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米樂 > 老公好磨人 > 第二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公好磨人 第二十六章

作者︰米樂

    「你走吧,以後不管你做什麼,都和我沒有關系!」

    阿翔因為對董艾宜感到失望,請她離開。

    因為有了兒子凱凱,于是他們對外說已經結婚了,定居在中部一個小鎮上,但其實一直沒有去登記,因為董艾宜一直推拖。本來阿翔還不以為意,但現在他終于知道她為什麼遲遲不願跟他一起去登記結婚。

    原來,她還在喜歡昊廷,還沒有對昊廷死心,結果因為得不到,她就想毀了昊廷。

    他早就知道昊廷的身世,因為昊廷跟董哥坦白的時候,他和艾宜就在房間。所以媒體一報導,他就知道爆料者是艾宜了,更不用說他看到她邊看電視上的報導邊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你為什麼要趕我走,我有做錯什麼嗎?」董艾宜尖聲問著。

    「你還裝傻,你故意去向周刊爆料昊廷的身世,你以為我不知道?我沒想到你居然這樣對昊廷,也不想想他對我們多好,你太忘恩負義了。」

    「你以為他對我們好?你錯了,他瞧不起我們,他只是把我們當乞丐,拿錢來施舍給我們罷了。」董艾宜生氣的說著。

    阿翔很驚訝,「你怎麼會這麼想?昊廷他哪有瞧不起我們,他拿錢給我們是想幫忙。」

    「那是你太笨不曉得,我從他的眼神和表情就知道,陸昊廷從以前就一直很瞧不起我們。」董艾宜知道陸昊廷瞧不起她,也因此看不上她,對此她一直耿耿于懷。

    當她知道昊廷跟夏箬寧離婚時,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但昊廷卻從此再也沒有來找她了,就算她以凱凱生病為由找他,他還是沒出現,就只是多聘請一個管家,讓她快氣死了。

    阿翔快出獄前,她打電話給他,說了她不想要回到阿翔身邊,但他還是把出獄的阿翔帶到公寓,擺明了就是要把她們母子塞給阿翔,讓她恨極了,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她?她又不要求名分,只不過希望能待在他身邊而已。

    只是,不跟阿翔在一起,她又能去哪里?

    因為陸昊廷已經把公寓退租了,她無處可去,最後只能帶著兒子跟阿翔一起回到他的老家。

    她一直很在意昊廷的事,也因此得知他好像去美國想要挽回前妻,讓她憤怒不已,想著既然他對她那麼無情,那麼就別怪她無義,她于是打電話去爆料。

    阿翔了然了,「我知道你為什麼會覺得昊廷他瞧不起我們,那是因為你一直被他拒絕,你認定他瞧不起你才拒絕你,但其實他會拒絕你,只是因為他不喜歡你而已。」

    昊廷比他小了好幾歲,雖然他只跟昊廷相處一年,卻很了解他,那小子個性雖然有點倔有點自我中心,但不難相處,跟他說他輩分最小,得負責跑腿幫大家買東西,那小子從沒怨言,之後他們換地方住,有陣子昊廷跟他住同個房間,相處的很不錯,有時他會帶女人回家,就把昊廷趕到客廳睡覺,那小子沒有生氣也沒有不滿,那小子真的從來沒有瞧不起他們任何人。

    因此,他多少可以理解董哥為何不想讓昊廷涉入太多幫派的事,混黑道就是一條不歸路,就像董哥,突然就沒了。

    董哥沒了之後,他去跟了其他人,然後才听說昊廷已經離開了,他本來以為兩個人不可能再見面,誰知前幾年他入獄服刑,昊廷卻來探監。

    他很驚訝,昊廷只說艾宜懷了他的孩子,求助于他,他幫艾宜安排住的地方,讓他不用擔心,他知道昊廷是在回報董哥的恩情,那小子其實挺有情有義的。

    結果,艾宜居然對昊廷做那種事,真的讓他感到很失望。

    「他就是瞧不起我們,而你就像個乞丐一樣拿了他的錢開店,你從以前就很沒用!」董艾宜根本听不進去。

    「既然覺得我沒用,這麼嫌棄我,那你就走吧!凱凱是我的兒子,入我的戶籍,我自己會養。」

    「走就走,我早就不想待在這里了。」

    董艾宜整理了行李後,頭也不回的離開阿翔家,那是阿翔最後一次見到董艾宜,他後來听說董艾宜跟一個有點年紀的富豪在一起。

    如果那是她想要的生活,那麼他祝福她。

    兩年後,阿翔跟店里的會計結婚,婚後,夫妻兩人同心經營小火鍋店。

    陸家人自然不知道董艾宜發生的事,陸昊廷雖然知道卻沒有告知其他人,畢竟已經是不相干的人,他們家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平凡卻很幸福。

    而夏箬寧把心力都放在家人身上,特別是女兒。

    陸思毓因為像是粉雕玉琢的娃娃,十分可愛,又是從美國回來的,中文英文都說得很好,馬上成為幼稚園的風雲人物,許多小朋友都想跟她做朋友,小小人兒不只在家里吃得開,在學校也是。

    不過,這麼可愛又活潑的她,居然被家長投訴她霸凌其他小朋友,夏箬寧覺得事態很嚴重,因此特別選在晚餐前來教訓女兒,讓家中其他人也知道,這小丫頭不能再寵下去,再寵就會無法無天了。

    「小毓兒,你知道嗎?有家長向幼稚園投訴,說你霸凌他們家的兒子,你有沒有這麼做?」

    「霸凌是什麼?」陸恩毓表情茫然。

    「霸凌就是欺負其他人。」夏箬寧依然板著臉。

    「寧寧,小毓兒連霸凌兩個字都听不懂,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陸母平日最疼她的小心肝寶貝孫女,現在見她要被罵了,連忙開口幫她說話。

    「對呀,我們小毓兒是全世界最可愛最單純的小孩子,她怎麼可能會欺負其他小朋友呢,不可能。」陸父也幫腔。

    「爸,媽,不管是不是真的,既然有家長投訴,幼稚園那邊也告知我們了,那麼我們就要問清楚。」夏箬寧早就知道公婆會偏袒了,但她依然不心軟,「小毓兒,我問你,你為什麼叫你們班上的強強拿最好吃的巧克力給你?」

    「那是因為強強他說想要跟我做朋友,可是爹地有交代,叫我不能隨便跟男孩子做朋友,所以我就說不跟他做朋友。」陸恩毓一臉無辜的說。

    夏箬寧看向丈夫,「老公,你怎麼這樣教女兒,怎麼可以教她不要跟其他小朋友做朋友呢?」

    「我只是讓她不要跟小男生做朋友,小女生可以,不然萬一她被哪個小子給盯上,小小年紀就這樣被定走了,然後年紀輕輕就把小毓兒給娶走,那我找誰說!」

    他可舍不得女兒太早嫁人。

    怎麼他還有理啊?就準他自個兒可以這麼做,別人不行?夏箬寧無奈的瞪了眼丈夫,然後她又問女兒,「那後來呢?」

    「因為強強一直拜托我跟他做朋友,我就想到奶奶說如果有人要跟我做朋友,就要對方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給我,所以我答應跟強強做朋友,但他要給我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

    夏箬寧看向婆婆,不等她問,陸母自己先回答了。

    「看看小毓兒多漂亮,將來誰要想娶她,當然要給她全世界最好的東西,不是嗎?」陸母覺得自己沒教錯。

    夏箬寧不便跟婆婆說什麼,就只好教導女兒了,「小毓兒,你知道嗎?就因為你跟強強那麼說,強強買不到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哭著說不要來幼稚園了,這樣,你知道自己做錯了吧!」

    「媽咪,是強強太笨了,他只要隨便給我一條巧克力就行了,我哪里會知道那是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他真的好笨喔。」她會那麼說,其實只是想吃巧克力而已。

    「沒錯,這麼听來,是那小子自己太笨了,跟小毓兒沒關系,好了,小毓兒也餓了吧!走,爹地抱你去吃晚餐。」陸昊廷抱起女兒,然後對妻子說︰「她還小,不要對她太嚴厲了。」

    陸家雙親也很配合的喊著好餓了,然後四個人開開心心的走向餐桌。

    夏箬寧很懊惱,這又是一次「教育失敗」,家中每個人都把女兒護得緊,連稍微罵一下都不行,這樣下去,女兒真的會被寵壞的,看來,她得找出其他的教導方式才行。

    不過,女兒好像也沒有說錯,那個強強也未免太笨了,那丫頭其實只是貪吃而已,哪會知道那是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真的太笨了……

    夏箬寧忽地驚覺,自己怎麼好像也被女兒的話給影響,不行不行,之後一定要堅定立場,想辦法教好女兒才行。

    可是她的教育大計始終無法順利進行,總是才剛開了口,下一秒就一定會有人跳出來維護陸恩毓,想當然耳,她的說教一定又失敗了,多次下來,夏箬寧都覺得自己是不是也太寵女兒了……

    幸而,很快的,夏箬寧就發現自己又懷孕了,這次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胎教開始,好好教導。

    一年後,夏箬寧成功產下一對雙胞胎兒子,公公婆婆雖然很開心她生下雙胞胎兒子,但幸好對小毓兒還是很寵愛。

    夏箬寧走到桌子前面,上面有好幾套新生兒的衣服,這是昨天李蕎和薛景堯來看她時買過來的。

    李蕎在半年前和薛景堯結婚了,同時也宣布退出演藝圈,準備要做媽咪,當時夏箬寧肚子雖然不小了,不過經過醫生診療評估後,認為搭飛機去美國無礙,所以他們全家人還有丁曉伶,一起飛去美國參加他們的婚禮。

    只是結婚半年,李蕎肚子還沒有動靜,讓她很擔心,一直想要去醫院做檢查,不過學長卻說不急,樂得跟妻子過兩人世界。

    三天前,薛景堯夫妻回來台灣,因為薛景堯的媽媽知道二兒子結婚了,主動說想要見他跟新媳婦,夫妻兩個都很意外,雙方不聯系已經多少年了,薛景堯甚至導就已經打定主意不會再回到薛家了。

    據李蕎的轉述,薛母看起來神情很平靜,雖然沒有很高興的樣子,但是至少對他們夫妻說了聲恭喜,還要他們夫妻好好過日子,之後他們回李蕎的娘家,薛景堯私下哭了許久。

    哪能不哭?夏箬寧听了也想哭。別看景堯學長總是大刺刺不在乎的樣子,但她知道學長心里很苦,她覺得學長有點想要自我折磨,也打算要孤獨到老,幸好後來遇上個纏人的蕎蕎,獲得了幸福。

    本來以為學長的媽媽真的會一輩子不原諒學長,但現在听了蕎蕎的轉述,她知道,雖然薛媽媽說的話不多,可至少學長知道他媽媽願意原諒他了。

    夏箬寧一邊想著心事一邊看著李蕎送來的嬰兒衣服,每件看起來都很可愛,一看就知道是蕎蕎精挑細選的,看來她真的很想當媽咪,希望她很快能有好消息。

    「你在發什麼呆?」

    陸昊廷走進房間,從後面抱住她,然後親了下她的臉頰。

    夏箬寧放下衣服,「沒什麼,不過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唐易偉的老婆生下二女兒,今天中午在飯店辦了滿月酒席,她因為身材還沒有完全恢復,就沒有一起去了。

    「因為想你跟孩子們了。」他去送了個禮,聊了下就回家了,因為他平常也就只有假日能一整天陪妻子跟孩子,可不想浪費一分一秒。

    「老婆。」

    「什麼事?」

    「我打算找個時間去做結扎。」

    夏箬寧很驚誑,轉過身看著老公,「為什麼突然做這個決定?」

    「我娶你是為了要疼愛你,不是看你辛苦生孩子,有三個寶貝就夠了。」

    老婆懷孕八個月時,肚子突然變得很大,後面的月分更是辛苦折磨,他看了很心疼,當下就決定要去做結扎。

    「這事你要得跟爸媽商量。」

    「其實你還沒有生產的時候,我就跟爸媽說過這事了,他們讓我們自己做決定,他們沒有意見。」

    「其實我一點都不感到辛苦,是真的。」看到孩子們可愛的模樣,她就覺得一切很值得,然後會想要再生一個。

    陸昊廷抱住妻子,「不,不要再生了,生小孩不只你辛苦,我也很辛苦。」

    「是我懷孕,你有什麼好辛苦的。」

    「我當然也很辛苦,什麼事都不能做就算了,你的心思都在孩子們身上,以前我下班進房間,你都會主動抱住我,對我說辛苦了,還會親臉頰,但你知道你已經多久沒有這麼做了嗎?每天就只看著兩個兒子。」

    夏箬寧忍不住笑了,「我本來很擔心小毓兒會跟弟弟們吃醋,結果,吃醋的人是他們的爹地,老公,你要我說什麼才好呢?」

    「說你愛我就行了。」

    還真的跟孩子們吃醋了,難怪會有人說老公是另一個大孩子。

    夏箬寧親了他的臉頰,「我愛你,很愛很愛你,所以不要吃醋。」

    「我也愛你,老婆。」陸昊廷親回去,不過正親得火熱,躺在旁邊嬰兒床的兒子們哭了起來,一個先哭,另一個就跟著哭了。

    陸昊廷嘆了口氣,要是再多幾個孩子,他哪還能再跟老婆親親熱熱,所以,改天還是去做結扎吧!

    盡管在吃醋,也不高興親親被打斷,不過當老婆泡了牛奶,把奶瓶拿給他,他還是乖乖幫忙喂兒子喝奶奶。

    夏箬寧瞄了下丈夫,她的廷哥哥當奶爸動作很專業,她偷偷笑著。

    她從小就想著長大後要嫁給他,因為她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疼愛自己的人了,事實也是如此。

    雖然曾經因為誤會而分開四年,但是也讓他們更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這輩子他們不能沒有對方,只有跟對方在一起,才能感到幸福。

    陸昊廷看著妻子,「干麼偷看我,想親我就過來親啊。」

    是他想要親親吧!夏箬寧笑得很燦爛,迷人至極。

    「快點過來親親。」他真的很想親親那張笑得很美的臉蛋。

    「是,遵命。」看在他乖乖喂兒子吃奶奶的分上,她就獎勵他吧。

    夫妻倆玩親親,整個房間里幸福洋溢。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