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田芝蔓 > 快教姨娘給我跪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快教姨娘給我跪 尾聲

作者︰田芝蔓

    安若怡被華磊接回將軍府了,她回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向華老夫人請安。

    華老夫人的態度依然冷淡,但也沒有多加為難,讓她請安後就要她回縴雲閣去了。

    離開華老夫人的院落,華磊難掩失望,他以為所有事情水落石出,母親應會接受若怡了,沒想到母親對待她甚至沒有當初對待蘇霏雪一半熱絡。

    「磊哥,我回來你不開心嗎?」

    「怎麼不開心,我只是為母親的態度感到難過。」

    「原來如此。」見他這般憂愁,安若怡再也忍不住笑意。

    華磊不滿的道,「我這麼擔心你,你還笑?」

    「磊哥,你還不了解娘嗎?娘很要面子,要她拉下臉來道歉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又覺得虧待了我,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態度,只要我們對待娘一如往常,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時日一久,娘的態度就會改變的。」

    他想了想,不禁失笑,是呀,明明是他的娘親,分開了這十年後,竟是若怡比他更了解了。

    「你要去哪里?」華磊見她挽著他不是走向縴雲閣,不免好奇的問道。

    「我要去書房看看煜兒。」

    華磊和安若怡來到書房,華煜正埋頭不知寫些什麼,安若怡知道華煜一向用功,可他看起來不像在讀書,他做文章的時候喜歡引經據典,所以一旁還會擺上不少書冊,但現在他的桌案就只擺放了他所寫的書卷。

    「煜兒這麼專心,在寫什麼?」

    「那日我問煜兒想求取功名還是從商,他選了後者,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常帶著他去巡視華府的產業,他雖然童言童語,但提出的建議卻很成熟,所以我要他一一寫下,等你回來後讓你看看是否可行。」

    「喔?我都不知道原來煜兒對從商這麼有興趣,說來我覺得他從進了將軍府,可說是個性丕變,也不是說不好,就是過去的他雖然很懂事听話,但畢竟稚氣未脫,但現在……」安若怡想說的其實是,華煜與自己前世的兒子像是不同一個孩子了。

    「我偶爾也覺得煜兒外表像個孩子,言行舉止卻像個成年人,可每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一回頭,就會看見他用那雙童稚的大眼笑看著我,這時我又覺得是我的錯覺。」

    「十歲的孩子卻有成年人的行止啊……」安若怡喃喃念著,看著華煜十分認真的在書寫要給她的建議,突然想起她再世為人前听見那陌生男子說的話,她有了懷疑,卻不確定是否為真。「磊哥,我們之間算是否極泰來了吧,那個方外之士說的預言應該不會應驗吧?」

    安若怡依偎在華磊懷中,有了孝順的兒子、有了疼她的夫君,這一切她不想放,她這輩子不再憂郁成疾,該會度過前世的那個死劫。

    「我們會一直幸福下去,將軍府也不會再像之前那樣烏煙瘴氣的,而且馬上就要辦喜事了。」

    「喜事?」安若怡不解,但很快就想到是誰的喜事。「是陸風和裊裊?」

    「你別看陸風老是板著一張臉,認真起來也是一往情深的,那日媒人上門想為裊裊說媒,我只不過答應考慮考慮,結果媒人前腳才剛踏出將軍府的大門,陸風就立刻托住了裊裊的雙手,請求她嫁給他,好像深怕她被人搶走一樣。」

    說到這個安若怡就有氣,她戳了戳華磊的胸口,不滿的道︰「上回跟你說了他們的親事,你這大石頭不但不解風情還擋路,你看看,人家早就兩情相悅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我真是顆擋路的大石頭。」

    兩人的斗嘴總算吸引了華煜的注意,他把暫時寫到一個段落的書卷捧著,走到了母親面前。「娘,可否幫孩兒看看這些建議是否可行?」

    安若怡接過書卷仔細閱讀,雖然兒子所提的建議有些不周延處,但大多數都是不錯的,她把書卷交給了華磊,要給兒子一個擁抱。

    華煜一下子便跳開了,十歲的他是很喜歡母親擁抱他的,但他都二十歲了。

    安若怡似是明白了什麼,別有深意的笑了,「煜兒啊,娘听過一個傳說。」

    「什麼傳說?」華煜不明白,母親不替他分析分析他提的建議,怎麼突然跟他說起了傳說?

    「相傳,在別人的墓前要謹言慎行,無論是對著墓碑批評,還是對著墓碑感嘆都不行,如若不小心做了,會招來完全無法想象的境遇,至于是好是壞就不得而知了……」

    華煜先是一楞,隨即露出傻笑,用童稚的聲音說道︰「娘,煜兒听不懂。」

    「娘是告訴你,我听過這個傳說,偏偏你又常常口沒遮攔的,我是事先提醒你。」

    「娘,煜兒不會在墓碑前亂說話的,請娘放心。」

    「知道就好。把那些建議寫完,我很有興趣研究研究。」

    「是!娘,我立刻寫。」

    華煜捧著書卷學著孩子一般蹦蹦跳跳的回到書房,他不是沒想過主動說出自己重生的事,但上輩子的記憶太過悲慘,他一人承受就好,如果真讓父母親知道他重生,問了曾經發生什麼事,只是徒讓父母心里不適而已。

    更何況如今一切完全改變了,上輩子的那些悲劇不會再度發生,這樣就夠了,有時當個孩子也不錯,他都漸漸要習慣了。

    華磊攬著安若怡回縴雲閣,到了小花園時,兩人放慢了步伐,像是賞景一般。

    「你常常說些讓我摸不著邊際的話呢!」

    安若怡知道華磊自然是听不懂的,但她也沒打算把上輩子的事告訴他,她四望無人,才敢大膽的環抱住他。

    「磊哥哥,如果我說經歷這一切事件後,我害你及蘇霏雪本來該有的孩子無法來到人世,你會恨我嗎?」

    他彎身湊到她耳邊,輕聲低喃,「她不會有我的孩子,她跟你不同,對你,我是恨不得讓你為我生一、二十個孩子,對她,我連踫她都不願。」

    她羞紅著臉推開他,不滿的嬌嗔,「什麼一、二十個,人家哪那麼會生,磊哥哥最貧嘴了!」

    「你問我答,不是嗎?」

    「可是……」可是上輩子真有個孩子啊!覆若怡不知該怎麼提起那孩子的事。

    「別可是了,我從沒打算讓她生,她真有了孩子也不是我的,她要讓我跟她生孩子,除非灌醉我。」

    安若怡因為華磊這句話瞬間想通了,會不會上輩子蘇霏雪就是用這個方法得到華磊的孩子,更甚者……會不會那孩子是文鴻 的?

    想到自己還為此大受打擊氣血攻心,實在不值。

    安若怡又露出了微笑,依偎進華磊的懷中。「好,不說了,磊哥哥也要答應我,不會再有其他女人介入我們之間。」

    「不會了,一直以來我只愛你一個,自然我的身邊也只會有你一個……」

    是的,這一回安若怡相信華磊,他們再也不會因為誤會而分開,重新得到的人生,她會好好把握,用幸福來填滿這個她原先沒有的未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