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雷恩那 > 與魔為偶(上) > 第二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與魔為偶(上) 第二十五章

作者︰雷恩那

    地宮天頂被轟出一個巨洞。

    大把大把的天光灑進,形成無數道柔和光束,該有的幽深神秘全然見光死,地宮都不成地宮了。

    年近三十的高壯漢子一身灰衣勁裝,虎背上負著一柄銀白長劍,腰際佩著一把烏亮短劍,他用巾子抱著自家顫抖抖的「娃兒」,坐在角落一方未損壞的矮階上,邊憐惜拍撫,邊抬眼瞪人,瞪那個神火既出、誰與爭鋒的男人,而這男人甚至不是真人,是由強大神識化成的人形,且從凌虛之中走出,讓他得以看見,不須再透過山參精怪去搭橋探看。

    就算對方強到逆天,陸劍鳴一張嘴實難忍住,已嘀嘀咕咕大半個時辰——

    「……這根本恩將仇報嘛,恩將仇報閣下懂嗎?既然要噴火,閣下也得知會一聲,就算不知會,那、那也得把咱家參娃丫頭護好,你家丫頭被你大袖一揮,神識被拋出凌虛之外,你怕虛實之間的通口若打開,怕她待在同一個地方恐遭波及,于是大袖再揮,都不知把她的人送到哪個安全地方窩著,而我家丫頭卻得被你死死捏在手里,差別那麼大是怎地?都是兩丫頭啊,怎麼你家丫頭就是人,我家丫頭就不是了……」完全不認為他家參娃丫頭不是人。

    他忽遭男人斜睨了眼,雖說一向確信自己心強膽肥,然而被那雙似魔化又非完全魔化的鳳目一瞥,脊柱還真竄上颼颼涼意。

    他陸劍鳴打小跟著一名無酒不歡的道長師父習藝,他家有酒最歡的師父最厲害的地方除喝酒外,便是一身降妖除魔的本領。

    師父說他體質奇特,筋骨奇佳,天靈天生,雙目能辨陰陽,不走驅魔除妖一道實在對不住天公地母。

    他闖蕩至今,就數此番遇見的這只魔……呃,這個對象最強大,大到他根本收服不了,只能在心底暗暗拜托天公地母,讓這位據說是天南朝烈親王爺的「物件」別再持續發狠,畢竟越狠越恨,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不可預知。

    借參娃搭橋,他能探進他的深夢,親眼目睹那「火爆」的一切。

    甫接觸時便能察覺對方身內流動的離火靈氣,純粹正派,完全符合朱雀靈血再現的那則古老神諭,既是落進那對妖孽姊弟之手,他義不容辭、兩肋插刀,當然得想方設法去搭救。

    當絲丹、絲戎姊弟二人施法以真身闖進,試圖以凌虛之境為通道,將那姑娘逮走,他當時閉口不語,就為之後伺機而動,但他怎麼想也想不到,這位烈親王爺會扯著參娃頭頂上的葉子嗚嗚吹曲。

    不僅嚇得參娃丫頭吱吱尖叫,也嚇得他哇眭大吼、肝膽欲裂啊!

    離火靈氣劇烈波動,他眉間額上的火焰印記化成真火,沖噴而出。

    那一幕的凌虛之境,不管是真身抑或幻影,全滅。

    陸劍鳴此時念歸念、罵歸罵,還是慶幸參娃丫頭是被他握在掌心沒放。

    他那時渾身浴火,自個兒燒得痛快,參娃丫頭被困在熊熊狂火中,還好有他的離火靈氣形成無形防護才沒被燒得灰飛煙滅,參娃是嚇得整根身子白掉沒錯,倒沒受什麼外傷,紅潤元氣還能慢慢養回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心一疼,趕忙又拍拍臂彎里的可憐山參精,嘴上繼續念——

    「是說你沒事把地宮轟開這一口子是怎地?此地雖偏僻了些,但絲丹、絲戎畢竟是北溟雙國師,在這里鬧出動靜可不大妙。」他原想偷偷潛入再悄悄溜走,看來是不成。

    「本王喜歡大放光明。」那抹神識淡淡出聲。

    陸劍鳴楞了會兒才想通,這位爺喜歡有光灑進,所以直接在地宮開了一個大大的「頂窗」,大放光明。

    按他過去除妖降魔的經歷,妖魔鬼怪通常不愛待在清亮亮的地方,他們就愛尋個幽暗陰闐的所在作巢,見了光就難受……如此推敲,眼前這道神識並未魔化嘛,還挺光明正大,甚好甚好。

    此時,神識大人走至位在地宮正中央的那張大石床邊。

    石床上有人,那人頭頸和四肢猶被五條鐵鏈分別拉開困鎖,身上衣不蔽體,除那張蒼白俊美的臉皮尚完整無傷,其他部分可說體無完膚。

    此時清光照落,石台上瓖出的光點不住跳動,將那具殘破身軀襯托得更為可怖,隱隱是一種過分沉靜、靜至滅寂之感。

    神識大人掌中生火,眉間額上的印記亦金紅發亮。

    金紅火流自有意志般流淌而出,又一次包裹他全身,將他浴在火里。

    火流徐緩流動,而後流向石床上那具傷痕累累的殘軀,將那具軀體完全裹覆。

    陸劍鳴瞧得雙目眨都沒眨一下。

    他想,神諭中所謂的「神火浸潤」,也許正是眼前這一幕——

    金紅流火淌過的地方,所有傷痕皆被抹去,慢騰騰的,半點不急,如浸潤在溫暖流域,不論新傷舊傷,全都恢復最干淨無瑕的模樣。

    隨著流火不住流去,神識大人的身形漸漸淡了,最終化為一簇星火流向石床上的那具身軀,與那人額心上的火焰印記重迭一起,融合為一。

    神識回歸,南明烈徐徐掀開雙眼。

    已許久沒這般清醒清明,入眼之物不再模糊浮動。

    終于……奪回這具肉身。

    微用力一掙,頸上與四肢的鐵鏈立時斷裂。

    他緩慢坐起,邊將纏在頸上的煉條扯下,知道有人一直瞠目瞧著,他淡淡瞥去,蒼白俊顏面無表情。

    陸劍鳴背脊又泛寒,仍挺挺厚實胸膛,硬著頭皮道——

    「你的頭發……灰了……全灰了呀。」

    聞言,他抓住蕩在頰邊的一把發絲。

    清朗天光下,他的發呈現銀灰色澤,像在瞬間老去,但老人家的須發多是枯干灰敗,他的銀灰卻潤出一層薄光,柔軟異常。

    陸劍鳴點點頭道——

    「我知道了,定是閣下什麼都來猛的,猛地頓悟,猛地逼出神火,猛地引火狂焚,猛地把凌虛中的一切徹底化作虛空,再猛地從虛空中走出,猛地令神識歸回原點……總之什麼都來得太猛,真實之中,你的身子骨損傷太重,著實難以負荷,即便修復了,外表完好無缺,本心神識依舊坑坑巴巴傷得厲害,簡單說一句,就是你里頭根本沒好全,那些傷轉而顯應在發上,才令你一頭烏絲眨眼間褪色。」越說越自信滿滿,一副「沒錯!听我的準沒錯!」的表情。

    驀地,他脊柱再次發顫,懷里的山參精亦察覺到什麼似,也顫得吱吱叫。

    石床上的男子依然面無表情,但瞳底有火,額心印記微微爍亮。

    對方注視他許久,面無表情的表情最教人心驚。

    被盯到最後,陸劍鳴越發堅信自己沒有理解錯誤,這位什麼天南朝烈親王爺的男子是想過要殺他滅口的。

    因為他進到他深夢之中,還看到他殘破模樣,所以欲殺他而後快嗎?

    動不動就想把人給宰了,不是魔化是什麼?!

    糟糕糟糕太糟糕,這位烈親王果真踏上魔道,一切只能等天收了,還有誰奈何得了他?唔……不知他家那個丫頭行不行?對「神火浸潤」後重生的他是否仍有大影響?會不會令他回復些人性?

    「北溟兵衛該要包圍過來了,我反正是要跑了,你要是能跑,也該回去見親人吧,你受困于此,音訊盡無,他們肯定憂心不已。」他話中的「親人」指的是出現在凌虛夢境里的那位姑娘,試圖柔軟對方那顆「魔心」,想不露痕跡地消除對方的嗜血念頭。

    豈料,疑是入魔的男人緩緩露笑,明明是俊俏好看的臉,笑起來卻從骨子里透出陰狠,額間火焰似活生生竄動。他笑笑道——

    「親人嘛……確實得回去見見。」

    陸劍鳴越听越不對。

    斬妖除魔之路任重而道遠啊,盡管隨時有性命之虞,但不跟著他阻他深度魔化怎麼可以?欸欸嘆氣,他問︰「閣下欲往何處?」

    「本王為天南朝親王,既要返家,自然是往京畿帝都。」

    「那……那位姑娘呢?閣下為她發大火,狂火噴沖,只為護她周全,她也在京畿帝都等你返家嗎?」總覺得有那姑娘在會好些。

    陸劍鳴沒得到答復,卻見眼前這個趨近魔化、無比強大的男子畏痛般蹙了蹙眉峰,那奇異神態一閃而過,非常地微乎其微,仿佛……像似……裹足不前,且十分躊躇……

    【上部完,請看下部】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