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穿到古代嫁暴君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穿到古代嫁暴君 第十五章

作者︰朱輕

    藍蘭縴眉倒豎,嬌顏生怒,握緊了手中的茶杯,似乎很想朝她臉上摔去,最後仍是隱忍下來。

    藍蘭太清楚洛秋水在冉千雪心中的地位,已經遠勝所有,他甚至撇下了青盤峰和靈霄門,守在這間可笑的餐館,幫著洛秋水干些他從前絕對不可能會做的細瑣雜事,江湖人要是看見了,絕不敢相信此人就是那個武功絕頂的魔頭。

    但這能怪誰呢?如果當初她不耍任性,別因為一時負氣,擅自離開青盤峰,千雪也不會起了解悶的念頭,將洛秋水娶進門。說穿了,造成今日這般結果的人,是她自己。藍蘭苦澀地暗忖。

    「你贏了,千雪哥哥是你的了。」

    「我要這妖孽做什麼?」洛秋水撇嘴,「不如你把他帶回去吧,省得我餐館的生意被他搞砸了。」

    藍蘭知道洛秋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想笑卻笑不出來,苦澀的滋味涌上了咽喉,強大的自尊卻不容許她啜泣出聲。

    估量著冉千雪就快折返回來,藍蘭站起身,面上凝著一層落寞之色,「我不會再爭什麼,你回來青盤峰吧。」

    「再看看吧,餐館的生意正好。」洛秋水扯扯唇,終究不是當壞人的那塊料,安慰地道︰「冉千雪很在乎你,他跟我說,他會一直照顧你。」

    藍蘭淡淡一笑,口氣雖然驕傲,但是眉眼之間已經不復往昔的得意,「我知道,我和千雪哥哥多年的感情是不可能就這麼斷了,我去找千雪哥哥說幾句話,你不要跟過來。」

    洛秋水點頭,目送她的背影離去,只手托腮發了一會呆,忽覺口有點渴,拿起桌上那壺半涼的紅棗枸杞茶,替自己斟了滿滿一杯,送到嘴邊牛飲。

    喝到杯底朝空後,就見冉千雪面色古怪地疾步走來,她拿開嘴上的茶杯,正想扯嗓問他藍蘭走了沒,冷不防地一口鮮血卻先噴出來。

    茶杯自手中滑落,摔到地上發出巨響,她視線驀然一晃,腳下一軟,身子往後傾倒,跌進了冉千雪懷里。

    「秋水!」

    他喊得很大聲,可是她耳鳴得厲害,什麼也听不見,忽覺鼻間一熱,抬起發顫的手背輕輕一抹,滿滿是血。

    抬起雙眼,那張絕美俊顏面上竟是前所未有的焦灼,她張口欲言,卻只是不斷咳出鮮血,噴了他滿臉。

    她的瞳孔漸漸放大,心跳驟快,脈搏的跳動卻是漸慢,腹腔好似被千萬支刀刃刺穿,劇痛難耐。

    她快死了嗎?還是死了之後,又會穿越回到原本的世界?不、不行,她想留下來,她愛的人在這里,她不想離開。

    眼淚與汗水齊齊奔流,洛秋水痛苦地攀住冉千雪,費盡了余剩無多的力氣,嗓子尖細破碎地道︰「冉千雪……我喜歡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冉千雪面色蒼白若雪,急欲制止她繼續說下去,她卻攢緊了他發涼的手心,哭著又說︰「我想跟你回去青盤峰,想再听你吹葉笛,可是沒機會了……」

    「夠了,別再說了。」冉千雪寒嗓如冰,將她打橫抱起,奪門而出,在冷風颯颯的寒夜中如紫雷一般疾行。

    殺遍江湖人,他無心無情、看透生死,早已麻痹,可當下他卻因為她的痛而痛。他不能失去她,不能。

    直至這時,他方明白,洛秋水已是他骨血中的一部分,是他最重要的軟肋,失了她,他什麼也不剩。

    痛楚如毒蛇鑽心,蔓延到四肢百骸,洛秋水蜷在冉千雪的懷中猛打哆嗦,撕心裂肺咳了一陣,鮮血從嘴角溢出來,捂都捂不住。

    漸漸的,視線漸起模糊,彷佛被水霧淹沒一般,任憑她怎麼努力睜大雙眸,還是墜入了一片冰冷黑暗。頃俄,她喪失了視覺,然後是全身知覺,心跳漸止,鼻息漸弱……

    「秋水,你忍住,千萬忍住!」

    他焦灼的嗓子雖然急迫,听在她耳里卻是如羽撓過耳畔的輕柔,縱然看不見他神色,可她听得出他的驚惶與心焦。

    他是真的在乎她啊,這殺人見血從不當回事的魔頭,害怕失去她,擔心她離開他呢。

    撕裂般的劇痛侵蝕全身,洛秋水唯一的念頭只剩一個,那便是死時身旁有冉千雪相伴,她也算是死得有價值了。

    穿越這種慘事,人生只要試過一遍就夠,千萬千萬不要讓她再穿越第二次,實在太苦了啊。

    好溫暖喔,洛秋水是被一股暖意弄醒的。

    鼻端飄入了熟悉的氣味,她努力了許久,才費勁地睜開雙眼,一開始霧蒙蒙的什麼也看不清,又隔片刻,視力終于慢慢恢復如常。

    「醒了?」冉千雪讓她側靠在自己的臂彎之內,輕撫著她尚有些冰涼的粉頰,笑容一如初相見時那樣妖魅美麗。

    她眨眨眼,發覺兩人全身赤|luo,浸泡在藥味濃重的一口溫泉里,抬臉可見滿天璀燦的繁星,風吹過臉頰雖冷,但身下的泉水卻暖得讓人酣然欲睡。

    「我……不是應該死了嗎?」洛秋水掐了頰肉一把,啊,會痛,所以這不是夢。

    冉千雪輕笑一聲,低頭啄吻她訝張的小嘴,用著教人顫寒的狠厲嗓音道︰「你要是真死了,我就下地府去找閻王把你討回來。」

    心口一暖,她的眼眶也跟著泛起濕潤,蹭上他的胸口,聞著他的氣味安定心神。

    靜默享受了親膩安寧的氣氛半晌,她才捏捏他的手臂,問︰「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冉千雪一雙美目緊鎖著她,生怕她有半點不適似的,連擁抱的力道都顯得那樣小心翼翼,將她當珍珠寶貝般的護在懷里。

    守默良久,他才道︰「藍蘭在茶里下了毒。」他連夜將洛秋水帶回青盤峰,浸入他煉制的解毒藥泉里,才救回了她的性命。

    洛秋水喔了一聲,似乎一點也不感意外,心底卻不由一陣惡寒,回想起來,那晚藍蘭確實一直悶頭喝茶,原來是想趁機下毒,毒死她好解氣。

    「藍蘭知道有我在,一定會有辦法解毒,所以故意下毒的。」冉千雪知道藍蘭會的,因為這全都是由他一手傳授,如果她真要置洛秋水于死地,那就應該直接一刀殺了洛秋水,而不是故意在茶里下毒。

    「你的意思是,她只是想藉此折磨我,不是真要我死?」洛秋水抖了抖,實在無法理解這兩人的思考邏輯。

    「藍蘭又離開了,這次不曉得何時才會回來。」冉千雪眸光略沉,語氣淡淡,興許是知道他會動怒責怪,藍蘭離開餐館後並沒回到青盤峰,只讓影衛傳話,說她暫時不回青盤峰了,要去殺殺幾個武林高手解氣。

    「放心,這次沒把我毒死,她一定會再回來折磨我的。」洛秋水安慰之余,不忘自嘲一下。過了一會又道︰「是說,我們究竟要在這藥泉里泡上多久,我身上的毒解開了嗎?」

    「別急,你身上還有余毒未除,至少還得浸上整整一宿。」

    冉千雪微微一笑,藏在暖泉之下的那一手滑過她腰肢,似有逐步往上的趨勢,揉按肌膚的力道也越來越邪肆、曖昧。

    一股不尋常的熱,慢慢爬上了她的兩頰,感覺到他的掌心覆上了一邊豐軟,她抬臉嬌瞋了他一眼。

    「等毒解了,我就回餐館,你別亂來。」

    「不讓你回去。」

    「餐館的生意好不容易有起色,伙計和跑堂的薪俸我也還沒給,不能這麼不講義氣的……」洛秋水一驚,討厭,他的手在干什麼,走開、走開……

    冉千雪俯身而下,沿著她縴細的鎖骨細吻,喃喃地語,「我派影衛下峰一趟,將薪俸交給他們。」

    「不行,我還想大賺一筆……」呼呼,他邪惡的手指又來了,每次都把她揉得好麻好舒服,討厭、討厭。

    「不想跟我在一起嗎?那時可是你親口對我說,想跟我回青盤峰的。」他悶聲笑問,嘴唇懶懶地逗留在她的鎖骨下方。

    「把手拿開啦。」她咬住下唇,想起那些告白內容,內心窘翻了。

    「可是我想要你。」他喃聲說著。

    纏綿過後,他們在熱泉里交擁,靠著石岩,饜足地交換彼此的心跳聲,就在她暈沉欲睡之際,耳邊傳來清脆的葉笛樂聲。

    她揚眸,眼底滿是依戀,凝望著他吹響葉片的絕美側顏,彷佛又回到了把心遺落的那一夜。

    她甜甜一笑,偎入他胸懷,閉上雙眼,在滿天燦燦星辰之下,微笑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縈繞在耳畔的音律漸止,朦朧之間,她听見冉千雪那妖孽附在她耳邊輕喃了一聲愛語。她笑笑地想著,也許自己就是為了這句話才穿越來此……

    秋水,我愛你。

    我也愛你,我的絕世妖孽夫。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