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筠 > 少東的小麻煩 > 第二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少東的小麻煩 第二十四章

作者︰唐筠

    為了讓母親徹底看清盧家父女的狼子野心,等母親出院後,恢復得差不多了,齊睦軒故意設了一個局,他單獨約了盧宛儀見面,還讓江允超偷偷把母親帶來。

    由于齊睦軒不良于行,盧宛儀一直都很嫌棄他,但為了挽救父親的公司,她不得不對他擠出笑容。「我本來還想要打電話問你何時要去拍婚紗照,沒想到你先找我了,那我們等一下要不要直接去婚紗公司?」

    「先不談那個,我有話想問你。」

    「什麼事?」

    「你要和我結婚的真正用意是什麼?」

    她勉強笑著回道︰「我們都訂婚了,結婚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你的問題好奇怪。」

    「如果你真的有心要和我結婚,就不應該消失兩年多,如果你說實話,也許我還會考慮對你們伸出援手,不然,後果你們就自己收拾吧。」

    盧宛儀防備的看著齊睦軒,感覺他似乎知道了些什麼,但她又怕他只是在套話,並沒有馬上回話。

    齊睦軒把一迭紙張丟到桌上,異常冷漠的道︰「你覺得我要知道你父親公司的營運狀況會很難嗎?」

    「你到底想說什麼?」她越听越不安。

    「長益公司現在一直在挖東牆補西牆,若不能及時籌得一筆周轉金,可能就要宣告破產,所以你才突然出現要跟我履行婚約吧?目的就是想獲得我的資助,我說的對嗎?」

    盧宛儀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她的計謀完全被他看透了,她沒有退路了,只好厚著臉皮拜托,「看在我們是未婚夫妻的分上,你就幫幫我爸,好嗎?」

    「我為何要看在你的面子上幫你爸收拾爛攤子?」齊睦軒冷冷的拍開她伸過來想要握著自己的手,「在你欺負甚至惡意栽贓喬若穎的時候,你應該不是這種嘴臉吧。」

    「睦軒,我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我求你幫我爸一回吧,我保證,以後我一定會當個賢妻良母……」

    呵!還在痴心妄想要當齊家少奶奶呢!

    他冷笑,再度甩開她攀過來的手,「你爸的公司已經爛到根了,沒救了,我不會做肉包子打狗的事情,至于你,我當初就說過,我們的婚約解除了,聘金你們大可不必退回,就當作是補償你的損失,以後我們兩家沒有任何瓜葛。」

    「齊睦軒,你太無情了!你只是個殘廢,我願意嫁給你,是你們齊家祖上燒好香,你放眼望去,有哪家千金小姐願意和一個殘廢共度一生的!」目標達不到,盧宛儀也變臉了。

    為了堵她的嘴,齊睦軒從輪椅上站起來,海格醫生真的是神之手,加上喬若穎的照顧,他的雙腿每天都在進步。

    看到他站起來,盧宛儀傻眼了,她後悔極了自己剛剛的嘴快,她要是錯過了他,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她再度上前拉扯,不斷的道歉,想祈求齊睦軒的原諒,但下一秒,她被人拉開了,拉她的人正是一直想讓她嫁進齊家的柳月湘。

    「柳阿姨,你來得正好,你幫我說說話吧,睦軒他……」

    她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被柳月湘賞了一巴掌,她氣急敗壞地罵道︰「你這女人太惡毒了!居然隱瞞家里快要破產的事,還想拉我們齊家下水!太可惡了!」

    「柳阿姨,你听我解釋……」

    柳月湘狠狠扯開盧宛儀的手,氣憤地說︰「你這種滿口謊言的女人,還好沒讓你進門,以後不要再叫我柳阿姨,我們和你們盧家從此井水不犯河水,睦軒,我們走!」

    翻臉了,這樣就達到齊睦軒要的效果,他無意戀棧,坐回輪椅,讓江允超推著他離開。

    盧宛儀感到扼腕、後悔,但已于事無補。

    晚上七點,華燈初上,街道上車來人往,但那些喧囂卻傳不進玻璃帷幕之內,遠處,一幢幢高樓,燈火萬盞,點亮了原本黑暗的大地,這是台北的夜景,美麗絢爛。

    這里是位于一棟大樓十八樓的某家知名餐廳,原本該高朋滿座的,但今天卻異常寧靜。

    喬若穎接到齊睦軒的電話,說約她吃飯,還派人送上一套新衣服,讓她打份後搭乘他派去接她的車前往約定地點,到了目的地,她才知道他是約她在這家知名餐廳見面。

    服務生領著她到位子時,齊睦軒已經在那里等她了。

    今天的齊睦軒和平常不太一樣,看起來心情很好,他先打量了她一下,接著露出滿意的笑容,「衣服很合身,很漂亮。」

    明明包得緊緊的,可是被他這樣注視著,喬若穎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赤身**的站在他面前,小臉倏地漲紅。

    「坐。」

    她低垂著頭,乖乖地拉開椅子坐下來。

    她才一入座,一名男服務生就捧著一大束花走過來,將花遞給她。

    她收下花,心底有些不安,她真的覺得齊睦軒今天不太對勁,沒事約她到這種名餐廳吃飯,還送她這麼大一束花,這些舉動怎麼看都像電視上演的求婚情節。

    不!不可能發生那種事情的,齊睦軒已經有未婚妻,而且他不是也在籌備他和盧宛儀的婚事,她不該再摻和其中,那只會讓事情越來越復雜。

    雖然心會很痛,但是這個決定遲早都要做的。

    「學長……我有話要說。」

    「你說。」

    「你的未婚妻回來了,你們很快就要舉辦婚禮,所以我在想,管家的工作也該告一段落,以後還是由你的未婚妻照顧你比較適當。」

    「管家的工作可以告一段落,但我想,你以後可以用另一個身分來照顧我。」

    齊睦軒從口袋拿出一個絨布盒放在桌上,並且打開它,里頭是枚鑽石戒指,設計樸實卻別致。

    果然是電視演的求婚步驟。

    「若穎,你願不願意讓我把戒指套在你的手指上?」

    「學長,謝謝你的厚愛,可是我不能接受。」喬若穎故作鎮定的說道。她是深愛著他,但不會傻得被愛情沖昏頭,現實一直都是很殘酷的。

    「你嫌棄我是個殘廢嗎?」

    「當然不是!你知道我不可能嫌棄你的,我只是……你有未婚妻,而且家世顯赫,我們根本不配……」

    「所有的阻礙我都已經一一清除了,現在你只要問問你的心,你愛不愛我?願不願意跟我攜手共度下半輩子,其他的都不需要煩惱。」

    「我……」喬若穎當然很想點頭,但是柳月湘說過的話還在耳邊盤旋,她不能不顧慮到家人的安全。

    「若是你不肯答應我的求婚,那我就一輩子不結婚。」

    「學長,你這是何苦……」喬若穎急了,眼淚不受控制的盈滿眼眶。

    「你擔心的都由我來承擔,就算天塌下來,也有我幫你頂著,喬若穎,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點頭!點頭!」

    「答應他!答應他!」

    後方傳來許多人的吆喝聲和掌聲,喬若穎轉頭,就看見自己最親愛的母親、弟弟還有好朋友都來了。

    「你們……」她既感動又吃驚,但更讓她驚訝的是齊睦軒竟然站起來了,「學長!你能站起來了!」

    沒有什麼比這更教人感動的了,看著直挺挺站著的齊睦軒,喬若穎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滑落臉頰。

    「我只能站一下子,還不能走,你若不肯走向我,那我就只好任由自己跌倒,這一跌,我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有力量……」

    不等他把話說完,喬若穎就奔向他,緊緊抱住他。

    齊睦軒也回抱著她,笑著問道︰「我可以當作這是你願意嫁給我的意思嗎?」

    喬若穎喜悅得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力點頭當作回答。

    江允超上前,把戒指拿給齊睦軒,齊睦軒接過戒指後,執起喬若穎的手,輕輕的把那枚戒指套到她的手上。

    這一刻,等得多麼不容易啊!

    掌聲再度響起,看到女兒找到了好歸宿,許芳雲也欣慰的哭了。

    早先,齊睦軒登門拜訪,請求她把女兒嫁給他,她知道他是個好男人,就算行動不便,也是個很有能力的男人,絕對可以給女兒幸福的,但是礙于他有婚約在身,所以她讓齊睦軒踫了幾次釘子。

    齊睦軒不死心,一再登門請求,後來被她拒于門外,竟然就在大雨中等待,還說他已經和盧宛儀解除婚約,最後她心軟,答應他,只要他真心愛著女兒,不會讓她受傷害,她願意把女兒嫁給他。

    現在,她可以告訴孩子的爸,能夠放心了,女兒已經找到了一個像他一樣愛女兒的好男人了。

    丑媳婦總是要見公婆,喬若穎就要嫁給齊睦軒了,無可避免的一定要見見齊睦軒的父母。

    但踏進齊宅,她其實是膽顫心驚的,她很怕自己表現不得體,怕柳月湘給她難堪,最擔心的是會害齊睦軒左右為難。

    本來柳月湘對她是很有意見的,因為喬若穎家真的太窮了,娶這樣的媳婦進門,會讓柳月湘在社交圈丟臉。

    但這回齊敬天說話了,他說他很滿意這個媳婦,因為她的幫助,讓兒子重新站起來,這恩情一輩子都報答不了。

    丈夫都那樣說了,柳月湘自然不能再多說什麼,況且這宅子里上上下下都挺喬若穎,她一個人孤掌難鳴,唱反調只會更惹人厭,她也很懂得看臉色。

    可是喬若穎一進門,柳月湘就對她的穿著打扮很有意見,「你的品味……需要再教育。」

    喬若穎穿著一套簡單的素色套裝,平常她為了工作活動方便,多半都是牛仔褲和襯衫,這套裝是她去參加同學結婚時買的,一直被她掛在衣櫥當裝飾,為了見齊睦軒的爸媽,她特地翻找出來洗過、燙過,沒想到還是被嫌棄了。

    「少說兩句。」齊敬天對妻子使了個眼色,馬上又笑臉對著準媳婦,「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太拘束,我很感謝你對睦軒的照顧,他能重新站起來,你的功勞最大,為了表示我的感謝,我決定讓你成為星耀集團的股東,這樣以後就沒人敢說你的風涼話了。」

    其實齊睦軒向齊敬天提過,母親一直嫌喬家太過窮酸,所以想把自己的股份轉讓到喬若穎手上,結果齊敬天說不用,他另有打算。

    如今,齊睦軒才知父親的打算。

    聞言,喬若穎嚇到了,馬上推拒,「伯父,不用了,我不能收。」

    柳月湘也很緊張,「敬天,你這決定太突兀了,我不贊同你這麼做。」連她想要股份丈夫都不給了,竟然要給未過門的媳婦,太超過了!

    「我可不是白給的,這股份以後是要傳承給齊家的下一代,你們得好好守住,月湘,我們年紀都大了,這些年東奔西跑的,我也覺得累了,加上你這次病倒,讓我想了很多,兒子把公司管理得這麼好,以後我們就等著含始弄孫就好了。」

    含飴弄孫這四個字听到柳月湘耳里變成了把屎把尿,她可不想以後在家當老媽子,「要含飴弄孫你自己去,我還是做我的貴婦比較習慣。」

    他們本來就不是同類型的人,齊敬天也不想勉強,但他卻沒放棄希望,「以後孩子交給我帶,我就帶著他去打高爾夫球,帶他去釣魚,帶他去登山。」

    柳月湘光听就要暈了,每一種活動都會讓人汗流浹背,她搖搖手,不想搭理了,起身說︰「我要去睡美容覺了,你們要怎麼計劃我不想管了,以後不要讓孩子吵到我就好。」

    人的個性是很難改變的,但齊睦軒卻笑了,「我媽同意我們的婚事了。」

    「多不容易啊。」齊敬天也跟著笑了。

    是很不容易,喬若穎捏了好幾把冷汗,如今終于可以稍微放松下來了。

    兩年後。

    星耀集團辦公大樓一樓大廳正在舉辦一場攝影展,展示的都是總裁齊睦軒的作品。

    照片有風景、有動物,也有人物,但人物只有一個,而且多半是側面和背影,人物照片展區有個主題,叫做「學妹」。

    那些照片喬若穎都沒看過,當她看到展區里都是自己的照片時,眼眶就紅了。

    她從那些照片里找到了她與齊睦軒的共同回憶,也在那些照片里,看到了齊睦軒的愛有多深。

    她真的好傻,當年她怎麼會放著一個那麼愛自己的男孩子,去選擇一個不合適的人,但慶幸的是,繞了許多圈,他們最終還是走在了一起,這是最難能可貴的。

    她很珍惜現在的幸福。

    母親身體健康,弟弟考上公務員,公婆疼愛她……說到這,又是個奇妙的發展。

    剛結婚的時候,柳月湘還是老找她麻煩,嫌她太土、嫌她做事不夠迅速,她任勞任怨,也開始改變自己,婆婆喜歡她打扮時尚,她就去學化妝和穿著,學著學著,就學出興趣來了,後來還替柳月湘量身縫制了一套禮服,結果讓柳月湘在朋友的派對里大放異彩,受到了眾人的吹捧,自此,柳月湘對她的態度就變了。

    柳月湘老拉著她去看服裝展覽,問她意見,每次有活動,就要她幫忙設計衣服,而她的設計也莫名其妙的在上流社交圈里打響了名聲。

    後來她便興起了一個想法,開一家服裝店,由她設計,由其他工作人員縫制,專門接貴婦的生意。

    她再也不是柳月湘嫌棄的那個上不了台面的窮酸媳婦,而是個頗有知名度的服裝設計師。

    不過這一切一切,都要歸功于她遇到一個對的人。

    「看得這麼入神,很有感嗎?」齊睦軒單手拄著拐杖,一手摟住喬若穎的腰,全然不管是否有記者在場,他向來都是大方秀恩愛的。

    「嗯。」喬若穎把手放在他的手背上,緊緊地握著,「謝謝你給我那麼多的愛。」

    「不夠,我還要給你更多。」

    「不,以後換我來愛你。」喬若穎笑著說道。

    「在床上嗎?」齊睦軒曖昧的在她耳邊低語。

    火迅速蔓延到喬若穎全身,她紅著臉,低聲嗔道︰「別鬧了。」

    「怕了就別在床上冷落我。」這兩天他獨自睡一張床,很孤單。

    「我哪里冷落你了,是你兒子硬要我陪他睡,怎麼能怪我。」

    「得快點把爸叫回來。」

    一年前,喬若穎生了一個兒子,齊敬天很講信用,孩子一出生,幾乎都是他在帶,孩子的房間就在爺爺房間的隔壁,連晚上睡覺都是爺爺哄的,不過這幾天齊敬天和柳月湘出國旅行了,喬若穎只好自己帶小孩。

    不過小孩認床,只肯睡他自己的房間,她只好到孩子的房間陪他睡覺,所以齊睦軒只能一個人睡在那張大床上。

    結果,獨自睡覺才發現,習慣了兩個人之後,獨處是很寂寞的。他把喬若穎摟得更緊了些,借著緊密的貼靠,感受到彼此真實的存在,看著牆上的照片,他說︰「學妹,要信守你的承諾,換你來愛我。」

    「好。」

    允諾並不困難,她是真的想要好好愛他,這個把她看得比自己重要的男人,值得她全心去愛。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