

    于是這天,當孟凡接到了一則手機簡訊,神情略有些怪異地說要出門跟朋友聚會,杜怡蓁表面笑笑地隨他去,暗地里卻偷偷跟蹤他。

    他開車,她就叫計程車,他新買的拉風跑車在一間五星級飯店前停下,她當場逛了臉色。

    這家伙!果然有問題!還曉得自家旗下的旅館都有她的眼線,跟人家約在別人的地盤。

    她倒要看看他是約了誰見面。

    杜怡蓁正了正頭上的金色假發,戴上一副大得幾乎遮去半張臉的墨鏡,鬼鬼祟祟地尾隨在自家老公身後,跟著他進了電梯,躲在轉角處,偷看他按了一間客房的門鈴。

    門打開,他嘴角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被迎了進去。

    她沒看清楚來開門的人究竟是男是女,可是腦袋已然整個炸開了,轟隆隆地雷響。

    跟朋友聚會有必要來飯店開房嗎?就算是,肯定也是那種亂七八糟、欲望橫流的狂歡派對。

    可惡!

    孟凡如果敢出軌,她會殺了他!

    杜恰蓁氣沖沖地前去拍門。

    沒人應門。

    她火大了。「孟凡!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別想唬 我,給我開門!」

    回應她的是一片靜寂。

    「好,你不出來,我帶著你的孩子離家出走!」

    語落,杜怡蓁也不嗦,轉身就走。

    走沒幾步,身後的門打開了,男人的臂膀橫過來,從她身後將她攬抱在懷里,接著一陣低低的悶笑在她耳畔回響。

    笑什麼笑!他還笑得出來!

    杜怡蓁羞惱,抓起男人一只大手放到嘴上就狠狠地咬。

    男人不生氣,也不喊痛,笑得更樂了,舌頭曖昧地在她耳窩舔了舔。「傻瓜,你還真的吃醋了啊?這是來捉奸的?」

    「你還有臉說!」她瞪大眼,猛然掙脫他,也不管他在一旁笑得喘不過氣,直接就闖進房里。

    房里沒有女人,只有兩個服務生正在布置餐桌。

    花團錦簇,燭光搖曳,床上撒滿了玫瑰花瓣,情調浪漫。

    她愕然,想了想,臉色更難看了,轉頭質問跟著她進房的男人。「說!你約了誰在這里吃燭光晚餐?」

    「還能有誰?」孟凡俊唇微勾,星眸亮著深意的光芒。「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杜怡蓁愣住了。

    兩個服務生仿佛也覺得他們夫妻之間演出這種戲碼很好笑,擺好了餐點,抿著嘴告退。

    閑雜人等離開後,孟凡攬抱著老婆在床邊坐下,咬著她耳朵低語。「我們很久沒約會了,我跟爸媽說好了,今天晚上我們不回家。」

    不回家的意思是……杜怡蓁撿起床上一瓣玫瑰把玩,頓時羞澀了。「你要約我,干麼不老實說?」

    孟凡一陣輕笑。「我就想知道,我的親親老婆到底相不相信她老公?看樣子你對我很沒信心啊!居然懷疑我在外面偷吃。」

    說著,男人懊惱了,不悅地咬了咬女人的耳垂,以示懲罰。

    女人想想,也覺得心虛。「對不起嘛,可是……誰叫你這陣子對我這麼冷淡?」

    「我冷淡?」孟凡冤枉。「你老公在外面忙著賺錢養家,你不心疼就算了,還責怪我?」

    這麼說來,她這個老婆好像也不夠體貼?明明公公都說他是為公司業務在忙了,她還胡思亂想……「老公、老公,我錯了,你別生氣,喔?」她連忙轉過身子,藕臂勾著男人的脖頸,用最嬌嗲的嗓音撒著嬌,在男人腿上蹭來蹭去。

    這一蹭,就蹭出了火。

    男人眸光暗了暗。

    杜怡蓁窘迫了,怎麼辦?她好像做了不該做的事。

    她慌忙想站起來,孟凡卻一個轉身,將她推倒在床。

    「呃,老公,我的肚子……」孕婦喃喃地表示大著肚子做那件事似乎有點不方便。

    「五個月了,應該可以了,我會輕點。」男人啞聲說道,低下唇來又在孕婦耳垂含了含。「而且姿勢有好多種……你知道吧?」

    她當然知道。

    杜怡蓁腦海晃過無數火熱纏綿的限制級畫面,全身酥麻。

    這男人花樣可多了,每次都能弄得她神魂出竅。

    已經那麼久沒有做了,老實說她也很想,可是想到肚子里還有個寶寶,她就覺得又害羞又緊張。

    「我們還是先吃飯吧?」她想求饒。

    「先吃你。」男人很堅決。

    「可是我肚子餓……」

    「我這里更餓。」

    「你好壞……」

    「壞也是因為你!以後還敢懷疑我嗎?」

    「不敢了,對不起……」

    「說對不起就算了?我要懲罰你!你這個妖女……」

    為了扞衛丈夫的尊嚴,男人決定今晚一定要徹徹底底地吃上一頓,好讓女人長長記性。

    所謂幸福,當然也需要「性福」,對吧?

    男人狠命地吃著女人,嘴角揚起得意的笑。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